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丽妈妈有些进退不得,如果只请一两个小时的假,是不会影响当月的奖金的,可是请半天的假,当月奖金肯定泡汤了。

    但她又不甘心就这么走了,生怕她一走,学校没压力就不肯站在她女儿的立场上解决昨晚唐晓兰姐妹两个欺负她女儿的事,有她这个家长在这里督阵,学校就不敢了。

    最后刘丽妈妈还是咬牙留了下来,她就这么一个独生女儿,看得比自己的眼珠子还宝贵,再加上刘丽长得好看又争气,不论是她们住的单位宿舍还是亲戚里,就刘丽一个人考进了实验中学,街坊邻居也好,亲戚也好,见了她女儿谁不夸!女儿是她的骄傲,更是她的心尖肉,她容不得女儿被人欺负一丝一毫。

    刘丽妈妈一个人坐在校园的石凳子上,想着昨晚自己的女儿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越想就越心疼,在第二节课下课时,忍不住冲进唐晓兰所在的高一(六)班,指着她的鼻子痛骂。

    有许多同学看不过眼,叫来了班主任,班主任进教室的时候,正好听见刘丽妈妈在骂唐晓兰是农村来的贱人、小婊砸,唐晓兰哭得气吞声咽。

    班主任勃然大怒,冲着刘丽妈妈怒吼:“你还有没有一点素质,这里是学校,你什么脏话都敢骂,还扰乱学校的教学秩序!你马上给我出去!不然我叫学校的保安把你给拖出去!”

    刘丽妈妈不愿意了:“我不能走,我得盯着你们学校处理唐晓兰!”

    班主任冷着脸说,“我们学校的工作用不着你来插手,这件事我们学校会处理的,如果结果不满意,你向教育局去反映!”扭头叫班长立刻去叫学校的保安来拖人。

    刘丽妈妈当着这么多孩子的面丢了脸,脸胀得通红,还死硬着嘴指责班主任:“咱们都是城里人,你不帮城里人说话,还帮着这个乡下丫头片子,你这样做好吗!”

    班主任瞠目结舌,他知道有许多工厂的女工都很泼辣,可是没想到刘丽妈妈见人就笑成一朵花,像个性格不错的女人,素质竟然这么低,而且她不是泼辣,是泼妇!

    他的眸光就更冷了:“学校是树人的地方,不分城乡,不论城里孩子乡下孩子都是祖国的花朵,你这样歧视乡下人好吗?”

    高一的孩子年龄都不大,大多只有十六岁左右,正是热血沸腾,充满正义感的年龄,听刘丽妈妈这么说,大家都鄙夷的看着她。

    这时班长带了两个保安进来,班主任指着刘丽妈妈,叫他们赶紧把人赶出去。

    刘丽妈妈只得灰溜溜的走了,刘丽脸上火辣辣的烫,她妈妈丢人跟她丢人是一回事,她心里更加憎恶唐晓兰了。

    第三节课一下课,刘丽立刻就把她的两个狗腿子田娜和胡荃荃叫出教室,站在走廊尽头的角落,一人给一支圆珠笔,让她们等下午放学之后,班主任处理昨天晚上她和唐晓兰姐姐的冲突一事时,一定要坚定的站在她这一边,诬陷是唐晓兰的姐姐唐晓芙一进寝室就找她的碴儿的。

    田娜和胡荃荃都轻蔑的看着她手里的两支圆珠笔,刘丽送给她们的圆珠笔是最便宜的那种,只要一毛五分钱一只,写几个字就出不了油墨,得把笔头放嘴里用力吮吸,才又出墨,能继续写,质量很差的。

    田娜和胡荃荃都在心里呵呵,刘丽还真把她们两个当叫花子打发呢,看看人家唐晓兰给她们吃的油炸面窝都是两毛钱一个,那头花得要一块钱吧,人家出手多大方!刘丽出手太寒碜了!

    不过两人都把那只便宜圆珠笔收下了,答应帮着刘丽一起对付唐晓兰。

    刘丽大松了口气,想着马上就能够整死唐晓兰,她就心情大好,同时又很瞧不起田娜和胡荃荃,真是人穷志短,为一毛五分钱就为她两肋插刀!

    田娜和胡荃荃都注意到刘丽眼中流露出来的对她们的不屑和轻蔑,两个人都心中火大,但没有表露出来。

    下午第四节课响起了放学铃声,班主任踏着铃声出现在教室门口,面色平静地把唐晓兰和刘丽叫了出来跟他走。

    师生三个来到办公室,班主任坐下,唐晓兰和刘丽站在他跟前。

    班主任就问唐晓兰,昨天晚上她姐姐和刘丽起冲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唐晓兰刚要张嘴,刘丽就迫不及待的抢话:“老师,是这样的……”

    班主任面色一冷:“我现在是在问唐晓兰,你插个什么嘴!你怎么这么没礼貌?你妈妈是怎么教的你!”

    这个批评实在太重了,像刘丽这种娇生惯养又是被人捧着长大的女孩子哪里受得了,马上眼泪就在眼眶里转来转去。

    班主任看的心烦,移开目光,调整了一下情绪,和蔼的看着唐晓兰:“别怕,你慢慢说,老师和学校都会为你做主的。”

    唐晓兰这才把昨天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并且还告诉班主任,自从开学到昨天为止刘丽就一直欺负她,精神上的欺负也就罢了,有时趁人不注意还狠狠的揪她。

    班主任感到非常震惊,问道:“你身上还有伤痕吗?”

    “有!”唐晓兰慢慢的把裙子往上提了提,提到膝盖以上靠近大腿的部分露出几个触目惊心的青紫痕迹。

    这几个青紫的掐痕是唐晓兰下午第三节课下课时自己跑到厕所偷偷的掐的。

    因为下午第二节课刘丽妈妈那么疯狂的羞辱她,让她明白,如果自己不能一掌把刘丽和她妈妈拍死,自己以后在寝室里恐怕日子难过。

    姐姐说的没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班主任看过,示意唐晓兰把裙子放下,转眸严肃的看着刘丽:“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刘丽从愤怒中清醒过来,歇斯底里大喊大叫起来:“我根本就没掐过她!是她栽赃陷害我!”

    唐晓兰委屈吧啦的样子,装作害怕的往旁边挪了两步。

    班主任冷冷的看着像疯子一样大喊大叫的刘丽,和她妈妈一个模样:“你没掐过她,难道是她自己掐自己!”

    “对,就是她自己掐自己!”刘丽嚷嚷道,“我有证人能够证明,我的确没掐过她,而且我的证人还能够证明,刚才唐晓兰所说的话部都是诬陷我!”

    班主任淡淡的问:“你的证人是谁?”

    “是田娜和胡荃荃,我这就去叫她们!”刘丽也不等班主任同意,擦了一把委屈愤恨的眼泪,转身就跑出了办公室,她得再嘱咐田娜和胡荃荃一次,一定要和她同一条战线,帮她一起对付唐晓兰。

    在来的路上,刘丽气愤不已的和田娜还有胡荃荃说起唐晓兰诬陷她的事,咬牙切齿道:“你们只要这次帮着我把唐晓兰整死,事成之后,我给你们一人买一支钢笔!”

    田娜和胡荃荃都沉默不语,买钢笔还得看是买哪一种的,最便宜的钢笔也就三毛钱!

    不过从以往刘丽送她们的礼物来推算,她也只会买三毛钱的钢笔哄哄她们两个!还真当她们穷的什么都看的起!

    到了办公室,班主任就问田娜和胡荃荃,刘丽有没有长期欺负唐晓兰,唐晓兰身上的掐伤和刘丽有没有关系。

    刘丽得意的斜睨着瑟瑟发抖的唐晓兰。

    田娜和胡荃荃装作害怕的看了一眼刘莉,说道:“刘丽的确一直长期欺负唐晓兰,唐晓兰身上的掐伤也是刘丽干的,我们两个都亲眼见过,唐晓兰不给她打开水,她就掐她!她经常指挥唐晓兰给她做这做那,寝室里许多同学都知道。”

    刘丽的眼睛瞬间瞪大,气愤填膺的冲着田娜和胡荃荃咆哮:“你们含血喷人!”

    田娜和胡荃荃被她吼得往后退了好几步,赶紧声明:“老师,我们说的都是事实,刘丽同学为了让我们帮她撒谎,还送了我们一人一支圆珠笔。”

    两人都从口袋里掏出一只一模一样的圆珠笔来交给班主任。

    班主任接过那两只圆珠笔看了看,脸色渐渐阴沉下去,沉声对刘丽低喝:“我在解决问题,你再大喊大叫,我就把你赶出办公室!”

    刘丽不敢再喊叫了,很不甘心的闭了嘴,仇恨的死盯着田娜和胡荃荃,同时心里非常迷惑,怎么田娜和胡荃荃在关键的时刻反水出卖她,难道这也是唐晓兰搞的鬼?肯定是!

    班主任就批评田娜和胡荃荃:“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又住在一个寝室里,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刘丽欺负唐晓兰,你们也不来向我汇报!”

    田娜和胡荃荃都害怕的低下头来:“因为刘丽的妈妈说过,如果我们谁敢不听刘丽的话,她就有本事把我们从学校赶出去,所以我们不敢说!”

    被人这么一次又一次的冤枉,这对刘丽来说,有生还是头一次,她按捺不住,又开始嚷嚷起来:“你们这两只疯狗乱咬人,我妈妈什么时候说过如果你们两个不听我的话她就要把你们两个赶出学校的话!”

    “你妈妈怎么没说!刚开学那天你来寝室,你妈妈为了霸占唐晓兰的下铺,把唐晓兰的东西都甩到上铺就是这么说的!

    唐晓兰为此还跟你妈妈争执过,不光我们寝室的女生都听到了,就是隔壁几个寝室的女生也都听到了,老师不信,可以去调查!”田娜和胡荃荃针锋相对。

    班主任的脸阴沉得好像暴风雨将要来临似的,对田娜和胡荃荃说道:“你们都别怕,刘丽的妈妈没那个本事!”

    刘丽听了这话,满脸都是难堪。

    班主任冷着脸对刘丽说道:“你长期欺负同学,并且还伤害同学,这事我会向校长反映,给你记过。”

    刘丽嚎啕大哭起来:“老师,我真的是冤枉的!”

    班主任挥挥手,让唐晓兰和田娜、胡荃荃赶紧去吃晚饭,吃了晚饭好上晚自习。

    下午放学和上晚自习之间只有一节课的时间,现在只剩十分钟了,再不去食堂吃晚饭就来不及了。

    唐晓兰擦了把眼泪和田娜、胡荃荃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每天吃完饭的时候,唐晓芙姐妹两个都是结伴去学校食堂。

    刚才唐晓芙放学之后去找唐晓兰,唐晓兰的同学告诉她,唐晓兰被班主任叫走了,她大概打听了一下原因,就先去食堂把饭菜买好,等在办公楼下面,见唐晓兰从办公楼里出来,就把手里的两盒饭递给唐晓兰一盒,姐妹两个去了学校的假山背后的石桌石凳那里吃饭。

    吃饭的时候,唐晓芙就问唐晓兰,刘丽欺负她的事她们班主任是怎么处理的。

    唐晓兰就笑着把自己怎么策反田娜和胡荃荃的事和刚才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跟唐晓芙说了一遍。

    唐晓芙也笑了:“你做得很好,但是以后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尽量不要通过伤害自己来达到整翻别人的目的,代价太大了。”

    唐晓兰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软弱了。”

    姐妹两个还没吃完晚饭,晚自习的铃声就响了起来,两人把饭盒一盖,就匆匆的向各自教室跑去。

    唐晓芙刚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简明就递她两个茶叶蛋:“我知道你去见你妹妹了,没吃好饭,这两个茶叶蛋你先吃着垫垫肚子。”

    唐晓芙接过来,放进书包里,想下晚自习的时候和唐晓兰分着吃。

    简明不满了:“这是我买给你吃的好吧,你必须当着我的面吃。”

    唐晓芙无语地看着他:“现在正在上晚自习,你叫我怎么吃。”

    “躲在课桌下面吃不就得啦。”简明说道,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像探照灯一样盯着她。

    唐晓芙只得按他所说的做,把头低在课桌上,剥鸡蛋,吃鸡蛋。

    冯珍珍见了灵机一动,从座位上站起,到讲台上向老师请教功课,趁着经过唐晓芙的课桌边时,故意装作崴了一下脚,狠狠的撞了一下她的课桌。

    唐晓芙头低在课桌底下,被冯珍珍这么一撞,课桌狠狠的撞了好几下她的脑袋,正在吃的鸡蛋也滚到地上去了,头还被撞的嗡嗡直响。

    冯珍珍立刻一脸惊慌的不停地对她赔礼道歉:“对不起啊,唐晓芙同学,我不是故意的,你千万别生我的气!”

    唐晓芙冷冷的盯视着她。最新章节请关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