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了,唐振中不离婚会痛苦,但她银梭又不会痛苦,她犯不着去理会唐振中的感受!只要一切有利于自己就好!

    这才一年不到的时间,唐振中就被吴彩云母子三个掐得死死的,没有半点翻身机会。

    回到家后,唐振中也不敢歇着,忍着身上的疼痛做午饭。

    午饭做好了,上学的、上班的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银梭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水煮白菜帮连点油星都看不见,一点食欲都没有,可表面不露出分毫,乖巧地帮唐振中盛饭。

    她惯会这一套,妈妈和哥哥都对唐振中没一个好脸色,唯独她不时的对唐振中嘘寒问暖、露一个笑脸装孝顺,这让唐振中很是感动,心里想着,等以后还完债,家里条件好了,他一定多多的给她买漂亮衣服。

    吴彩云冷着脸看了一眼桌子上唯一的一盘菜,嘴里不满的说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他妈瞎了眼才会跟着你这个窝囊废,居然过这种日子!还不如乡下人过的日子好!”

    “妈~你少说两句。”银梭小心翼翼的劝道。

    唐振中夹了两块白菜帮子放在银梭碗里,平静地说:“不想过,咱们两个可以好聚好散的,你不用抱怨!”

    “你他妈再提离婚,小心老子揍你!”唐建武恐吓的对着唐振中挥了挥拳头。

    唐振中铁青着脸闭了嘴吃饭。

    银梭装作胆怯的看了看唐建武,想劝不敢劝,埋头吃饭。

    吃过饭,吴彩云和唐建武母子两个把碗一推,就都出去了,一个找人闲聊,一个找那些狐朋狗友玩儿去了。

    说到吴彩云找人闲聊的那个女人,唐振中心中就有气,那个女人叫青青,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长得不怎样,却喜欢描眉擦口红,打扮得异样,因为不守妇道,被自己的男人扫地出门,她也不知悔过,更不知收敛,离婚后更加变本加厉的四处勾引男人,经常有别人家的原配打上门来,她就和那是个原配对打,在这一带名声臭得人人见了避而远去。

    不过她就是靠着和不同的男人们睡觉,骗来不少钱财,盖了一幢大砖瓦房,而且比这城中村里大部分人吃得好,穿得好。

    这城中村里的女人都很嫌弃鄙夷她,觉得她脏,也没人羡慕她家的大砖瓦房和她的好日子,那都是靠身子换来的,良家妇女谁能够接受啊!

    所以这城中村这么大,却没有一个女人和她来往,除了吴彩云。

    吴彩云羡慕她住房条件好,羡慕她总是能够打扮得那么时髦,她还比青青小几岁,可青青看上去比她年轻多了,就像三十出头的少妇似的,并不是青青比她长得漂亮,相反青青长得有点丑,只是人家买得起胭脂水粉,脸上一涂指抹粉,多丑的女人都会变了样。

    吴彩云也想涂脂抹粉,也想穿好的,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可没钱!

    来城里这大半年,她虽然也攒了些钱,可是最后都用于安假牙了。

    她两颗门牙在唐振华得知她背叛他之后,被唐振华给打掉了,害她后来都一直不敢张嘴笑,怕被别人看见她门牙处黑洞洞的没有牙的丑模样,自从安了假牙之后,她才敢咧嘴笑。

    银梭见唐振中看着吴彩云离去时妖妖娆娆的背影敢怒不敢言,走到他身边安慰他:“爸~别跟妈一般见识,她又没读过什么书,修养就那样了,哪里懂得珍惜爸这样的好男人。”

    唐振中听得心头一暖,眼里泛起一层薄薄的水汽,动容的对银梭说道:“银梭,爸有你这一个贴心女儿就够了!”

    银梭愧疚的一双手绞来绞去:“爸~女儿没用,女儿帮不上你,还反而成了你的拖累,干脆我回乡下去吧,这样就可以减轻爸的负担,妈和哥哥的怨言说不定就会少些。”

    “别!”唐振中急忙阻拦,“现在你就是爸爸的部希望,所有的支柱,爸现在就是为你一个人而活,你要是回乡下去了,你叫爸爸一个人怎么面对你妈和你哥!再说了,”

    说到这里,唐振中也尚有几分尴尬:“你已经不是你二叔的女儿了,你回乡下你二叔能待见你吗!你在家里的日子会好过吗!”

    “可是……我在这里吃住穿用都要钱,爸的负担太重了!我心疼爸爸!”银梭假惺惺地愧疚道。

    “别担心这些。”唐振中努力使自己看起来豪情壮志,“爸已经在一家私人厂子里找到一份电焊的活儿,计件算工钱,我每次休息日就去干活,我计算过,一天我至少能够电焊十件活计,一天下来就有五块钱,够你买文具和漂亮衣服,让你体体面面的站在同学和老师面前,不让你被他们嘲笑。”

    银梭经常在唐振中面前唉声叹气,说老师和同学们嫌她是乡下来的,穿得土气,老师们不愿意单独辅导她,同学们不愿意和她交朋友。

    银梭听了在心中窃喜,嘴上却说:“爸,你赚钱这么辛苦,我不要漂亮衣服,被同学们嘲笑就嘲笑呗,反正我也掉不了一块肉!爸把这钱先用来还债,没债一身轻。”

    她最会用这种手段,以退为进,装贴心,让唐振中心甘情愿的在她身上花钱。

    不出她所料,唐振中果然感动得几乎要热泪盈眶了:“这整个家里就只有你还能看到爸的死活,还债的事你别放在心上,爸慢慢还,也就三五年就能部还清,倒是你,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给爸争口气!”

    银梭一副心无城府、喜笑颜开的模样,冲着唐振中甜甜的笑了:“爸,学习的事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到时考上一所名牌大学!让看不起爸的人都羡慕爸。

    爸,我跟你说,我有个同学的姐姐去年考上了湖北大学,那只能算是个二流学校,她爸就给她买了一根金项链。”

    银梭撇撇嘴,一脸的瞧不上:“那么差的大学我是不可能考的,我要考就要考武大!最差也要考个华中科大!”

    因为唐晓芙跑到她班上揭了她的老底,她在学校里早就是一只过街老鼠了,女生鄙视她,男生对她这只破鞋敬而远之,有那么一两个下流的男生总爱对她动手动脚占她便宜,在这样的环境下,她早八万年前就破罐子破摔了,读书?不存在的!她现在成绩年级垫底,老师请家长都请了好多次了。

    银梭当然不敢请唐振中去,但也没敢拉吴彩云去,她这人做事向来谨慎,不轻易留人把柄,而是花钱请了路边一脸沧桑淳朴的卖茶水大妈冒充她妈妈去学校见老师。

    老师见她妈妈这么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又见银梭本分听话的样子,他还能怎样呢,只能教育银梭一顿了事。

    她现在说大话也并不是图一时嘴巴快活,当然是想从唐振中这个傻缺这里捞好处!

    唐振中见银梭这么有志气,心中大喜,一咬牙,许诺道:“你要是真的考上武大或者华科大,我也买一条金项链送给你!”

    “真的吗!”银梭满脸喜悦,两眼亮晶晶的盯着唐振中忽然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他一下,“你真是我的好爸爸!”

    这时候,她就避而不说要唐振中节约、不要乱花钱的话了,这并不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考上那么好的大学,拿不到那条金项链,所以才那么说。

    考不上没关系,可以请做假证的伪造一个武汉大学的假录取通知单欺骗唐振中,把金项链骗到手,这就是她心中的计划。

    至于穿帮?穿帮了就穿帮了呗,到时再想一个理由糊弄不就得了呗。

    银梭自诩她学习的本领不强,可是哄人的本领却是天下无敌,所以她并不担心。

    唐振中和银梭在家里父慈女孝共享天伦之乐,吴彩云坐在青青家里唉声叹气。

    青青拿起一个苹果自顾自的吃着,并没有给吴彩云一个,她在心里根本瞧不上吴彩云,一个乡下土老冒怎能入她的眼?只是作为一个人需要和他人交流情感,不然她才不会让吴彩云这种货色登堂入室!

    吴彩云在她眼里就是一个解闷儿的,而且这整个城中村也只有吴彩云羡慕她,像只狗一样巴结她,见了她就跪舔,让她很有优越感,所以她才愿意勉为其难得和吴彩云来往,但是,绝不会对吴彩云这只狗施舍一根肉骨头的!她身份不配!

    “你又有什么烦心事啊?”青青拖腔拖调的问道,那语气就好像贵妇在垂怜一个贫妇似的。

    吴彩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的说道:“还不是我那男人,半点用都没有!我跟他可亏大发了!”说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那意思是她长得好看,却嫁得不好。

    青青一只吊梢眉跳了又跳,这是在她面前炫耀她比自己长得漂亮咯!

    长得丑是青青的硬伤和大忌,不过靠着浓妆艳抹也能显得娇艳,但是卸了妆,可以吓得小孩哭,其实她内心一直是妒忌吴彩云长得比她好看的。

    吴彩云虽然不属于那种明艳的美,但是也算中上之姿。

    青青酸溜溜的说道:“你亏什么?你家男人生得一表人才,你根本就配不上他!再说了,他来城里当了工人还没有一脚把你这个黄脸婆踢了,你应该对她感恩戴德才是,你居然还有牢骚!你以为就凭你这土里土气的模样,你离了你家男人,能够找到更好的吗!”

    吴彩云被青青鄙夷的张嘴结舌,她本来是想在她这里寻求安慰,谁知道反而被呛了一顿,心中更加郁闷,只得站起身来,悻悻告别。

    吴彩云走出青青的屋子时,与一个长得满脸横肉、牛高马大的中年男人擦肩而过。

    吴彩云走过去了那个中年男人还回头看她,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粘乎乎的盯着吴彩云丰满高翘的屁股看。

    青青不乐意了,举起小拳拳打了几下那个男人,娇柔做作娇嗲道:“你这个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坏东西,别来我这里了,你滚!”

    那中年男人猥琐不堪的笑,把青青楼在怀里,一双大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乱摸。

    两人搂搂抱抱的进了屋子,那中年男人用脚把门关上,把青青按在墙上,调笑着:“我不来,你不寂寞吗?”说着,动手动脚进行不可描述的事来。

    整个过程青青笑得浪声浪气。

    事毕,穿衣的穿衣,提裤子的提裤子。

    两人心满意足的坐在沙发上吃苹果。

    那个中年男子装作随意的问青青:“刚才来你这里的那个骚娘们儿是谁?”

    作为一名正宗武汉人,青青相当的精明,当即就变了脸色,一脸不悦:“你打听她干什么?难道你真的准备吃碗里望锅里!”

    那中年男人不以为意,从兜里掏出一叠十元大钞,把一张十元大钞插在青青的胸口,又拿了一张十元大钞,也插在她的胸口。

    青青疑惑的看向他,一般每次两人滚一次,他只给十块钱的,今天怎么肯多给十块?

    这个长相粗鄙的中年汉子,是一个工地的包工头,名叫朱无霸,虽然很有钱,可是花钱很理智,说好的价绝不会多给一分钱的。

    难道说今天来之前,他在工地上摔了一跤,脑袋摔坏了,所以现在才会多给她十块钱?

    朱无霸斜睨着她:“你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想要拿到十块钱,你还得帮我做件事。”

    青青从胸口抽出那两张十块大钞,用手指弹了弹,笑着道:“你一定想要我把刚才那个女人介绍给你吧,这十块钱的介绍费太少了,至少得三十!”

    她精明得很,这个介绍费也许她只能赚得到一次,那就狠狠挖一锄头多捞些!

    朱无霸盯着她看了许久,用手指着青青的鼻子咬牙切齿地说:“算你狠!”

    但最终还是又掏了二十块钱按在青青的手心里:“见钱眼开的**,快点把人给我联系上!”

    “我办事,你放心。”青青接过那两张大团结塞进口袋里,心想今天真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赚到了四十块钱,得买只烧鸡犒劳犒劳自己。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