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的老师谦逊道:“这个功劳我可不敢揽,唐晓芙同学进我们学校第一天就很出色,和我无关哦。”然后做了个请的姿势,唐晓芙就牵着方文静在她的座位上坐下,就退出教室,和简明站在一块儿说话。

    简明一脸兴高采烈的对唐晓芙说:“等待会儿开完家长会,我请你去吃好吃的!”

    他这次期中考得相当不错,他父母给了他不少金钱的奖励。

    “不去!”唐晓芙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我要回去帮我妈磨豆浆、打豆腐!”

    简明满脸都是失望。

    那些围着方老师的学生家长初一见方文静,见她穿戴打扮的不错,以为她和她们一样是城里人,而且家庭条件肯定不错,眼里还对她充满了艳羡。

    等到方文静一开口,她们就知道她是乡下人了,有些学生家长眼里就流露出鄙夷之色,甚至觉得班主任和她说那么多话,简直太纡尊降贵了。

    简明的妈妈也来开家长会了,见状,走到简明的座位上坐下。

    方文静吃惊不小,人也有些紧张,她听唐晓芙说过,她和简明同桌,既然这个女人坐在简明的座位上,那她肯定就是简明的妈妈了。

    她正想着该怎么开口,就听简明妈妈沈秀枝友善地冲她微笑:“晓芙妈妈你好,我是简明的妈妈沈秀枝。”

    “你好,你好。”方文静真的不善言辞。

    沈秀枝真诚地说:“我儿子这次能够考出好成绩,多亏了你女儿。”

    随着自己吊儿郎当的儿子在唐晓芙的感染和带动下,变得越来越懂事、越来越发奋,她之前对唐晓芙的成见早就烟消云散。

    唐晓芙自立自强,在乡下盖了一幢不错的房屋,在城里也买了一套旧房子,并且方文静靠着摆摊卖小吃赚钱供养两个女儿,这些事迹她都从简明嘴里都悉知,知道她母女三个不同于那些人穷志短的乡下人,再加上简明的成绩突飞猛进唐晓芙功不可没,所以沈秀枝对唐晓芙母女三个印象完改观,因此才会对方文静充满友善和尊重。

    方文静慌乱的摆手:“哪里!那都是简明那孩子聪颖,再加上自己努力的结果,和晓芙无关的。”

    两个母亲亲切地交谈起来,方文静见沈秀枝对她充满善意,从最初的紧张渐渐的放松了。

    那些学生家长见简明的妈妈穿戴气度都不凡,早在方文静母女两个来之前,就已经打听到她男人在某银行某当干部,而她也是一个工商干部,因此在这一群没有工作或者是普通工人或者是小工厂干部的学生妈妈眼里沈秀枝就是高大上的存在。

    再加上她儿长得帅气、成绩又好,引得不少女学生的妈妈都动了心思,想和沈秀枝攀上交情,等高考结束了,把自己的女儿塞给简明。

    八零年代的学生家长和二零零年代的学生家长想法不同,既怕孩子早恋耽误学习,又不停地给上高中的女儿暗地里物色出色的婚配人选。

    因为当年高考实在太难,考不上就要面临工作和结婚的压力,尤其是读高中的女孩子,本就因为学习耽误了三年青春,既然考不上,那就要抓紧时间谈恋爱嫁人,嫁给自己条件好的男同学是最好的出路。

    那些女同学的妈妈见简明的妈妈抛下她们特意和唐晓芙的妈妈说话,心里对方文静更是各种妒忌恨。

    等到正式开家长会,那些女同学的妈妈终于把年级第一和唐晓芙对上号,知道方文静是年级第一名的妈妈之后,个个都悻悻然,没想到乡下来的丫头这么厉害,居然考出年级第一的好成绩!她们不敢再轻视方文静了。

    沈秀枝特意接近方文静也是有目的的,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在唐晓芙的帮助下成绩大幅度提高而对方文静充满感谢,所以在别的学生家长故意轻视方文静时,她两肋插刀顾意亲近方文静打那些学生家长的脸。

    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目的是她想深入的了解方文静,因为简明闹着要转到实验中学时,和沈秀枝是有交换条件的,他在实验中学一定会好好学习,一定会考上重点大学,而且一定要和唐晓芙比翼双飞。

    沈秀枝当然要多了解未来的亲家母了,这一了解,发现方文静是个非常不错的女人,朴实、不贪心,沈秀芝对她的印象很好,也就不嫌弃她母女三个是农村出身了,暗暗在心里打定主意,如果两个孩子都考上了大学,她就同意他们两个交往。

    方文静开完了唐晓芙的家长会,就赶紧赶到唐晓兰的班上。

    唐晓兰事先和她的班主任说明过情况,她妈妈要先去开姐姐的家长会,等开完了姐姐的家长会再才能够过来开她的家长会。

    方文静赶到唐晓兰的教室时,家长会已经结束了,不过还有许多家长围着班主任问长问短。

    唐晓兰就把方文静带到班主任跟前,班主任大概和方文静谈了谈唐晓兰的学习,就说,只要唐晓兰在学习上不放松,三年之后考上一个名牌大学轻而易举。

    方文静在那些家长们艳羡的目光中心花怒放的离开。

    回到家里,唐晓芙旁敲侧击的打听,简明的妈妈都和方文静聊了些什么。

    方文静竹筒倒豆子,都告诉了唐晓芙,她们所聊的内容仅限于互相吹捧对方的孩子。

    唐晓芙有些蒙圈了,怎么简明妈妈之前对她的态度和现在对待方文静的态度怎么大相径庭?难道是自己长相不讨喜的原因?

    第二天上学,唐晓芙发现简明一整天对着她笑得毛骨悚然,她用书本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笑得这么阴森,是不是有阴谋?”

    “哪有!”简明一本正经的回答,可就是管不住满脸春意盎然的笑意。

    昨天开完家长会回去,沈秀枝对他说,只要他和唐晓芙双双考进大学,她就真心实意地接纳唐晓芙,而之前一直是简明用条件和她交换,逼迫她接纳唐晓芙。

    当然,这些话不可告人,所以简明是不会告诉唐晓芙的。

    初冬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半个月,方文静就在前屋里卖早点和小吃,就是前屋里太小了,坐不了多少食客,生意不太好,但总好过歇业,只要开门做生意,多少都有一点赚的。

    好容易等到放晴,方文静依旧把摊子摆在门口。

    她家的房子虽然临街,可是并没有把门开成正规门面那么大,还是那种住家的小木门,如果在屋里面做买卖,很多路过的行人并不会留意到屋里在卖东西,所以方文静还是喜欢在门口摆摊。

    这天方文静卖完早点收摊之后,提着个菜篮去菜场买菜。

    现在她们家也是和城里人一样买菜吃。

    到了菜场,方文静边走边看,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她就不想委屈几个孩子,总是买些孩子们爱吃的菜回来。

    方文静母女三个都是乡下人,没票就不能在国营菜场里买鱼肉豆腐,所以她只能在菜场门口农民自发形成的黑市菜场买这些。

    她看见菜场门口一个大爷卖的鲫鱼不错,活蹦乱跳的很新鲜,于是买了五条,中午吃饭的时候一个人一条,又买了一把芹菜,晓芙很喜欢吃芹菜。

    方文静神贯注的买菜,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国营菜场内有个人正在弯腰飞快地捡着地上的烂白菜叶,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唐振中。

    现在吴彩云和唐建武赚的钱每人只交给他十块,只够他们自个儿的伙食费,他有那么多外债要还,当然不肯,要他们多交一点,唐建武根本就不买他的帐,唐振中也不敢把这个五大三粗的儿子逼急了,唐建武蛮得很,把他逼急了他可是会儿子打老子的。

    那就只能逼吴彩云了,可是只要一提钱,吴彩云就哭得梨花,说什么,她在城里认识的和她年纪相仿的女人,哪个不是老公养,她却为了一口饭还要自己出门工作。

    又说,嫁给唐振中,没享一天福,没吃过一顿好饭菜……总而言之,各种委屈。

    唐振中被她哭得目眩头晕,哪还敢再向她要钱,只差给她跪下,求她别哭了,让他耳朵清静会儿。

    唐振中自己收入有限,可又有那么多外债要还,那就只能从家人的伙食费里省。

    所以每次轮休时他就跑到离家离单位很远的国营菜场去捡那些被人丢弃的烂菜叶回去,把烂的部分撕掉,留下好的做菜,一个月下来能省不少菜钱,只是每次去捡烂菜叶时,他都提心吊胆,很怕碰到熟人。

    可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唐振中边捡烂菜叶子边紧张的留意着四周,忽然整个身子僵住,紧接着身子一闪,躲进角落里,心怦怦的跳个不停,半天才稍微镇定下来。

    唐振中从角落里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贪婪又忐忑地看着那个烫着一头时髦的短卷发,穿着一身裁剪合体的毛料衣服的女人,觉得难以置信,那女人真是方文静?

    真没想到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她居然逆生长,越长越好看,瞧那白皙的皮肤如少女一般娇嫩,瞧那苗条的身姿是多么婀娜!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么漂亮,自己曾经错过了什么!

    唐振中正在胡思乱想,见方文静无意中向他这里看来,马上吓得逃之夭夭,他不能让方文静看到他这么落魄,笑话他!

    一直跑出很远,唐振中才停下脚步,还觉得心有余悸。

    这时一个毛头小伙子骑着自行车飙车,一下子就撞上了站在大街上喘着粗气的唐振中。

    唐振忠被撞得倒在了地上,手里的菜篮子也飞了出去。

    那个毛头小伙子见自己闯了祸,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蹬上自行车就逃跑了。

    唐振忠这一下撞得不轻,半天爬不起来。

    “哎!你这小伙子怎么这样啊,撞了人就跑!”一个好听的女中音气愤地喊道,见那个闯祸的小伙子跑得连根人毛都不剩了,就去捡唐振中那散落一地的烂菜叶。

    唐振中看着那个好心的女人,他只想逃,只可惜怎么也站不起来。

    那个女人动作麻利,三下两下就把一地的烂菜叶都拣到篮子里转身给唐振中送去,还没走到跟前,那个女人就停下脚步,惊诧的瞪大眼睛叫了一声:“唐振中?”

    唐振中无地自容的把头埋在马路上,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才好,自己千方百计躲着方文静,结果还是让她看到自己的狼狈模样!

    方文静把他的菜篮往地上一贯,转身就走,早知道受伤的是他,她才不会好心地帮他捡那些烂菜叶子!太恶心了!

    不过话说,他不是已经挣脱世俗的枷锁和吴彩云比翼双飞了吗,现在不应该过的是神仙眷侣的日子吗,怎么还会跑出来捡烂白菜叶,而且看他那穿戴,怎么像个讨饭的?

    方文静甩了甩头,管他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享福也好,受罪也好,都是他的事,和自己无关!

    唐振中被一个好心的路人扶起,在马路边的花坛上坐了好久,这才勉强能够走路,提着自己的那一菜蓝子烂菜叶一瘸一拐的回到家里。

    现在在家里,他也得不到半点温暖,吴彩云和唐建武对他明讥暗讽,嘲笑他没有用,让他们跟着他过苦日子。

    吴彩云早就不在家里干任何家务活了,还总指责唐振中没有把他母子三个伺候好。

    母子两个联合起来作贱唐振中一个,唐振中根本就反击不了,他也想过离婚,可是还要离得掉才行!

    吴彩云母子三个是死也不同意离婚的!

    吴彩云和唐建武之所以能有个临时工干,还不是因为是唐振中家属的身份!

    要是唐振中和吴彩云离婚了,那两个附属街办小工厂分分钟把吴彩云和唐建武开除。

    在附属小工厂当临时工这项福利只给在职职工的家属,吴彩云和唐建武不是家属了,就没资格享受这样福利了,那他们就得滚回乡下去!那是不可能的!在城里当个临时工都要比种地强!

    而银梭不肯唐振中和吴彩云离婚,是不想变成单身家庭的孩子被同学们看不起!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