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下了三天暴雨,中间基本上就没怎么停歇,村里个个池塘水满为患,就连河里的水都涨起来了,小河看上去像一条小江一样,河水奔涌不息,许多鱼虾都浮上水面,特别好抓,附近村里有很多小男孩要去捉鱼虾顺便玩水,被大人喝斥住。

    乡下小孩一到夏天玩水这情景司空见惯,大人一般也不拦着,因为水势平静,真要有个什么突发情况,施救很容易。

    可是现在发洪水就不同了,光看那河面就比平常要宽上几倍,河水翻腾怒吼,很有些吓人,能够把一个壮年男子冲走,谁家敢让孩子玩水,要是冲走了怎么办?

    唐晓芙每天一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收音机打开听新闻,晚上睡觉也要听新闻,武汉的局势很不好,到处都淹了,并且政府加大了对长江堤岸的巡查力度,这样可以发现险情能及时抢险,唐晓芙每天都过得很不安。

    雨又下了两天,再加上长江上游这几天也是暴雨不断,洪峰不断涌向武汉长江段,因此更加加重了位于武汉的抗洪压力,并且已经不断有险情出现,军民都加入了抗洪。

    唐晓芙听到“军民”二字,心怦怦乱跳,不知道冷晨旭此刻是不是也带兵在抗洪?

    又过了一天,唐晓芙实在忍不住了,借口去买排骨回来吃,去了镇上,到了冷家大院,向伍卫国婉转的打听冷晨旭有没有带兵去抗洪。

    伍卫国一脸自豪的说:“冷团长当然要带兵去抗洪!他所在的团在军区有铁团之称,就是指他的团素质最过硬,抢险之类的任务他们完成的最漂亮!”

    然后就巴拉巴拉的开始讲述起冷晨旭的光辉事迹,宜昌泥石流,冷团长带兵争分夺秒,硬是提前几个小时打通救援通道,冷团长和他的战士们一双手都磨得血肉模糊,把受困群众及时解救出来。

    “那次伤亡情况无!”伍卫国骄傲的说,那得瑟的模样好像一个妻子在一群穿得破破烂烂的妇女面前炫耀自己的丈夫是个土豪一样,唐晓芙紧握着拳头,用尽平生的力量才克制住一巴掌呼在他脸上的冲动!

    你这个gay,少打我男神的主意,小心我把你撕成碎渣渣!

    还有一次,某地方水库水坝突然塌垮,冷团长带兵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皮,火速前往外地支援当地抢险官兵,到了目的地,连一分钟休息都没休息就投入到抢险当中,是成功救出遇险群众最多、并且整个团队无伤员的部队,当时一同抢险作战的其他部队都有战士牺牲。

    至于抗洪,几乎年年参加。

    “前年汉阳底下的一段堤坝被洪水冲开了,是冷团长率领战士扛沙包及时堵上的,可堵上又冲开,冲开又堵上,那次才叫惊心动魄!

    战士们为了节约时间,只能吃馒头充饥,一顿饭花不到五分钟,一直坚守到那拨洪峰过去了,才能歇息一下,有两个战士倒在岸堤旁的泥泞里,一睡就再也没醒来,医生说是过劳死,冷团长那次一个人对着江水默默流了好长时间的泪~”

    伍卫国还要往下说,

    唐晓芙心中已经很不安了,她根本就听不下去了,结结巴巴的问:“那……那现在冷团长有可能在哪里抗洪?”

    “当然是抗洪最严峻的汉阳段了。”

    唐晓芙失魂落魄的往家走,回到家里,唐晓兰见她两手空空,奇怪的问:“姐姐不是说上街去买排骨了,怎么空着手回来了?”

    唐晓芙这时才回过神来,强笑了一下说道:“今天镇上没有肉摊,所以我就没有买到。”

    唐晓兰望望屋外,屋子外面仍旧倾盆大雨哗啦啦下个不停,她自言自语地说:“也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停。”

    从回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了,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了,要是这雨一直不停,她怎么去报名?

    到了下午,一连下了好多天的瓢泼暴雨忽然停了,天际挂着一道彩虹,唐晓芙心中一轻,雨停了就好!

    中午她食不甘味,吃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心情不错,于是就光着脚丫拿了个水桶去河边捡鱼虾。

    洪水过后,就会退潮,河岸边会留下许多来不及游进河里的鱼虾等河鲜。

    晓兰也提着个篮子跟着她去了。

    小河边有许多男孩子在捡鱼虾,十岁以上的穿一个裤衩,十岁以下的连裤衩都没穿,光着身子在小河边捡鱼虾,这些小小子天天玩水晒太阳,或者帮家里人秋收干农活儿,连屁股都晒得黑黝黝的,一个个就像非洲华侨。

    女孩子不管多小都穿着衣服,上身一件小汗衫,下身一条花短裤,很文明的。

    男孩子光着身子女孩子害羞,都低着头专注地在河滩的泥泞里寻找大鱼大虾,不敢抬头看一眼男孩子,怕万一看到不该看的就尴尬了。

    小鱼小虾是看不上眼的,但是孩子们都会把小鱼小虾捡起来,扔到河里去,等来年就是大鱼大虾了。

    至于蛼壳和螺蛳就没有人管了,那东西太贱了!

    在孩子们眼里的大鱼,至少要有大人的巴掌大,如果比这小就没人要。

    唐晓芙姐妹也拣大鱼大虾捡。

    边走边留意脚下的泥泞和小水洼,那里面都会藏着鱼虾。

    唐晓芙忽然发现一个水洼里有一条三四斤重的大财鱼在扑腾,她连忙冲过去,一个光屁股小男孩也发现那条大财鱼冲了过来。

    财鱼性凉,吃了不会上火,而且营养价值高,卖价也高于鲢子鱼,鲤鱼,喜头鱼之类的鱼,当然,洪水季节什么鱼都卖不动,但是即使捡回去自家吃也很好啊,鲢子鱼和喜头鱼可以经常抓到,财鱼能抓到的机会不多,吃到嘴的机会就更少了。

    那个小男孩先唐晓芙一步冲到那条财鱼跟前,撅起光屁股就去捡那条财鱼,财鱼滑溜溜,被人一抓,本能的挣扎,就从那个小男孩手里挣扎出来,掉在泥浆里扑腾得泥点子四溅。

    那个小男孩又弯腰去捉,这次唐晓芙快他一步,一脚踩住那条大财鱼。

    那个小男孩气势汹汹的盯着唐晓芙:“这条鱼是我的!”

    “可它在我的脚下,那就是我的!”唐晓芙毫不退让,和那个小屁孩对峙。

    他们两个发生争吵,许多孩子都停下来向他们两个望了过来。

    唐晓兰想走过来又不好意思面对那个光着身子的小男孩。

    “是我先看到的,而且我之前也抓过的!”小男孩气得脸通红。

    唐晓芙就说:“明明是我先看到的,你看见我往这里跑,你才发现这条大财鱼的!”

    小男孩的谎言被戳穿,脸就更红了,忽然就蛮横起来,推了唐晓芙一把:“我说这条鱼是我的,就是我的!”

    唐晓芙这人吃软不吃硬,如果那个小男孩撒撒娇叫几声小姐姐,她就把这条鱼让给他了,可这熊孩子还推她,而且还把她推到泥泞里坐着!

    叔可忍婶不可忍,唐晓芙站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个小男孩:“我跟你说,你别跟我争,当心我把你蛋蛋揪下来喂鱼!”

    不光那个小男孩,周围其他的孩子都惊恐的看着唐晓芙,哪有女孩子说这样的话!

    那个小男孩瞪着眼看了唐晓芙片刻,捂住小弟弟,落荒而逃。

    唐晓芙姐妹捡了不少鱼虾回来,晚上就把那条大财鱼一分为二,自家留了一半,另一半方文静叫晓芙送给和她为这条大财鱼发生过小小争执的小男孩家里。

    这条鱼太大了,她母女三个吃不了,大热天的菜又不能过夜,不然就坏了,还不如送那小男孩家一半。

    都是一个村里的,小孩子别说争执几句,就是打得在地上滚来滚去,爬起来就不记仇了,大人们也不会当一回事,即便看见了,也只会说自家的孩子别打了,所以方文静叫唐晓芙给那个小男孩家送鱼,唐晓芙也没什么好尴尬的。

    唐晓芙用一只碗装着那半条财鱼走到小男孩家时,小男孩正委屈巴拉的像他爸妈告状,唐晓芙和他抢鱼,还扬言要割他蛋蛋。

    小男孩的父母不仅没有说唐晓芙半句,反而斥责那个小男孩不该把唐晓芙推到泥地里去。

    “那鱼又不是有主的,谁先抢到是谁的,是你自己手憨怪谁?再怎么说你也不能把你晓芙姐推泥地里,看把她弄得多脏!”小男孩的妈数落道。

    小男孩寻求支持不成反挨说教,心里就更郁闷了,苦着一张小脸闷闷不乐。

    唐晓芙推开小男孩家的院门走了进去。

    那个小男孩扭头一看是她,惊叫一声:“哎呀妈呀,这个疯女子追到我家来割我蛋蛋来了!”

    几步跳到他爸的身后,两手紧紧抓住他爸的破背心,从他爸背后探头探脑的看着唐晓芙。

    唐晓抽嘴角狂抽,然后对小男孩的父母笑着说道:“叔叔,婶子,这一大条财鱼我母女三个吃不了,我妈叫我给你们送一半来。”

    方文静为人厚道,叫唐晓芙送来的那半条才鱼是下半条没有鱼头的部分。

    小男孩的妈妈就接装着财鱼的碗,笑着说:“晓芙啊,你狗蛋弟没把你推摔疼吧。”

    采薇也笑着回答:“没有。”

    等狗蛋的妈妈把碗腾出来还给她,她就点点头离开了。

    中午没吃好饭,晚饭唐晓芙吃得格外香,红烧财鱼好吃,香辣大虾好吃,丝瓜鸡蛋汤好吃,就连她不太喜欢吃的扁豆~嗯!味道也不错!

    饱饱吃过饭,洗过澡之后,唐晓芙和方文静都帮着唐晓兰清理东西,明天好去学校报到。

    方文静就问唐晓芙,要不要这次报名的时候就把给唐晓兰准备的棉絮垫絮都背过去。

    唐晓芙摇摇头:“武汉比咱们乡下可要热多了,咱们乡下现在还没有垫棉絮,武汉就更用不着了,先只把席子和枕头带过去,等明天到了武汉,我再去商场给晓芙买一条毯子就行了,过了国庆节,再把棉絮垫絮给小兰送去。”

    方文静点头,低着头反反复复的检查小兰的行理,心事重重的模样。

    唐晓芙问道:“妈妈是不是舍不得小兰去武汉读书?”

    方文静落寞的笑了一下:“当然舍不得,儿行千里母担忧,你妹妹又这么小,她性格又不如你,太绵软了。”

    晓兰搂住方文静的肩膀:“妈,我不小了,有十五岁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不让姐姐和妈担心的。”

    方文静拍拍她的手臂,笑了笑。

    秋收结束了,家里没多少农活了,可以耽误一天,所以第二天方文静和唐晓芙一起去送唐晓兰去武汉去读书。

    母女三个上了长途汽车站,唐晓芙就打开收音机听新闻,新闻里说武汉的抗洪形势非常严峻,许多工厂都停产了,组织工人去抗洪。

    唐晓芙惊呆了,不是雨停了,洪水就应该退去吗?

    再往下听,武汉的暴雨昨天虽然停了,但还有零星阵雨,而且只有市区积水的情况得到了缓解。

    至于长江,因为有上游的洪峰不断涌下来,抗洪压力并没有减轻一分一毫,反而还有加重的趋势。

    唐晓芙心中一凉,她没有想到还有上游的洪峰下来!

    车上的乘客也都听到了她收音机里播出的新闻,大家都议论纷纷说起武汉的情况,有的武汉居民家里进水都有半腰高了,许多公汽都逼停了,就连许多国营商店都关门了,听说还有人死于这场洪水里。

    总而言之,武汉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有人就说起解放军抗洪一事,说战士们真是辛苦,扛着沉重的沙袋在水里奔跑,累得狠了,就睡在泥地里。

    唐晓芙的情绪低落下去。

    长途汽车终于行驶到了武汉地界,唐晓芙急忙伸头往窗外看,只见东西湖那一段马路上的积水并不多,两旁的房屋也没进水情况,但心里并没有松一口气,这里地势比较高,而且离长江还比较远,所以并没有怎么受洪水影响。

    越往市区开,积水情况就越严重,虽然没有像那位乘客所说的那么夸张,水到半腰高,不过也够触目惊心的了,雨停了,积水还漫到男人们的小腿肚,令人感到安慰的是,国营商店大都开门营业了,公汽也在跑。。

    下了长途汽车,换乘公汽,来到集家嘴码头换乘轮渡到司门口。

    买了船票,母女三个踏上跳板,向轮渡走去。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