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巧不巧,刚跑到马路对面时,一辆带着一个个姑娘的二八自行车驶了过来,如意躲避不及,和那辆带人的自行车撞在一起了。

    如意摔在地上,胳膊膝盖都摔破了皮,自行车后面的那个姑娘也摔下来了,如意也没看清那个姑娘怎么摔下去的,摔哪里了,他只顾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就被骑自行车的那个男孩子掐住脖子从地上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那个男孩子的面相十分凶恶,如意这朵温室的花朵都快吓尿了,惊恐的问:“大.....大哥....你这是干啥?”

    那个男孩把眼一瞪,模样非常狰狞:“你害我女朋友的脑袋撞地上了,她现在喊脑袋疼,你得赔钱!”

    如意扭头去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那个女孩子,她一脸痛苦状捂着脑袋喊疼,于是瑟瑟发抖的从口袋里掏出买饺子剩下的两块多毛钱战战兢兢地递给那个男孩子:“大.....大哥,我身上就只有这些钱。”

    他这话都是真话,余自珍临走前偷偷的叮嘱过他,要是要用钱,只管找方文静,别替她省钱,所以并没有给如意留一分钱。

    那个男孩子低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钱,像受到极大的侮辱似的,把手一挥,打掉如意手里的钱,愤怒道:“你把老子当讨饭的!信不信老子揍死你!”

    如意吓得抱住脑袋:“大.......大哥别打我!我身上真没钱!”

    他们站在路中央扯皮,有司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

    那个男孩子怕把交警招来,就拽着如意来到路边,一个“路人”过来帮忙把自行车扶起推到路边,还有一个“路人”扶起地上的女孩也走到路边。

    那个男孩子冷笑:“没钱?没事啊,你向家里人要呗。”

    如意一听这话,眼睛立刻亮了:“好好好,我这就回去向我家人要!”

    他这是打算回去向方文静要,他就不信,方文静敢见死不救!她要敢这么做,就要妈来打死她!

    那个男孩一掌重重的打在如意的头上:“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我放你回家你还会回来吗?你说,你家在哪里?我跟你一起去!”

    如意小鸡啄米:“好好好!”就带着他来到不远处的方文静的家门口。

    方文静正忙得不可开交,见如意跟着一个男孩子来了,埋怨道:“你这是跟谁在一起呀,快来帮我的忙!”

    如意哭丧着脸说:“大姐,我把人给撞了,人家叫我赔钱。”

    方文静一脸吃惊:“你把人撞了?人撞什么样了?”

    就在这时,扶着那个女孩来到路边的那个路人慌慌张张地跑到那个男孩子跟前,叫了起来:“不好啦,这位姑娘晕过去了,你快去看看吧。”

    围着方文静的小吃摊等着买早点的顾客们都回过头去,就见不远处的花坛边那个姑娘软绵绵的躺在地上,有人就说送医院。

    那个男孩子急了,扔下如意转身跑去看他女朋友了,又是掐人中又是大声呼喊都没反应,于是在路人的帮助下,把女孩子扶上自行车急匆匆的往医院赶。

    如意大松了一口气,难得装乖,主动给方文静帮忙。

    方文静就问如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吃个早点就闯祸了呢。

    如意就把事情的原委说给她听。

    方文静就埋怨他不小心。

    有几个买早点的“顾客”听见了个个神情严肃,其中一个说道:“哎呀,人家女朋友撞到脑袋了呀,那可严重了,我同学的妹妹就是下课时候跟同学疯着玩儿不小心脑袋撞在墙上当时就喊脑袋疼,但还忍得住,老师和同学就都没有当回事,谁知晚上回家之后就死了,学校和那几个跟我同学的妹妹疯闹的几个学生一起赔了我同学的家人一千块钱呢!”

    方文静和如意同时看向那个说话的人,是个男生,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戴着一副眼镜,看着很斯文老实,因此而也就显得他的话特别可信。

    如意吓得眼睛都直了,喃喃道:“不会吧,我不会这么倒霉吧。”

    另一个买早点的学生摇头道:“难说哦,刚才那个女孩子都晕过去了,我看凶多吉少!”

    如意脸色苍白,摇晃着方文静的胳膊说:“大姐,你无论如何要帮我!要是人家要我赔偿一千块钱你出!”

    方文静气得快背过气去:“我哪有那么多钱帮你赔!我就说了不要你留在这里你偏听妈的,这下好了,闯这么大的祸,妈在家里毛事没有,我们在这里还不知会怎样!”

    那几个学生你一言我一语说起好几起关于被人撞了脑袋死去的例子,过失之人少则赔付一千,多的赔付几千的都有!然后都同情的看着方文静姐弟两个,拿着买的早点离开了。

    方文静姐弟两个面面相觑,卖完了早点,方文静一个人把摊子收了,就坐在床上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有人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老板娘!不好啦,出大事啦!”

    如意正躺在外间的床上,一听这话,如惊弓之鸟一样忽的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惊恐万状的看着来人。

    方文静也从中间那间房走了出来,两眼定定的看着不速之客,拿不定把握的问:“你......不是刚才大喊那个女孩子晕过去的路人吗?”

    “对对!正是我!”那个路人见方文静认出他来很是激动。

    方文静狐疑又紧张的看着他:“出什么大事了?”

    那个路人就说:“我刚才陪着那个那男孩子送他女朋友去医院,那女孩虽然醒了过来,但神志不清,医生检查结果很不好,说是脑震荡,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变成植物人。”

    方文静胆战心惊地问:“什么是植物人呀。”

    “就是……能吃能喝死不了,但是躺在床上不会动。”那个“好心的路人”挠挠头:“哎呀,我也解释不清!只知道植物人治疗起来特别费钱,我听那个男孩子说,等安排他女朋友住院之后,就来找你们要钱治病。”

    如意结结巴巴的问:“大概.....要.....要多少?”

    那个路人同情地看着她姐弟两个:“我听那个医生说,至少得两千块钱吧。”

    “这么多!”方文静脸都白了。

    那个路人见她姐弟两个都吓傻了,好心地提醒了一句:“你们快想办法吧,那个男孩子可不好惹,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人家没惹你们就算你们走狗屎运了,你们现在惹上他了,就别想着会逃掉医药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那个路人通风报信完了就走了,留下方文静和如意惶恐的面面相觑。

    中午唐晓芙回来,见家里冷锅冷灶,方文静心神不宁,敏感地问:“妈,发生什么事了吗?”

    方文静愁眉苦脸的把如意撞了人,可能要赔人家巨额医药费的事告诉了唐晓芙。

    唐晓芙别有用意地瞟了一眼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坐在一旁的如意,很不满的说道:“不是我说外婆,一天到晚装作对舅舅不知几好几疼爱,可为了省下舅舅那点口粮,竟然强行把舅舅扔在我们这里,现在好了,出这么大的事了,我们又没能力帮舅舅把钱给赔了,人家小混混肯定会抓住舅舅往死里打!”

    如意吓得面无人色,惊慌的一把抓住唐晓芙的手,乞求道:“晓芙,救我!你一定有办法的!”

    方文静因为唐晓芙不是自己的孩子,那如意就不能随便碰她,于是恼怒的拍飞如意紧紧抓住唐晓芙的咸猪手。

    唐晓芙沉思片刻,抬头看着如意道:“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舅舅赶紧离开这里!”

    “不行!”方文静断然拒绝,“你舅舅要是跑了,人家就该找我们的麻烦了,我们怎么办?”

    唐晓芙一听这话显得左右为难。

    如意自私惯了,哪管方文静母女两个的死活,三下两下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跟方文静交代:“大姐,你可不要跟那个混混供出我家住在哪里,你敢那样做,我就叫妈打死你!”说着就要往外跑。

    方文静把他扯住:“你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你走了,我母女怎么办?”

    如意用力推开方文静:“我管你们怎么办?我是我们家的独苗,我不能有事!”然后跑的无影无踪了。

    母女两个对着门外看了许久,然后相视一笑。

    方文静说道:“你这主意不错,估计你舅舅都快吓破胆了!”

    唐晓芙冷哼:“就算吓破胆了,对我们却一样很绝情!”

    方文静脸色暗了暗,进厨房做午饭,时间不够就下面条,母女两个将就着吃一餐。

    吃完饭,唐晓芙就去上学了,简明见到她,笑得像朵花:“怎样,我干的漂亮吧。”

    如意撞人一事是他导演的,他已经从他小弟那里得知如意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地滚回老家了,所以他才这么嘚瑟,求表扬。

    唐晓芙点头:“不错。”

    简明一脸便秘的表情,压低声音道:“我们是不是该进行第二步了?我真受不了假装和汪静谈恋爱,不喜欢她是一方面,欺骗人家女孩子的感情也很有罪恶感的。”

    说完,又补充一句:“不过她以前冤枉女王大人也很可恶的。”

    “那次她也得到了教训,你说的也很有道理,咱们不能玩弄人家小姑娘的感情,算啦,进行第二步,早点把冯珍珍收拾了。”唐晓芙开恩道。

    “好嘞!”简明愉快地答道。

    冯珍珍走在路上,一下子跟个女孩子撞在一起,那个女孩子手里捧着的一个骨灰坛子,这一撞,骨灰坛子掉在地上,骨灰撒得满地都是。

    那个女孩子一把抓住冯真真,和她没完没了起来,说这是她爷爷的骨灰,不赔她一千块钱就不放过她。

    围观的人很多,都议论纷纷,把人家爷爷的骨灰撞洒了,人家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冯珍珍吓得嚎啕大哭。

    简明像及时雨一般出现,一把推开那个女孩,冷笑着道:“你这是碰瓷吧?你哄谁呢!谁会抱着一个骨灰坛子在大街上走!想讹诈别人的钱,至少要编个让人信得过的理由!”

    那个女孩变了神色,硬着脖子质问简明:“这就是我爷爷的骨灰,你凭什么不信!”

    简明点头,懒洋洋的说:“既然现在咱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就把这些不明的骨灰拿去验验,看是不是骨灰再说!”

    那个女孩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就想走掉,被简明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挑眉问道:“你就这么走了?”

    那个女孩骗局被人戳穿,却还是非常凶狠,把眼一瞪:“我不走你们会给钱我呀!”

    简明嗤笑:“给钱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必须得向我的同学赔礼道歉,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立刻从人群外围挤进来几个小混混,把简明团团围住,手关节握得叭叭响,吊儿郎当的看着简明:“怎么,臭小子,你皮痒了是不是?非要爷几个给你点教训你才心满意足?”

    冯珍珍就去拉简明,息事宁人道:“算了,咱们走吧!”

    简明甩掉她的手:“我一定要为你讨个公道,不能让你受委屈!”

    冯珍珍听了,心头一热,再看简明的眼神就变了,有爱慕有崇拜。

    被一个英俊少年英雄救美,哪个女孩把持得住,像冯珍珍这种长相普通又虚荣心的女孩子就更容易动心了。

    简明用手指着那几个混混,冷声道:“还不知是谁皮痒呢!”

    一言不合,双方就互殴起来,那些围观的人群都作鸟兽散,就连冯珍珍也躲得远远的。

    冯珍珍别的本事没有,却最懂得趋吉避凶。

    一场打斗下来,简明以一敌几居然打赢了,那群混混和那个碰瓷的女孩一起逃之夭夭。

    冯珍珍这才走过来,满脸羞涩的对简明说着“谢谢!”

    简明大大咧咧的一挥手:“别再谢来谢去的了,我们都是同学,有什么好谢的!”说着转身就走,却蓦然发现唐晓芙就站在他身后。

    简明前一刻还一副豪爽侠义的模样,这一刻就怂了,嗫嚅着问:“晓芙,你怎么在这里?”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