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梭母女刚走进她们住的那个城中村,就有当地人或者少量的租户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着吴彩云。

    有村妇不怀好意地笑着和吴彩云寒暄:“哟!彩云,你这是打哪儿回来,自从青青被公安抓走就一直没看见你过,在忙什么呢!”

    吴彩云几个那天被公安抓走时动静那么大,青青家门口里三层外三层不是站满了人,而是挤满了人。

    公安又没有把她几个人的头用东西遮起来,就那么手铐咔嚓把她们一铐,押解了出来,上了边三轮离开的。

    吴彩云就不相信这个村妇这么八卦就没看见她被公安带走的情形。

    退一万步说,就算那个村妇真的错过精彩,过后肯定会打听,她不知道自己这几天上哪儿去了才怪,明知故问,居心叵测。

    吴彩云在心里破口大骂,嘴上却叹了一口气,一脸追悔莫及:“唉!都怪自己交友不慎,怎么就跟青青这种破鞋来往了!没事惹得一身骚,被卷进她那件流氓案了,在派出所蹲了这好多天,公安总算查清楚真相,把我放了!”

    吴彩云这话半真半假,像她被公安刑拘人尽皆知的这部分她就说实话,像公安认定她涉嫌流氓案,罚金一百才释放这部分她就说了假话。

    公安判她涉嫌流氓宋这些是吴彩云蹲派出所时公安才告诉她的,城中村里应该没人知道,所以吴彩云才会把涉嫌改为经调查后无罪释放,混淆视听,洗白自己。

    “哦。”那个村妇脸上的笑就僵硬起来,难掩失望之意。

    吴彩云一见她这模样,好像自己真的是无辜被卷进青青的流氓案,终于沉冤得雪似的,昂首挺胸往家走去,一路上遇到当地人指指点点和探究的目光,她都摆出一副问心无愧的模样。

    银梭一直跟在吴彩云身边偷偷地打量着她,暗暗揣摩,暗暗学习。

    母女两个回到家,吴彩云就开始清理自己的东西,看看银梭都把她什么卖了。

    这一看她的心如坠冰窟。

    银梭把她稍好一点的衣物鞋袜都卖了,只剩下几件土里土气的衣服,这叫她怎么穿啊,穿这样的衣服去上班,还不叫那些女同事笑死!

    吴彩云颓丧的一屁股坐在床上。

    自己白卖了这大半个月,赚的钱买的好看的衣物没了,还欠下一大笔罚金,这霉运可真是一路狂飚。

    她能说什么,她也很绝望呀!

    吴彩云失魂落魄,可银梭却心情良好,在心里喜滋滋地计算着,从朱无霸那里诈来五十块,又把卖衣物的五十块只向吴彩云报了二十块,自己暗吞了三十块,手头就有八十块了,等吴彩云再把“她借的同学”的钱给她,她手上就有一百六十块了!啊哈哈!老娘发达了!

    银梭兴奋地好想尖叫。

    下午五点多唐振中下班回来,冷漠地看了一眼吴彩云,根本就不问她一句,她在派出所里的那几天还好吧,往饭桌上瞟了一眼,见晚饭已经做好,转眸和颜悦色地看着银梭:“是你做的晚饭?”

    “不是。”银梭看了一眼吴彩云,“是妈做的。”

    唐振中的脸顿时冷了下来,语气也很冷:“吃饭!”

    银梭赶紧给唐振中盛了碗饭,又给吴彩云盛了饭,至于唐建武就没人管了,下午下班之后他总是像野马一样在外面玩,很少按时回来,他的饭菜给他留着就是。

    吴彩云怯怯坐到饭桌边,一家三口闷声不响地吃饭。

    一直到晚上睡觉,唐振中都没有向吴彩云发难,吴彩云大松了口气。

    人家投之以桃李,我就要报之以琼瑶。

    吴彩云觉得自己善良,知恩图报,于是晚上躺在床上时格外主动。

    起先唐振中内心非常抗拒和反感,被不同的男人那个了,自己再上她,会觉得别扭的慌。

    可是,他正当壮年,哪里经得起在床上风情万种的一个妇女的**?

    结果事毕,唐振中发现一切都没那么糟。

    就像宾馆标准间里卫生间里配备的坐式大便器一样,干干净净、白得耀眼,关键是不论谁坐上去方便都很舒适享受。

    有的东西真的不用纠结是不是公用的,自己爽才是真的爽。

    吴彩云和唐振中的卧房只是一间大房间用布帘隔开的小小一间,一点都不隔音,难兔有不堪入耳的声音传出来。

    银梭听在耳朵里,浑身燥热,她已经经过人事,这么长时间没来一次,她的身体还真寂寞难耐呢!

    不由得想起和金波的那一次,真是让她身心愉悦,嗯!放寒一定抽空回乡下和金波干上十几个回合!

    ……最好不白干,得想方设法让他意思意思!

    银梭绞尽脑汁地想计策,不知不觉睡着了。

    早上起来,吴彩云打扮齐整,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身打扮太土气了!

    但是没办法,自己只有这些衣服了。

    她心情郁闷地到了厂子里,马上有不少女同事围上来奚落:“哟!进了一趟派出所就是不一样!这打扮!可真是很劳动人民呀!哈哈哈!”

    一个个笑得肆无忌惮。

    吴彩云蒙圈了,怎么她的丑事这么快就传到厂子里来了?

    这是她不知道,城里工作实在难找,做小生意城里人会觉得掉底子,不肯干,所以一个个削尖脑袋往工厂里钻,哪怕当个临时工也是好的。

    所以像这种单位系统为了照顾本单位的职工而办的附属工厂,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紧盯着工厂里的每个岗位,吴彩云来的时间短,不知道你争我夺一个工作岗位有多严峻。

    那些没有工作的职工家属互相算计,寻找出别人身上的错,好让领导把犯错之人一脚从工作岗位上踢下来,自己好上。

    所以任何人的一点风吹草动,马上就会传得人人皆知就是这个原因,何况选吴彩云这种香艳的烂事传播起来速度就更快,知道的人就更多了。

    吴彩云尴尬地走开,她以为自己以后会被人嘲笑,日子会不好过,可没想到更大的打击在后头。

    上班才没一会儿,领导就叫吴彩云去他办公室一趟,吴彩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领导办公室。

    工厂的一把手通常都有一间单独小办公室,那个领导也不例外。

    那个肥头大耳的领导见吴彩云进来了,对她和善地点点头:“你坐”,然后起身走到办公室门前把门关上。

    虽然他的举动有些奇怪,可是吴彩云并没有多想,毕竟现在是大冬天的,把门关上也很正常。

    那个领导拿起暖水瓶给吴彩云倒了一杯热茶,交到她手上。

    吴彩云接过了杯热茶喝了两口,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只是还是猜不透领导为什么会叫她来。

    “小吴呀,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和你说。”大腹便便的领导笑得很温和,紧挨着吴彩云坐下:“你因为涉嫌流氓罪被公安抓捕并罚款这一事已经有人汇报给我了,经我们单位调查一切属实。所以今我们几个领导研究之后,决定开除你。”

    吴彩云一听这话,如五雷轰顶,顿时僵住,手中的茶杯咣当一声掉在水泥地上,溅起的茶水打湿了她的裤子。

    片刻之后,吴彩云从最初的打击中清醒过来,慌乱地一把握住领导肥硕的手,急切的哀求:“领导,你不能开除我,我家里负担好重,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领导一副关心下属的诚恳模样,摩挲着她一双保养的很好的小手,痛心疾首的说道:“你说你犯什么错不好,非要犯这个流氓罪,工厂里最容不下的就是犯这种错的人,你叫我怎么帮你!”

    “不!你一定有办法的,你是咱们工厂的一把手,所有的人得都听你的!”吴彩云殷切期盼地紧盯着领导的脸。

    “难办啊!你说你作风这么稀烂,如果我强行把你留在工厂里,其他人也会有意见呀!”领导松开她的手,爱莫能助的说。

    吴彩云垂头丧气地低下头来。

    “不过——”领导话锋一转,吴彩可又抬起头来充满希望的看着他。

    “你要我把你保下来也不是不行,只是代价太大,得打点其他领导安抚工厂里的工人,这都很费精力和金钱的,你总得表示一下吧,不然我凭什么要为了你付出这么多?”说者,那双一向充满正气的眼睛变得色迷迷起来,在吴彩云身上游走。

    吴彩云一个生过一大串孩子的中年女人哪有不懂领导所要表达的意思。

    她定定地和领导对视良久,领导的唇边挂着一丝志在必得的笑容,吴彩云知道,今天如果不给领导一点甜头的话,领导是绝对不可能帮她的。

    ……反正他也只是想占自己的便宜,又不是要钱,让他占便宜又能怎样,自己又不会少一块肉!

    吴彩云分分钟就想通了,然后也不叫领导开口,主动地慢慢的、慢慢的向后倒去,倒在了沙发上……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吴彩云才满脸彤云地从领导办公室里走出来,回到了车间,马上有许多女同事毫无顾忌的讥笑她:“领导把你叫到办公室里,是不是告诉你、你该滚了。”

    吴彩云才把领导服侍的舒舒服服的,因此说起话来非常有底气:“你们都滚了,我都不会从这里离开!”

    那些个女工一听吴彩云敢这么大口大气的说话,又联想到她去领导办公室这么长时间才回来,而且脸上的红色又是那么可疑,马上就脑补出真相,个个都悻悻然,继续干活儿。

    吴彩云心里得意非凡。

    可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她就高兴不起来了。

    工厂里的另一个领导来到车间,直接宣布吴彩云因为作风问题被工厂开除了。

    吴彩云如遭了一记闷棍,脑袋里嗡嗡作响,呆若木鸡地僵在原地一动不动,难以置信的盯着那个领导。

    那个领导宣布完决定之后,转身就离开了,车间里的女工们都炸锅了,都能幸灾乐祸的盯着吴彩云看。

    有人阴阳怪气地说道:“哎呀,有的人这1下次损失可大了,白给人睡了,也没能留下来。”

    “大白天的,啧啧啧,办公室里又没有床,是怎么办的事儿!”一个女工好奇地问。

    “人家是专业人士,要个什么床,哪里都行,你以为是良家妇女呀!”

    众人哄笑。

    吴彩云脸上红白交替,抓起自己的包包转身跑出了车间,背后还传来女工们的说话声:“刚才还得意洋洋,现在就落荒而逃!”

    “我就想不通了,她和领导睡觉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怎么就那么好意思在我们面前炫耀!一想起她刚才的得瑟嘴脸,我都想吐!”

    “你们连这都不懂吗,这就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吴彩云跑出车间之后,在外面徘徊了一阵子,心想,自己不能叫人白睡了,反正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不如撕破脸去找那个一把手,逼着他收回决定,把自己留下来!

    打定主意,吴彩云就向一把手领导的办公室跑去。

    在来的路上她还担心那个一把手会不会躲着她,让她找不着人,结果推开办公室一看,那个领导气定神闲地坐在一把大椅子上,冷冷地盯着她,冷声问道:“是谁让你进来的!”那冰冷的语气,仿佛刚才他并没有和吴彩云肌肤相亲似的。

    吴彩云把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眼里喷着怒火质问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睡了我就白睡吗,说好的要把我留下来的呢?”

    那个领导狡诈阴险的微微一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帮你?怪只怪你名声太臭了,其他的领导死活不松口,我能怎么办?这个工厂又不是我们家开的,我又不能完说了算!”

    吴彩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道貌岸然的领导居然这么无耻,竟然拿出这么一套完美无缺的话堵她的嘴!

    她愤怒道:“我不和你说这些,我只告诉你,如果你不把我留下来,我就把我和你之间的丑事告诉所有人!”

    “去,你尽管说去!随你跟谁说!你看我怕不怕!”领导的脸色更加冷了,“我就一口咬定,是你为了留下来勾引我未遂,所以你到处造我的谣,你看别人是信我的话呢还是信你的话,你这只破鞋!”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