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仍旧堵着院门不让丁家丽进去,小黄站在院子里面,冲着丁家丽狂吠,是要她快滚!

    唐晓芙走过去冷冷的对丁家丽说:“你要搞清楚,你不是我们的客人,是我们的仇人!”

    丁家丽有一项别人没有的本事,只要她想巴结谁,不论人家怎么打她的脸,她都无所谓,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行。

    就像此刻,唐晓芙已经打开窗户说亮话了,就差直接叫她滚了,她还可以谈笑风生:“哟,晓芙这说的是什么话,跟你娘儿几个有仇的怎么会是我,应该是你爷爷奶奶和你二婶,我们两家关系还是不错的。

    我今天来呢,主要是想感谢你和你妈妈在我们唐家落难的那几天里给你弟弟妹妹做饭吃,你们就让我进你们家坐坐,咱们好好说说话,这都多久没好好在一起说说话了,我这都是被唐家那一群王八蛋连累的呀。”

    丁家丽出卖起唐家非常自然。

    唐晓芙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丁家丽所说的是唐家人因为诈骗冷首长被刑拘的那几天,她和方文静去唐家给唐建斌和景富几个孩子做午饭的事来,这都多久的事了,现在才想起来感谢,谁信!自己猜的没错,丁家丽来打她们家的主意来了。

    “感谢就不必了,你们不暗害我们我们就偷笑了,至于好好说说话这种情况不存在的,以前我们住在唐家时,就没跟你说过什么话,你见了我们也只有大声叱骂的,没把我们母女几个当人看过,少在这里拉关系!”唐晓芙讥讽地说。

    丁家丽神色没一丝一毫不自在,见唐晓芙母女两个要进院子,赶紧拉住唐晓芙的手说道:“晓芙啊,一笔写不出两个唐字,再怎么说你也姓唐,哪就对我们很到这种地步!你是读书人应该有脑怀,不能为这点小事耿耿于怀,你说,你收购村里这么多人的青菜让外人都赚到钱了,就不能带着把我家里的青菜也买了去,让我们也赚两个钱?”

    唐晓芙挥手打掉她的手:“记住,我跟你们唐家没半点血缘关系,少说一笔写不出两个唐字的话,太恶心人了!还有,你认为你们唐家曾经虐待我们母女那都不是小事,你这么说只能证明你心毒!这就让我能加恨你,你说,我会帮你这条毒蛇吗!我恨不能看着你死!”

    唐晓芙说完,和方文静进了院子,把门关的紧紧的,小黄还对着院门狂吠了一阵,唐晓芙叫道:“小黄,别叫了,为这种畜生浪费自己的力气不值得。”

    小黄这才转身向唐晓芙跑过去,围着她转圈,这是在求亲亲抱抱举高高。

    唐晓芙嫌弃的走开,谁要抱你这个吃屎的家伙!

    院门外,没有达到目的丁家丽咬牙小声咒骂了一阵子,只能悻悻离去。

    晚上吃饭时,唐晓芙母女几个就只炒了两个青菜和一个香辣河虾一个腌菜下饭。

    又是一个辗转反侧之夜,第二天起床照镜子,唐晓芙老觉得自己有了黑眼圈。

    吃过早饭,唐晓芙便去学校了,今天是报名的最后一天,明天九月一号就正式开学了,不过她今天去不是报名,而是跟老师商量转学的事。

    到了学校,简明看到她很高兴,问她暑假在干什么,他可不相信她会一直待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学习,一定还干了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

    唐晓芙就说,她暑假在帮家里种地。

    简明盯着她的脸,喜悦的说:“你皮肤可真经晒,晒了一个暑假还这么白,美女就是美女。”

    唐晓芙懒得理他,简明就叽哩呱啦说起他这个暑假是在家里如何用功的。

    自从简明开始发奋之后,他的成绩就一直往上猛窜,上个学期的期末考试他考了班第五名,虽然离考大学还有很大的差距,但差距越缩越小,要是暑假再这么发力用功的话,很有可能考上最差的大学。

    于是唐晓芙给了他一个笑脸,鼓励他要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简明高兴得脸都笑裂了。

    反观金波,自从上上个期末成绩掉下来之后,虽然他努力往上赶,可怎么也进不了前十。

    当然,他把这些都怪罪在唐晓芙头上,要不是唐晓芙用一套假复习资料暗算他和银梭,让他的成绩大幅下滑,打击了他的自信,再加上,简明不断助攻,拿他和银梭在班上说事,害他在班上抬不起头来,影响了心情,不能专注学习,他的成绩又怎么会这么难提高呢?

    唐晓芙完是躺枪。

    他和银梭如果没有想暗算她,就不会遭她反暗算上她的当把那套莫须有的复习资料当作葵花宝典练。

    至于简明在班上讲他和银梭的绯闻,基本上都是事实,他敢做还怕别人说呀!这种想当婊砸又想立牌坊的心境还真是让人无语!

    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在无耻之人的眼里,别人反击他们那是罪大恶极,他们伤害别人那是天经地义!

    金波不时的阴鸷的狠狠瞪唐晓芙一眼,真希望自己的目光能够化成眼刀,把唐晓芙捅得稀巴烂,方才解他心中的仇恨。

    一个暑假没见,同学们都分外亲热,所以整个教室里都是叽叽喳喳的人语声。

    过了一会儿,广播响起,叫体师生都到操场参加开学典礼。

    开学典礼结束后,各个班主任拿着名册去自己的班上收取学费,然后准备发教科书,明天好上课。

    收学费是一组一组的来。

    轮到唐晓芙这一组唐晓芙就对班主任廖老师说,她不在这里读书了。

    廖老师一愣,随即紧张地问她不读书准备干嘛。

    并且还说,如果是家庭困难,他愿意借钱她把高三读完,等她以后考上大学再还他。

    他家条件也没多好,资助是不可能的,只能借。

    唐晓芙感激地笑了一下,说她不是不读书,而是要转到省城的实验中学去读。

    廖老师舒了口气,笑着说:“那是个好学校,你进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努力,争取考上个好大学!”

    那个年代读高中,只能在原籍所在的学校读,就算唐晓芙去实验中学读高中,考上好大学,名誉还是育红中学的,所以廖老师才会这么高兴。

    他不怕学生去好的学校读书,就怕学生退学,可自从土地承包到个人之后,农村退学现象特别严重。

    “什么?你要转学啦!”简明大喊道,“你怎么没跟我说?你太不够意思了,女王大人!”

    这次开学之前,沈秀枝要把简明转回到城里的重点中学,简明跟她大吵了一架,非要在乡下读书,不然就辍学,沈秀枝没办法做出了让步。

    现在他留在了育红中学,唐晓芙却要转学,简明只觉得头上有一亿只叫草泥马的神兽奔腾而过。

    唐晓芙一只手撑着下巴,高傲的斜睨着他:“我都是女王大人了,我做什么决定难道还要让你这个小弟点头答应吗?”

    简明干瞪着眼看着唐晓芙。

    唐晓芙见他真的急了,就没再敢戏弄下去了,拍了一下他的肩:“我之前并没有打算转学,这不是机缘巧合吗?前两天有个阿姨说她有办法把我转到实验中学去,我当然迫不及待的答应了,实验中学,多牛气轰轰的学校啊!你说才两天的时间,我哪来得及通知你,现在告诉你也为时不晚嘛!好了,你这个小小的臣子,就别生本女王的气了。”

    简明在心中马上做出了决定,眼神坚定的盯住唐晓芙:“女王大人请放心,我会追随过去的!女王大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天涯海角永相随!”

    唐晓芙一听他那天雷滚滚的狗血台词,就立刻别开了脸。

    唐晓芙拿好学校开的转学证明就回家了。

    方文静把家里种的向日葵部都摘了回来。

    虽然几天狂风暴雨,向日葵盘上的葵花籽掉了一些,但还有好多。

    母女两个把向日葵盘上的葵花籽部都扒拉下来,一秤竟然有三十多斤,母女两个都很高兴,今年过年不用买葵花籽了。

    唉!要不是遇到那场暴风雨的话,应该有四十多斤,可惜了的。

    方文静就在院子里支了一个大筛子晒葵花籽,房顶晒着棉花呢。

    吃过午饭,唐晓芙就收拾东西先去城里,方文静还要留在乡下一段时间,把棉花大豆芝麻都晒干,该卖的卖,该留的留,该榨油的榨油,至少需要一个月再才能够去城里,和两个女儿汇合。

    到了城里,唐晓芙把东西归置好之后就去找肖阿姨,肖阿姨就把她带到了实验中学考试,成绩优秀就能够留下来。

    当然成绩不是很好也能留下来,只是肖阿姨的亲戚就得多费些事。

    因为时间不够,学校就只拣数理英三门考核,其他三门课留着明天考。

    可三门课唐晓芙只用了两个小时不到就都做完了。

    监考老师惊呆了,狐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是因为不会做瞎做交卷了事,还是她太优秀,这样的试卷在她眼里不值一提。

    监考老师火速把那三门课的卷子送给任课老师改,然后他又把另三门课的卷子发下来,让唐晓芙做。

    化学政治语文就更简单了,要不是作文费时间的话,唐晓芙还要不了两个小时就能部完成。

    这时她前面考的三门,任课老师已经改出来了,都是九十五分以上的好成绩,那个年代满分是一百分。

    高三年级组的老师轰动了,这个成绩就是他们学校最优秀的学生都考不到,这个来自师资力量落后的乡下学校的学生却能够考出来,这智商简直逆天了!

    因为中间吃了个晚饭耽误了时间,唐晓芙一直考到晚上七点多钟才考完所有的学科,唐晓兰那时在上晚自习,唐晓芙就没有打扰她了,直接回去了。

    回到家里,她也没闲着,煮糯米,发面,准备明天早上卖早点。

    没有韭菜,明天肯定不能做馅饼,但是可以做武大郎烧饼,前世武大郎烧饼可是席卷整个江城。

    武大郎烧饼不同于一般常见的那种用汽油桶做的煤炉子烤出来的烧饼,武大郎烧饼要用平底锅做,在平底锅里倒上油,然后就像摊软面饼一样就行了,但是和摊软面饼不同的是要烧饼两面都要刷上调料。

    唐晓芙有辣椒粉,有胡椒粉,有孜然,这三种调料一混合刷在上面肯定香。

    做好明天做早点的准备工作之后,唐晓芙就洗了澡,洗完衣服睡下。

    洪水过后,江城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晚上有些凉意,唐晓芙想,明天得去买一床毯子了。

    因为第二天要起早床,唐晓芙睡下后也不敢胡思乱想,强迫着自己睡着。

    第二天五点闹钟一响,唐晓芙就立刻起床,梳洗穿衣,然后把早点摊摆在门口。

    她先把糊米酒都煮好,等有人买时就可以直接盛,接着她就开始做武大郎烧饼,才做了两张,就有不少想买早点的人被孜然香气给吸引过来。

    有许多都是老顾客,见了她笑眯眯的打招呼,问她发洪水的这几天她都去哪儿了?他们从她门前过,见她家的门都是紧紧关闭着的。

    唐晓芙就说她回乡下去了,昨天才来。

    武大郎烧饼很大,就是男孩子一个也能吃饱,唐晓芙卖五毛钱一个,许多人觉得划算,所以买的人很多。

    唐晓芙一早上就卖了六十多张,看看时间已经到7点了,不能再卖了,于是赶紧收摊,洗了手脸收拾了一番,抓起一个武大郎烧饼,背着书包就去上学了。

    她现在背的是她自制的双肩包,既美观又实用,比当时普通的黄书包容量大的多,可以装很多书。

    到了学校,唐晓芙找到昨天监考的老师,那个老师又把她带到校长面前。

    校长满脸都是笑,和蔼可亲的问了她几句关于学习的话,就亲自把她带到高三三班的班主任面前,对她说:“你目前考出来的成绩虽然可以读一班,但是我们还是要考核你一段时间,如果成绩稳定,再调到一班去。”

    唐晓芙乖顺的答了一个好字。

    班主任姓汪,带着唐晓芙到了高三(三)班。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