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就说:“给路费就可以了,你大舅妈和二舅妈两家把鱼和虾卖给你,她们也沾光赚了不少。”

    唐晓兰还告诉方文静,她也给唐建斌开了五十块钱的工资,因为他也来帮了十几天的忙。

    方文静问起唐建斌那孩子在城里干什么,唐晓芙就说他在当民工。

    方文静听人说起过民工干的活苦重,吃的却并不好,工钱也不高,就叹息说:“这孩子可怜,你能帮他一把就帮一把吧。”

    唐晓芙点头:“这个我知道,我把那五十块钱的工钱给他时特意叮嘱他,叫他自己攒着,别交给唐家任何人,特别是别被吴春燕哄走了,他当时还笑我多虑了,也不怕老的快。”

    方文静沉吟了片刻,说道:“你说那些话建斌虽然没生气,可以后别说了,再怎么说,他姓唐,你说唐家人不好,他听了心里多少会不舒服的。”

    唐晓芙答了声“好”,就问农忙秋收这几天,两个舅舅他们家来不来帮着秋收,要是来,得提前安排好待客的饭菜。

    方文静就说:“你两个舅妈是说要来帮我家秋收的,被我硬拦下了,你方亮表哥和你方胜、方利表哥都跟着村里人去省城工地上打工去了,农忙又不能请假回来,他们家田地多,自家劳力都不够,我怎能让他们撇下自己的庄稼来帮咱们?”

    唐晓芙点头:“那我们自己秋收,干得了的!”

    方文静就说:“累也就只累这几天,老靠别人帮也不是个事。”

    母女几个聊了几句就都睡下了,辛苦了一天,骨头都要散架了,何况明天还得继续辛苦。

    用了整整两天才收完花生,还要把花生晾晒透干,才能装袋贮存起来。

    唐晓芙家不用跟人抢打谷场晒粮食,她们家的农作物都可以放在自家房顶晒,屋外有一个楼梯能通房顶,而且房顶四周修了栏杆,人在上面干活儿不会失足掉下来,这样避免了抢打谷场晾晒与人冲突。

    村里已经有村民们为抢打谷场的晾晒地盘干上架了。

    方文静和晓兰性子柔,不爱跟人吵架,唐晓芙虽然性子烈,可也很烦与人争吵,这么清清静静地过日子最好了。

    收完花生,接着收芝麻,又用了两天,最后是棉花。

    六天过去了,第七天一大早天就阴沉沉的,方文静很焦急,眼看暴雨就要来临了,她家种的第二茬黄豆还没收呢!

    早上六点钟方文静就带着两个女儿去收黄豆,收到八点,唐晓兰回家用腌菜炒了三碗腌菜、鸡蛋炒饭,再带着一壶凉开水到了地头。

    母女三个就在地头匆匆吃了早饭,就又开始抢收。

    王葵和好些个乡亲拿着镰刀来了:“方嫂子,我们来帮你收割来了!”

    方文静抬头一看,这些个乡亲都卖过菜给唐晓芙的大排档,现在他们知恩图报来帮忙来了,感动之情溢于言表。

    方文静问:“你们家都收割完了?”

    “收割完了!”那些乡亲下地帮忙,两亩地的黄豆在中午之前部抢收完了。

    众乡亲刚把黄豆给方文静母女挑到唐家属于她们的东厢房里,天上几道闪电,几声炸雷,倾盆大雨瓢泼而下。

    方文静母女庆幸不已,幸亏有乡亲们帮忙,不然这黄豆非得损失一大半不可,那方文静的辛劳付出就付之东流了。

    整整累了六天半,唐晓芙姐妹一回到家里,都像死狗一样瘫在床上。

    方文静做好午饭,把两个女儿叫起,吃过午饭,收拾了碗筷,喂了家畜,母女三个都美美睡了一个午觉,这几天劳动强度实在太大了!

    一直昏天黑地睡到下午四点半母女几个才起床,休息好了,个个都精神奕奕的。

    唐晓芙姐妹各披了一块塑料,准备出去割青草嗯兔子,却看见前院种的几个水果树上仅有的水果都被狂风暴雨打下来了。

    唐晓芙忙拿了一只盆去把那些水果都捡起来,交给方文静。

    姐妹两出去一趟,割了两大篮子的青草回来喂兔子。

    冷晨旭送来的六只免子现在变九只了,所以青草需求量增大了,得多割青草。

    这几天忙得天昏地暗,每次喂兔子时,唐晓芙都没留意看兔子,现在才发现那九只兔子里的五只母兔子都怀孕了。

    冷晨旭跟她说过,兔子的繁殖力很强,所以他才送种兔希望她养兔子发家致富,可没想到这么强!这才几个月呀,就又怀上了!

    嗯完兔子,姐妹两个又冒雨去网鱼虾,网了两次就网了不少大小河虾和螺蛳、小鱼。

    回到家里,姐妹两个把大河虾、大螺蛳、两寸以上的鱼都挑起来,其他小鱼小虾小螺蛳就喂鸭和鹅。

    鸭和鹅都高兴的乱叫,然后喂鸡,这一忙就到了下午五点半。

    方文静已经烧好水,叫她姐妹两洗头洗澡,她准备晚饭。

    螺蛳要清水,得养几天才能吃,鱼和虾这么多,一顿吃不了,留一些养起来,方文静选了够今晚吃的鱼、虾开始杀鱼、处理河虾。

    暴雨已经下了一下午了,屋里屋外又凉爽又清新,洗过头澡换过干净裙子的唐晓芙姐妹两个不知几舒服。

    唐晓芙顺手把姐妹两个的衣服洗了。

    在城里的那将近一个月里,晓兰心疼她每天早上还要卖早点,晚上洗过澡后总是她抢着把衣服洗了,现在回来了,该轮到她这个姐姐照顾妹妹了。

    她母女三个都没有夏天衣服隔夜再洗的习惯,总是当天换下当天洗,不然会觉得屋子里汗味难闻。

    唐晓芙洗好衣服,就把衣服晾楼梯反面了,当时设计房屋时,她忘了阳台,幸亏楼梯反面可以晾晒衣服,不然下雨天衣服可真没地方晾晒。

    方文静已经煮好饭,也炒好三个菜,正要烹饪鱼和虾,唐晓芙走进来厨房,说:“妈,我来烹饪鱼和虾吧。”

    方文静知道她厨艺好,就把锅铲交给她,她则去喂猪。

    做好晚饭,一家三口坐在饭厅里吃饭,有鱼有虾有青菜,这是这六天秋收农忙之后,母女三个坐下来第一次从从容容吃的一顿饭。

    那几天即便一起吃饭,谈论的也是秋收的话题,今天总算换了话题,唐晓兰边吃饭边巴拉巴拉的说着她和姐姐在城里卖大排档时见到的听到的新鲜事,方文静一直微笑着倾听。

    吃完饭,收拾完碗筷,方文静就把早已经洗干净的那些水果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让两个女儿拿着吃。

    这些水果还差半个月才熟,不过酸酸甜甜的挺好吃。

    虽然每棵树上只结了几个水果,但是有六棵树,加起来水果也不少,母女几个边吃水果边闲聊。

    方文静就说马上就要征兵了,不知道唐建斌会不会报名。

    随即又叹了口气说,即使唐建斌报名,政审那一关他也过不了,估计是当不成兵的,不禁惋惜的摇头,说唐建斌完被他们唐家给拖累了,欺骗冷首长那件事他并没有参与。

    母女三个沉默的吃了一会儿水果,方文静又徐徐开口告诉唐晓芙,吴春燕坏的很,每天都在她的院子里凿属于她们母女三个的东厢房那面在唐家院子里的墙。

    唐晓兰听了很气愤:“吴春燕那个老妖婆真不是个东西,一直耿耿于怀法院把东西厢房判给我们了,所以才这么故意搞破坏,就是想把东厢房弄垮了,不便宜我们!”

    唐晓芙就问方文静,为什么现在才说,她一回来就应该告诉她的,她好早点解决这件事。

    方文静就说:“我还不是想着唐家是一群赖皮狗,你去找他们算账得费时间,我怕耽误秋收,就没敢跟你说。”

    唐晓芙眉毛一竖:“我明天找唐家去,他们怎么给我损坏的就怎么给我修好!”

    乡下也没什么娱乐节目,唐晓福家里连个收音机也没有,母女三个说话说到九点多也没什么好说的,于是都睡了。

    外面暴雨还在噼里啪啦的下,因为下午饱饱睡过一觉,虽然现在躺在床上,唐晓芙并无什么睡意,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明天到供销社去买一个收音机回来,不然连外面的消息都不知道。

    第二天雨还是很大,唐晓芙姐妹两个早上去给兔子割青草时,看见不仅青草荆棘和庄稼被狂风大雨扑打的铺在地上,就连一些半大的小树也被吹打得直不起腰来。

    唐晓芙仰头望望天,雨水就落到了她的眼睛里,她在心里暗暗祈祷,暴雨快点结束吧,这样冷晨旭就不用带兵去抗洪了。

    吃过早饭,唐晓芙就打着雨伞去了唐家,一把推开唐家虚掩的大门,走了进去。

    吴春燕还以为是哪个村民走进了他家,正想笑脸相迎,一见是唐晓芙,脸立刻就垮下了,像家里死了好多人似的,冲着唐晓芙怒骂:“你这死贱人,小婊砸,给老娘滚出去!”

    唐晓芙气定神闲、凌厉的盯着她:“我警告你,你如果再这样骂我,我可以告你诽谤!”

    吴春燕立刻闭了嘴,却强撑着不让气势弱下去,怒气冲冲的问:“你来我家干什么?”

    唐晓芙指着东厢房靠着她家院子的那面墙,冷声说道:“你以为我稀罕来你家?就是你用八人大轿来抬我,我也不屑踏进你家半步!还不是因为你做人龌龊,把我家的墙都弄坏了,我当然要找上门了!”

    吴春燕两眼一翻:“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家的墙要坏,怎么就赖上我了!”

    唐晓芙冷哼:“我不跟你做口舌之争,我只是先礼后兵,跟你们打声招呼,让你们自己把这面墙给我修好,这事就算了,不然我就告到公安去,让公安看着办!”说完转身就回去了。

    回到家里,方文静就问她,吴春燕怎么说。

    唐晓芙嗤道:“那条老赖皮狗还会怎么说?当然不承认喽!”

    方文静叹了口气:“我就知道那老妖婆难缠,她吃定了我们没证人拿她没办法!”

    唐晓芙冷笑:“没证人?这还需要证人吗?那面墙可是在她院子里,谁能够进她院子里去凿我们家那面墙?不是她家干的还会是谁?

    我已经威胁吴春燕那个老妖婆了,如果她不把咱们家的墙给咱们还原好,我就告公安!吴春燕又不是个傻子,公安来了还不是会要她给我们家把墙修好,她还要受一场惊吓!所以她肯定会把墙给咱们修好的!”

    方文静听了放下心来。

    难得这么有空,方文静就给唐晓兰做衣服,她马上就要到城里重点学校去读书了,得做几件见人的衣服。

    唐晓芙就跟方文静说她来给唐晓兰裁剪衣服,方文静只用做成成品就行。

    方文静虽然会做衣服,可都是乡下那些土里土气的款式,即便是唐晓兰一身新衣穿到学校去,人家也知道她是个乡下姑娘,而她来自前世,会做许多好看的服装。

    唐晓芙给唐晓兰裁了好几件适合学生穿的连衣裙,衬衫还有裤子,这一上午就过去了。

    唐晓芙在裁剪衣服的时候,方文静和晓兰就把收花生时拣出来的嫩花生洗干净,煮了一些盐水花生,正好这几天在家闲着吃。

    吃过午饭,唐晓芙就撑着冷晨旭送她的那把小花伞去镇上买收音机。

    回来的路上,她见那位卖豆腐的老大爷还在暴风雨中摆摊,三家肉摊也有一家肉摊出摊了。

    这种恶劣天气还坚持出来摆摊,应该是家庭负担比较重吧。

    唐晓芙就买了豆腐老大爷不少豆制品,反正这几天在家里可以做些好吃的。

    老大爷很是开心,用油纸给她包好。

    唐晓芙又去肉摊,把那个肉摊老板的猪大肠猪小肠和猪脚猪耳朵买了。

    虽然肉摊老板一再说不要钱,可是唐晓芙还是按照往常在他这里拿货的价钱付了钱。

    肉摊老板找了个蛇皮袋把她买的东西都装进去,方便她拿。

    唐晓芙想着方文静和小兰都喜欢吃猪肝,又割了一斤猪肝,准备回去爆炒。

    肉摊老板眉开眼笑,用一根草绳把猪肝给她系着,让她提着。

    唐晓芙满载而归。

    回家之后,方文静看见唐晓芙买了猪肝回来,就去菜地里摘了一些尖椒回来,准备用尖椒爆炒猪肝,并且还带回一把竹叶菜和半篮子红彤彤的番茄。

    自从唐晓芙姐妹两个回来之后,每天都可以吃到许多番茄,这些番茄是方文静特意留给两个女儿吃的。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