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认真考虑了一下:“我看十块钱就行了,我们把兔子部都送给大外婆,让大外婆养去,我们就不养兔子了。”

    方文静有些舍不得,兔子可爱乖巧,而且繁殖很快,再过不了多久,家里就会有很多兔子了,能够卖兔子赚钱了。

    可是要跟着两个女儿来城里,兔子确实没有办法养了,如果要王葵帮着养,兔子越来越多,每天割的青草就会越来越多,但每个月的工钱还是十块,对人家也不公平。

    唐晓芙看出她的心事来:“妈妈如果喜欢养兔子,那咱们就带一对兔子过来养。”

    方文静就说“好。”

    这一夜,唐晓芙睡得很不安稳,梦里老是梦见冷晨旭在一线抗洪的情景。

    不过她岂止今夜没睡好?自从发洪水之后,她就一直没睡过一个踏实觉。

    第二天早上唐晓芙就找到那个愿意帮她转学的邻居肖阿姨,说她愿意转到实验中学去,然后掏出五十块钱给肖阿姨,说是给她打点的钱。

    肖阿姨推辞了半天:“我那个亲戚跟我关系很铁,又在学校里是副校长,把你弄进去根本不需要花钱。”

    “怎么可能不花钱!”唐晓芙很坚决的把钱塞给她,“再怎么说我这种情况属于违规走后门,即便阿姨的亲戚是校长,也得请学校其他领导和老师吃个饭通融通融,这都得花钱。”

    肖阿姨见她这么说,眉开眼笑的把钱收了。

    唐晓芙前世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知道武汉的人情世故,做人得上道,不然会被人认为你贪小便宜,以后就不跟你来往了,这五十块钱给的安心,从此不欠肖阿姨和她亲戚的人情。

    和肖阿姨说妥之后,唐晓芙和方文静就乘长途汽车回乡下。

    昨天一天武汉基本没下雨,市区的积水都退了,只是大街上很肮脏,什么垃圾都有,环卫工在奋力清扫。

    唐晓芙打开收音机听天气预报,武汉的降雨天气总算结束了,可长江上游的降雨天气持续。

    唐晓芙除了在心里祈祷老天爷发发慈悲,结束上游的降雨吧,就什么也做不了。

    回到乡下,唐晓芙母女先向王葵大婶致了谢后,就去割草,摸螺蛳喂鸡鸭鹅兔猪。

    干活儿的时候,唐晓芙就跟方文静商量,把家里的鸡鸭鹅送给大外婆帮着养。

    方文静惊讶的问她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唐晓芙把兔子爱吃的剪刀草往兔舍里扔,那几只白兔就都蹦蹦跳跳过来吃。

    “我在想,咱们家现在在城里已经有了房子,我和晓兰也都去城里读书了,以后咱们母女三个就在城里扎根,鸡鸭鹅什么的以后就不养了,就连猪都从明年不养了,在城里好赚钱,猪肉也好,鸡鸭鹅也好,只要有钱又不是吃不起,何必费那力气养呢?”

    方文静有些犹豫:“虽说在城里有房子住,可咱们在村里的房子也是新做的,而且又宽敞又舒适,就这么空着好浪费。再说了,咱们农村人在城里能扎下根来吗?”

    “怎么就不能扎下根来?我和晓兰肯定都能考上大学,国家肯定包分配,只要有工作了,就能在城里生根,我们都在城里了,难道还把妈妈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留在乡下?”

    方文静把拌好的猪食倒进猪槽里,引得那两只小猪扑过来拼命地拱槽。

    “妈喜欢住在乡下,等你们在城里有了工作妈就回来,现在就按你说的办,咱们家就暂时不养鸡鸭鹅什么的,等几年之后妈回来再养。你们也就有鸡鸭鹅和猪肉兔子肉还有蛋吃了。”

    唐晓芙明白方文静从小在这片土地长大,对这片土地有很深的感情,所谓故土难离就是说的这样,她现在肯去城里都是因为舍不得和两个女儿分开。

    唐晓芙就说:“那王葵大婶就只有帮咱们照看一下房子,养一下猪和小黄就行了,那就不用给十块钱了,每个月给五块就行了。”

    方文静就说:“好。”

    做完这些,唐晓芙就去吴春燕家看看她家的那面墙修补好了没,一看,损坏的地方都糊上了水泥,很粗糙,一看就不是工匠做的,肯定是唐家人自己糊的水泥。

    唐晓芙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虽然难看,但结实,也就没多计较了,转身就走。

    背后是丁家丽不满的数落吴春燕的话语:“一把年纪了,一天到晚争强好胜,也不看看自己那怂包相,能争得赢谁!每次被人压得屁都不敢放一个,还要连累我们帮你擦屁股!

    你半截身子埋土里了,那张老脸可以扔了不要,我们还要在村里活人哩!我的孩子还要娶媳妇哩!你说你凿人家的墙壁,人家放过你没?你出成气没?到头来我们家还成村里人的笑柄,总想跟人家黄毛丫头斗,总也斗不过!一把年纪了也不知为了什么!”

    方文静母女三个在田家时,丁家丽虽然也没把她们当人看,但是方文静母女三个跟她没有半点利益冲突,因此她并不像唐家其他人那样恨方文静母女三个,她们搬出唐家对她而言只是少了几个欺负的对象而已。

    但是吴彩云和吴春燕就不同了,一个是和她有利益冲突的人,不过吴彩云也离开了田家,就算丁家丽跟她有千仇万恨也报不了了,不放下也得放下。

    另一个吴春燕丁家丽就更不待见了,以前唐振中把每月工资交给她、她有钱时也没赏过她几块钱,现在唐振中要急着还债,自从换了单位之后就没交钱给吴春燕了,吴春燕就白吃白喝他们的,而且还想和以前一样,像个慈禧太后一样,家里什么事都不做,哪怕农忙季节让她做顿午饭,她都要哭天抢地,说她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她伺候晚辈!丁家丽心中哪会没气!

    丁家丽对吴春燕有气唐晓芙能够明白,因为丁家丽就是这种见便宜就上,见困难就让的人,有好处给她,她就有笑脸给你,没好处给她、还吃她的、喝她的,她怎么可能有好脸色给吴春燕!她连容都容不下她!

    所以她自认为是自己一大家子人在养活吴春燕吃了大方,所以才会斥责她。

    但是她即便斥责吴春燕也不用做给唐晓芙看,唐晓芙猜,丁家丽这么做肯定是有求于她们。

    唐晓芙回到家里就告诉方文静,吴春燕已经把她家损坏的墙修补好了。

    方文静已经做好午饭了,母女两个吃了,就把鸡鸭鹅和兔子部装起来,方文静用个担子挑到方守诚家,让贺雪妹养,她年纪大了,做农活儿吃力,可养家畜还是养得了的。

    走了几个小时,到达大外公家时,方文静母女两个又累又渴,一连喝了两大杯冷开水才解了渴。

    大舅妈和二舅妈打了冷水她母女洗手洗脸。

    大舅妈赧然对方文静说:“晓芙这孩子咋这客气,我给她送货,她还算路费给我!我每次给晓芙送货,我也从她那里赚到钱了,这路费真心不必给。”

    “大热天的,你给晓芙送货也不容易,她该给的。”方文静用毛巾擦着脸。

    每次王翠玉送的都是她和二房两家的鱼虾的货,虽说王翠玉两个妯娌和睦相处,王翠玉不计较自己多出了力和钱,可是唐晓芙要给她补偿补偿,毕竟大舅妈对她尽的心更多。

    杨秀华不好意思地笑笑:“就我家占了大嫂家的便宜了。”

    王翠玉横了她一眼:“一家人干啥说两家话!”

    张晓芙母女两个洗了手脸之后,就坐下歇息,其他人也都跟着坐了下来。

    现在地里的农活儿不多,就两个舅舅在地里干活儿,舅妈们都在家。

    大外婆见方文静把她家的鸡鸭鹅兔都挑来了,就问原因。

    方文静就说:“这几只兔子就送给大伯大妈养,兔子繁殖力强,又只吃草,不用花饲料钱,晓芙说,叫大外婆养兔子,明年这个时候就能一个月卖二十只兔子,应该能赚七八十块钱,外公外婆年纪大了,养殖兔子比种田更轻松,也容易赚到钱,就叫外公外婆干这个赚钱哩。”

    方守诚老两口笑开:“晓芙这孩子孝顺哩,怕我老两口干不动农话儿,给我们找了个赚钱的好营生!”

    唐晓芙笑着说:“等明年这些兔子就变几百只了,每天要割不少草喂它们,还要勤快打扫兔舍,不然不卫生怕兔子生病,也是很辛苦的。”

    方守诚就说:“咱庄稼人谁怕辛苦?怕辛苦就要饿肚子就要受穷!”

    众人都认同地笑。

    方文静指着那些鸡鸭鹅说:“这些鸡鸭鹅大妈就帮我们再养几个月,到过年了,我们就或卖或吃。”

    王翠玉惊讶地问:“妹子,你这是干啥?咋把这鸡鸭鹅给妈帮着养?”

    方文静笑着说:“晓芙恐怕也要转到城里读书了,现在田里没什么活儿好干,我就跟着去,做点小买卖赚钱,娘儿几个又能在一块儿,这鸡鸭鹅养不了,所以送来给大妈养。”

    “放心,我给你们养的好好的!”唐晓芙的大外公爽快地答应了。

    王翠玉就问:“夜市大排档你们还开不开了?要开的话我就让孩子大舅还弄猪杂碎,我给你们送货。”

    方文静看着唐晓芙。

    唐晓芙看着大家说:“我今年高三,得抓紧时间学习,大排档生意我就想分成三份,麻辣烫就分给大表哥卖,香辣龙虾我妈来卖,烧烤给二舅妈家卖,看二舅妈叫哪个表哥表姐去,咱们各自赚的钱都是自己的。”

    二舅妈踟蹰着说:“现在天气热,还好抓鱼虾,要是天冷了,鱼虾不好抓,蔬菜也长不及,这烧烤摊子怎么继续下去?”

    她也没打算要跟大房家抢麻辣烫卖,大房能弄到猪杂碎她家弄不到,唐晓芙把麻辣烫分给大房很合理。

    “不怕,等天冷了可以做豆腐、土豆烧烤卖,还可能卤鸡蛋卖,一样能赚到钱的。”唐晓芙说,“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杨秀华点头,即使比大房家赚得少,但是收入应该也很可观了。

    方文静扫视了一遍屋里,一个孩子也没见着,就问王翠玉和杨秀华:“孩子们怎么都不在家?”

    王翠玉就说:“小胜小利还在工地上干活儿没回来,彩云彩凤两姐妹跟着村里的姐妹去城里卖鸡蛋了,就小明小亮和小辉在家,他们三个是想等你的消息,看还做不做夜市,如果不做夜市,他们也要去工地劳动赚钱,不过今天下午他们都正好出门逛去了,不在家。”

    唐晓芙就说:“别要彩凤姐她们挑着鸡蛋走街串巷的卖,就叫她们们到我那儿去,我那里也是商业区,一个在我家门口摆摊卖卤蛋,另一个去商场门口卖,不比挑着担子卖生鸡蛋赚的多?”

    杨秀华笑着满口答应,但随即又说:“你那里地方小,你表哥表姐过去那么多人,住的下吗?”

    唐晓芙想了想就说:“没事,先挤挤,我再找房子我娘儿几个搬出去住。”

    王翠玉和杨秀华都说:“那是你们的房子,你们反而搬出去住那多不好,干脆你帮我们找一间房子,让你表哥表姐搬出去住。”

    唐晓芙笑着说好。

    大家商量好了,方文静母女就又赶回去了。

    这次王翠玉、杨秀华她们就没有给鸡蛋方文静母女两带回去,她们马上要搬到城里去住,要拿的东西肯定多,给鸡蛋她们也不好往城里带。

    唐晓芙看着好几个桶里养着的不少鱼虾发愁,还有这么多鱼虾,她母女两个哪里吃得了?

    王文静就要唐晓芙把这些鱼虾送给村里的两户五保户。

    这村里两户五保户,一户是一对傻子夫妻生了一个傻子儿子,另一户两个老人一直没有子嗣,现在老了就没人赡养他们了,生活都比较困难。

    唐晓芙就留下一些鱼虾给方文静吃,其他的都送给了那两户人家,见那两户人家实在困难,她又给了两家一家五块钱,让他们买点肉吃。

    两户人家都感动得直抹眼泪。

    唐晓芙提着个空桶回到家里,看见丁家丽正站在院门口和方文静说话:“哎哟,我说大嫂你怎么这么不懂待客之道,哪有把客人拦在门外的?”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