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板有几十米,部都被江水淹没,好在跳板两边都有铁栏杆,让人知道跳板的位置,并且跳板很宽、很结实,是整块整块的钢板,不存在会踩空落在江里的情况,只是人踩在沉入江水里的跳板,跳板一颤一颤的,人的心也跟着一颤一颤地提到嗓子眼儿。

    唐晓芙前世从小就生活在长江边上,司空见惯了这种情形,可方文静和唐晓兰会怕,每走一步就提心吊胆。

    不光她们两个怕,凡是外地人走这段钢板跳板都很怕,一个浪头打过来,有的人都差点瘫坐在跳板上。

    唐晓芙就走在最前头,让小兰拉着她的衣服,然后方文静拉着小兰的一只胳膊,母女三个像一串虫串一样趟水前行。

    等上了轮渡看着宽得让人惊恐的江面,方文静和唐小兰的脸都白了。

    江水怒吼着前行,不时用力地拍打着轮渡,浪花都溅进了船里,引起一阵又一阵乘客们的惊呼声,轮渡也比平常要摇晃得厉害,但唐晓芙知道不会翻船。

    如果天气真的恶劣到不能开船,轮渡公司自己会停开,不会拿乘客的生命开玩笑的。

    有胆小的乘客已经开始掂起脚来打开船舱顶上放救生圈的小铁柜,想要拿一个救生圈在手里防范于未然,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神色就更惊慌了。

    一刻钟之后,轮渡靠岸了,唐晓芙母女三个拿起东西又首尾相连的下了船,走过跳板,终于踩在实地上。

    方文静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晕船,吐得一塌糊涂。

    出了轮渡站,唐晓芙左右看看,一连多天的暴雨,连个摆茶水的摊位都没有,只得去商店买了一只大号的搪瓷杯子,然后厚着脸皮向一户住家要了一杯自来水给方文静漱了漱口,之后去了司门口,看看自家的房子淹了没有。

    司门口地势比较高,没什么积水,唐晓芙打开门,家里的水泥地只有一点潮湿,但是没有进水的痕迹,母女三个就放心了。

    司门口离积玉桥很近,也就两站路,只要到了积玉桥,走不多远就是实验中学,于是母女三个走着去。

    积玉桥地势比较低,所以越往积玉桥方向走,路上就越有积水,等到了积玉桥,积水就到了膝盖。

    唐晓芙和唐晓兰就把裙摆稍稍往上面卷起来,用一只手捏住,方文静把裤腿卷到膝盖上面,母女三个趟着水在唐晓芙的带领下来到了实验中学。

    学校新生报名处热闹非凡,别说发洪水,就是天上下刀子也抵挡不住学子们和学生家长们的热情,不论哪个年代,能够考进这所重点中学都挺不容易的,谁不珍惜在这里读书的机会!

    唐晓芙带着晓兰去报名,高中并非义务教学,所以学费有点费,要二十块钱,住宿费按学期收,一个学期五块。

    报名的时候就分了班,分班是按考进来的成绩分的,唐晓岚的成绩在新生中并不出众,只分到了高一六班。

    考生的分数是按照从高到低分到一到六个班。

    唐晓芙记得前世这所学校一个年级有十几个班,现在却只有六个班,应该是这个年代读高中的人不普遍,所以才学生少。

    被分到最差的班,唐晓兰有些扫兴。

    唐晓芙就安慰她,能考进来就不错了,别说育红中学,就是整个县能够考到省城读重点中学的学生也是寥寥无几。

    “只要你努力,成绩上来了,我想老师就会把你往重点班调。”唐晓芙这么说。

    唐晓兰用力的点点头。

    报了名,交了住宿费,一个老师就发给唐晓兰一把钥匙,钥匙上贴着寝室号码。

    唐晓芙母女三个就都提着东西往宿舍楼走去。

    有两栋宿舍楼,一栋男宿舍楼,一栋女宿舍楼。

    唐晓兰的宿舍楼在302室,唐晓兰进去的时候里面只有两个女生住了进来,那两个女生正叽叽呱呱兴奋的用武汉话在交谈,说明她们都是本地姑娘。

    那两个女生见有人进来,就都停止了交谈,热情的问唐晓兰是不是也是新生,分到哪个班了。

    唐晓兰略微带着一点自卑,小声回答,她分到了六班。

    那个胖胖的女生就带着一丝轻蔑,没再怎么和唐晓兰说话了,另一个依然很热情,说她也在六班,然后几个女生互相打听了姓名。

    唐晓芙见她们说起来没完没了,就打断了她们的话,问唐晓兰要哪个床位。

    方文静就说,睡下面的床位比较好,睡上面的床位怕晚上睡觉的时候从上面掉下来,那就危险了。

    唐晓芙看了看上铺,也有护栏,可是跟她前世学生宿舍的护栏比起来很低,夏天还好,冬天床上垫了棉絮,这么低的护栏有形同于无。

    于是唐晓芙就听从方文静的,给唐晓兰挑了一张下铺。

    安顿好唐晓兰后就到了中午,母女三个就去唐晓兰学校的食堂吃了一顿饭。

    学校的饭菜可以,价格也不贵,唐晓芙瞟了一眼菜价,最贵的肉菜也就只要一块钱,饭就更便宜了,五分钱二两。

    吃完饭,唐晓芙给了唐晓兰三十块钱做生活费,又给了她十块钱做零花钱。

    唐晓兰退一半钱给唐晓芙:“生活费只要十五块就够了,每月零花钱五块钱也足够了。”

    唐晓芙把她拿钱的手推回去:“你现在正长身体,得吃好些,别舍不得钱,我们现在又不是没钱。我和妈妈都不在你身边,你手上多点零花钱就不会出现急用钱时钱不够需要向人借的情况。”

    方文静也劝她:“听你姐姐的,把这钱都拿着,你只用好好读书就行了,其他的事你别操心。”

    唐晓兰这才把钱收下,贴身放好。

    吃过饭,母女三个又回到司门口,在商场里买了新的洗漱用品,毯子,还有搽手的香香,蜂花牌洗发水护发素,打饭的饭盒,开水瓶、洗脸洗脚用的盆……

    然后回到唐晓兰的宿舍,把东西给她归置好,方文静又叮嘱了几句,这才依依不舍的和晓芙离开了,回到她们在司门口的家。

    已经下午三点多了,赶不上最后一趟长途汽车了,方文静和唐晓芙就决定在省城过一夜,明天再回去,家里的鸡鸭猪鹅什么的,方文静已经拜托过王葵帮她喂一天。

    唐晓芙就把在家里炒好按一斤一装分好的花生和方文静一起给左邻右舍送去,一共送了十几家。

    那些邻居收到炒花生,都笑得像一朵花一样,大家寒暄了几句,就不知不觉的聊到这场洪水上来。

    那些邻居都非常庆幸他们住在司门口,地势高,每次发洪水很少能够淹到家里来。

    徐家棚地势很低,每次一发洪水一整条街上的人家家里部都会被淹,听说今年洪水都漫到窗户那里来了。

    唐晓芙本来因为给唐晓兰报名而分散了注意力的心这时又变得沉甸甸的。

    那些邻居就问唐晓芙,还开不开大排档。

    唐晓芙就踟蹰着说,她是很想把大排档继续开下去,可是要开学了,她来不了。

    一个邻居就说,她有个亲戚在实验中学当领导,如果唐晓芙成绩够优秀的话,她那个亲戚就能把她转到实验中学读书,但是是借读,等高考的时候还是要回到原籍学校去参加高考。

    “实验中学的教学质量多高啊,在那里读高中的话,等于一条腿迈进了大学,你好好考虑考虑,如果你想进去,我就帮你!”那个邻居热心快肠地说道,武汉人就是这样,如果你对上他的眼缘,他就特别肯帮你。

    唐晓芙看着方文静,见方文静一声不吭,就对那个邻居说:“先谢谢阿姨,等我回家考虑考虑再说。”

    明明觉得和邻居只聊了一小会儿,可时间已经到了五点半,家里还有鸡蛋,还有腌菜,唐晓芙就煮了一点稀饭,煎了两个鸡蛋,炒了一碗腌菜,母女两个随随便便的吃了。

    吃过晚饭,唐晓芙又打开收音机听新闻,新闻里女播音员慷慨激昂,热血沸腾地讲述着抗洪一线的战士们可歌可泣的抗洪的光荣事迹。

    唐晓芙越听就心越不安,想关掉又舍不得,手是继续听,在纠结中终于把新闻都听完了,说来说去都是抗洪形势严峻的意思。

    实在没事可干,晚上八点,母女两个就洗过了澡,准备上床睡觉。

    一个邻居来敲她们的门,唐晓芙把门打开,那个邻居就笑着说:“你们这么早睡觉啊,到我家去看看电视!”

    唐晓芙惊讶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以为这个年代没有电视。

    方文静不好意思打扰人家,就想拒绝,唐晓芙带着几分好奇,还带着几分散心的意思怂恿着方文静一起去。

    那个邻居笑着说:“家里的凳子不够哈,你们自带凳子。”

    于是唐晓芙母女两个一人拿了一个小折叠凳来到那个邻居家里,邻居家里的客厅坐满了街坊,那个贫穷的年代能够买得起电视机的人并不多。

    并且那个年代的电视机都是黑白的,看上去好小,不过画面还是挺清晰的。

    电视里也在播放关于抗洪的新闻。

    唐晓芙本来是散心的,可是看着电视里那些战士奋力抗洪的壮烈场面,她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身边的人边看新闻边激动的感慨着解放军抗洪有多艰苦,方文静也不时小心翼翼的和那些街坊们交流几句。

    唐晓芙把手肘支在膝盖上,两手捧着脸,沉默的盯着电视看。

    忽然她身子一僵,脖子也伸得长长的,刚才那一闪而过的镜头里是冷晨旭?

    那么帅,不是他还会是谁!

    没戴帽子,军装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不知是浪打湿的,还是汗水浸湿的,肩上扛着一个沉重的大沙包健步如飞的在齐腰深的水里行走。

    见到他安好,唐晓芙这才有些安心,可又心疼起他来,已经在抗洪第一线抢险这么多天,该有多累啊。

    新闻放完之后,就放电影《地道战》,怎么说呢,按照现代人的眼光,《地道战》这个电影就是一篇爽文,我方抗战人员打到哪里赢到哪里,可实际上呢,当年抗日,中国胜得是极其惨烈的。

    抗战不易,和平不易,抗洪也不易呀。

    唐晓芙发现自己变得多愁善感,什么事都能够扯到抗洪上面来,不由哑然失笑。

    得知冷晨旭平安,唐晓芙沉重的心情又变得明朗起来,从邻居家看完《地道战》回来,母女两个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唐晓芙才有心情跟方文静商量她想来城里读高中的打算。

    方文静沉默了好久,终于说道:“你来武汉读高中也行,和你妹妹做个伴,再说城里的中学教学质量高,你明年也容易考上大学。”说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唐晓芙知道方文静其实心里是不想要她到武汉来读书,所以才显得这么犹犹豫豫。

    晓兰到武汉来读书,她又去城里读书,方文静身边就一个孩子都没有了,她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唐晓芙翻身面对着方文静躺着那张床:“妈,咱们现在在城里有房子,不如你也到城里来,咱们母女三个还是住在一起,而且咱们还可以继续做生意赚钱,现在秋收都基本上结束了,进入了农闲季节,在乡下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来城里赚几个钱。”

    唐晓芙知道该怎么说才能打动方文静的心。

    方文静果然有些动心了,可是想了想,又犹豫了:“咱家里还养着那么多鸡鸭鹅兔猪什么的,我们这一走,那些家畜怎么办?”

    唐晓芙笑了笑:“这个好办,把大外公大外婆接过来帮我们看房子,顺便养那些家畜,我们每个月给钱大外公大外婆。”

    方文静沉吟道:“你大外公大外婆恐怕不会要我们的钱。”

    唐晓芙想了想,就说:“那干脆叫王葵大妽帮我们看房子,我们给她钱,两家不是亲戚,谈钱就容易。”

    方文静也不想和两个女儿分开,再说王葵一家人都热心快肠、乐于助人,而且为人本分,没什么花花肠子,把房屋和家里的家畜交给她们,她也放心,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那咱们每个月给你王葵大妽多少钱比较合适?”方文静问。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