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余自珍一家三口吃完早饭,把宝贝儿子如意留在家里,她老两口出门下地劳动,虽说已经十月过半,但是一样有些农活儿要干,可一出门就被村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说他们没人性,有人甚至开玩笑地问他们方文静该不是他们亲生的吧,哪有做爹妈的那样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就是重男轻女也不可能对自己的女儿那么狠心!

    方守信夫妇两个的脸色都大变,余自珍暴怒,冲着那个说话之人怒吼:“屎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十月怀胎生下文静,这村里谁人不知!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那个村民不屑嗤了一声:“你还记得自己是十月怀胎生下文静的,那你就对你大女儿好一些呗!人家收养的孩子都没像你大女儿这么惨!”说罢扬长而去。

    方守信夫妇两个气得脸都黑了,顶着村民们如芒在背的目光,下到自家田地里干活儿。

    偏偏村里有促狭鬼见到他夫妻两个故意吓唬他们,“守信啊,自珍啊,昨天有两个面相非常凶的城里人来咱们村找人,是不是找你们一家三口啊?”

    方守信夫妇两个一听这话都快吓尿了,也不干活了,转身就跑到家里,把院门关的死死的,惊魂未定的坐在家里,担心在城里的方文静母女几个扛不住,向那个被如意撞伤的女青年的男朋友说出他们家的地址,人家找上门来。

    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一过就是半个月,可一直安然无事,方守信一家三口这才渐渐的松了一口气,心里想,方文静还是有点良心的,没有把他们给供出来。

    十一月份一过,天气就渐渐冷了起来,人们就不愿意晚上的时候坐在露天地里吃小吃,那个时候又没有方便碗可以买上一碗小吃端着就走,因此方明的麻辣烫的生意一落千丈。

    而且天冷了,鱼虾都不好捕捉,并且蔬菜的种类少了,长得也慢,虽然方辉的烧烤可以买了拿在手里边走边吃,但是烧烤的原料供应不上来,每天卖不了多少,因此生意也不好,就彩蝶姐妹两个的茶叶蛋生意是天越冷生意越好,于是方明和方辉就决定收摊找点别的活儿干,来年夏天再来摆夜市小吃赚钱。

    虽然他们只干了两个月,可每个人都赚了五六百,这已经是笔巨款了。

    唐晓芙听方明和方辉说他们要跟着方胜和方亮去工地上做小工赚钱,表示坚决的反对:“工地上做活很累,而且当小工也赚不到多少钱,还不如回家哩?”

    方明兄弟两个都笑了起来:“咱们农村人谁怕辛苦!小工的钱也不少,一个月有三十块!咱们两个回到农村别说一个月三十块,一个月十块都赚不到!这不浪费咱一身好力气吗?”

    唐晓芙想了想,指给他们一条发财路:“我觉得吧,你们可以尝试大棚蔬菜,你们要是种大棚蔬菜卖,我敢打包票,年前肯定能够赚个盆满钵满!”

    方明和方辉兄弟两个都一脸迷茫:“大棚蔬菜是什么?”

    方文静这才记起,现在是八十年代,湖北这时恐怕还没有大棚蔬菜,所以方明兄弟两个才会前所未闻。

    不过正好啊,没有才能发大财!

    于是唐晓芙耐心的给他们讲解什么叫大棚蔬菜:“大棚蔬菜大棚就是用竹结构搭建半圆形的骨架,上面覆上一层两层塑料膜,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温室空间。外膜很好地阻止内部蔬菜生长所产生的二氧化碳的流失,使棚内具有良好的保温效果,通过这种方法,可以种出各种反季节蔬菜,等年前你们挑到城里卖,绝对能够卖个好价钱!”

    方明和方辉兄弟两个脑补了一下反季节蔬菜的前景,都有些兴奋。

    方明就说:“竹子我们那里有,就是恐怕不让随便砍,我得和村领导说,让队里卖些给我们,塑料膜也是买得到的,成本应该不会太高吧。”

    唐晓芙前世又不是种菜的菜农哪里知道这些!于是说道:“你们先算算,种十亩地的蔬菜要买多少竹子和塑料膜,这些得多少钱,再做决定。”

    为了让方明兄弟两个对大棚蔬菜有个直接的认识,唐晓芙特意在纸上画出大棚蔬菜的大棚是什么样子。

    方明和方辉一看,原来大棚蔬菜的大棚这么简单,他们自己就做得了,不用请人就可以节约好大一笔钱!

    于是两人琢磨了两天,估计每家种十亩蔬菜的话,搭建大棚的成本也就三十块,不过得施肥要钱,兄弟两个一合计,一家干脆只种五亩,这样成本更低,不怕亏损。

    唐晓芙心里有些替他们可惜,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他们不能够牢牢的把握,只种五亩地!太少了!可这事她又不能力劝,毕竟她也没种过大棚蔬菜,给不了他们指导,万一他们付出了辛勤的汗水,却没有收获,那时自己的责任就太大了,便笑着说:“也行,五亩地的蔬菜能卖不少钱呢!”

    然后建议他们多种些辣椒、番茄、黄瓜、茄子、嫩豌豆之类的菜。

    兄弟两个都点头,把租的三间房退了两间,只留一间给彩云姐妹两个住就足够了,然后回乡下准备种大棚蔬菜。

    天冷了,方文静也卖不成卤菜和香辣龙虾,天冷了捕不到龙虾,而且母鸡一到天冷就不肯下蛋,鸡蛋也不好收,王翠玉就没有耽误那个功夫走村串乡去收购鸡蛋了,彩蝶姐妹两个现在卖的茶叶蛋都是在那些卖生鸡蛋的乡下姑娘那里进的,王翠玉不可能为了猪耳朵等猪杂碎每天往返城乡给方文静送这么一点货,每天往返车费就不便宜!

    而且她家如果要种植大棚蔬菜的话,家人都会忙起来,哪有空给方文静单独送货,现在政策好了,谁家不是铆着劲儿赚钱!

    方文静表示很发愁,唐晓就建议方文静每天磨些干豆腐,每天中午吃完午饭就在家门口卖烧烤豆腐和土豆,反正今年家里的土豆大丰收,多得是土豆,每天能卖多少是多少,一天赚个十几块钱应该没问题。

    于是方文静就抽了一个星期天卖完早点就回了一趟乡下,走到离自家房屋还有几十步的地方,小黄就从院门底下的洞里钻了出来,一路欢快地向方文静冲来,围着她兴高采烈地乱蹦乱跳,几次想把前爪搭在她的肩上,舔她,表达自己对主人的思念和此时的开心,但都被方文静制止了。

    方文静看了看自家的房屋,王葵很尽心,把她家的房子照料得很好,果树都浇了水,方文静因此特意跑到王葵家表示感谢。

    小黄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她。

    王葵就跟方文静说起,她大儿子今年过年要结婚,家里房子有些窄,想借她家空着的东厢房住,等她们家有钱盖房子了就搬出来。

    “我会叮嘱我大儿子不会损坏你的房屋的。”王葵认真的说道。

    方文静就笑着说:“那几间东厢房空着也是空着,你大儿子住进去是帮我的忙,房子有人住才有生气,没人住垮的快,我还要谢谢你呢。”说罢,把东厢房的钥匙交给她。

    王葵见她这爽快,说话又这么中听,很是高兴:“你这么帮我,那以后你也别给我看房子的钱了。”

    方文静知道王葵不想欠自己的人情,于是笑着点头答应了,然后回到家里做了一顿蛋炒饭,她和小黄一人一碗,急匆匆的吃了,装了一大麻袋的土豆和一大麻袋的黄豆准备挑往城里卖烧烤。

    小黄不舍得她走,一直把她送出村口,还想送,被方文静赶了回去。

    一百多斤货方文静挑起来相当吃力,刚挑到镇上就遇见冷晨旭。

    冷晨旭问她挑着这么重的担子去哪里,方文静笑着告诉他是想挑到城里卖。

    冷晨旭就说:“正好我马上也要回城里,我帮你带到城里去。”

    方文静虽然挑着很吃力,可是不想麻烦冷晨旭,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冷晨旭不由分说,扭头就走,方文静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七上八下,不会吧,自己把他得罪了?

    唉,真得罪了也没有办法,反正自己问心无愧,于是继续吃力的挑着担子往长途汽车站走去。

    刚走到长途汽车站,只听身后传来一声汽车刹车的声音,方文静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是谁把车子开到车站来了?

    她还没来得及回头,肩上的担子已经被人卸了下来,方文静定睛一看,竟然是冷晨旭,他身后停着他那辆绿油油的吉普车。

    冷晨旭把担子放在地上,先把一袋黄豆往后车座搬,接着又把土豆往后车座搬,方文静还没反应过来,两麻袋的货物就都搬上车了。

    冷晨旭看看后车座,还能再放两麻袋,就对目瞪口呆的方文静说道:“阿姨,今天咱们难得碰到,不如就多带些货去城里,省得你以后挑着费劲。”

    人家都做到这份上了,方文静也就不好再拒绝了,于是答应了,坐上副驾驶座,和冷晨旭一起回了趟家,小黄见女主人去而复返,高兴得又叫又跳。

    冷晨旭和方文静一道,又装了两麻袋的黄豆和两麻袋的土豆,后车座塞了两麻袋,后备箱也塞了两麻袋,然后两人上车开往省城。

    小黄追着车子跑了许久,一直跑到精疲力尽,追不上了,才像哭泣一样呜咽着转身回家看房子。

    路上方文静问了问他有没有参加抗洪抢险,冷晨旭就说参加了,方文静就说抗洪真危险真累,冷晨旭轻描淡写,他们是军人,苦和累也得上,这是军人的使命。

    方文静想着他家几代军人为国效力,对他们冷家充满敬意。

    两人到了城里时才下午三点多,今天星期天,天气不错,出来逛商场的人不少,唐晓芙不想错过这个赚钱的机会,就在门口做武大郎烧饼卖,生意还不错。

    她见一辆吉普车停在自家门口附近,就知道是冷晨旭,心中又惊又喜又有些难过,抗洪结束之后,这么长时间他才来看自己,可见自己在他心中是一点分量都没有的,方文静说的没错,这么一把年纪的男人的心思不是自己能猜得透的,算了,别多想了,再说人家有女朋友,凭什么要把你放在心上!

    等到看见冷晨旭和方文静从车上下来,唐晓芙的心就更冷了,原来人家不是特意来看自己的,估计是在路上碰见方文静了,顺路送方文静回家。

    不过她还是忙里偷闲的跟冷晨旭打了声招呼,谢谢他送自己的妈妈回来,说实话,每次方文静回乡下,挑那么重的担子回来,她和晓兰都很心疼,可是除了心疼她们也帮不上什么忙,重点中学制度很严,除非病重,任何情况都不能请假,她们根本就抽不出时间帮方文静回乡下拿货,再说了,就算有时间,小姑娘的臂力有限,又能拿多少!

    现在冷晨旭顺路送方文静回来,唐晓芙心中是真的很感谢他,虽然冷晨旭有时候会主观去判断一件事或一个人,但是不可否认,他真的乐心助人,至少对她母女几个是这样的。

    冷晨旭抬起幽黑深邃的眼眸看着唐晓芙,和她寒暄了两句扛起一麻袋的货物轻松自如的往屋里走去,还不让方文静动手,说这点货他一个人几分钟就扛完了。

    那些围在唐晓芙摊子旁等着买武大郎烧饼的女绿们失神的盯着冷晨旭猛看,哇哦,世上竟然有这么帅的男人!

    那些红男们就都有些自惭形秽,在内心深处发出一声悲沧的感慨:既生亮何生瑜!

    唐晓芙也从顾客的缝隙中偷窥冷晨旭的美色,有放心大胆偷看的机会当然走过路过不容错过,这种机会不是总有,冷晨旭当时和她们家走动就是因为他们家穷,他要扶贫,她才能够经常看到他。

    她们家眼见要脱贫致富了,以后说不定就没什么机会再看见这个风华绝代的美人了,现在当然要牢牢抓住任何一次近距离欣赏国色天香的美色的机会了。

    话说,这家伙怎么这么逆天,经过抗洪抢险,可是皮肤虽然晒成深麦色,可依旧细腻光滑,虽然眉眼有点风霜,却更加增添男人的魅力,而且气质越发仙气飘飘,这哪是去抗洪了,这明明就是飞升成仙了嘛!

    太气人了!要是自己这么累一个月,保准又黑又瘦,颜值为负。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