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彩云也不是傻子,青青从中拉皮条,肯定也是收了男方的钱的,现在居然还向她要,太无耻了!

    “青青呀,我听朱老板说他已经给过你钱了。”虽然吴彩云没有亲眼看见朱无霸给青青钱,但是她十分肯定,不然青青会学雷锋做好事给她一条发财的路?所以才敢这么诈青青。

    她以为她这么说了青青肯定不好意思还向她要好处,谁知青青无情无义道:“人家给的是人家给的,你谢我的是你谢我的!别舍不得钱,以后要是遇上这种好事,我还给你牵线搭桥!”

    吴彩云无可奈何的掏出一块钱来给青青。

    青青不满的抖着那一块钱:“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吧!就给这一块钱!这一块钱够房费吗!那以后你带人去你家办事好了,别让我家办事!”

    吴彩云家通共就一间房间,怎么适合办事!因此只得低声下气的问:“那你要多少钱?”

    “至少两块!”

    吴彩云没有办法,又掏出一块钱交给了青青,回到家里向银梭说起青青敲诈她的事,气得把青青破口大骂了一顿。

    银梭安慰她道:“两块钱算不得什么,忍得一时之气,才能干大事儿!妈先忍耐,等把青青那边的客人摸熟了,妈再过河拆桥,自己单干,挖她的墙角,狠狠报复她!”

    吴彩云听了,觉得这主意不错,现在自己羽翼没有丰满,是得罪不起青青的,不然谁给她介绍客源!

    再说了,干一票,能赚十几块,除去给青青的好处费,还剩十块,比做工强!不吃小亏,哪里赚得到大钱!

    想通了这些,吴彩云沉迷在走偏门左道发财致富的道路上不可自拔,一个月后,她不仅从头到脚焕然一新,买的是五双最新款的衣服裤子鞋,而且还背了一个十几块的人造革小黑皮包,这在当时十分拉风,普通人家的主妇谁舍得花十几块钱买一个好看不中用的人造革小皮包背着!

    唐振中又不是傻子,联想到吴彩云和青青的关系密切,就自然猜出吴彩云买衣服鞋包的钱是怎么来的,于是背着两个孩子要和吴彩云离婚。

    吴彩云肯定不干,如果离婚了,人们看她穿戴得这么好,就能猜出她是在靠什么营生,她可不愿意像青青那样变成千夫指的女人,她没有她那样心理强大,至少现在没有!所以很需要婚姻这个遮羞布替她遮掩一切腐烂的见不得人的事。

    唐振中不是唐振华,虽然以前也爱吴彩云爱得死去活来,为了她冷暴力对待自己的妻女,最终闹的家庭解散的地步,可在这大半年的婚姻中,他已经看清了吴彩云的面目,她没有爱过他,自始至终只把他当钱包要钱而已!

    唐振中后来细细想了想,自从吴彩云嫁给弟弟唐振华之后,他是真的把对她炙热的爱埋藏在心底,只希望她婚后幸福快乐。

    可是吴彩云却不断背着家里所有人跟他说,唐振华大线条不体贴,她内心很痛苦,觉得嫁错了人,这才令他深藏在内心的情感又渐渐蠢动。

    而且他和吴彩云的每一次的苟合,貌似是他主动,实际上是吴彩云撩拨在先,等到他情不自禁,吴彩云又半推半就。

    如果吴彩云真的想忠于婚姻,她当时喊一嗓子,他早就吓得从此不举了,哪还有后来这些烂事!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被!吴!彩!云!算!计!了!

    在这场别有目的被算计的婚姻里,唐振中对吴彩云比天高比海深的爱意早就烟消云散了,他不是不在乎吴彩云给他戴了绿帽子,但凡一个男人就没有哪个不痛恨戴绿帽子的,只是他比唐振华更理智,懂得把对自己的伤害降低到最低值。

    吴彩云不愿意离婚是不是?那行!那你就拿钱来买继续维持婚姻!于是向吴彩云勒索三百块钱。

    吴彩云瞪大眼睛看着他,这还是那个曾经爱她爱得天崩地裂的男人吗?居然勒索她!

    “我没钱!”吴彩云若冰霜的断然拒绝!

    老娘没有痛骂你养不起老娘,你居然还敢向老娘要钱,你这个窝囊废、王八蛋,我要给你多多的带绿帽子!

    唐振中气定神闲、冷冷一笑:“你干皮肉生意会没有钱,别哄我了!”

    吴彩云没有料到唐振中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他的丑事,整个人不自然起来,但还硬着脖子不承认,故意装出凶悍的样子用手指着唐振中:“我说你这个王八蛋,你说话给老娘注意一点!你要再敢胡说,我就叫建武打你!”

    “去啊,你去叫啊,我跟建武说他妈在外面又给他找了一排爸爸,看他是什么感觉!”唐振中微笑着看着吴彩云,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乡下妇女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唐建武最痛恨的就是吴彩云不规矩,在外面乱搞,害他在外面抬不起头来,要是让他知道了吴彩云并没有改过自新,反而变本加厉,肯定会把吴彩云往死里打!

    吴彩云僵住了,迫不得已服软道:“我赚的钱部都已经花光了,这样吧,我每个月给你三十块钱,三百块钱分十个月付清,你看咋样?”

    “不行,至少一个月得付五十块钱,半年付清!”唐振中见吴彩云支撑不住了,步步紧逼。

    “五十块就五十块吧。”犹豫了很久,吴彩云终于答应了,不过这也只是缓兵之计而已,她得和银梭好好商量商量,该如何对付唐振中这个大麻烦。

    吴彩云找银梭告诉他唐振中勒索她的事,银梭气得半死。

    她还想打吴彩云钱的主意还没行动呢,唐振中这只绿头龟居然捷足先登。

    “妈和唐振中离婚!”银梭一开口就显得特别杀伐果断。

    “……”吴彩云无力地摇摇头,“恐怕现在一时半会儿离不了婚,你爸穷疯了,就指着从我这里敲诈些钱去,你爸说,如果我不按他说的做,他就要把我的丑事告诉你哥……你也是知道的,你哥最见不得我那个了……”

    银梭冷笑:“要是妈给哥钱,哥就什么都能接受了!”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