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彩云目瞪口呆地看着领导,没想到身为一个工厂的一把手怎么这么卑鄙!

    可是,他说的不无道理,他在工厂里有威信,而自己才因为流氓罪从派出所里释放,如果他那么说,自己即便澄清也确实没人会相信。

    吴彩云只得灰溜溜地回去,回到家里她愕然的发现,唐建武低垂着坐在家里一动不动。

    “建武,你咋不去上班了,少上一天班一个月的奖金都没有了,咱们可是临时工,不能像正式工那样随随便便的请假,多请两次假,厂领导就会把我们开除的。”吴彩云心焦的说,并且推了唐建武一把,催促道:“赶紧的,去厂子里上班!”

    唐建武黑着脸手一挥,差点就把吴彩云推倒在地上,他怒气冲冲地说:“你做了什么见不得的人的事,你到现在以为我还不知道吗!你还有脸来叫我上班,你滚,能滚多远就滚多远!”

    吴彩云在外面乱搞,靠出卖自己赚钱,唐振中和银梭都心知肚明,唯独唐建武这个夯货被吴彩云骗住。

    当他问她哪里来的钱买漂亮衣服鞋子和包包时,吴彩云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说是她和青青关系相处的好,青青买来送给她的,唐建武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猪居然相信了。

    等到吴彩云因为涉嫌流氓罪被派出所抓走后来又释放回来,唐建武问起原因,吴彩云骗他说自己是无辜被卷进去的,他也信了。

    吴彩云欺骗唐建武,银梭自然是不会戳穿的,唐振中看在眼里也没有戳穿,因为他对唐建武这个亲生儿子已经心灰意冷,智障也就算了,还根本就不孝顺他!他才懒得管他的生死,又怎么会理会他是否上了吴彩云的当!上当活该!

    所以当不知情的唐建武今天早上去上班时,听到有人说起他妈妈是因为和男人打炮被抓不禁火冒三丈。

    关键是那个同事还说的特别下流不堪,让人鼻血直流:“……当公安得到群众举报,赶去一脚踹开房门时,就见唐建武那个风骚的妈正以一敌几,奋战得忘乎所以……”

    唐建武一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听到有人这么“污蔑”自己的亲妈,哪有不动怒的,当场就和那个“造谣生事”的同事扭打在一起。

    那个同事也不是好惹的,在厂子里有一帮狐朋狗友,并且来头也不小,听说是哪个领导的侄子。

    这种带着福利性质的小工厂是只招家属的,外人一律不让进。

    可一个领导的侄子进来了,说明这个领导的职位很高,所以一个不符合规定的人进来,却没人敢吭声。

    唐建武得罪了这么一个太岁爷,当然没有好结果。

    首先,那个领导侄子的狐朋狗友就前来支援,和领导侄子一起把唐建武打得哭爹喊娘。

    接着工厂的领导来到车间,宣布说,因为唐建武在上班时间和同事斗殴,造成极恶劣的影响,厂子作出开除的决定。

    被打了一顿,而且还被开除了,可想而知唐建武心中有多郁闷,所以吴彩云叫他去上班,他就一蹦三尺高。

    刚才唐建武一直低着头,吴彩云也没注意到他脸上有伤,现在唐建武抬起头来冲她咆哮,她见唐建武鼻青脸肿的模样,以为他在哪里跟别人打了架,打输了拿她出气,她心中还一肚子闷气没处发泄呢,抬手就给了唐建武一巴掌:“你这不孝子在胡说个什么?老娘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跟人打架打输了,拿老娘出气是不是!不是老娘把你从乡下带出来,你现在还土里刨食!”

    唐建武面目刹时狰狞,站起身来,用力推了一把吴彩云,还不甘心,又对准她的肚子踢了两脚,如同疯狗一般咆哮:“老子宁愿在土里刨食,老子也不要你这个破鞋亲妈!先跟大伯上床,这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发展到随便跟男人睡觉,还欺骗我说你是无辜被卷进流氓案的,害我被同事取笑,没脸见人!你还敢打我!我让你打!我先打死你!”

    唐建武残暴起来非常恐怖,又对准吴彩云的肚子踢了好几脚。

    城中村许多人本来就怀疑吴彩云和青青那件流氓案有关,并不是像她所说的,是无辜牵连进去的,所以她和她儿子争吵时,许多人都在家里屏息凝神,竖着耳朵听他母子两个在争吵些什么,在听到唐建武所说的话之后,那些人对吴彩云升起深深的鄙夷。

    青青和男人鬼搞,最起码别人不会跟自己孩子的大伯滚床单,而且人家也没家庭,就算和哪个男人不清不楚也伤害不到家人。

    吴彩云每天摆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没想到骨子里比青青还要风骚,还要脏!

    唐建武踢了吴彩云几脚之后,就怒气冲冲的冲出家门,然没有注意到吴彩云痛苦的脸都变色了,身下红殷殷的一片。

    有邻居见唐建武头也不回的走出家门,就八卦地走到他家大门附近探头探脑往里看热闹,见吴彩云躺在地上痛苦的扭曲,而且身下还有一滩血,吓得大呼小叫:“不得了啦!出人命啦,快来人啊!”

    那些在家里正议论吴彩云人品无耻的街坊邻居,听到那个街坊大喊大叫,第一反应就是唐建武冲动之下,把他那个风骚的妈给杀了,于是都急吼吼的跑了过来,却发现吴彩云只是下身出血,除此之外,身上并没有他们想象的刀伤。

    可即便这样,看上去也挺严重的,于是那些街坊邻居找来一块门板,七手八脚的把吴彩云放在门板上躺着,抬到了医院。

    医生一看这情况,得住院治疗,就问那些来人:“你们谁是吴彩云的家属?”

    那些人就都说:“我们是她的街坊。”

    于是医生叫他们赶紧把家属叫来办理住院手续。

    众人都面面相觑,吴彩云一家搬到他们这个城中村大半年,一家人都深居简出。

    特别是唐振中,几乎不跟人说话,而吴彩云也只和青青来往,他们压根儿不知道唐振中在哪儿上班。

    于是医生问吴彩云,她男人在哪个单位工作。

    吴彩云便报了唐振中的工作单位地址。

    有两个邻居自告奋勇的帮她去叫唐振中来给他办理住院手续。

    唐振中听说有人找他,穿着工作服就出来了,一见是两个熟面孔的街坊,心中狐疑,自己并没有跟城中村中任何人来往,他们找他有什么事。

    迟疑了一下,唐振中走过去问:“你们找我有事吗?”

    那两个街坊都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不好了!你儿子把你老婆给打进医院了,你老婆的伤势有些严重,医生说要住院,我们找你来是去办理住院手续的。”

    唐振中差点脱口而出问唐建武为什么要打吴彩云。

    话到口边突然清醒过来,肯定是唐建武知道吴彩云的那些个丑事了,所以出手狠狠教训了他这个不知检点的妈,只觉心中一畅,暗叫,打得好!

    脸上却装作焦急无比的样子,一直关切的问,吴彩云的伤到底有多严重,但就是只字不问唐建武什么打吴彩云。

    如果这样问的话,那两个街坊肯定会告诉他原因,那就很有可能被过路的同事听到,自家的丑闻就会在厂子里满天飞。

    唐振中是个爱面子的人,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的。

    到了医院,唐振中也不向医生打听吴彩云现在情况如何,就提出转院。

    他单位有对口的职工医院,家属住院基本上能报销,他本来就负债累累,好不容易还了一小半债,手里哪有钱给吴彩云在别的医院住院看病,即使有钱,他也不愿意拿出来给吴彩云用。

    但是吴彩云的伤势不看是不行的,最起码表面功夫是要做一下的,所以唐振中才强烈要求把吴彩云转到他单位的对口医院去。

    吴彩云不敢吱声,现在是她有求于唐振中,她能怎样!

    既然病人家属强烈要求转院,医院也没办法,就依了他们。

    唐振中就扶着吴彩云往自己单位的对口医院走去。

    那些街坊邻居见吴彩云有人照顾,就都各自回家了。

    唐振中把吴彩云扶出一段距离,左右看看,四周都没有熟人,就松了手,让吴彩云自己走。

    吴彩云小腹疼的要命,就哀求唐振中扶扶她。

    唐振中冷冷地挖苦:“当初卖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后果!你给我带了绿帽子,还想要我照顾你,你当我是傻子吗?”

    吴彩云哑然,只得硬撑着随着唐振中来到了他单位的对口医院。

    医生一番检查之后,严肃地对唐振中说道:“你老婆的这个伤势涉及到很多妇科,我们这种职工医院医疗水平有限,恐怕治疗效果不好,耽误你老婆的病情,你还是换家医院吧。”

    唐振中却坚持就在这里住院治疗。

    医生见他态度坚决,只好收下吴彩云。

    唐振中调转头就走,那时已经中午了,他连吴彩云的午饭都没给她买就走了。

    吴彩云心中凄苦,等打过针之后,自己扶着墙出去买了两个馒头吃了。

    晚上下班之后,唐振中把吴彩云的洗漱用品和换洗衣裳送来,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面,一直到出院。

    别的病友问起,吴彩云还得要面子编谎话,说唐振中工作繁忙,老是出差不在家里,照顾不到她,其实对她非常体贴的。

    吴彩云住了将近半个月的院,在这住院期间,唐建武自然也不会来看她,但是银梭也只来了两回,每次都唉声叹气,说是同学们开始催着她要她还钱了。

    吴彩云听了心中烦乱,巴不得银梭不来,银梭一来,她就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好像债主来逼债似的。

    所以后来银梭没来,吴彩云不仅没有怨恨她,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虽然出了院,可吴彩云的小腹一直隐隐有点痛。

    她这人其实最会装娇了,如果换做以前和唐振华在一起时,这点隐隐的小痛她会在唐振华和唐振中兄弟两个面前叫的惊天动地,仿佛得了绝症似的马上要气绝身亡一般。

    但现在,不论是唐振华还是唐振中都对她无比厌恶,她跟谁去撒娇?身上这点不舒服,也只能自己默默的忍受。

    出院那天,吴彩云羡慕地看着和她一起出院的那些病人如众星捧月一般被自己的家人簇拥着回家,只有她一个人提着自己的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冷冷清清的出院。

    等她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城中村时才发现她们家租的那间房子已经住着别的租客。

    她正站在门口发愣,房东和两个街坊看见了她,于是走了过来,房东眼里含着鄙夷和讥笑,说道:“别看了,你做了那么丢人的事,你男人和孩子在这里哪还住得下去呢?已经从这里搬走了。”

    吴彩云呆了呆,脸上神色很是难堪,硬着头皮问道:“那我男人和我孩子现在都搬到哪里去了?”

    房东就有几分不耐烦了:“你男人和你孩子因为你的原因,在这里连头都抬不起来,哪里还好意思跟我们多说话,搬了家就跑了,我们哪里知道他们搬到哪里去了,你自己去打听呗。”

    房东说完就和那几个街坊离开了。

    吴彩云一个人站在原地发了好久的呆,然后转身去了唐振中的单位。

    唐振中看到她一脸气恼:“你不知道你见不得人吗?居然还敢跑到我单位来找我!”

    吴彩云吧嗒吧嗒掉眼泪:“我回到咱们以前住的地方,发现你们都搬走了,我问过那地方的人,没人知道你们搬到哪里去了,我没办法才找到你单位的。”

    以前只要吴彩云这么楚楚可怜的对着唐振中哭,唐振中的心就软得不行,心疼的心都要碎成渣子,可现在再看到她哭,只想做呕,不耐烦地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非要这么哭哭啼啼的,一大把年纪也不嫌丢人!”

    吴彩云心中一寒,勉强忍住哭泣。

    唐振中把他们家的新地址告诉吴彩云,并且很心不甘情不愿的给她一把家里的钥匙,警告她说:“我告诉你,你以后给我规矩点,如果敢再在外面乱搞,我肯定是要和你翻脸,和你离婚的!”

    “我再也不敢了,振中,你一定要相信我!”吴彩云像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

    唐振中冷哼一声,转身进了车间。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