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般无奈之下,余自珍只得让如意下田干活儿,不然怎么办,让种好的庄稼烂地里?因此顾不得调查王翠玉究竟把那些蔬菜和鱼虾送到城里哪里去了。

    秋收之后,二女儿方文玉就跳出来装好人,特意从城里赶回来一趟,跑到每个妹妹家里指责了一通,说她们不帮老人。

    方文红她们几个也不是吃素的,当场指着方文玉的鼻子骂了回来:“你孝顺老人!那你怎么不在暑假的时候带着你两个儿子回来帮爸妈干农活儿呢!”

    方文玉在几个妹妹那里受了气,就跟余自珍哭诉,说她都多年没有干农活了,哪里还干得动?并且她两个儿子在婆家娇贵着呢,要是让她婆婆知道她两个孙子在她娘家帮着做农活儿,她在婆家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余自珍这人天生势利眼,总觉得老二嫁到城里去了,而且还一口气生了两个儿子,就认为高人一等,再加上方文玉会哄人,所以待她不同于其他女儿,觉得这个女儿给她撑了门面。

    现在二女儿受了委屈,她这个做妈的当然要补偿补偿了,于是给了她一壶菜油、一袋新米。

    方文玉喜滋滋的把那壶菜油和那一大袋新米都扛回城里,心想婆婆不是总是鄙视她白吃白喝吗?现在有她娘家的补贴,她婆婆就不敢再说这样的话了。

    方文玉从余自珍那里捞到好处之后还想再捞,想起自己在司门口碰到方文静母女三个,她们的小吃生意火爆却连几个苕面窝和武大郎烧饼都不肯送给她,还羞辱她就一肚子的火。

    于是故意把方文静母女三个在群里赚钱的消息透露给余自珍,特别重点描述了她们的生意有多火爆的场面,就是想引起余自珍眼红,找方文静要钱要物,她既可以报了被羞辱之仇,而且还讨好了余自珍,从她那里再捞到一些好处。

    方文玉如愿以偿,从余自珍那里又弄来一壶油和一大袋米,并且余自珍真的带着如意找到方文静在城里的家来了。

    余自珍母女两个到达的时候,方文静刚刚卖完早点收摊进了家门,家里就只她一个人。

    虽然她不喜欢自己的妈,可既然已经上门来了,她还是得尽女儿的孝心问了一声,她们有没有吃过早饭。

    余自珍就开始拿手指戳方文静的脑袋,恶狠狠地说:“你这个死女子心狼得很啊!躲在城里发财,也不跟你亲妈说一声!现在你亲妈来你家,你不说赶紧做瘦肉汤给我们吃,还在这里假惺惺的问!早知道你是这种不孝女,当初你一生下来我就应该掐死你!”

    方文静挥开她的手,冷冰冰的怼了回去:“要把自己的女儿掐死,这是亲妈做的事吗!”说着去给余自珍和如意打荷包蛋。

    余自珍跟在她屁股后怒气冲天的说道:“我这不是只是说说嘛,又没真的把你掐死!你还不依不饶了,你这个死女子!”说着又想伸手指戳方文静。

    方文静偏头避开,开始烧水:“这句话怎么就没有听过妈跟别的妹妹说过?”

    “你这死女子!跟妈杠上了是不是!”余自珍厉起眼睛大声质问。

    方文静不想再争下去,心累!

    煮好两碗荷包蛋之后,方文静就端到外间房间的桌子上让余自然和如意吃。

    余自珍尝了一口就大发雷霆:“你这死女子,现在你家条件这么好了,只放这么一点糖,甜不甜咸不咸的,你心黑呀,让你妈和你弟弟吃几个荷包蛋都不能顺心!”

    方文静在两碗荷包蛋里都放了不少白砂糖,见余自珍鸡蛋里挑骨头,她也懒得多说,从厨房里把那一整罐白砂糖都拿到余自珍的跟前放着。

    余自珍拿起装着白砂糖的罐子,往自己和如意的碗里不停的倒。

    方文静坐在一边看都不看一眼,等她母子两个吃完了,方文静就收拾了碗筷去洗。

    余自珍踢了一脚她母子两个带来的那一蛇皮袋子青菜和那一蛇皮袋子大龙虾:“这些是我们特意带来给你的,你也别多谢,给个四五十块钱就行了!我和你弟来一趟也不容易,你再给我们两个一人扯几身布料!”

    方文静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余自珍:“这么一点菜、这么一点虾,妈要四五十块钱!妈咋不去大街上抢钱呐!”

    余自珍又把眼睛厉起:“你这死女子,老娘养了你一场,你不该给老娘养老钱啊!老娘来看你,还给你带东西,你还正儿八经的跟老娘算起帐来!”

    方文静淡淡地瞟了一眼那两个蛇皮袋子:“妈带这些东西来也没用,我又不要!”

    余自珍把眼睛瞪得铜铃大:“你什么意思?你是瞧不上我们带的东西,你发财了对吧!”

    方文静心如死灰,无怒无嗔,淡淡道:“不是,我怕我做女儿的吃了妈带来的东西会遭雷劈!”

    余自珍砸了砸嘴,愣了愣就说:“这些不是带给你吃的,你不是在摆摊卖蔬菜烧烤和香辣大龙虾吗?把这些卖了,卖得的钱给我!”

    方文静抬眼冷冷地看着余自珍:“我不卖这些,这些是小明几个孩子在卖,我一个长辈怎好抢小辈的生意!”

    余自珍听了这话,就像吃东西被噎着了似的半天回不过劲来,她家和方守诚家不和,贺雪妹为人又厉害,两家交手,他们家就没有占过上风。

    方文静说方明那几个孩子在卖蔬菜沙拉和香辣小龙虾,可余自珍不敢把带来的蔬菜和龙虾卖给那几个孩子,人家不会要的!她还白丢一回老脸!

    过了好一会儿,余自珍好容易回过劲来,就劈头盖脸地骂方文静:“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货,有发财的门路,不说叫上你弟弟,却让给外人!你把他们都赶走,让你弟弟在这里卖!”

    方文静淡淡道:“这些发财的门路是小明几个孩子自己琢磨出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这条大街又不是我的,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可以赶谁走把谁留下来!妈有本事,妈自己去赶小明走!”

    余自珍咬牙切齿道:“你当我是傻瓜!这个发财的门路不可能是小明那几个蠢猪自己想出来的,八成是你家晓芙想出来的,你把老娘当傻子骗啊!”

    方文静别开脸:“妈不信,我也没办法。”

    余自珍板着脸生了一会闷气,蛮横无理地道:“我不管,我把东西拿来了,你就得给我钱!”

    方文静面色愈发冷了:“我没有钱,妈看什么东西值钱,妈就拿去好了。”

    余自珍见方文静是真的不会买下她那一蛇皮袋蔬菜和那一蛇皮袋的龙虾,有些傻眼了,那就只能卖给方明那几个孩子,不然她和如意白费力气背来了。

    余自珍只得向方文静打听了方明几个孩子住在哪里,找了过去,想把带来的青菜和小龙虾卖给他们,被方明兄妹几个一口拒绝,只得悻悻然和儿子一起把东西又提回到方文静这里来。

    晚上方明兄妹摆摊时,余自珍看见方文静果然没有摆摊,并且方明兄妹赚的钱都装进了他们自己的口袋里,因此不得不相信方文静要不着蔬菜和龙虾,可要得着的人又视她的蔬菜和龙虾如粪土。

    她扭头愤恨地瞪了一眼方文静,这个死贱人,当初就不应该好心养活她!丧心星!扫把星!

    余自珍在方文静家住了两天,见方文静母女两个的早点生意很好,就又开始打她母女几个的主意,说什么方文静的早点生意太好太忙了,唐晓芙姐妹两个上学又不能给她帮忙,于是强行把如意留下给方文静帮忙,并且她单方面规定,每个月要方文静给如意开一百块钱的工钱。

    方文静气的要死,可是余自珍已经跑了,留下已经放烂的菜和龙虾让方文静扔。

    虽然方文静和如意姐弟两个年龄相差悬殊,并且如意是方文静出嫁之后余自珍才生下他的,姐妹两个基本上就没怎么接触过,因此没什么感情,可方文静还是做不出把如意赶出家门的事,眼见这么一个好吃懒做、肥头大耳的小伙子天天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方文静就心烦意乱。

    唐晓芙姐妹两个也不喜欢这个只比她们大几岁的又馋又懒又膘肥体壮的舅舅,一天天的吃什么什么不够,可一干活就嫌累,像个大爷似的等着方文静伺候,唐晓芙肯定不会让他这么一直养尊处优的住下去,到月底还要拿一百块钱工钱!

    但她也不会傻呆呆的直接把如意赶出去,那样余自珍可是有理由骂上门来的,于是她想到了简明。

    到了学校,唐晓芙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简明,简明一口就答应了。

    和简明说好之后,唐晓芙回去又教方文静这么做......

    第二天早上,方文静等唐晓芙上学之后,就叫如意来帮忙卖早点,如意和平日里一样,睡得鼾是鼾屁是屁,方文静暗自无奈的摇头,虽说余自珍老两口是老来得子,可是这么惯得如意五谷不分四体不勤不是爱他是害他,等余自珍老两口死了,如意一点谋生能力都没有,怎么活下去!

    庄户人家要想过上衣食不愁的日子,按现在这种承包到户的情况半点都不难,肯吃苦会种地就行了,种地又不要多高的技术含量,就是个半傻子都会!

    她娘家所在的红星大队不就有一户人家生的两个女儿有些脑子不好使吗,人家就会种地,只怕人家半傻子能独立的活下来,如意这个健人还不能!

    方文静只得又叫了两声,屋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于是方文静等了一会儿说道:“如意,你现在给我帮会儿忙,我早上请你吃饺子!”

    一听说有饺子吃,如意立刻睁开了双眼,答道:“大姐,你说话算数啊!”

    “算数!你一起床我就给你钱去人家早点店买一份饺子先吃了,再回来给我帮忙。”

    “一份饺子哪够呀,我又不是晓芙姐妹,只吃点猫食就饱了,我至少得吃三份才吃得饱!”如意在床上讨价还价。

    方文静就说:“行了,我请你吃四份!中午再买一只烧鸡你一个人吃!”

    “好勒!”如意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起来了,下一刻站在方文静的身边,要买饺子的钱。

    方文静看着他挂在眼睛旁的一粒眼屎,立刻反胃的移开目光:“你先洗了口脸再找我要钱,你说你一个快二十岁的大小伙子,一早起床脸不洗牙不刷你也不嫌脏!”

    如意嘿嘿笑了两声:“那是因为大姐不喜欢我所以才嫌我脏,咱妈咱爸都不嫌我脏。”说着就进了屋。

    方文静很是无语,她还不知道余自珍惯得如意连个人卫生都不注意,别说余自珍家庭条件就那样,就算是她家的条件不错,恐怕也没有那个姑娘愿意嫁给这种懒鬼脏鬼!

    五分钟不到,如意就又站在了方文静的身边,方文静随手就给了他五块钱。

    如意拿着五块钱乐颠颠的往马路对面不远处的国营早点店跑去。

    方文静自家也卖早点,唐晓兰因为住校,所以早上是在学校里买着吃,可也就只买两个馒头就算了,方文静每天早上和晓芙都是吃的自家卖的早点,根本就舍不得出去买别人家的早点吃。

    可是如意一来,就吃了两天她家卖的早点,就说什么都不肯吃了,好像她家的早点下了剧毒似的,总是跑到不远处的国营早点店买热干面、欢喜坨、糯米鸡吃,这个钱还得该方文静出,这哪里是帮工,分明就是来当祖宗的,方文静希望唐晓芙的计划生效,能够让如意自己哭着喊着离开。

    四碗饺子下肚,如意虽然是个大胃王也胀的不行,就差扶着墙往回走。

    他从乡下来城里没多少天,没看过大马路上有这么多汽车跑,而且跑得那么快,总觉得很容易就轧死人,因此每次过马路都非常紧张,生怕被车子撞了。

    今天也不例外,尽管吃得太多,动作不敏捷,可是过马路的时候,他还是飞快的跑着,想尽快跑过去就安了。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