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彩云再怎么说还有一丝为人母的羞耻心,难道要她跑去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说:“妈在卖身,来,分一杯羹给你!”她还没无耻到那种地步,因此显得优柔寡断。

    银梭自告奋勇:“妈,我帮你跟哥说!”

    吴彩云红着脸尴尬的点了点头:“你可得跟你哥说得婉转些,别让他觉得他妈好像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似时,我这么做都是迫不得已。”

    “行了,我理解,妈妈受委屈了。”银梭真诚的说,她是打心里认为吴彩云嫁给唐振中太亏了,早知道唐振中混得这么落魄,她绝对不会花那么多的心思摇身一变,硬要变成他的女儿。

    自己的所作所为,总算有个人理解她,吴彩云觉得心里的负担没那么重了。

    银梭找到唐建武,告诉她,她想让妈和爸离婚。

    唐建武不乐意了:“哪有你这样做人家女儿的,居然拆散自己的父母!你要再敢起这种念头,小心我揍死你!”

    银梭把目光从他身边移开,望着远方,嘴角带着一丝志在必得的笑意:“要是妈每个月给你十块钱的零用钱,你答不答应妈和爸离婚呢?”

    唐建武一听这话马上就动摇了,在金钱的诱惑下,他毅然决然地改变了口风:“哎呀,我还是个孩子,我不管大人之间的事,爸和妈他们想怎样就怎样,我不掺和!”

    银梭嘴角一勾,阴冷的笑了。

    唐建武顿了顿,再次确认的问道:“妈是真的打算每个月给我十块钱的零花钱吗?”

    “当然是真的,谁会为十块钱骗你!”银梭斩金截铁的说,顿了顿又说,“不过,等爸和妈离了婚才会兑现。”

    唐建武贪婪的笑了。

    银梭回头又和吴彩云商量,让吴彩云至少一个月之后再向唐振中提出离婚。

    这一个月内,吴彩云想办法多捞,手上有钱了,也积累了些客源,那时再和唐振中摊牌,就算净身出户,手上有一笔钱就不怕没退路,而且即便失去工作,有那些客源,也不怕没收入。

    俗话说得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银梭和吴彩云虽然把如意算盘拨得叭啦叭啦直响,可惜她们的发财之路才刚刚开始,就被公安扼杀了。

    也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走漏了消息,让一个吴彩云和青青一个共同的恩客家的黄脸婆偷偷的跟踪吊线自家形迹可疑的男人,终于发现青青这个色情窝点,于是举报给派出所。

    派出所来了一个扫黄行动,把吴彩云和青青还有几个恩客一锅端了。

    只是吴彩云运气比较好,她当时还没来得及和**炮上一炮,蓄势待发之际,公安就破门而入。

    她衣衫整洁,头发也不凌乱,再加上她没化妆,看上去也不妖冶,更接近良家妇女的形象,所以当她惶恐的跟公安撒谎说她是来找青青玩的却莫名其妙的被公安抓捕了,还一派天真地问公安为什么抓她,公安很难给她定罪,办案是讲究证据的。

    再加上她的恩客朱无霸和她配合得天衣无缝,说,两人在青青家见了面,才刚开始聊天,就糊里糊涂的被公安抓了。

    朱无霸见多识广,这种性质的案件,只要男女方没有被抓个现行,而且女方绝口不承认,就算警方认为他们两个有问题,也不能把他两怎样,因此最后派出所以他两个涉嫌流氓案件一人罚款一百,交了罚款就可以释放。(这里要补充一下,在80年代卖淫嫖娼是按流氓案处理,而且打击力度比较严,参照某女明星流氓案件,为了写好这本书,我百度了不少80年代的资料。)

    而青青和另一名客人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他们是和公安赤诚相见的,被抓捕的时候十分狼狈,公安都是男的,他们在一群公安虎视眈眈的盯防下穿上衣服,那画面太美,让人不忍脑补。

    因为证据确凿,所以青青和那个恩客每人都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吴彩云虽然逃过一劫,可是丢了大人,而且赚的钱还不够交罚款的,并且她卖身赚的那些钱她迫不及待地买了衣服鞋包打扮自己,根本没有积蓄。

    别说唐振中手无分文凑不到钱给吴彩云交罚款,就算手上有钱,他也不可能给吴彩云交罚款。

    最后还是银梭把吴彩云所有值钱的衣物拿到街上便宜卖了,但也只卖了五十块,还有五十块的缺口怎么办?

    银梭坐在大街上愁眉苦脸的想了很久,然后站起来,拖着沉重的脚步,往派出所走去,想和吴彩云一起商量着想想办法,看到哪里去搞一笔钱。

    走到派出所门口的时候,银梭看见朱无霸和他那个板着脸的黄脸婆正从派出所出来,银梭灵机一动,也不进派出所了,偷偷的跟在朱无霸身后。

    朱无霸的家人虽然把朱无霸给保释了出来,可是朱无霸的老婆心里很不平衡,两人一回到家里,朱无霸的老婆就和朱无霸吵了起来。

    朱无霸被吵得心烦,丢下一句“不可理喻的疯婆子!”摔门离去。

    走没多远,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喊他的名字。

    朱无霸回头,见是个长相清秀的妙龄女子,他习惯性的眯起眼睛,色眯眯的打量着那个少女。

    那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银梭,她迎着朱无霸令人作呕的目光走了过去,还下意识的把胸挺了挺,只要有男人注意她,她就会别有用心的昂首挺胸,学习她缺少天分,可是勾引男人她天赋无人能及。

    朱无霸的视线就一路下移,停在了银梭少女青涩的山峦上再也移不开了。

    银梭内心充满了傲娇,自己只要稍微展示一下姿色,这个见惯风月的男人就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自己还真是魅力无穷啊,啊哈哈哈!

    她在内心笑的无比得意。

    等银梭走到朱无霸的跟前,朱无霸就像苍蝇看到屎一样,就差兴奋的嗡嗡嗡了,迫不及待的对银梭动手动脚:“小妞,你找大爷有什么事?是不是不够钱花?跟大爷走,大爷给你钱!”

    银梭欲拒还迎的躲避,一点也不慌张的说道:“我不需要钱,我妈需要钱,我是来替我妈向你要钱的。”

    “你妈是谁呀,咱们找个地方躺着聊,好不好,小妞?”朱无霸咸猪手向银梭的胸口探去。

    银梭忽然把小脸一垮,伸手打飞他的手:“规矩点!我妈就是吴彩云,她现在在派出所里,我们家没钱交罚款,你替我妈把罚款交了!”

    朱无霸没占到便宜,还被银梭颐指气使要钱,不由得恼怒:“你妈被公安抓住关我屁事!我才是受害者,还没跟你妈......那个就被抓到派出所了,冤枉交了一百块钱,我还没找你妈算账,你居然敢要我给你妈交罚款,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银梭冷笑:“听说你好歹是个包工头,要是我把你的丑事宣扬出去,你说——”她看着朱无霸意味深长的笑着说,“你那些关系户还放心把工程交给你做吗?”

    朱无霸一愣,额上青筋直爆,但是忍了下来,斜睨着银梭,双臂抱胸:“你看我像是你威胁的住的吗?”

    银梭冷笑了两声:“这条路行不通啊,那我向你的结发妻子说你和我妈有一腿,就问你怕不怕。”

    朱无霸嚣张的气陷像是一盆被水浇灭的火,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去,告诉关系户他的艳史没关系,男人嘛,谁没点香艳的事情?

    可是告诉自己的黄脸婆就不行,太影响家庭和谐了,他只是在外面玩玩而已,又不是来真的,不想要老婆天天为这事跟自己吵。

    再说都老夫老妻了,要是为这种烂事闹得不可开交,儿子女儿没一个会站在他这边,那他就真的众叛亲离了!

    朱无霸终于认怂,从口袋里拿出钱包,银梭马上偷偷的伸长脖子,看见他的钱包鼓鼓囊囊的,心想,里面的钱真多。

    朱无霸从钱包里掏出十张大团结扔在地上,轻蔑的说道:“小**,自己捡去!”

    银梭弯腰拣钱,朱无霸就要走人,忽然就听见银梭尖着嗓子高喊道:“非礼呀,救命呀!”

    朱无霸吓得面无人色,怒气冲冲的压低声音道:“你别乱喊,小心我掐死你!”

    银梭根本就不怕,似笑非笑的盯着朱无霸:“杀人是要偿命的,你过得这么快活,舍得死吗?”

    朱无霸怒目圆睁:“那你想干嘛?”

    “我呀,太穷了,你怎么也得给我五十块钱封口费呀!”银梭笑着说。

    朱无霸重新审视的打量了一遍银梭,真没想到,在这个女孩子貌似柔弱清纯可爱人畜无害的外表下,掩藏着这么一个无耻令人发指的丑恶灵魂,朱无霸都要自叹弗如了!他甩下五张大团结掉头就走,不想再停留哪怕一秒钟,生怕被这个不要脸的少女缠住。

    银梭从地上捡起那五十块钱,不禁得意的笑了。

    她本来是想要勒索朱无霸一百块钱的,可是怕要的太多惹祸上身,她学习不怎么样,可是很喜欢看法制报,经常看见上面的小故事里说,有的人掌握了人家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去勒索,要的多了,被勒索的人不堪忍受,干脆杀人一了百了。

    虽然朱无霸有钱,估计不会为了区区一百块钱杀人,可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世界这么美丽,银梭巴不得长命百岁的活下去,又怎么想死呢,所以不敢要太多,怕把朱无霸惹烦了,找手下几个泥瓦匠把她给杀了,那可就太不划算了!

    不过五十块钱也很不错啦,银梭把那五十块钱放在贴身处藏好,这才向派出所走去,替吴彩云交了罚金,一个公安就把吴彩云带了出去,说了声:“你可以走了。”

    吴彩云不敢看公安的眼神,低着头匆匆走出了派出所,银梭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她。

    母女两个见面,并肩往家里走去。

    吴彩云还有几分不好意思,红着脸说道:“银梭....这次多亏了你,妈都记在心里。”

    银梭挥挥手:“妈,这是我应该做的,哪有子女忍心看着自己的亲妈在派出所里受罪!”

    吴彩云问道:“这罚金你是从哪里来的?”

    银梭顿时愁眉苦脸起来:“这些罚金我都是借的同学的,以后还得还的,幸亏我在班上人缘好,才借得到钱,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吴彩云怔了怔:“我那些衣服鞋还有包包,都是在武商买的最流行的款式,你就没拿出去卖几个钱?”

    银梭委屈的说道:“我怎么没拿去卖?在武商门口摆摊的时候还被同学看见嘲笑了一通!那些衣服包包什么的总共也就卖了二十块钱。”

    “什么!只卖了二十块钱!”吴彩云激动的失声尖叫,“我那些衣服包包买的时候花了一百多块!再怎么贱卖也不止只买二十块钱!”

    说这话的时候,吴彩云怀疑的打量着银梭。

    银梭泫然欲哭:“那些衣服包包买的时候虽然贵,可是卖出去人家嫌旧的,根本就不愿意出高价买。”

    “半价不算是高价吧。”吴彩云质疑的看向银梭。

    “半价对于没有钱的人来说怎么不算高价?买旧货的会是有钱人吗?”

    吴彩云收回目光,不言语。

    银梭继续倒苦水:“再说了,我卖的又急,只要有人肯出钱我就连忙卖了,还不是想早点凑到钱把妈妈救出来!”说罢,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样子微微撅着嘴。

    吴彩云情绪低落的说了声:“妈知道你辛苦了。”

    银梭就说道:“为了妈妈我不怕辛苦,就是.....借同学的钱怎么办?”

    她忧心忡忡的盯着吴彩云。

    吴彩云沉默了好久,像是非常疲惫:“等妈一有钱,就给你钱让你还给你的同学。”

    “嗯。”银梭温顺的点点头,“妈可要快点,拖长了时间我怕同学们催我,那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吴彩云茫然的看着远方,只觉得前方有一大堆焦头烂额的事情在等着她,回家之后唐振中还容得下她吗!会不会跟她撕破脸皮!建武会不会看不起她,从此不理她了?最最重要的是,她上哪儿去弄八十块钱给银梭还给她的同学?

    吴彩云脚步沉重心事重重的往家里走去。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