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在心里筛选了一下,讲了一个江姐的故事。

    她讲得绘声绘色,妞妞听得津津有味。

    等唐晓芙讲完了,妞妞说:“这个故事老师在幼儿园讲过。”

    “可是我发现我现在讲你还是很喜欢听啊。”

    “嗯~是哒!”妞妞偏着小脑袋认真地想了想,答道。

    “为什么会喜欢听呢?”

    “因为——江姐是个勇敢的人,我好想成为像江姐那么勇敢的人!”

    唐晓芙摸摸她的小脑袋:“你也可以的。”

    妞妞沮丧的摇摇头:“我不行,我好怕疼的,同学们都叫我娇气包,受一点伤就哭。”

    “那咱们就从今天开始,以后受轻伤不哭不就行了。”唐晓芙鼓励道。

    “我怕我做不到。”妞妞可怜巴巴地眨巴着眼,打退堂鼓。

    “我觉得你肯定做得到,想想江姐受那么多严刑拷打人家都不屈服,咱们这点小伤算什么。来,跟阿姨说,我要勇敢起来!你就一定会勇敢哒!”

    妞妞跟着喊道:“我要勇敢起来!”说着还握了握拳,用劲过猛,受伤中指被挤压疼了,妞妞却只倒吸了口冷气,并没有喊疼。

    等疼痛过去了,对唐晓芙说道:“阿姨,真的耶,我喊过要勇敢起来,真的就没有那么怕疼了。”

    “那是勇敢战胜了疼痛啊,我就说妞妞是个勇敢的孩子,哪里就不如别的小朋友了!”唐晓芙不遗余力的鼓励,妞妞笑得自豪舒心。

    冷晨旭拿着一包棉签和一瓶紫药水走了过来,在唐晓芙身边坐下。

    唐晓芙就把包着妞妞受伤的手指的手绢慢慢地解开,先把没粘在伤口的那部分手绢先解开,只留下黏在伤口的那部分。

    唐晓芙前世学自行车也受过伤,膝盖摔得血肉模糊,包扎之后,每天要去医院换药,得换一个星期才能好。

    所以她知道纱布黏在伤口上被硬撕下来有多痛,还好她妈妈后来想到一个办法,可以减轻痛苦,现在她就是用她前世的妈妈的办法准备把黏在伤口上的手绢彻底取下来。

    她让冷晨旭抱着妞妞,自己把紫药水的瓶子打开,把一根棉签泡在紫药水里,对妞妞说:“呐,妞妞,待会儿会有些痛,能忍就忍,不能忍就哭出来。”

    “好。”妞妞眼里有畏惧可也有时隐时现的坚强。

    唐晓芙把那根泡在紫药水里的棉签拿出来,轻轻的蘸在粘在伤口上的手绢上。

    紫药水从手绢沁到伤口里,如针扎一样痛。

    冷晨旭微微有些紧张的紧盯着妞妞的表情,把她抱得更紧。

    “丝——”妞妞咬紧牙关硬挺着疼痛的五官都缩在一起了,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可就是没有落下来。

    “好样的!”唐晓芙急忙表扬,“谁说咱们妞妞不勇敢了,以前我受伤上药的时候就疼得哭了,可妞妞就没哭,以后我再听见谁说咱妞妞不勇敢,我就跟他急!”

    妞妞忍着疼,说话的声音都直打哆嗦:“阿姨姐,你以前上药的时候真的疼哭了吗?”

    “嗯!疼得哇哇大哭!”唐晓芙的抗痛的能力非常强,绝对不会为这么点小伤就痛哭流泪,当然这是为了鼓励妞妞才这么撒谎的。

    妞妞就傲娇地笑了,接下去唐晓芙给她上药她就没那么痛苦了。

    其实上紫药水就最开始有些疼,之后就不怎么痛的。

    唐晓芙一直用紫药水把粘在伤口上的手绢泡软泡松,和伤口分离开来,这才轻轻地把手绢从伤口上揭下来,这样几乎没有什么痛感。

    冷晨旭有些惊讶于妞妞的表现,居然没哭!

    他抱起妞妞去急诊室。

    急诊室里,医生刚刚送走一个急诊病人,他看了看妞妞手上的伤,面无表情地说道:“没肿没烂没发炎,现在又上了紫药水,没什么好冶疗的,不用再包扎伤口,隔几个小时上次紫药水就可以了。”

    三个人从医院出来,冷晨旭夸奖妞妞:“妞妞今天好棒哦,没有哭,想吃什么,我奖励你。”

    妞妞就指着一家国营小商店:“我想喝汽水。”

    唐晓芙笑了,跟她小时候一模一样,越是大冷天越是爱喝碳酸饮料,可惜大人不让。

    冷晨旭虎起脸来:“你不能喝汽水,你喝了汽水肯定会拉肚子,换别的,好玩的东西也可以。”

    妞妞不高兴的撅起嘴来:“爸爸说话一点都不算话。”

    唐晓芙趁机教育:“谁叫你平时不好好吃饭,长得这么瘦,身体这么差,我小的时候我妈妈就让我喝汽水,因为我身体壮!

    你叔叔也想给你喝汽水,可是又怕你生病,他不是说话不算话,是左右为难,没有办法。”

    妞妞听了唐晓芙的话,耷拉下脑袋,认真的思考起来。

    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来问冷晨旭:“爸爸,以后如果我要是身体非常棒,你会让我冬天喝汽水吗?”

    “会!只要身体好,冬天喝点汽水没关系!”冷晨旭回答的非常干脆,并且感激的看了一眼唐晓芙。

    妞妞眼珠子转了几转:“爸爸,那我就不想吃什么了,这个奖励我以后再要吧。”

    “行!”冷晨旭爽快地答道。

    唐晓芙看着冷晨旭看妞妞的眼神那么温柔,两世缺少父爱的她艳羡感慨道:“当你的宝贝可真幸福。”

    冷晨旭嘴角一勾,魅惑道:“那你也做我的宝贝好了,就能和妞妞一样幸福了。”

    唐晓芙红着脸看着别处,羞涩地问:“你这算告白吗?”

    “你接受吗?”冷晨旭的目光极具诱惑性和侵略性。

    唐晓芙笑而不语。

    冷晨旭也没再追问下去,从医院到唐晓芙家的距离很短,似乎眨个眼就走完了。

    方文静有些心神不宁的做着生意,见他俩抱着妞妞回来回来,连忙问:“妞妞手上的伤不是很要紧吧。”

    “没事,自己在家里抹紫药水就能好。”唐晓芙答道。

    妞妞经这么一折腾,瞌睡来了,冷晨旭就把妞妞放在唐晓芙的床上睡觉,有唐晓兰在旁边写作业看着,他就出来帮方文静和唐晓芙做买卖。

    下午4点半,晨曦逛够了,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闹着要回家休息,今天她两条腿都快逛断了,恰巧妞妞也醒了。

    方文静就叫冷晨旭带她妹妹和妞妞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冷晨旭从车上搬下一箱许诺给唐晓芙的苹果。

    唐晓芙忙拦着:“中午我跟你说的话,你当真了?我只是开玩笑的,你把这些苹果留着给妞妞去吧。”

    冷晨旭抱着那箱苹果,阔步往唐晓芙的家走去:“家里多的是苹果,妞妞早都吃厌了,还有橘子什么的,她都不怎么吃。”

    唐晓芙最爱吃橘子了,听到橘子两个字恨不能就要流口水,她简直不能理解不吃橘子的孩子,就对妞妞说:“妞妞要多吃水果,长得才好看不说,身体还会棒哒哒,吃饭饭也香,记得回去要多吃水果,特别是橘子。”这是自己吃不到,拜托妞妞帮她多吃点。

    “真的吗?”妞妞睁着清澈天真的眼睛,“那我以后回去就多吃水果!”

    “乖~”唐晓芙疼爱的摸了摸她的小脸。

    晨曦在一旁带着几分酸溜溜说道:“我们叫你多吃水果,你就不肯听你,唐晓芙阿姨叫你多吃水果,你就听进去了。”

    妞妞嘻嘻的笑着,反手抱住冷晨旭的一条腿。

    冷晨旭带着妞妞和晨曦要告辞离开了。

    唐晓芙就把装好的两大罐黄豆酱交给他。

    冷晨旭嘴角勾了勾,满意地笑了,说了一声多谢,接过两罐黄豆酱,就带着妞妞和晨曦上车离去了。

    到家的时候已经五点多钟了,冷晨旭几个刚要进屋,周芷若背着精致的小皮包从屋里出来,看样子是准备离开。

    见到他几个,随口问道:“你们这是去哪儿玩了?这么晚才回来。”

    “妈妈!”妞妞把手伸向周芷若求抱抱。

    “随便玩,不知不觉就玩晚了。”冷晨旭轻描淡写。

    “哦。”周芷若脸上无所谓,似乎丝毫不在乎冷晨旭的敷衍,可眼睛忍不住在他脸上探究疑惑地打量了一眼,然后伸手去抱妞妞,却发现妞妞向她伸来的双手,一只手的中指抹着紫药水,惊讶地问:“妞妞,你手怎么受伤了?”

    妞妞忙把双手藏起来,也不要周芷若抱抱了,两眼看着冷晨旭。

    冷晨旭泰然自若地说:“小孩子玩耍受点小伤很正常。”

    “还小伤!我看见那伤口不小!这得多疼呀!妞妞哪受得了!”周芷若激动得拔高了声音,很心疼地看着妞妞。

    “你小点声,让爸和阿姨听到会担心的。”冷晨旭低声说。

    周芷若急忙用手掩住嘴,一脸为刚才因为太紧张妞妞而失态感到抱歉和不安。

    冷晨旭意味不明的盯着周芷若看了几秒,就往屋里走去,周芷若和妞妞跟在身后。

    他们两个站在门口说话时,晨曦早就进屋了。

    她真是累坏了,一回到家里,就把买的东西随手扔在沙发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坐姿还有碍观瞻。

    保姆过来把她的东西都提上楼送到她房间去了。

    马上要吃晚饭了,周芷若就带妞妞去卫生间洗手。

    冷晨旭本来想叮嘱周芷若要注意,给妞妞洗手的时候千万别让水沾到伤口,不然会很疼的,而且还会发炎,后来又一想,周芷若照顾妞妞一向很仔细很周到,自己这么多此一举的叮嘱,周芷若肯定心里不好受,因此就没有开口了。

    周芷若牵着妞妞进了卫生间,趁着只有她俩,小声的问妞妞:“妞妞,快告诉妈妈,这几次你爸爸究竟带你去哪里玩了,这手又是怎么受伤了?”

    妞妞扭捏着身子,支支吾吾道:“我……我不能说……”

    周芷若听她这么说,和蔼地问她:“是不是你爸爸不让你对我说?”

    妞妞点了点头。

    周芷若一只秀眉微不可察的跳了两跳,蹲下身来与妞妞面对面,语气更加温柔,循循善诱:“呐,妞妞,我可是你妈妈,你和爸爸什么事都瞒着我,我心里好难过。”

    妞妞双手缠绕上她的脖子,紧紧的抱着她:“我不要妈妈难过。”

    周芷若赶紧趁热打铁:“那你就告诉我这几次你爸爸都带你去哪里玩了,还有你的手是怎么受伤的,这样妈妈就不会难过了。”

    “呃……”妞妞松开她,万般为难的看着她。

    周芷若等了一会儿,见妞妞坚决不说,换了笑脸道:“妞妞不愿意说那就别说了,妈妈不再问妞妞了。”

    妞妞夸张的长吐了一口气,看着周芷若笑开:“妈妈真好。”

    周芷若把她抱起,放在水槽台子坐下,细心的给她洗手,却还是一不小心洗到了她的伤口,妞妞马上尖利的哭了起来。

    “妞妞怎么了?”冷晨旭一听到妞妞的哭声就冲了进来,紧张地问。

    周芷若做一副做错了事局促不安的样子解释道:“是我太粗心了,不小心洗到妞妞的伤口了。”

    冷晨旭质疑地看了她一眼,她那么愧疚那么难过,他也不好说她,于是亲自细心的给妞妞洗手:“妞妞今天一天不是表现得都很勇敢吗,怎么现在哭鼻子了?”

    妞妞便停止了哭嚎,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周芷若却有些悻悻然,这就不哭了?还没惊动到冷司令和沈师长呢!

    可她很快就掩盖了自己的情绪,夸赞妞妞:“妞妞真棒,都不怕疼了!”

    妞妞长长的眼睫毛长还挂着泪珠,却已经傲娇的笑了。

    洗过手,三个人回到客厅坐下。

    妞妞见晨曦抱着个苹果啃,小手指着水果盘里的一个黄澄澄的芦柑奶声奶气地说道:“爸爸,我要吃那个。”

    冷晨旭微微一笑,拿起个芦柑给她剥起来,然后一片一片地喂给她吃。

    周芷若目瞪口呆地看着妞妞把一整个芦柑都吃完了,这时也要开饭了。

    冷司令和沈茹芸都分别被勤务兵从书房和卧房叫到了饭厅。

    冷晨旭也抱着妞妞到饭厅坐下。

    周芷若背起小皮包起身告辞:“冷伯伯,沈阿姨,我走了。”

    沈茹芸脸上笑得像朵花儿:“吃了饭再走嘛。”

    冷司令也道:“对!吃了饭再走,在我这里你还讲客气?”

    周芷若想了想,又笑了笑,放下小皮包,留了下来。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