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之后,当吴彩云又来找青青闲聊时,青青这次开恩的给了她一个因为放太长时间而有些变干了的柑橘,吴彩云捧着那个柑橘简直受宠若惊。

    青青装作关心的问:“彩云,你现在日子好过了些吗?”

    吴彩云愣了愣,随即苦笑着道:“我上次来青姐这里,还跟青姐说,我家里生活困难,这才几天的功夫,怎么可能有所改变?”

    青青不动声色的切入正题:“其实呢,你看你长得还可以,要想变得有钱很容易的,女人就是这点好,长得好看就有优势!”

    吴彩云一听这话里面隐藏着巨大的信息量,激动得心怦怦直跳,却故意装作不懂的问:“满大街漂亮女人多的去,我算什么呀!而且我工厂的领导也不会因为我长得有几分姿色就给我多发些奖金。”

    青青盯着她看了足足有半分多钟,她就不相信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这是一种欲擒故纵想多要钱?

    她不齿地轻笑了两声:“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孩子都生了几个了,还在我面前装纯情?”

    吴彩云脸红了红,当初和青青接近时,她就是别有目的的,不然她会忍气吞声和一只破鞋来往?虽然她自己也是破鞋一只!

    但女人的思维不同于男人,男人碰到同类项还会惺惺相惜,女人碰到同类项,只有互相排斥贬低的。

    吴彩云也是个精明货,来到这城中村居住没多长时间就知道青青是靠什么发财致富的,于是总是背着唐振中和银梭叽叽咕咕,妒忌青青靠身体赚钱,还特么瞧不起的撇撇嘴说道:“就凭那个骚娘们儿的长相,卸了妆,狗看了都会吓的不敢叫,也能靠卖赚钱,那些男人眼太瞎!”

    银梭当时就说道:“妈也可以卖呀,妈如果去卖的话,绝对比青青那个骚娘们儿赚钱!”

    吴彩云一听这话,吓得都快要蹦起来了,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严肃的说道:“银梭,你怎么能够这样说你妈呢!”

    银梭不以为意的冷哼一声:“妈,你太封建了,这有什么不行?这也只不过是一条谋生的手段而已,又不是杀人放火偷人家的钱!再说了,你看咱爸那个窝囊相,他也配妈给他守身如玉吗?既然他不能给妈提供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的好生活,那妈就得自己想办法喽?”

    银梭看着吴彩云有些松动的脸,忽然轻笑了两声:“如果妈愿意学王宝钏十八年守寒窑做个贤良淑德的女人,为爸甘愿受贫,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说罢就走,她知道该怎么逼着吴彩云就范。

    吴彩云在原地愣了很久,如果说以前她还有些保守,要她去卖,她没那个胆量,可自从她和唐振中的丑事东窗事发之后,被唐振华暴打、被乡邻们羞辱,自尊什么的早就已经消磨殆尽。

    再说她向来是一个吃不得苦、贪慕虚荣的人,喜欢吃好的、穿好的,不然当年不会为了套牢唐振中把钱补贴在她身上而和他滚床单,所以在进行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她问银梭,她该怎么做。

    八十年代靠出卖自己赚钱这样伤风败俗的女人很少,特别像h省这种礼义廉耻非常鲜明的地方,这样不要脸的女人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这样的女人根本不敢像唐晓芙前世那些站街女站在大街上拉客,所以虽然吴彩云已经铁了心去卖,可是找不到客源也只能望梅兴叹,当暗娼也是需要技巧的,所谓隔行如隔山啊!

    银梭就给她指点迷津,叫她去刻意接近青青,找机会从她那里拉客源,并且就算以后丑事败露,可以和唐振中说,她是被青青拉下水去的,把自己扮成受害者。

    吴彩云听了大喜,觉得自己这个小女儿简直聪明的逆天了,就算是诸葛亮在世也比不过她,因此对她言听计从。

    只是和青青套了半年的关系了,青青对她很防范,让她一直没机会认识找青青的那些男人,现在机会来了,说什么她也不会错过!于是对着青青讪笑:“咱一农村妇女,有那贼心没那贼胆。”

    青青冷笑:“如果能大把大把的赚到钞票,你什么贼心贼胆都有了!”

    吴彩云还有些羞涩,低着头,红着脸,不好意思的问:“一次……能赚多少钱?”

    青青见她这么快就松了口,心里更瞧不起她了,点着一根烟抽了两口,吐出几个烟圈,懒洋洋的说:“我只给你牵个线,你能赚多赚少就看你的本事喽,说不定人家一次就给你好几十,也许人家分文不给你,这我管不着!所以这事你想好再做决定,别等别人白睡了你,你让我担责任!”

    吴彩云哑然,半天才说:“这事等我回去思考一番,再给你答复。”

    青青弹弹烟灰,点了点头。

    吴彩云回去背着唐振中和唐建武把这事跟银梭说了。

    银梭给她出谋划策:“妈就答应呗,要别人先给钱再那个,明码实价不就得了。”

    吴彩云脸都红透了:“这……这怎么好意思?”

    银梭见不得她既想当婊砸又想立牌坊的嘴脸,冷冷道:“妈这么怕丑,那就只有让别人白睡的份咯!妈想要的漂亮衣服漂亮鞋子漂亮包包还是没有办法得到!”

    她在心里不齿腹诽,一个跟大伯都好意思滚床单的女人还有什么难为情的!装什么贞洁烈妇!恶心!

    吴彩云被她这么激将法一激,热血沸腾,也就是往床上一躺,两腿一张的事,又不是去杀人放火,有什么好紧张的,难为情就没必要了,自己又不是黄花大闺女,孩子都生了一大堆!于是第二天就跟青青说,她愿意。

    青青就安排吴彩云和朱无霸在她家苟合。

    吴彩云听从银梭事先指点她的,在床上使出浑身懈数让朱无霸不仅对她感到满意还对她迷恋。

    等忙活完了,大冬天的吴彩云累出一身臭汗,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那时朱无霸早就走了。

    她感激的对青青说:“谢谢你。”

    青青就问:“你怎么个谢法?”

    吴彩云愣住,她只是这样说说而已,青青竟然顺杆子爬就真要钱了!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