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冷晨旭过来给唐晓芙带了满满三麻袋调料,一麻袋孜然,一麻袋胡椒,一麻袋辣椒。

    那些孜然胡椒和辣椒的味特别正宗,闻着都叫人直咽口水。

    唐晓芙要给钱冷晨旭,冷成旭就说西疆经济特别落后,所以消费很低,他的战友买这些东西寄过来并没有花几个钱,她不用给钱的。

    唐晓芙就笑着说了两声:“谢谢!”款待冷晨旭吃了一顿晚饭。

    吃饭的时候冷晨旭告诉她,过几天他又得带兵出去拉练,这次出去恐怕至少得半个月之后才能回来。

    唐晓芙心里有一丢丢失落,这就意味着自己至少有半个月见不到冷晨旭了,这段时间他每天晚上都来帮忙,她都习惯他在自己身边了。

    几天之后,冷晨旭就真的没再来了,突然少了一个人,唐晓芙兄妹三个摆摊的时候都手忙脚乱的。

    这天是个礼拜六的傍晚,生意格外火爆,唐晓芙兄妹三个都已经忙得天昏地暗了,那些食客还不满的拍着桌子,要他们快点,有的甚至骂出难听的话来。

    方明就变了脸色要和别人对骂,被唐晓芙拦住,小声告诉他:“武汉人就是这样凶悍,别计较,咱们是来赚钱的,不是来和人吵架的。”

    方明这才强压怒火,继续忙碌。

    这时几个民工模样的人走过来看着唐晓芙锅里的香辣小龙虾问多少钱一份。

    唐晓芙就说:“五毛钱。”

    一个民工立刻炸毛了,扯着嗓子大喊:“这还要五毛钱,这玩意儿在咱们乡下——”话没说完,就被人捂了嘴巴。

    唐晓芙忙里偷闲的瞟了一眼,握住那个民工嘴巴的人竟然是唐建斌!

    唐建斌一把把那个民工推的远远的:“你嫌贵吃不起就滚远些,这是我妹子的摊子,你少在这里捣乱!”

    那个民工就嘿嘿的笑了两声,又蹭了过来。

    唐晓芙惊讶的问:“你怎么也到城里来了,而且还当起了民工!是暂时打工赚学费吗?”

    “不是。”唐建斌神情有些黯然,“我没有考上大学,当然得出来找活儿干了。”

    现在正是农忙季节,一般没人会在这个季节出来当民工揽活儿干。

    不过唐建斌家里的劳力多,即使他到城里来干活儿对他家秋收秋种也没什么影响。

    但他选在这个时候跑出来当民工恐怕不是因为家里的劳力多的缘故,而是因为没考上大学心里难受。

    他读高三时,田家发生了那么多事,对他的冲击也那么大,他会受影响会分心考不好其实是预料之中的。

    唐晓芙忽然就很同情他,生在那样的家庭,被拖累,让他大学梦碎,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难怪他看上去萎靡不振。

    唐晓芙笑着道:“没考上大学的多了去了,今年咱们育红中学就没人考上大学,出来打工也挺好的,赚的是现钱。”

    唐建斌抬起头来,强打精神,用力“嗯!”了一声,他也想摆脱乡下那些阴影,在城里打拼出一番新天地。

    唐晓芙笑着问他想吃点什么,她请客。

    唐建斌反而左右看看,体贴的说道:“你生意这么忙,我帮你干活吧。”

    生意的确太忙,有的食客等的不耐烦都要掀桌了,唐晓芙就没跟他客气,要他去杀鱼。

    有了唐建斌帮忙,顿时缓解了唐晓芙三兄妹的压力,顾客的抱怨小多了,晚上十点不到,几乎所有的食物都卖完了。

    现在东西能卖的这么快还多亏了冷晨旭给的孜然,实在是太香了,叫人闻了就迈不动脚步,生意好,食物就卖的快,那个时代武汉这种内陆城市还没有孜然卖,唐晓芙的生意占了这个优势。

    唐晓芙特意给唐建斌留了一份香辣龙虾和一碗麻辣烫给他吃。

    唐建斌推辞着不肯吃,唐晓芙就说:“你我兄妹还这么客气?那我以后也不要你帮忙了。”

    这么多年来,这是唐晓芙第一次承认她和唐建斌是兄妹关系,唐建斌胸口一热,就坐下来吃小龙虾和麻辣烫。

    说实话,他所在的工地伙食很差,早上两个馒头,中午和晚上都是包菜配米饭,那包菜一点油星都看不到,可是活儿苦重,出来这半个月肚子里攒的那点油水早就消耗殆尽,刚才帮着杀鱼时闻着麻辣烫和小龙虾的香味他就一直吞口水。

    唐晓芙又拌了一碗白糖番茄放在他跟前,然后到不远处的一个卖烧饼的摊子买了三个大烧饼。

    自从唐晓芙在这里摆夜市开大排档之后,就招来了许多卖小吃的小摊贩,并且沾唐晓芙大排档的光生意都不错。

    先开始那些小摊贩还和她的大排档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后来就越来越近,贪心不知足想分到更多的羹,唐晓芙见没怎么影响她的生意就一直没有吭声,都是为了生活,一般别人不是太冒犯她,她就不会想为难别人。

    唐晓芙把那三个散发着好闻的麦香的大烧饼放在唐建斌的桌子上:“你慢慢吃,我们去屋后面的院子里洗碗去了,你吃完了叫我们,我们就来收拾。”

    唐建斌就道:“你们去忙吧。”

    唐晓芙三个人就进屋到后院去清洗锅碗瓢盆了。

    唐建斌的喉骨节剧烈的滚动起来,麻辣烫和小龙虾的香气让他幸福的眩晕。

    他深吸一口气,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麻辣烫,马上就出了一身的热汗,可是速度丝毫没有减慢,吃得近乎狼吞虎咽。

    心想唐晓芙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把所有人都带走,独留他一个人在这里享用美食,不然他哪能吃的这么畅快淋漓!

    唐建斌把一大碗分量十足的麻辣烫吃了个精光溜光,又三口两口把三个烧饼都吃下肚子,最后才开始剥小龙虾吃,真没想到,乡下人连拿来喂鸭子鸭子都不吃的小龙虾居然被唐晓芙烹饪得这么美味!

    没过一会儿功夫,桌子上就堆了一小堆小龙虾鲜艳的盔甲。

    唐建斌隐隐觉得胃有些不舒服,吃的太快太多了,他那消化米饭和清水包菜的胃有点经受不住这意外的宠爱。

    等他慢慢吃完白糖拌番茄,胃才舒服了。

    这时唐晓芙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桌子,就说:“都吃完了呀,我出来的正是时候。”就要来收拾桌子。

    唐建斌连忙抢着收拾:“我来!”

    唐晓芙不让:“你快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你还要上班呢!”

    唐建斌顿了顿,就说:“那好,我明天再来帮忙。”转身离开了。

    方明和唐晓兰也走出屋子。

    唐晓兰看了一眼唐建斌远去的背影,惊叹道:“这么多东西他都吃完了呀。”

    唐晓芙把桌子上的食物渣滓都用抹布扫到地上:“你看看他都瘦成什么样了,我想他在工地上一定吃得很差,所以那些东西能都吃完也不奇怪呀。”

    几个人把桌椅都折叠起来,送进屋里放起来,然后拿了扫帚把地上的垃圾扫成一堆倒进垃圾箱里。

    唐晓芙看了一眼卖冰镇汽水和冰镇啤酒的邻居,他有路子,每天唐晓芙的摊子一摆好,就有人用三轮车送一三轮车的冰镇汽水和冰镇啤酒来,就堆在他自家门口卖,那么多冰镇汽水和冰镇啤酒每天晚上恐怕能赚二三十块钱!一个月下来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那个邻居的脚边还剩半箱冰镇汽水,唐晓芙就走过去掏钱买了三瓶,他们三兄妹每天只顾着赚钱,还一直没有买过邻居的汽水喝呢。

    武汉人也有武汉人的豪爽,那个邻居很清楚自己是借了唐晓芙的光才赚到钱的,所以唐晓芙要来买他的汽水,他就笑着说道:“街里街坊的,收个什么钱?想喝只管跟叔叔说,叔叔请你们!”说着手脚麻利的撬了三瓶汽水给唐晓芙。

    唐晓芙说了声:“谢谢叔叔,我等一会儿来还瓶子。”

    “不急,拿回家去慢慢喝,明天早上还给我是一样的。”邻居叔叔笑眯眯地说。

    下一刻,唐晓芙三兄妹就坐在床上喝汽水,说是冰镇汽水,到这个时候早已经都变成常温的了。

    唐晓兰直叫汽水好喝,她还没喝过汽水呢!

    方明话少稳重,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眼角眉梢却挂着几分满足的笑意。

    喝完汽水,数了钱,洗过澡,大家就都睡下了。

    唐建斌回到工地,用自来水冲了个澡,就把自己的席子往工棚的空地上一铺,准备睡觉。

    今晚和他一起去过唐晓芙摊子的一个工友把自己的席子铺在唐建斌的席子旁,和他并排躺着,侧着身悄声对唐建斌说:“你妹子真好看,介绍给我认识吧。”

    在农村,介绍男女青年认识,意思就是处朋友。

    唐建斌当即用特别看不起的口吻说道:“我两个妹妹都是高中生,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性,你配和她们认识吗!”

    那个工友泄了气,平躺了下来,语气里满是失望:“我看你妹子在摆摊,我以为她和我们是一样的人,谁知道人家是高中生!”

    八十年代,能够读上高中的人是会被同年人羡慕的,所以那个工友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唐建斌翻了个身,背对着那个工友,闭上眼睛睡觉,可是在睡梦中不断的梦到唐晓芙的纤纤身影,还有她的粲然笑容。

    自从唐建斌知道唐晓芙姐妹在司门口摆摊之后,每天工地一下班,吃过晚饭,他就赶来帮忙,每次他离开的时候,唐晓芙都会给他煮两个鸡蛋煎两个韭菜馅饼让他带在路上吃,天天给他吃麻辣烫和小龙虾没什么营养,唐建斌现在需要营养。

    唐建斌的几个关系要好的工友有时候也来帮忙,唐晓芙要给他们东西吃,他们就都憨厚的笑笑,要她把东西留着卖钱,然后挥挥手就走掉了。

    唐晓芙就特意每天晚上做一摞韭菜馅饼,发给唐建斌的工友吃,那几个工友拿到韭菜馅饼,个个都欢天喜地的。

    一晃就过了五天,这天下午,唐晓芙兄妹几个都在屋里忙碌,穿菜的穿菜,洗龙虾的洗龙虾,卤菜的卤菜,有人在门外叫门:“里面有人吗?”

    “来啦!”唐晓芙把一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就往外跑,打开门一看,是张陌生的面孔,一个阿姨站在门外。

    那个阿姨用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说道:“嗯,你在卤菜,我以为会扑个空。”

    现在因为大舅舅能每天给唐晓芙弄到二十副猪脚和猪耳朵,就有八十个猪脚和四十个猪耳朵、二十根猪尾巴、二十副大肠小肠,除了大肠用来做麻辣烫,其他的猪杂碎唐晓芙就都做了卤菜,摆夜市时也顺便卖卤菜。

    有一次,这个阿姨在唐晓芙的摊位上买过猪耳朵带回家,家里人都说好吃,今天家里来客人了,她家的肉票用光了,就想着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在唐晓芙这里买到卤菜招待客人。

    唐晓芙就卖给她一对猪脚和一对猪耳朵,都是两块钱一个,共八块。

    唐晓芙的卤菜生意一向很好,她也想多进点猪脚什么的卤了卖,可惜弄不到货源。

    傍晚一到,唐晓芙兄妹三哥开始出摊。

    唐晓兰人小力气也小,通常是三个人一起把桌椅搬出去,晓兰负责摆好,唐晓芙就和方明两个把炉子、穿好的蔬菜烧烤、卤菜、洗好的龙虾等东西往外搬。

    唐晓芙和方明正把装卤菜的铝锅东西一起往外搬,就听见晓兰和人争执的声音。

    晓兰性格随方文静,很温柔,一般不会跟人争吵,唐晓芙心里一慌,和方明一起加快脚步走了出去,就见一个炸臭干子的大婶和晓兰吵得天昏地暗。

    那个大婶长得很壮,像炮弹一样直冲到晓兰跟前,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唐晓兰的鼻子破口大骂:“这地方是你家的,你说不让卖我就不卖呀!你这个小婊砸!”

    唐晓芙和方明扫了一眼现场,那个炸臭干子的大婶把自己炸臭干子的车子都推到了她们的桌椅里来了,拱翻了一张桌子和好几张凳子,明显是想枪他们的地盘。

    唐晓芙和方明把手里的铝锅往地上一放,阴沉着脸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