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一个星期天上午,周芷若给妞妞梳了一对可爱的羊角辫。

    妞妞虽然人小,只有三岁,可女孩子天生就爱美,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左顾右盼。

    周芷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问:“妞妞,喜不喜欢妈妈给你梳的头?”

    “喜欢!”妞妞响亮的答应了一声,就听见客厅里传来一声好听的男中音:“妞妞!我来了,你在哪儿?”

    “爸爸!我在这里!”妞妞欢快的应道,从椅子上滑下来,迈着可爱的两条小短腿呱嗒呱嗒的往外跑。

    冷晨旭见到她,蹲了下来,张开双臂。

    妞妞用力跑到他跟前,猛的往他怀里一扑,一双细嫩的胳膊把他的脖子缠得紧紧的。

    冷晨旭把她抱起,对着屋里众人道:“爸,妈,芷若,晨曦,我带妞妞出去玩了。”

    “去吧,照顾好我的宝贝孙女。”冷司令冷峻的面容看向妞妞时眼神格外温柔,“妞妞,出门在外,一定要听叔叔的话。”

    “是爸爸!不是叔叔!”妞妞很不高兴的纠正道。

    “好好好,是爸爸,是爸爸,爷爷说错了。”冷司令乐呵呵的认错。

    冷晨旭就抱着妞妞离开。

    周芷若咬了咬唇,追上两步:“阿旭,你带妞妞去哪里玩?把我也带上吧,我跟去可以照顾妞妞,我心比你细。”说着,似有意似无意,眼里似乎含着求助之意看了一眼冷司令。

    冷司令就说:“阿旭,你就带上芷若吧。”

    冷晨旭拒绝:“我只想带着妞妞。”

    周芷若神色有几分尴尬。

    “二哥,也带上我!”晨曦活蹦乱跳的走过来,亲热的挽住冷晨旭的一条胳膊。

    冷晨旭嘴角抽了抽,他不是很愿意带着晨曦这个大电灯泡,可是他也不会忍心拒绝她,于是只好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出发了。

    唐晓芙从学校回来,放下书包就支摊做武大郎烧饼卖。

    现在往元旦走,星期天逛商场的人特别多,每个星期天的小吃都很好卖,所以星期天上午一补完课,唐晓芙就匆匆往家里赶,好回来摆摊。

    有时候,一个星期天摆摊下来,她母女两个加起来能净赚一百来块。

    今年学业繁忙,每天晚上都有晚自习,不能去码头摆摊卖小饰品了。

    而且这才一年的功夫,她去年卖的那些头花汉正街都已经有批发的了,所以不能再像去年那样靠卖头花赚暴利了。

    虽然毛线围巾、毛线帽子汉正街还没有批发的,可是唐晓芙也没时间织毛线帽子和毛线围巾卖,所以最稳当的赚钱办法就是卖小吃。

    方文静这个点早就卖完了早点,正在卖土豆和豆腐烧烤,见唐晓芙支好摊子卖起武大郎烧饼,就说:“马上都要期末考试了,你抓紧时间复习,这几个星期天就不要摆摊了。”

    唐晓芙把一个面团三下两下在手中一扯,就扯出一个大圆饼来,再往平底锅里一煎,嗤啦啦的香气在空气中蔓延:“我星期一到星期六都有抓紧学习,星期天放松一下不会影响什么的。”

    方文静无奈的摇摇头:“你总是这么自信。”

    唐晓芙笑了一下,八十年代的高中知识对她这个从二十世纪穿越而来的学霸本来就太简单了嘛!

    才卖了五个武大郎烧饼,就听车行道上响起喇叭声。

    唐晓芙忙里偷闲看了一眼,果然是冷晨旭带着妞妞来了,好嘛!不止妞妞,后面还跟着晨曦。

    又组团来要吃的了。

    冷晨旭抱着妞妞走到唐晓芙的摊子跟前,先跟方文静打了个招呼,接着握住妞妞的一只小手冲着方文静摇晃:“妞妞,叫奶奶。”

    妞妞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奶奶。”眼睛就从方文静的脸上滑到她烧烤架上的那些烧烤上。

    方文静笑着应了一声,拿起几串烤好了的土豆片和豆腐递给妞妞。

    妞妞高兴的拿在手里,开始往嘴里塞。

    方文静疼爱的看着她:“妞妞慢慢吃,吃完了奶奶还给你吃,吃慢点,千万别让钎子戳到嘴巴了。”

    这时晨曦从冷晨旭背后探出头来,满脸是笑的,对着方文静甜甜叫了一声:“阿姨。”

    方文静又给了她几串烧烤,得到烧烤的吃货晨曦很自觉的闪到一边去,不妨碍方文静做买卖。

    冷晨旭这才和唐晓芙说话:“妞妞想你了,所以我带着她来看你了。”

    唐晓芙微微一笑,问妞妞:“妞妞,你是真的想我了吗?”

    “嗯!”妞妞的小脑袋重重地点了一下。

    冷晨旭奖励性的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这孩子,没白疼。

    只听妞妞接着说:“我更想念阿姨的武大郎烧饼。”

    她这话说得大家都笑了。

    唐晓芙就说:“等你吃完手中的烧烤我就给你做一个巨无霸大的武大郎烧饼给你吃。”

    “好!”妞妞高兴的在冷晨旭的怀里往上蹿了两蹿。

    “晓芙,我也要。”晨曦把脑袋凑过来,说道。

    唐晓芙嘴角抽了抽,这么大个孩子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向人要东西吃啊。

    “好啊。”她还是愉快的答应了。

    忙活了一会儿,唐晓兰就把午饭做好了。

    冷晨旭先替换方文静去吃午饭。

    方文静就问妞妞和晨曦吃不吃?

    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吃烧烤加上一个大大的武大郎烧饼,就已经饱了,于是都摇头说不吃。

    方文静也没跟他们多客气,就进去和唐晓兰一起匆匆吃完午饭,就来替换唐晓芙和冷晨旭。

    唐晓兰的午饭做得很简单,一个清炒小白菜,一个鸡蛋豆腐汤,外加一个酸豆角和一个辣椒黄豆酱。

    冷晨旭就着这几个菜配白米饭吃得特别香甜,吃了两大碗才放下碗筷,眼睛盯着那一小碗辣椒黄豆酱,问唐晓芙:“这黄豆酱是阿姨做的吗?真好吃!还有吗?给我装上一大罐,不!两大罐,我带回去给我老爸一罐,我爷爷一罐。”

    唐晓芙冷冷的瞅着他:“你又吃又拿的好吗?”

    而且还往门口看了一眼:“自己吃也就算了,还带两个人来吃,我家金山银山也会被你们吃空的。”

    冷晨旭愣了愣:“我车上有一整箱苹果,待会儿我给你,抵我们吃的东西!”

    整个下午,冷晨旭和妞妞都在帮方文静的忙,冷晨旭削土豆皮,妞妞就搬个小凳子坐在他旁边,用钎子穿土豆和豆腐,叔侄两个忙起来都很快乐,妞妞不时的咯咯直笑。

    晨曦吃饱喝足之后就去逛商场了,她不是才三岁的妞妞,会对干活儿感兴趣。

    冷晨旭大概是因为长期在部队里训练的缘故,手脚非常麻利,很快就削出许多土豆来。

    方文静百忙之中瞟了一眼他削的土豆:“这土豆够了,别削了。”

    每天卖多少土豆她心里有数。

    冷晨旭听她这么说,就停止削土豆,他把削好的土豆装在笸箩里,拿去屋后院子的水龙头下洗。

    妞妞一直想要试试削土豆,见冷晨旭走了,觉得机会来了,露出孩子才有的坏笑,拿起菜刀准备削土豆,可是才只削了一刀就削到手了,妞妞一见血流了出来,再加上疼痛,哇哇大哭起来,忙着做买卖的唐晓芙和方文静急忙回头。

    方文静问道:“怎么啦,妞妞?”已经看见妞妞削到手了,菜刀被她咣当扔地下了,不由得心往下一沉。

    妞妞的身世方文静母女都知道,因此对她格外疼惜,并且更知道妞妞是整个冷家的掌上明珠,所以她割到手了,这事非常严重。

    唐晓芙已经扔下生意蹲在了妞妞身边,查看妞妞的伤势,割了好大一个口子,血往外直涌,伤势有些严重。

    她镇定的对妞妞说了句:“妞妞不哭,咱们要做个勇敢的孩子,”又对着屋里喊了一声:“冷团长,妞妞受伤了,你赶紧带着妞妞去医院包扎!”

    冷晨旭闻言,扔下还没洗完的土豆就跑了出来,看见方文静和唐晓芙都蹲在嚎啕大哭的妞妞身边,就紧张起来,急切地问道:“妞妞怎么啦?”

    方文静脱口而出道:“玩菜刀,削到手了。”

    与此同时,唐晓芙说道:“妞妞想帮我们做点事,可是不怎么会用菜刀,不小心削到手了,咱们别在这里说话了,赶紧带妞妞去医院消消毒,包扎一下。”说着就想把妞妞抱起来。

    没想到妞妞看起来小小的,而且因为长期不好好吃饭瘦的像根豆芽菜,唐晓芙还居然抱不起来!

    这还真有些丢脸!

    冷晨旭早就把妞妞抱了起来往前走去。

    唐晓芙跟在身后解释:“主要是妞妞的衣服穿太多了,不好抱,不然我是抱的动妞妞的。”

    妞妞这时止住了哭,竖着那根被唐晓芙包扎的像艺术品的受伤的中指,小脑袋无精打采的趴在冷晨旭的肩头,同情的看着唐晓芙:“你就承认你是个窝囊废我和爸爸也不会嫌弃你的。”

    唐晓芙哑然的看着妞妞,都这样了,能不能不要毒舌?然后目光就移到了冷晨旭的头上,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多好的祖国的花朵,被他叔叔带歪了。

    冷晨旭走了一截路,忽然意识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里哪里有医院?”

    隔条长江就像隔了个世界,武汉很大,熟悉武昌的不一定对汉口了如指掌,同样长期生活在汉口的冷晨旭对这里并不熟。

    “呃......”幸亏唐晓芙有前世的记忆,记得不远处有个人民医院,医疗水平相当不错的,还有个中医院和第三医院。

    中医院的那群老中医棒棒哒,可惜妞妞的这种皮外伤实在不宜惊动那群国粹医学泰斗,实在是杀鸡用牛刀......这话貌似很不吉利!

    呸呸呸!童言无忌,我还是个孩子,说的话不算数哒。

    应该是慢悠悠的中医虽然好,可是不太适合皮外伤的处理,那个三医院,虽然也是政府医院,并且收费低廉,可是医疗水平也差啊,要是小病小痛的,去那里也划算,可是妞妞是冷家的大小姐,咳咳,虽然这么说有点不符合国情,可是客观的说,冷家真的是豪门。

    唐晓芙在心里斟酌分析了一通,手往前一指:“人民医院就在前面。”

    人民医院离他们所在的地方不远,冷晨旭跑着五分钟就到了,唐晓芙气喘吁吁地跟着到了。

    星期天只有急诊,冷晨旭直接带妞妞进了急诊室,唐晓芙去挂号,等挂了号,往急诊时赶去时,老远就听见妞妞惊天动地的嚎哭声,哎哟,什么情况!

    唐晓芙跑着进了急诊室,劈头就问冷晨旭:“妞妞怎么啦?”

    冷晨旭还没开口,接诊的医生有些不悦的说:“你是孩子妈妈吧,快来哄哄孩子,你男人搞不定,这孩子太能闹腾了。”

    唐晓芙嘴角狂抽,医生,你眼睛近视就去配个眼镜,也要不了多少钱!我才芳龄十六哪里像孩子他妈了?我面相就生的那么少年老成吗?

    妞妞抬起泪眼模糊的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唐晓芙,要抱抱。

    唐晓芙从冷晨旭手里接过妞妞坐在冷晨旭的位置上,低着头用下巴蹭了蹭妞妞的头发:“跟阿姨说,又怎么哭啦?”

    妞妞把受伤的中指竖到她鼻子底下:“医生要把阿姨给我包扎的手绢取下来,好疼,我不愿意。”

    冷晨旭站在一边解释:“手绢和凝固的血液连在一起,一拉伤口就疼。”

    他自己不论受了多重的伤都能忍,可是妞妞只要喊疼他就分外心疼。

    其实这点小伤真的没有什么。

    唐晓芙对医生说:“您能不能先给我一点碘酒,我们在一旁自己把手绢取下来之后,再给你看伤。”

    医生点头,开了处方,让他们自己去划价买一瓶紫药水,那个年代外伤一般都用紫药水,这跟唐晓芙前世不一样。

    三个人走出急诊室,唐晓芙和妞妞坐在走廊处的长椅子上,冷晨旭去划价拿药。

    唐晓芙把妞妞从椅子上抱到自己身上,拍着她的背安慰:“妞妞不哭,阿姨给你讲个故事听,好不好。”

    “好!”一听说有故事听,妞妞立刻抬起头来,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唐晓芙。

    唐晓芙的脑子里蹦出的竟然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葫芦娃大战群妖,这些故事好像这个时候说起不到教育作用。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