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酸溜溜的说:“我要是不在这里,我怎么能够看到你在帮我的仇人这一幕丑剧,我警告你,以后别和我称兄道弟!”说完一甩马尾,傲娇的走了。

    冯珍珍故意上前问简明:“我是不是妨碍了你们两个人的友谊?”

    简明苦笑了一下:“没事,女孩子嘛,都有点小心眼,晓芙过几天就会消气了。”

    冯珍珍眼珠一转,心里有了打算。

    隔了两天,中午午休时,许多同学都争分夺秒的学习,冯珍珍走进教室,含笑走到简明的座位跟前,拿出一支崭新的钢笔送给他。

    简明正和唐晓芙头碰头在小声说话,见状,抬起头来,莫名其妙的看着冯珍珍:“你这是干嘛?”

    冯珍珍莞尔一笑,故意挑衅地看了一眼唐晓芙:“我呀,只是想感谢你那天帮了我。”

    心里在想,你唐晓芙不是为简明帮我而耿耿于怀吗,那我再给你添些堵,虽好气得你和简明绝交!

    简明瞟了一眼气得脸色铁青的唐晓芙,冷冷道:“不用了,换作别的同学遇到那种情况,我也会拔刀相助的。”

    冯珍珍把那只钢笔往他桌子上一放,强势中带着娇憨:“我不管!我就是要谢你!”

    简明无可奈何地收下那只钢笔。

    汪静隔着两张课桌看到这一幕,心中不是滋味。

    下午等一个课间冯珍珍去上厕所了,汪静正要站起来向简明走去,就见简明跟着唐晓芙走出了教室。

    汪静偷偷的尾随在她俩身后。

    简明跟着唐晓芙来到走廊尽头的僻静处,唐晓芙严肃的问简明:“你怎么一回事,不是和汪静在处朋友吗,怎么又和冯珍珍眉来眼去的?虽然我也很不喜欢汪静,但是我更讨厌你脚踏几只船,你如果是这种渣男,就别和我做哥们!”

    简明委屈的就差指天发誓了:“女王大人,我真的没有和冯珍珍眉来眼去!我现在肠子都悔青了,那天不该多管闲事救了冯珍珍,让她被别人讹诈!现在好了,自己被她缠上,甩都甩不掉!”

    唐晓芙“哦”了一声:“原来是她缠着你呀。”随即疑惑道:“她不是和汪静是好朋友吗,她应该知道汪静和你的关系吧,她这样横刀夺爱好吗?”

    简明两手一摊:“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只能不理她!”

    唐晓芙叹气:“谁跟冯珍珍这种人交朋友谁倒霉,连朋友的墙角都挖!”

    随即又无所谓的说:“就让她们互相狗咬狗去吧,反正不论汪静还是冯珍珍不是好东西!”说完就从角落里走出,向教室走去,简明跟在她身后。

    汪静从藏身之地走了出来,盯着唐晓芙的背影看。

    “你在看什么?”一个声音在她耳边问道。

    汪静吓得差点跳起,扭头一看,冯珍珍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背后。

    “呃……没看什么。”汪静遮掩道,然后装做很随意地问冯珍珍,“你现在跟简明走的挺近的。”

    冯珍珍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我那么做只是故意气唐晓芙的,不是想破坏你和简明,你不要放在心上。”

    两人并肩往教室走去,汪静说道:“你不解释我真的以为你也看上了简明,要挖我墙角呢,有我气唐晓芙还不够吗,非得你亲自上,是怕我没用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不是!”冯珍珍被汪静问的有些慌乱。

    汪静却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继续说道:“其实吧,我们这样做是毫无意义的,唐晓芙虽然是女生,可是和简明纯属友谊,我和简明要好,她根本就没放在心里过,再说了,她其实并没有招惹咱们,无冤无仇的咱们犯得着对付她吗?班上有些男生喜欢她,可那又不是她的错,我们何必因为妒忌而跟她过不去!”

    冯珍珍停下脚步,凌厉的盯着汪静:“人家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这么帮她说话,连我们多年的友谊都不顾了。”

    “我......”汪静心一横,“反正我不想再帮着你对付唐晓芙了。”说完,快步向教室走去。

    “你这么快就忘了她是怎样逼着你赔裙子的吗?”冯珍珍追上她说。

    汪静冷冷的说道:“要不是你要我对付她,故意把墨水碰翻,又故意冤枉她,我根本就用不着赔她裙子!”

    说起这件事,汪静对冯珍珍一肚子的怨气,当初唆使她那么做的是冯珍珍,可真出了事她却袖手旁观,自己却吃了哑巴亏,她赔了那条裙子,冯珍珍应该私下补偿她的,可是没有,她又念在是好朋友的份上不好开这个口,当了冤大头。

    早知道简明会接受她的爱意,她当初就不应该听冯珍珍的和她一起对付唐晓芙。

    冯珍珍一愣神,汪静已经走进了教室,她咬了咬唇,心想,你不帮我我自己也对付得了唐晓芙!等把简明钓上钩,再拆散他和唐晓芙的友谊,狠狠报复唐晓芙!

    打定主意之后,冯珍珍总是背着汪静暗暗创造机会和简明接触,她以为她做的隐蔽,可是汪静已经留意她了,因此对她的这些举动都了如指掌,渐渐的和冯珍珍疏远了。

    冯珍珍见简明怎么也不上钩心急如焚,这样没气到唐晓芙反而弄得自己心神不宁。

    她的心神不宁当然是因为简明,她爱他,很深的那种,他无意的一瞥都令她心悸不已。

    不过话说,班上哪个女生不喜欢他,长得帅气,成绩也还不错,听说家境也不错,特别是他上次英雄救美,哪个女生不会对那种帅气多金的英雄暗生情愫!

    再说了,她现在和汪静已经友尽,就算去追简明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于是在一个晚自习上,她塞了一张字条给简明,跟他约在晚自习后在教学楼后面见上一面。

    她知道简明这个人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不拘小节,其实心挺细,即使不答应自己也绝不会把那张字条给别人看的,所以她才这么放心大胆的写那张字条给他。

    冯珍珍度日如年的好不容易等到下晚自习,出教室的时候,她还特意从简明的座位边经过,用眼神给了他一个提醒,这才走了,先去约好的地点等他。

    简明微微一笑,收拾了书包也离开了教室。

    冯珍珍的小动作汪静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她咬咬唇,追上简明,带着乞求道:“简明,你送我到寢室楼,好吗?”

    简明一双星眼在走廊昏暗的光线里熠熠生辉:“不行,我今天有点事,得先走。”

    他拒绝的很干脆,汪静很难过。

    她偷偷地跟在简明身后看他究竟有什么事,下了楼,她发现简明和冯珍珍一前一后往教学楼走去,心不由狠狠往下一沉。

    她茫然四顾,希望能找到人帮她,就见唐晓芙背着书包和几个走读的女生有说有笑的往学校门口走去。

    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磨合,再加上唐晓芙有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现在她在班上的人气慢慢地起来了,有些女生愿意和她交朋友。

    唐晓芙就是这样性格的人,有人愿意和她交朋友,她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没人愿意跟结交,她也能独来独往。

    汪静犹豫了一下,跑上前拦住唐晓芙,要她跟着她去一个地方。

    唐晓芙充满戒备又厌恶的说:“对不起,我要回家!”那神态就差说好狗不挡道,快滚!

    汪静只得讪讪让开路,扭头又看见阮青云往男生宿舍楼走去,灵机一动,上前拦住阮青云,神秘兮兮的要他跟她来。

    阮青云知道她和冯珍珍是好朋友,而他又和冯珍珍是青梅竹马,两个人的父母是同事关系,他们又一个院子长大的,关系特别好。

    因为两家父母总是开玩笑,以后结成亲家,女孩子在这方面都早熟,所以冯珍珍很早就对阮青云有了男女方面的心思,可是阮青云实在是对冯珍珍没感觉,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份情谊而已。

    前些日子,他想追唐晓芙,被冯珍珍告到他妈妈那里,当然不是说她喜欢他,不让他和别的女生交往,而是以他早恋会影响学习为由,表示很担心他,害他被他妈妈好一顿说教,再加上后来简明来了,暗地里警告他不许打唐晓芙的主意,唐晓芙又对他很冰冷,他就死了想追她的心,一心一意对待冯珍珍。

    冯珍珍这段时间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少,也没告诉过他她和汪静的友谊早就结束了,所以见是冯珍珍的闺蜜来找他,自然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只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事,这么神秘兮兮的。

    汪静就说:“你跟着我去就知道真相了。”两眼紧紧盯着前方的简明,简明已经跟着冯珍珍转到教学楼背后。

    汪静对阮青云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两人轻手轻脚地靠近,在拐角处停了下来,然后偷听。

    教学楼背后,简明问冯珍珍:“你把我约到这里来干嘛?”

    冯珍珍鼓起勇气说道:“简明,我喜欢你!”

    简明愣住,过了一会儿,说道:“我不喜欢你,而且我现在正和汪静好,你就不怕这么做会伤害汪静吗?并且我也不相信你的动机,总觉得你这么做是在对付唐晓芙,我告诉你,你这么做是没用的,我和唐晓芙就是哥们。”

    冯珍珍急急地辩解:“我真的喜欢你,不是想气唐晓芙,至于我和汪静,早就不是好朋友了,不存在伤害她,而且我比她优秀,你可不可以考虑我?”

    “不可以,这事就到此为止,别再闹了,我也不会对外去说。”

    简明转身就走,冯珍珍还想再挣扎一下,在后面追:“简明,你听我说!”刚追过转角,就看见汪静和阮青云,她脑袋一炸,瞠目结舌:“你.....你们怎么在这里?”

    阮青云愤恨的看着她:“你不许我跟别的女生交往,你却背的我脚踏两只船!”说完,愤然转身离去。

    “阮青云,你听我说!”冯珍珍想要去追他,被汪静拦住,眼睛冒火:“你是一开始就在利用我对简明的喜欢,把我当枪使,对付唐晓芙也就算了,现在过河拆桥,居然想挖我的墙角,你太卑鄙了!”

    “不....不是的......”冯珍珍无力的辩解道。

    她话音还没有落,汪静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贱人,别想再把我当傻子!”说完也扭头走了。

    冯珍珍被打蒙了,怎么会这样,汪静怎么会跟踪她?一定是唐晓芙搞的鬼!

    唐晓芙会知道她约了简明,肯定是简明告诉他来的,自己还是错误的估计了简明。

    她气愤地把手握成拳头。

    第二天早上早自习一结束,冯珍珍就板着脸叫简明跟她出去一趟,她有话跟他说。

    简明不耐烦的说:“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冯珍珍僵住,她所说的话根本就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说,只能强硬地一再坚持要简明出去说,她想和他做个了断。

    简明思索了一下,就跟着她出去了。

    两人来到走廊拐角处,冯珍珍冷声质问简明:“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光明落落之人,没想到你这么阴险,竟然把我约你的事告诉了唐晓芙,让她设局陷害我!”

    简明冷冷讥讽:“你没看错,我就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根本就没有把你想约我的事告诉唐晓芙,你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卑鄙就以为人家都跟你一样!”

    “你少帮唐晓芙说话!”冯珍珍咆哮。

    “他没有帮唐晓芙说话,是我跟踪你,我早就看出你打简明的主意,真没想到,你就是这样和我做朋友的!利用我,还挖我的墙角!”汪静跟踪过来,这时站出来替唐晓芙说话。

    她这么做并不是想讨好唐晓芙,而是想讨好简明。

    她以前和其她女生一样,以为唐晓芙是简明的女朋友,对唐晓芙妒忌藏不住,所以冯珍珍一怂恿她对付唐晓芙,她就连忙冲锋陷陈,就是想把唐晓芙整翻,她好取代唐晓芙。

    她现在已经是简明的女友了,而且也知道唐晓芙是简明的铁哥儿们了,对她半点威胁都没有。

    简明是很维护唐晓芙的,她和他一块儿维护唐晓芙,简明肯定会对她更有好感。

    冯珍珍傻了眼,真相竟然是这样的!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