彩蝶是方文静的侄女,方文静即使自己做不成生意,也肯定不会牵连上彩蝶,就是别的小贩她也不会攀扯上,大家出来混口饭吃都不容易。

    所以彩蝶目睹了整个事件,在大哥方明挑菜到城里来卖,在她姐妹两个的住所歇脚的时候,彩蝶就告诉了方明,方明回来就告诉了家里人,所以贺雪妹的消息才会这么灵通。

    王翠玉端了热水进来给唐晓芙洗手洗脸,这两个小时的路程,风风朴朴地走来,手上脸上总会有一些灰尘。

    她顺手从堂屋角落的脸盆架上抽了一条毛巾,放在盆里,招呼唐晓芙:“这毛巾是你彩蝶姐用的,很干净,你赶紧趁热来洗脸。”

    唐晓芙就过来洗脸。

    王翠玉看了一眼唐晓芙送来的礼物,也说道:“我们又不是外人,你干嘛每次来都这么客气!你两个表姐中饭晚饭还经常在你家吃呢,你看我们和你们客气了没有!”

    唐晓芙用毛巾擦着手脸:“虽然彩蝶两个表姐经常在我家吃饭,但是我们母女三个和两个表姐吃的米面油菜都是大表哥送来的,我妈只负责弄熟而已,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

    王翠玉笑了起来:“都是至亲骨肉,哪有谁占谁的便宜?大家互相帮扶者一起往好日子奔罢了,要不是你带着我们又是卖零头布、又是种大棚蔬菜卖,又是教你两个表姐卖茶叶蛋,我们的日子哪里会过得这么红火!”

    二舅妈杨秀华做了一碗荷包蛋走进来,听到王翠玉的话,连忙笑着应和道:“这话倒是真的,我们现在的红火日子多亏了晓芙。”

    唐晓芙赶紧去接杨秀华手里的荷包蛋,嘴里客气了几句,然后说道:“两个舅妈家里的日子过得这么红火,还是因为你们勤劳,跟我关系不大的。”

    贺雪妹疼爱的看着唐晓芙:“你赶紧趁热吃吧,吃完了,咱们再好好聊聊。”

    唐晓芙低头吃荷包蛋。

    因为唐晓芙不太喜欢吃甜食,所以杨秀华特意为她做了一碗咸荷包蛋。

    杨秀华给她敲了八个荷包蛋,她只吃了四个就吃不了了。

    唐晓芙进村的时候,如意看见了,就飞奔着回去告诉了余自珍和方守信。

    余自珍就叫如意去方守诚家里向唐晓芙打听一下被他撞出事的那个女青年的男朋友还在找唐晓芙母女三个的麻烦没有,如果没有,她想去方文静那里混几个钱。

    余自珍看着方守诚一大家子人在唐晓芙的帮助指点下日子越过越好,她心里猫抓似的难受。

    虽然自己的宝贝儿子因为在城里撞了人闯下大祸来,再不敢去城里,但是余自珍想要敲诈她大女儿的心从来就没有死过。

    只要她儿子被撞的那个女青年的男朋友不再找方文静母女几个的麻烦,她就敢厚着脸皮去方文静那里给方文静“帮工”,要方文静每个月给她开不菲的工钱!

    一把年纪的亲妈给她打工,她好意思不多多的给工钱!

    方文静这块肥肉余自珍是吃定了的!

    如意知道唐晓芙只要一去方守诚家,方守诚一家必定会好吃好喝的招待她,所以才欣然答应来到了方守诚家,想趁机也捞一点好吃的。

    正好看见唐晓芙对杨秀华说,荷包蛋打得太多了,她吃不完,不禁心下大喜,几步就走到八仙桌跟前,抽过唐晓芙手里的筷子,端起她吃剩的荷包蛋的碗来就把荷包蛋往嘴里扒拉,还含糊不清的说:“你一个女孩子能吃多少,吃不完的我这个舅舅好心帮你吃掉,我就不要你谢我了,谁叫我是你亲舅舅!”

    这出话和说话的语气和余自珍一模一样,占了人家的便宜,还摆出一副帮了别人天大忙的嘴脸。

    满屋子的人都凉凉的盯着他,他也无所谓,在众人鄙夷的眼神中把剩下的四个荷包蛋三下两下吃得一干二净,连碗里的水都喝光了。

    如意擦了擦嘴,不满的看着唐晓芙:“哪有你这样吃荷包蛋的,吃荷包蛋得吃甜的,吃咸的多难吃啊!”

    唐晓芙嘴角抽了抽:“我们谁也没请你吃,是你自己要吃的,吃完了还要嫌弃,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啊。”

    如意瞪圆了眼睛,摆出长辈的样子喝斥唐晓芙:“你这死丫头片子,胆子越来越大了,怎么跟你舅舅说话?”

    王翠玉推了如意一把:“你怎么回事?跑到咱们家里来抖狠来了?”

    如意这才有些发怵,不敢再发飚,对唐晓芙道:“我来找你是有事的。”

    唐晓芙冷冷的看着他:“你找我能有什么事?该不是要钱吧,我可没钱给你!”

    杨秀华也在一旁鄙夷的说道:“做舅舅的没给外甥女一分钱,倒厚着脸皮向没成年的外甥女要钱,也不怕乡亲们知道戳你的脊梁骨!”

    如意的脸红了红,对着唐晓芙道:“我妈叫我来问你,被我撞得住院的那个女孩子,她男朋友还来找你母女三个的麻烦没有?”

    唐晓芙一听这话心中就明白了几分,立刻竖起眉毛发起怒来,指着如意的鼻子道:“你还有脸来问!你闯下祸来,一拍屁股跑了,留下我母女三个给你顶缸!

    人家怎么没找我们麻烦?一直叫我们赔钱,我们没钱赔给别人,别人现在闹得我们连摊都摆不下了,不然大节下的我们不做生意,怎么跑回乡下来了?”

    如意见唐晓芙一副要找他算账的模样,赶紧王八脖子一缩,转身就跑了,回到家里把唐晓芙所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告诉余自珍。

    余自珍愣了片刻,嘀咕道:“晓芙那个小贱人狡猾的很,谁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大节下的,二女儿方文玉提了两包红糖来看余自珍夫妇两个,闻言,说道:“妈可千万别为这点小事上火,等我回到城里就去帮妈打探打探,看晓芙那个死贱人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不过我觉得她八成说的是假话!”

    余自珍抬起头来:“那这事靠你了!不管是个什么结果你都要给我个回信。”

    “这个我知道。”方文玉看了一眼自己在天井里玩耍的两个孩子,“妈,今天我们母子几个一大早从城里赶来看望你和爸,连早饭也没顾上吃,现在肚子饿的咕咕叫呢。”

    余自珍会意,连忙站起身来:“我这就去厨房给你母子几个一人打一碗荷包蛋来。”

    方文玉冲着她的背影喊道:“妈——你那两个外孙可正是长身体的年纪,饭量大,至少得八个荷包蛋才吃得饱。”

    余自珍咬牙没吭声,进了厨房,做了三碗荷包蛋用一个大木托盘端了出来。

    方文玉一看每碗里只有三个荷包蛋,顿时不满的大叫:“妈,你咋这么小气呢?一个碗里才只放三个荷包蛋,这够谁吃的!”

    余自珍也不高兴了:“家里就只这几个鸡蛋,打给你母子几个吃了,你还嚷嚷什么!你说我小气,你每次来看我和你爸,你又提了什么东西来,就只有两包红糖!”

    方文玉理亏,没敢顶嘴,叫了自己的两个熊孩子来吃荷包蛋。

    如意咂了咂嘴,对余自珍道:“妈,我也要吃。”

    余自珍马上眉开眼笑:“妈这就给你打一碗去!”

    几分钟之后,余自珍端了满满一碗糖水荷包蛋给如意,如意喜滋滋地接过来坐在桌子边吃起来。

    方文玉见如意碗里至少有八个荷包蛋,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但她不敢争辩,如意和她不可相提并论,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方守诚家。

    唐晓芙姐妹和贺雪妹婆媳三个拉家常。

    贺雪妹关切的问唐晓芙,为什么工商的人独独和她们家过不去,不让她们摆摊了。

    唐晓芙就事论事:“也不能说是工商的人和我们家过不去,只是有人闹事,举报了我们家,再加上我们家也的确是无证经营,所以工商是有权勒令我们家不许再摆摊的。”

    王翠玉不满的嗤了一声:“城里的小贩多了去了,谁办理经营执照了!还是工商故意为难你们!”

    唐晓芙解释道:“关键是有人举报了我们家,如果没人举报,工商一样不会管我们的。”

    杨秀华愤愤道:“那几个闹事的别是谁派来的吧,你们家的小吃都是油炸食品,经过高温了的,怎么吃了会拉肚子呢!而且还就那一群小青年拉肚子,别的人吃了都没事!”

    唐晓芙叹口气道:“就算知道那些闹事的小青年是别人派来的,我们又能怎样?我们拿不出证据证明他们在说谎,就不能证明是有人陷害我们,那就只能认倒霉咯。”

    贺雪妹担忧的看着唐晓芙:“晓芙啊,城里人可不比咱农村人本分老实,一个个精的跟兔子似的,你别是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吧。以后做人可要小心,千万别得罪人,人家害你是在背后捅刀子,你连防备都无从防备,更别说反击了。”

    贺雪妹的话如一道闪电一样在唐晓芙的大脑里划过。

    她不是没有想到有可能是沈茹芸或者是杜鹃在背后报复她,搞出这些事来。

    要说仇家,她在城里仇家不少,但是有能力的也就这两个,而且最恨她的也是这两个。

    其他的诸如冯珍珍、汪静之流只是几个孩子,翻不起什么大浪。

    不过就算知道是沈茹芸和杜娟在背后下黑手,她没有证据,也只能吃哑巴亏。

    唐晓芙不想要贺雪妹担心,于是说道:“虽然我的脾气有些冲,但还不是爱惹事的人,我们在城里没有得罪谁,估计是我们家生意太好了,引其其他小贩眼红,故意找人来闹事,把我们给举报了。”

    贺雪妹更加担忧了:“这可怎么办!”随即气愤道,“这些人真不要脸,生意做不过别人,就在背后使绊子,缺德鬼,以后断子绝孙!”

    王翠玉和杨秀华都说:“不怕,摆不成摊就不摆好了,妹子娘儿三个一个月又吃不了多少米面油菜,我们供给她们就是了。等晓芙读完大学也就几年的事,到那时,晓芙有了工作,家里的条件就稳定了,一切也就好了。”

    唐晓芙笑了起来:“卖不成小吃,我们还可以做别的,哪能当寄生虫要两个舅舅家养着我们!”

    贺雪妹就问:“你们打算做点什么?”

    “开家小裁缝店。”唐晓芙说道,“我这次过来,就是想要大舅舅帮我们打个柜子,再打一个能够收放的烫衣板和裁剪板,不知道大舅舅有没有时间。”

    然后问道:“怎么就只有大外婆和两个舅妈在家里,大外公和舅舅他们人呢?”

    贺雪妹道:“你彩蝶两个表姐留在城里卖茶叶蛋,越是逢年过节卖小吃的生意越是好,她们哪舍得今天回来,还想多赚几个嫁妆钱呢!所以不在家。你几个表哥和你舅舅、你大外公都在菜地忙哩。你要你大舅舅帮你打几件家具,你大舅舅还是抽得出时间的,这个你放心,不会误了你的事。”

    唐晓芙笑着道:“彩蝶两个表姐这些日子忙的连饭都不在我家吃了,直接在外面买的吃的,生意这么好,她们嫁妆钱已经赚够了吧。”

    王翠玉炒了几斤花生端了上来放在唐晓芙的面前要她吃,笑呵呵的说道:“你两个表姐一人都攒了有两百多块钱了,等明年再卖一年茶叶蛋,估计就有五六百块钱了,她俩的嫁妆就不用我们操心了。”

    “还能把自己很体面的嫁出去呢。”杨秀华在一旁笑着说。

    贺雪妹道:“嫁妆不怕多,越多越好,以后在婆家可以直起腰杆,不受气!”

    唐晓芙拿起一颗花生剥起来,那些花生才出锅没一会儿,还都是热的:“两个舅舅家里的蔬菜卖得很好吧,方明哥有次来我们家说种出的大棚蔬菜卖的价可高了,还供不应求!”

    “那是!咱们这里就只咱们两家有大棚蔬菜,想卖什么价还不是咱们说了算!而且我们听你的,多多的种豌豆尖、嫩毛豆、嫩蚕豆、嫩豌豆、辣椒、茄子和番茄,一斤菜卖个五毛到八毛,买的人还放抢!我们每家五亩地的蔬菜卖完,都各净赚了这个数!”杨秀华傲娇得打了一个八的手势,“明年我铁定是要盖新房的!”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