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简明不耐烦的看着冯珍珍:“好了,好了,撞都撞了,没必要不停的赔礼道歉了!”

    冯珍珍装作害怕的样子认真的解释:“不行啊,要是我不求得唐晓芙同学的原谅的话,我怕和汪静一个下场,只是碰翻了她的墨水,她就不依不饶。”

    唐晓芙面色冰寒一言不发地盯着冯珍诊。

    冯珍珍所说的墨水事件是前两天汪静从唐晓芙课桌前经过,故意把唐晓芙的墨水打翻一事。

    唐晓芙比较喜欢用钢笔写字,利索、快,所以总是在桌子上摆着一瓶墨水可以随时灌墨水。

    当时整瓶墨水都泼在了唐晓芙的白裙子上,唐晓芙没说什么,就去水龙头把裙子洗了洗,想尽力洗干净,保住这条裙子。

    虽然她家现在条件好了,她的裙子也不少,一条裙子算不得什么,但她还是很节约,不想就这么废了一条裙子,可是墨水泼到白裙子上很难得洗干净,洗了一会儿实在洗不干净唐晓芙放弃了,于是回到教室里,就见汪静逢人就说她被她喑算了,说她根本就没碰唐晓芙的墨水,是唐晓芙自己故意弄翻那瓶墨水,弄脏自己的裙子,然后嫁祸给她的。

    简明怒目圆睁站出来作证,说他亲眼看见是汪静故意把墨水撞翻弄脏唐晓芙的裙子,唐晓芙没找她麻烦也就算了,她居然反咬一口,这人品也真是太差了!

    再加上不止简明看见了,班上还有别的同学也看见了,也站出来作证。

    这一点有些出乎汪静的意料之外,她以为即便班上有人帮唐晓芙说话,也只会是男生,她到时一口咬定说这些男生想追求唐晓芙,所以才故意颠倒黑白,帮助唐晓芙说话。

    可没想到,居然会有几个女生也站出来说她们也亲眼看见是汪静把墨水撞翻的,至于是不是故意,她们就不敢肯定了。

    汪静傻眼了,班上的女生不是都不喜欢唐晓芙吗,鄙视她是开后门进来的,而且还和班上的男生眉来眼去好讨人厌,怎么这些女生会帮唐晓芙说话!

    其实这些女生并不是帮唐晓芙说话,只不过实事求是罢了,这类女孩子妒忌归妒忌,但妒忌心没那么强,女孩子谁没一点妒忌心,只要妒忌心不膨胀变态就行,所以正义感还是有的,再加上唐晓芙不惹事不怕事,学习成绩好,积极向上,她的人格魅力让人折服倾倒,因此那些女生才会站出来说真话。

    有这么多人证,唐晓芙当然要翻盘,这次她就对汪静不客气了,回到家中之后,她把被墨水弄脏的裙子脱下来,第二天交给汪静,让她必须把裙子洗得一干二净。

    唐晓芙当时墨水一泼到裙子上,她就及时的去清洗都没能洗干净,何况隔了一夜,不管汪静怎么洗就更不可能洗干净了,于是唐晓芙就要汪静陪她一条裙子。

    汪静无可奈何,只得叫她妈妈买布在裁缝店里照着唐晓芙的那条脏裙子做了一条类似的赔给她了,汪静因为这件事被她妈妈痛骂了一顿,现在冯珍珍拿这件事说事,分明就是指责唐晓芙得理不饶人,顺便挑起汪静和唐晓芙之间的仇恨。

    汪静一听这话,立刻厉起眼睛盯着唐晓芙。

    简明气愤地站起来,一手指着冯珍珍:“你少颠倒黑白!什么叫唐晓芙不依不饶?汪静弄脏唐晓芙的裙子,本来就应该要赔给她,这有错吗!”

    “都是同学,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何苦咄咄逼人,非要别人赔一条新裙子!”冯珍珍强词夺理道。

    简明还要争辩,坐在讲台上批改作业的化学老师抬起头来,不满道:“都别吵了!抓紧时间学习!”

    冯珍珍也不去向老师请教功课,趾高气扬地回到座位上,汪静也是一脸解气的笑。

    简明恼恨地瞪了冯珍珍一眼,转过头来,见唐晓芙捂着脑袋趴在课桌上,忙紧张问:“唐晓芙,你怎么了?”

    唐晓芙疼得嘴唇都发白了:“我……我头好痛。”

    化学老师怕出事,忙交待班长管晚自习纪律,自己带着唐晓芙去看急诊,简明和冯珍珍都跟着去了。

    冯珍珍根本不愿意去,还和别的同学说唐晓芙在装头痛,可是被简明不分三七二十一硬拖了去。

    一路上,简明都显得很焦躁,不停地恶瞪着冯珍珍。

    冯珍珍也不是善茬儿,又怒瞪回去,要不是有老师在场,估计两人在路上要打起来。

    到了医院,急诊室的医生就问唐晓芙是怎么不舒服。

    唐晓双手按住太阳穴一脸痛苦状的说:“是被冯珍珍撞到我的课桌,当时我正好低着头,结果课桌又撞到我的头,他撞得太用力了,我当时就觉得脑袋嗡嗡的疼,现在更疼了。”

    冯珍珍不屑地撇撇嘴,装,尽管装!我就不信医生会上你的当。

    医生紧皱着眉头看着化学老师:“这个情况最不好说,如果头被撞破了流血了,反而还要好办些,这就是外伤,给伤口缝针就行了。就怕撞了脑袋,脑袋里面有於血,这个最危险最难办了。”于是开单子,叫唐晓芙做一系列检查。

    这一系列检查做下来不便宜,至少得四五十块钱左右。

    冯珍珍的脸当时就白了,四五十块钱,相当于她爸爸一个月的工资,她妈妈要是知道了,还不骂死她呀,于是脱口道:“医生,她是装的,不可能撞得这么重!”

    简明不善地盯着她:“你敢打包票晓芙没事吗?”

    “我……”冯珍珍结巴了。

    唐晓芙两手捂着脑袋,精神不振地说:“好了,简明,你别吵吵了,也别瞎紧张,可能是刚刚撞了头,所以才这么疼,说不定隔一夜就好了。”因此不肯做检查。

    医生不满地扫了一眼气鼓鼓的冯珍珍,对唐晓芙正色道:“这怎么能够说是瞎紧张呢?只有做过检查才能够知道脑袋里有没有淤血,没有淤血更好,大家都放心!如果有淤血,等隔一晚就会错过最佳治疗时期,那是很危险的!别拿生命不当一回事,这些检查你一定要做!”

    唐晓芙抬头看了一眼冯珍珍,万般为难的对医生说:“我就怕检查之后什么事都没有,撞我的同学会说我是故意揪住她的错不放,大做文章,害她白出医药费。”

    医生有些生气:“撞了人家的脑袋还有理了!还不让人家做检查了!她是不是敢打包票,保证你没事!如果撞你的同学敢保证你没事,那你就不做检查!反正有什么事归她负责!”

    冯珍珍听医生这么说,再加上陪着唐晓芙来医院的化学老师也看着她,虽然她在心里敢肯定唐晓芙绝对不会有什么大碍,自己阻止的话,先不谈简明不会放过她,就是化学老师也不会让她阻止成功,反而还会对她心存反感。

    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既然已经被唐晓芙吃得死死的,这些检查肯定要做,那么不如在化学老师跟前装个诚恳大度的好学生,于是冯珍珍摆出一副关心唐晓芙的样子,语重心长道:“唐晓芙,这些检查你一定要做,得让我们大家心安,特别是让我心安,我撞了你,我心里就特别难受,如果你再有个什么好歹,你叫我怎么办?”

    唐晓芙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我也想检查,让自己安心,可是我就怕你事后会说我是故意不依不饶、小题大做,根本就没大碍可偏要装,哎呀,我还是不要检查,省得背这口黑锅!”

    冯珍珍脸上红白交替,僵硬的笑着:“我绝对不会这么说的,是我求你做的检查还不行吗!”

    唐晓芙点到为止:“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去做检查吧。”

    冯珍珍身上没有那么多钱给唐晓芙做检查,是化学老师给她垫的。

    检查结果明后两天才出来,所以做完检查师生四人就返回学校。

    一路上,冯珍珍无精打采、寡言少语,她心里后悔死了,自己偷鸡不成倒蚀把米,想暗算唐晓芙,结果被唐晓芙反暗算,自己还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简明和唐晓芙走在化学老师和冯真真身后,两人窃窃私语。

    简明厌恶的盯着前面冯珍珍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贱人,不收拾她一顿我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我找几个兄弟,趁哪天她骑自行车上学,故意碰瓷,让她吃不了兜着走!叫她尝尝被人冤枉的滋味!”

    唐晓芙嘴角微勾:“这还不够,咱们再让冯珍珍和汪静来个狗咬狗!”

    简明饶有兴趣的问:“你准备怎么做?”

    唐晓芙笑的不怀好意:“我想用美男计,所以得你这个美男上!”

    简明双手交叉捂住胸部:“我……我是女王大人的!”

    唐晓芙挑眉:“这是证明你对我忠心耿耿的大好机会!”

    简明和唐晓芙对视良久,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这一个晚自习,唐晓兰的班主任也没闲着,走访了和唐晓兰同一个寝室的另几个女生,她们都证明刘丽的确经常欺负唐晓兰,要她给她做这做那。

    晚自习后,唐晓芙去唐晓兰的寢室看了看,见刘丽两只眼晴哭得像两个桃子一样,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儿吧叽,轻蔑地冷哼了一声:“晓兰,谁要敢再欺负你,尽管跟我说,我有一亿种方法让欺负你的人吃不了兜着走!”

    在场女生都浑身一个哆嗦,上次唐晓芙半点不犹豫地掀掉刘丽的床,她们都见识了她的彪悍,心里怕怕的紧。

    唐晓芙眼神如刀地把寝室里几个女生看了一遍,这才放心地离去。

    走到学校门口,唐晓芙就看见方明站在学校门口伸着脖子往学校里看。

    方明见到她接过她身上背着的沉重的书包,问:“怎么今天出来的这么晚,老师在拖堂吗。”

    “不是。”唐晓芙摇头,别有目的地说道,“是晓兰出了一点事,我去她寢室教训人去了。”

    方明疑惑的问:“晓兰究竟出了什么事,居然要你去她寢室教训人。”

    唐晓芙趁机把唐晓兰寝室有同学欺负她的事说给方明听。

    方明听了,久久沉默不语,唐晓芙反而劝他:“你别替晓兰担心,这件事已经解决了,没事了。”

    方明闷闷的嗯了一声,仍然沉默。

    兄妹两个往家走去,谁都没有注意到,离学校门口附近的阴影里站着唐建斌,他一动不动的目送着唐晓芙和方明走远,这才叹了口气,转身回工地了。

    唐晓芙兄妹回到家里,方文静已经把明天要卖的早点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她也问唐晓芙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晚。

    唐晓芙看了一眼彩蝶彩凤她们,撒谎说,是老师拖了堂。

    方文静信以为真,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方明却显得心事重重。

    第二天中午,唐晓芙姐妹两个一起结伴回家,唐晓兰告诉唐晓芙,田娜和胡荃荃在班主任面前倒戈之后曾婉转的向她索要好处。

    唐晓芙就问她是怎么应付的。

    唐晓兰说道:“我当然是装作听不懂呗,她们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向我要,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她们直接向我要好处,我也是会一口拒绝的!”

    唐晓芙故意问:“你就不怕她们从你这里得不到好处,又跑到你们班主任面前诬陷你,说是你指使她们两个做伪证的?”

    唐晓兰轻蔑的笑了两声:“她们现在再想污蔑我已经晚了,班主任已经去寝室调查了,寝室的女生们都作证说刘丽的确总是欺负我,田娜和胡荃荃这时如果跑到班主任面前污蔑我,只会让班主任怀疑她们两个被刘丽收买了,她们没那么傻!”

    唐晓芙笑了起来:“她们是不傻,不过你也变聪明了。”

    “那是!”唐晓兰带着小小的傲娇说道,“再说了,我这次考试的成绩可以马上分到三班去了,很快就要跟田娜她们分开了,她们两个想缠着我索要好处,也没什么机会了,我犯得着搭理她们吗。”

    然后又问唐晓芙:“姐姐这次考得很好,是不是要分到一班去了。”

    唐晓芙摇头:“虽然我的成绩能够分到一班,但是我不想去,已经拒绝了。”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