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兰有些害怕,唐晓芙却一点都不怕,她对唐晓兰说:“妈叫我把你带回去,今晚在家里住,你把书带回去,明天早上好背英语。”

    说着眼睛就向唐晓兰的床上看去,这一看不打紧,她的火又噌噌的往上直窜,原本属于唐小兰的那张床上,现在铺着别人的床单,放着别人的毯子。

    她转脸怒问唐晓兰:“这是怎么一回事?”

    唐晓兰这一个月在寝室里受到不少欺负,这时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指了指那个女孩:“是刘丽一来就叫我挪地方,我不肯,她就直接把我的东西丢到上铺,她把这张床给占了。”

    唐晓芙反复问:“这张床到底是你让给她的,还是她强占的?”

    唐晓兰哭着说:“是刘丽和她的妈妈强占的,我当时拦着,刘丽和她的妈妈说,我一个乡下孩子还敢跟她们呛声,她妈妈还扬言,分分钟就可以找人把我从学校开除!这事我们寝室的人都知道,就连隔壁寝室的人也知道,她们当时都来围观了的。”

    唐晓芙重重地点头:“好,只要不是你把这张床让给别人的事情就好办了!”

    寝室里所有女孩都瞪大眼睛看着唐晓芙,不明白她所说的好办了,是什么意思。

    不过下一刻,她们就都明白了。

    只见唐晓芙二话不说,把以前属于唐晓兰的那张床上的东西都噼里啪啦掀到地上了。

    女孩子们都看呆了,都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好像害怕自己一动,唐晓芙就会把她们从窗户扔出去似的,她们住的楼层是三楼,如果从窗户扔出去,那不摔死摔残废才怪!

    别人都可以袖手旁观,唯独刘丽不能袖手旁观,她扑上来阻止唐晓芙,怒吼道:“你凭什么扔我的东西?”

    “那你母女两个凭什么要占我妹妹的床?”唐晓芙一把推开她,凉凉的反问。

    刘丽瞠目结舌,答不上来。

    唐晓芙指着刘丽的鼻子说道:“回去跟你妈说,叫她尽管找人去,我倒要看看她有没有本事把我妹妹从这个学校开除!

    你妈妈怎么那么不要脸?说得好像这个学校是你家开的似的,她能一手遮天,为所欲为!

    她敢找关系把我妹妹开除,我就敢到教育局去闹,谁开除我的妹妹,我就要谁从这个学校滚出去,信不信咱们走着瞧!”

    说罢,把唐晓兰的铺盖从上铺拿到她原来的下铺铺好,然后叫唐晓兰把英语书带上和她一起回家,当然,临走时得跟管寢室的老师打个招呼请个假。

    寢室里,刘丽气得哭个不停,想了想,心中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又觉得在其她室友面前丢了面子,想要找回来,于是伸手想把唐晓兰的铺盖掀到地上去。

    有两个女生连忙拦住:“刘丽,你可不要这么做,我们听说唐晓兰的姐姐是开后门进的这所中学,人家虽然是乡下人,恐怕在城里也是有些门路的,不然怎么能够进这么难进的重点中学?

    所以你最好别和她起冲突,乡下女孩不比咱们城里女孩,粗野的很,力气又大,我怕你把她惹毛了,她动手打你,咱们都是文明人,哪里会打架,到时吃亏的是你自己。”

    刘丽一听这话,心中就七上八下起来,她欺软怕硬,如果对方真的很厉害,她就会怕怕的要命,因此不敢真的去掀唐晓兰的铺盖,只虚张声势地大骂了一通唐晓芙姐妹。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刘丽想,明天得给妈妈打个电话,叫她来对付唐晓兰姐妹两个!

    唐晓芙姐妹两个从寢室楼下来,唐晓芙带着晓兰去水龙头那里洗了个脸,不想让方文静看出晓兰哭过。

    给晓兰洗脸的时候,她又是恨铁不成钢又是心疼地数落晓兰:“你一直被人欺负,怎么不告诉我?”

    唐晓兰抽泣了两下,说道:“我看姐姐每天事多,忙进忙出的,我帮不上忙,可也不能给姐姐添乱呀!”

    “这怎么能叫添乱呢!”唐晓芙都不知该说什么好,晓兰就是太懂事了,“你被人欺负了我和妈都会心疼的。”

    “姐姐,这事能不能不要告诉妈妈。”唐晓兰小声地乞求,“我不想要妈妈担心。”

    “你不想要妈妈担心,那你要自己狠厉起来呀。”唐晓芙无语地摇头,拿出手绢给唐晓兰擦去脸上的水珠,“别怕和人发生争执,这世道本就弱肉强食,你以为你退让就能感化她人?别傻了,你以为你是观音菩萨,只要慈悲为怀就行了?别忘了,观音菩萨在慈悲的同时,还有无边无际的法力,不然她的慈悲在世人面前就是懦弱!”

    唐晓芙狠狠给了唐晓兰后脑勺一下,想要把她打醒:“以后再遇到这种事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知道,一定要狠狠还击,打不过也要打!”唐晓兰呲牙咧嘴地摸摸后脑勺,姐姐下手可真重!

    “嗯,这就对了。”唐晓芙脸色这才缓和了些,姐妹两个往外走,唐晓芙问晓兰,是只有刘丽一个人欺负她,还是整个寢室的人都欺负她。

    晓兰就说,就只有刘丽一个欺负她,其他女生还好,但是因为刘丽老是给点小恩小惠给田娜和胡荃荃,所以田娜和胡荃荃老是帮着刘丽欺负她。

    唐晓芙心想,自己得教晓兰腹黑了,不然她这么老实太吃亏了,就说:“你也拉拢田娜和胡荃荃,策反她们,让她们去对付刘丽!”

    唐晓兰摇头:“我讨厌田娜和胡荃荃的为人,为点蝇头小利就当别人的走狗。”

    “你这孩子怎这么实心眼?又不要你跟她们做朋友,只是利用她们,利用完了就扔!”唐晓芙语重心长地教育。

    “那样……不好吧。”晓兰犹豫不决。

    “有什么不好的?这是那两个贱人做帮凶的代价!”唐晓芙有些生气了,“难道你就愿意被人欺负?”

    唐晓兰猛摇头。

    “既然这样,你就要给欺负自己的人迎头痛击,一次不够再来一次,一直要教训得她怕了你为止!能智取的就别动手,咱们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文雅。”

    “嗯,姐姐,我懂了!”唐晓兰目光在夜色里发亮,不过想起刚才唐晓芙在寝室里的夜叉形象,那么彪悍,哪一点和文雅挂勾了?又觉得好笑。

    不过话说,姐姐不和人发生冲突时,那样子够恬静够温婉,只是姐姐太百变了!

    唐晓芙很满意小兰的态度:“要狗帮你咬人,你就得给狗吃肉骨头,所以就给胡荃荃她们一点甜头。”

    唐晓兰点头。

    姐妹两个走出学校,看见方文静就都默契地换了话题。

    方文静和两个女儿并肩往家走,方文静疑惑地问:“你们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出来。”

    唐晓兰看着唐晓芙,唐晓芙面不改色心不跳:“得找寢室老师请假,耽误了一些时间。”

    方文静信以为真,就说起中午方明在场没说的话来:“我们娘儿三个都来省城了,你表哥表妹再跟我们住一起太挤了!”

    这是大实话,唐晓芙这一段时间一直和二舅妈睡在一张床上,很不习惯,再说了,人是以家庭为单位生活在一起的,哪怕和亲戚关系再好也不希望别人长期住在自己家里,这会影响到自己家里的生活。

    唐晓芙沉默了片刻,说:“这事过几天我来处理,妈别急。”

    方文静就说“好”,然后告诉姐妹俩个,九月部队来村里征兵时,唐建斌特意回去参加征兵,结果政审没过关,只得沮丧的离开了村子,估计是又来城里当民工来了,就问唐晓芙姐妹两个常建斌有没有来找她们过。

    唐晓芙姐妹两个都摇头,唐晓芙说:“唐建斌不同于唐家其他人,他自尊心很强的,绝对不会找咱们倾诉他自认为丢脸的事的。”

    方文静点头道:“这倒是!我只是可怜这孩子被他们唐家连累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他生在唐家?”

    母女三个唏嘘了一番,就没再继续谈这个话题了。

    回到家里,母女三个挤在一张床上睡下,第二天早上起来母女三个谁都没有抱怨,可方明明显不自在,他现在就是和方辉挤在一张床上,知道挤在一起睡没那么舒服,他们是迫不得已,可这房子是姑姑家的,她们母女三个住是绝对够住的,她们凭什么要为了他们挤着住?

    学校高三早自习分两个时间档,在校生六点半就开始上早自习,走读生七点开始上早自习。

    可作为走读生唐晓芙每天都是7点一刻去学校,就是为了做早点赚钱,现在方文静来了,她就手把手地教她怎么做武大郎烧饼和炸苕面窝,顺便卖米酒、豆浆,以后她就准点去学校上早自习,不再请一刻钟的假了。

    今天上学的时候唐晓芙让晓兰带了两个苕面窝和两朵以前没卖完的头花给田娜和胡荃荃。

    当然,唐晓兰是背着刘丽把这些东西给田娜和胡荃荃的。

    田娜和胡荃荃两个女生的家庭条件都不好,所以才喜欢贪便宜,人家给她们一点好处,她们就会摇尾巴当人家的狗。

    唐晓兰给她俩东西的时候,一脸感激,谢谢她们昨晚没帮着刘丽欺负她。

    田娜和胡荃荃一手拿着油炸苕面窝,一手拿着头花,都有些难为情。

    昨天她们是因为害怕唐晓芙,所以才没有站出来帮着刘丽对付她,可平常她们都或多或少欺负过唐晓兰,现在人家拿着礼物来感谢她俩,这实在太讽刺了。

    唐晓兰却是一派天真浪漫,心无城府的模样,口无遮拦的问她俩,是不是因为她俩知道刘丽在背后说她俩的坏话,跟刘丽翻了脸,所以才不帮着刘丽欺负她了。

    田娜和胡荃荃都是一愣,随即严肃的追问,刘丽在背后说她们什么坏话了。

    唐晓兰就装出一副失言的模样,捂住嘴巴不肯再说下去,最后在田娜和胡荃荃的逼问下,迫不得已的告诉她们,刘丽背着她们跟别的同学说,她们家穷,她们两个也人穷志短,见不得一点好处,只要给她们一点好处,她们就愿意当她的走狗为她冲锋陷阵。

    两个女孩子的脸都黑漆漆的。

    唐晓兰装作非常害怕刘丽的样子,再三惶恐的叮嘱田娜和胡荃荃,千万别让刘丽知道这些话是她告诉她们两个的。

    田娜和胡荃荃听了唐晓兰的话虽然很生气,可是并没有完相信,背地里调查了一番,刘丽果然跟别的同学说过这样的话,因此两个人在心里都恨死刘丽了。

    中午一放学,刘丽就用学校的电话迫不及待地给她妈妈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哭的稀里哗啦,说她被乡下的那个同学给欺负了。

    下午她妈妈就心急火燎的赶到了学校,找班主任,义愤填膺的要求严惩唐晓兰,并且还大口大气的要班主任把唐晓兰赶出学校,说什么学校就不应该招收农村学生,素质太低了,学习稀烂也就算了,居然还欺负城里同学!简直十恶不赦!

    班主任沉默地讶异的盯着刘丽的妈妈张牙舞爪的在那里咆哮,进校时填学生档案,他记得刘丽在她妈妈工作那一栏上填的是普通工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是哪里来的这么强烈的优越感?

    农村学生素质差?成绩不好?呵呵!国庆节前刚过去的分班考试,唐晓兰才考出班总分第一的好成绩虽然分不到一班,但分到三班去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人家的成绩现在可是优秀生一类,再看刘丽的成绩,只能仍旧待在六班!

    等刘丽妈妈蹦哒够了,班主任这才凉凉的开了口:“唐晓兰那孩子因为功课出众,所以我很留意她,她性格绵软,不可能欺负同学的!”

    刘丽妈妈立刻咄咄逼人:“你的意思是说我撒谎了!”

    温文尔雅的班主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刘丽妈妈的脸立刻涨得通红,她深呼吸一口气:“你敢把那个叫做唐晓兰的学生叫出来对质吗?”

    班主任的眸光就冷了下去:“现在正是上课时分,不能影响学生们上课,你如果非要亲眼看着我解决你反映的问题,那你就等到下午放学时再来吧,我们几方人都到场,大家公平的解决这件事。”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