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眼睛亮了亮,随即又暗了下去:“有点远,阿姨肯定不愿意去的。”

    “不管多远,只要是妞妞想吃的,阿姨就一定会去买!”

    妞妞生病的消息是沈茹云特意通知杜鹃的,就是想要她来看看妞妞,在冷晨旭和冷司令面前刷刷脸,让他们对她印象改观,也尽可能地争取和冷晨旭接触的机会。

    妞妞生病,冷晨旭中午肯定会到场的。

    刚才听周芷若和妞妞的对话,周芷若分明知道哪里有武大郎烧饼和豆腐烧烤卖,那自己也得知道,不能让周芷若一个人讨好妞妞!

    “真的吗?”妞妞有些怀疑的看着杜鹃。

    杜鹃用力点头:“真的!我不骗你!”

    “那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告诉别人,晓芙阿姨那里就有烧烤豆腐和武大郎烧饼卖,不过得过大桥~”为了吃,妞妞把冷晨旭的话抛之脑后。

    “晓芙阿姨,哪个晓芙阿姨?”杜鹃对唐晓芙三个字非常敏感,连忙问道。

    “就是晓芙阿姨。”

    躲在门外偷听的周芷若,嘴角一勾,提着开水瓶,轻手轻脚的离开,到了开水房,把暖水瓶里的开水都倒出来,再重新接开水。

    一旁的一个打开水的病人家属眼神复杂的打量了她两眼,不明白明明开水瓶里还有开水,为什么要倒掉,又为什么要重新打?

    周芷若提着满满一壶开水往病房走,眼角余光看见楼梯拐弯处有个绿色的人影,她目不斜视进了病房,笑着对杜娟说:“你在和妞妞聊什么。”

    杜鹃警惕的看着她:“你管我和妞妞在聊什么?你这是在审犯人吗!”

    周芷若愣了愣,随即好脾气的笑了笑:“我只是随口问问,你怎么反应这么大?难道在说什么不可告人的话吗?”

    “你……少血口喷人!”杜娟似乎有些心虚,说话结巴起来。

    站在门外的冷晨旭推开了病房的房门,波澜不惊的双眸在周芷若和杜鹃的脸上静静的划过,然后落在了妞妞身上。

    周芷若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牛肉粉,伸出双手:“我来给妞妞喂牛肉粉。”

    “不必了,我自己来。”

    杜娟连忙起身,把位置让给他。

    冷晨旭把牛肉粉放在床头柜上,把妞妞小心地扶起,背后垫个枕头,让她靠在床头上,开始喂她吃牛肉粉。

    妞妞虽然说要吃牛肉粉,实际上只吃里面的粉,不吃牛肉的。

    因为发烧食欲不好,妞妞就连米粉也只知了几口就不吃了。

    冷晨旭把她没吃完的牛肉粉吃了,给她讲了两个故事就到点要走了。

    杜鹃跟着他一起起身:“我也要回部队,阿旭,们两个一起走,好吗。”

    “不好。”冷晨旭高冷的拒绝了,和妞妞道了别,转身就走了。

    周芷若心中暗笑。

    杜鹃恨恨的瞪了周芷若一眼,心里想着,你少得意,我先收拾了那一个,再收拾你!

    上午冷司令把妞妞安顿好之后,也去了部队,虽然他也牵挂着妞妞,可是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和保卫国家,他身为司令,更得以身作则。

    总算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冷司令就想赶到医院去看看妞妞,杜娟来了。

    “冷伯伯,我有话跟你说。”杜娟开口说道。

    ……

    冷司令冰寒着脸往医院赶去,一路上那些医生护士路人甲乙丙丁,本来走路走的好好的,聊天聊得挺愉快的,忽然就觉得一股肃杀的冷气迎面扑来,抬头一看,一个严肃的令人心惊肉跳的军人走了过来。

    那些医生护士路人甲乙丙丁纷纷向两边闪开,让出一条康庄大道让冷司令走。

    冷司令在妞妞的病房里碰到冷晨旭。

    “爸。”冷晨旭正坐在椅子上逗妞妞玩,见冷司令进来,连忙站起来。

    冷司令用手指着他:“等回去我再收拾你这小子!”

    冷晨旭一头雾水,自己都多大的人了,早都过了闯祸的年龄,还有什么值得父亲大人动怒的。

    他百思不得其解。

    周芷若担心的看看他,扭过头嘴角却勾起了一丝得逞的冷笑。

    冷司令一对上妞妞的脸,就暂时忘了满腔的怒火,用温柔得近乎肉麻的声音问妞妞感觉怎么样,受伤的手指还疼不疼,想吃什么,或是想要什么玩具。

    妞妞认真的想了好久,摇了摇头:“我什么也不想吃,我什么玩具也不想要。”

    冷司令陪着妞妞说了一会儿话,就去主治医生那里问妞妞的情况。

    主治医生一看冷司令来了,赶紧站起来。

    冷司令这人并没什么架子,和蔼的说:“坐下来说。”

    主治医生这才坐了下来,听完冷司令的来意,主治医生陪着笑脸说道:“反正现在烧是退了大半,情况应该是在好转,想要确诊,得明天做过检查才知道。”

    冷司令登时瞪大眼睛:“那不是又要抽血?”

    “是。”主治医生答道。

    冷司令从眼睛到脸上都写满了担忧,今天能够顺利的给妞妞做各项检查,是因为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可现在她已经清醒过来,明天再叫她抽血做检查,估计很困难……

    冷晨旭一直守在妞妞的病床边,看着她睡着之后再才离开。

    回到冷司令的家里,冷晨旭发现冷司令竟然坐在客厅沙发上,两眼凌厉地盯着他。

    冷司令是儒将,特别喜欢看书,一般回来总是呆在书房里,像这样金刀大马的坐在客厅的情况比较少,而且还是独自一人。

    “爸,你还没睡呀。”冷晨旭心想,今天不该回这边住的,应该住自己家的,不知现在走还来不来得及。

    “妞妞睡着了吗?”冷司令冷若冰霜的问,好像在跟阶级敌人说话似的。

    “嗯,她睡着了我才走的。”冷晨旭指指楼上,“我上楼拿两件衣服就走。”

    “站住!你这畜生闯祸就这样走了吗!”冷司令怒吼。

    冷晨旭嘴角抽了抽:“爸,我闯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祸?”居然骂自己的亲生儿子是畜生,岂有此理。

    “妞妞的手是怎么割伤的,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发炎的?你还要瞒我瞒到什么时候!”

    冷晨旭愣住:“爸!你都知道了?谁告诉你的?”

    “怎么?你还准备找别人报复不成!”冷司令大发雷霆,“我跟你说,不许你再带妞妞去那个什么晓芙那里!那个晓芙心术也太不正了,她没看护好妞妞,妞妞在她那受伤了,还让你对妞妞施压不让告诉我们,这稀烂的人品也是没谁了!还有,她卖的那些烧烤还有那个什么饼卫生吗,能吃吗,你就敢给妞妞吃!”

    冷晨旭的脸也冷了下来,和冷司令对视:“你听谁说是晓芙让我对妞妞施压不告诉你们真相的?是我不让妞妞说的,就是怕你们对晓芙有成见!而且妞妞一受伤我就带她去看过医生,医生说没什么要紧!

    至于人家家里卖的东西,我敢打包票都很干净,豆腐都是现磨现打的,面也是头天发好现做的,晓芙家摆摊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就从来没有哪个顾客因为吃了她家的东西不卫生拉肚子而找她们的!”

    冷司令咆哮:“没什么要紧?那妞妞怎么会弄到有可能切掉那根手指这么严重的地步!”

    冷晨旭无言以对。

    第二天早上,妞妞要抽血化验,还要吊药水,她怎么也不肯配合。

    冷司令又不忍心把她强按着抽血打针,就问她要怎样才肯抽血打针?

    妞妞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小声道:“要是晓芙阿姨在,我就愿意抽血打针。”

    围在她身边的沈茹芸和杜娟交换了一个恼怒的眼神。

    周芷若眼里有一丝戾气一划而过。

    冷司令怔了怔,冷着脸对冷晨旭说:“你去把那个什么晓芙接来,哄着妞妞把血抽了再说!”

    他对这个唐晓芙半点好印象都没有,之前打杜娟,现在又害得妞妞受了伤。

    可是不请她来不行,妞妞必须得抽血化验,看是否要调整用药,这几天都至关重要,只要这几天危险期安然度过,妞妞受伤的指头就能保住。

    冷晨旭出去一个多小时之后把唐晓芙带来了。

    唐晓芙直到到了医院,还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那天她和冷晨旭一起带着妞妞去看受伤的手指时,医生说根本就没有什么要紧的,怎么突然就恶化了,而且还恶化的这么厉害!

    不过话说,伤势恶化也是有可能的,只是她内心不能接受罢了。

    妞妞一看见唐晓芙就喜笑颜开:“晓芙阿姨,你给我带豆腐烧烤和武大郎烧饼没有?”

    唐晓芙歉意的笑了一下:“阿姨来的匆忙,什么都没带。”

    妞妞一脸失望。

    唐晓芙拉着妞妞那只没有受伤的小手:“呐,妞妞乖乖的抽完血打好针之后,我就做好吃的给妞妞吃。”

    “真的吗!”妞妞两眼亮晶晶的问。

    “当然是真的,谁骗妞妞谁是小狗。”唐晓芙一本正经的说。

    妞妞这才好不容易点头开恩答应了,可等到冷晨旭把她抱到化验室门口,她一看见医生掏出的那么大的针管就吓得哇哇大叫,一个劲地往冷晨旭的怀里钻,说什么也不肯抽血了。

    周芷若和冷氏父子两个都很无奈,沈如云和杜鹃暗暗相视一笑,都轻蔑地白了唐晓芙一眼,想在冷司令面前出风头,哈!结果出丑了!

    唐晓芙就说:“嗯,这针管实在太大,别说妞妞看着好怕,就是我看着都好怕。”

    冷司令简直要抑制不住的发飙了,这是来帮忙的吗,这分明就是来补刀的!

    杜娟、沈茹芸心里都很高兴,尽情表演吧,死丫头!

    唐晓芙把自己的袖子推到手肘上,对医生说:“给我来三针,如果我挺得过去,妞妞肯定挺得过去!”

    医生讶异的看着她。

    唐晓芙催促道:“没关系,适当抽点血对身体还有好处。”

    医生转眸看着冷司令,冷司令微不可察的轻轻点了点头。

    那个医生这才一连在唐晓芙的胳膊上扎了三针,每针都抽了少量血。

    唐晓芙故意咝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冷气,装作好像很痛的样子,实际上她的抗痛能力非常强,前世小时候她也有段时间身体不好,想要病好就必须得打针,不然怎么办,所以练就了打针不怕痛的本事。

    她放下袖子,对妞妞说:“呐,妞妞是小朋友,阿姨是大人,所以阿姨打了三针,试试到底有多痛,嗯!是很痛,可是阿姨熬住了,妞妞只用打一针应该也能熬住!”

    妞妞瞪圆了眼睛佩服的看着唐晓芙,喃喃道:“阿姨真勇敢!”

    “阿姨相信,妞妞和阿姨一样勇敢,说不定比阿姨还要勇敢!”唐晓芙不失时机的鼓励道。

    妞妞终于迟疑的伸出臂膀,医生要给她推袖子。

    妞妞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恐大叫:“我不要你推袖子,我要晓芙阿姨推!”

    医生无奈的笑了一下,唐晓芙轻柔地把妞妞的袖子推到手肘,然后提醒妞妞,让她做好心理准备:“妞妞,马上医生要用棉签给你消毒了,这个时候不会疼,但之后打针就会疼,你一定要咬牙挺住哦。”

    妞妞的小脸已经惨白了,转头就把脸埋进了冷晨旭的怀里。

    医生用棉签给妞妞即将打针的地方消毒时,妞妞紧张的浑身一抖,但是并没有挣扎着抽回自己的臂膀。

    接着,医生开始抽血了,唐晓芙又提醒了妞妞一声,并且用手不停的摸着她的小脑袋。

    一针扎下去,妞妞哆嗦了一下,身子变得很僵硬,可是既没哭也没闹。

    因为要化验的内容很多,所以得抽好几管的血,因此针在妞妞臂膀里停留的时间比较长。

    唐晓芙知道,抽血要比吊吊针疼多了,妞妞这么怕疼的小孩子居然能够咬牙忍下来真是很大的进步呢!

    抽完血,唐晓芙亲自用棉签给妞妞按着针眼,以防血涌了出来:“看吧,我就说妞妞最勇敢了,这么疼都没哭没叫又没闹。”

    冷氏父子都松了一口气,毫不吝啬的大夸特夸妞妞勇敢,沈如云和杜鹃也只能跟着违心的夸赞妞妞勇敢,妞妞眼里闪烁着泪光骄傲的笑了。

    等针眼不会流血了,唐晓芙就告辞离开,她是被冷成旭从学校里叫出来的,她还得赶回去上课。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