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和晓兰抬着一大盆碗往后院来:“当然是睡中间房咯,我和妹妹挤张床,他一个人一张床不就行了。”

    “大热天的挤着睡也不嫌热,我明天就给你们送一张床来。”冷晨旭寒气森森地说。

    “可是……你不是把你家两张床都搬来给我了吗?”唐晓芙问。

    “我自有办法!”冷团长咬牙,就是抢别人的床送来,他都绝对不能容忍方明和唐晓芙共处一室,又不是真的表兄妹!

    “呃……我这里有张床板,只缺两条架床板的条凳,你带两个条凳来就行了。”唐晓芙和妹妹晓兰最初就是把床板放地上打地铺,就那么睡的。

    可方明在她家住好歹是客人,唐晓芙不能太委屈他,让他打地铺睡。

    冷晨旭点头:“好。”

    方明那时在门口扫地,把食客们留下的垃圾扫得干干净净,倒进不远处的垃圾箱里,所以没听到唐晓芙和冷晨旭的对话,不然估计心里会有想法。

    因为明天休息,冷晨旭一直帮着唐晓芙把门口的卫生打扫干净了才离开。

    洗完锅碗瓢盆,再数完钱、发好面,洗完澡都十一点了,兄妹三个倒头就睡,太累了!

    第二天,唐晓芙卖完早点就去了职工医院,妇产科的护士长告诉她的消息令她大失所望。

    当时和方文静一起待产的那一批产妇个人信息事隔这么多年根本无所查起,那个年代又不像唐晓芙前世一切病人档案进电脑,许多病人的住院病历在漫长岁月里被医院当废品处理了。

    不过经那个护士长尽心的打听,还是打听到一些消息的,当时和方文静一起生产的产妇,除了方文静,其他几个产妇家庭条件都还不错,就算孩子抱错了,那个被抱错的孩子不会在养父母那里吃苦。

    唐晓芙紧急追问:“当年的护士呢?那些当年的护士也都不记得那些产妇住哪里吗?”

    那个护士长摇头:“时间太长远了,都记不得了,而且有一部分护士退休了,有一部分护士调离了,当年妇产科护士基本都换人了。”

    唐晓芙无精打采地离开医院,要是护士长说的最后那点消息可靠,方文静的亲生子没有受苦,那对方文静还是个不小的安慰,可这消息要是根本就不可靠呢?

    唐晓芙边走边思考,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忽略了一个重大疑点,而这个重大疑点是当时想到过的,那就是,当初方文静和唐振中打离婚官司时,唐振中怎么能那么认定自己不是他的女儿,是因为相貌吗,可这世上既不像爹也不像妈的孩子多了去,唐振中这么笃定就很可疑了。

    一个大胆的设想跳进了唐晓芙的脑子里,难道……自己和方文静在医院里不是被护士无意中搞错的,而是有人在蓄意调包?

    唐晓芙悚然一惊,要真是这样,这个调包的背后有什么隐藏的故事吗?

    现在先不管调包的目的是什么,但最起码知道唐振中是知情人,找他去问问方文静亲生孩子的下落。

    唐晓芙又乘车赶往唐振中的新单位。

    唐振中一看见她就没有好脸色,冷着脸怒气冲冲的说道:“你来干什么?你们姐妹两个的抚养费我每个月都邮寄过去给你妈了。你想来抖我的丑事,我的丑事你早都抖尽了,我在厂子的名声也早就臭了,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唐晓芙知道他还是害怕自己再把他的丑事翻出来在他的新同事面前大讲特讲,她从容的笑着道:“这一晃离我揭发你的丑事都有两个月了,只怕你的同事都快忘了,我是不是再抖一遍,让你的同事温故而知新?”

    唐振中脸色大变,愤怒道:“你别欺人太甚!”

    唐晓芙气定神闲的笑着道:“你当年可是把我们母女三个往死里逼呢!”

    唐振中气势弱了下去,带着几分乞求说道:“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简单!你只用告诉我,妈妈的亲生孩子在医院里被你们调包到哪里去了。”唐晓芙直视着唐振中的眼睛问道。

    唐振中明显一愣,接着说道:“我哪儿知道!”

    唐晓芙目光犀利的审视着他:“你不知道?你骗谁呢!你如果不知道怎么敢在法庭里那么有把握的认定我不是你的女儿?”

    唐振中嗫嚅起来:“因为是你二……彩云跟我说,你是你妈和别人不清不白生下的孩子,再加上你的外貌和我和你妈都不像,所以我就相信了,才会在法庭上那么一口咬定你不是我的孩子。”

    唐晓芙盯着唐振中的脸看了很久,都发现不了破绽,而且她在心里也是相信吴彩云会这么搬弄是非的,只要看看银梭搬弄是非的能力就能估计得出吴彩云含血喷人的功力就不会弱,唐振中会上当也在情理之中。

    那么,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应该不是!吴彩云一定是知情者,可是她不会告诉自己真相的。

    唐晓芙怀疑,是吴彩云趁着方文静生产时,把她的孩子故意调包了。

    那么被调包的一定是个男孩子!农村重男轻女,如果方文静生的是个女孩,吴彩云根本就犯不着大费周章冒险调包。

    可是猜得到真相又怎样,吴彩云那里是打不开缺口的,这事只能慢慢想办法。

    唐晓芙无功而返,回到家里,妈妈和大舅妈早就来了,和方明还有晓兰把该洗的材料都差不多洗出来了。

    方文静就说家里没有洗衣服的肥皂了,听说城里商场卖的肥皂香,而且经洗,就叫唐晓芙带她去买几块肥皂。

    唐晓芙就问大舅妈跟不跟着一起去顺便逛逛。

    王翠玉搭乘长途汽车每次总有一点晕车,虽然不太严重,可是能坐着她绝对不动弹,好满血复活,所以一口拒绝。

    方文静就留唐晓兰在家里做午饭,她和唐晓芙一起去买肥皂。

    母女两个走出家门,方文静回头看看,离家门已经有一段距离了,这才问唐晓芙,她早上是不是去医院查找她亲生孩子的下落了。

    唐晓芙点头说是,并且告诉她,时间太久远了,根本就查不到,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当时和她一起住院的那些产妇家里的条件都还不错,即便是抱错了,她的亲生孩子应该也生活在条件比较好的家庭里。

    方文静满脸都是隐藏不住的失望和难过,自我安慰的说道:“只要知道他过得好就行了。”可眼泪还是忍不住扑簌扑簌的直往下掉。

    唐晓芙安慰不了她,只能紧紧的握住她的一只手。

    方文静哭了两分钟就止住了眼泪,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唐晓芙握住她的那只手,强撑起一个笑容:“妈没事的。”

    问起她怎么又私下里和冷晨旭联系了?

    唐晓芙就把要冷晨旭冒充他的长辈买房的事和让他帮忙做烧烤架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当然隐去了她在冷晨旭那里留宿过的事,方文静就没吭声了,大女儿才十六,一个人单枪匹马的闯省城,是需要有人帮的。

    母女两个买了几块肥皂就回来了,唐晓兰也做好了一顿简单的午饭,虽然是一桌子的青菜,可大家都吃得很开心。

    方文静就对唐晓芙说:“咱们家菜园子的青菜差不多也都摘采光了,你两个舅舅家的青菜也都没了,下一茬的还没长起来,咱们是不是得进点别人家的青菜?”

    唐晓芙就说“好”,“明天先进王蔡大婶家的青菜,一毛五分钱一斤问她愿不愿意卖。”

    王翠玉插话道:“一毛五分钱人家咋不愿意!自己拖到城里来还得愁卖,拖到你这里来,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多爽利!

    再说夏天蔬菜长得快,不值钱,就是拖到城里来卖,也只能卖到一毛五分钱,还费功夫!”

    方文静也点头认同:“拖一百斤过来,人家就能在你这里拿到十五块钱,除开路费还能赚到十块钱左右,只怕不知多少人愿意卖给你!”

    吃过饭方文静就和王翠玉回去了,唐晓芙知道方文静这一回去还不能休息,还得在田里干两个小时的活儿才能回家,回家还得喂鸡鸭鹅兔猪,真是辛苦。

    这次大舅妈带来很多猪杂碎,猪大肠什么的都有二十挂,估计是把整个屠宰场的猪杂碎部都拿来了。

    唐晓芙睡了午觉起来就赶紧卤猪杂碎,才卤了一小会儿,冷晨旭就来了,他是开着一辆小卡车来的,卡车上放着不少折叠的桌椅,还有两条长凳。

    唐晓芙兄妹三个就赶紧去帮他把东西从小卡车上拿下来。

    冷晨旭亲自拿着那两条长凳放在临街的第一间房内,然后把那张靠墙而立的床板架在两条长凳上:“以后方明就睡这里。”说着看向方明。

    方明老实巴交的说了声“好”。

    冷晨旭又扔给他一张席子和一顶蚊帐。

    唐晓芙抱着一摞折叠凳放在第一间房的角落里靠着:“有了这些折叠桌椅真好,那些在我们这里吃小吃的食客就有地方坐了,每次看他们站着吃,我心里都很不忍呢!”

    她星星眼感激的看着冷晨旭,说了声:“谢谢!”

    冷晨旭嘴角微勾了勾,鼻子在空气里嗅了嗅:“你在卤肉?”

    “嗯。”

    “那我留下来吃晚饭,你得上盘卤菜。”冷晨旭有时真的很霸道。

    唐晓芙点头哈腰的答应了,不管怎么说,人家帮了她这么多,她请他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晚饭唐晓芙做了一个番茄蛋汤,炒了两个青菜,切了一盘卤猪耳朵,外加一盘酸豆角。

    有卤猪耳朵,又有酸豆角,这两个菜都很下饭,冷晨旭吃了满满两碗饭。

    不过唐晓芙给他们买的吃饭的碗不是乡下用的那种大粗瓷碗,而是那种细瓷小碗,两碗饭也只能顶得上一大碗粗瓷碗装的饭,像这样的小碗,方明每顿都是吃三碗的,冷晨旭跟他的饭量比起来还是稍微小一点。

    唐晓芙舀了些鸡蛋番茄汤在碗里,瞅着冷晨旭和方明直笑,把他两个笑得莫名其妙。

    冷晨旭夹了几根卤猪耳朵放到她的碗里:“你笑得这么猥琐,是在笑什么?”

    唐晓芙连忙收敛了笑容,在桌子底下用力踩了冷晨旭一脚,正色道:“我哪有笑的猥琐!我看你和方明表哥都这么能吃,我在想你们去了广东,广东人吃饭用的碗比我们现在吃饭的碗还要小一半不止,你们不得吃上十碗八碗才能吃得饱!”

    唐晓芙前世的时候听过一个最早跑广东打货的长辈说过,广东人吃饭的碗很小,就像婴儿的巴掌那么大,他第一次去广东那里,在馆子里吃饭,一口气吃了七八碗,旁边桌上的广东人都吃惊的瞪大眼睛,用看梁山好汉的目光看着他,害得他都不能愉快的吃饭了,冷晨旭和方明要是也跑到广东吃饭,会不会被广东人带着贬义的含义叫他们内地猪,这么能吃!

    方明惊讶道:“用那么小的碗吃饭,他们每天没吃饱有力气干活吗!我家的猫都比他们吃的多!”

    唐晓芙笑喷,广东人无缘无故的躺枪了。

    吃完饭,唐晓芙他们就开始摆摊,冷晨旭在卖到九点就走了,唐晓芙三兄妹还是卖到十点才把所有的食物都卖完了,忙完了就洗了睡。

    王葵家的菜送了两天就送完了,然后是别的村民送。

    那些村民给唐晓芙送菜都是在镇上和大舅妈集合,然后一起来唐晓芙这里把菜卖给唐晓芙,拿到钱就走了。

    大舅妈通常都要帮唐晓芙三个孩子一起洗了食材吃了午饭才走,他们家劳力多,不怕耽误这一会儿工夫。

    转眼就过去一个星期了,唐晓芙想,应该也照顾一下大舅妈那里的村民,让他们也挑菜到自己这里卖。

    王翠玉马上就打破:“你可千万别这么做!你外婆现在一天到晚都向咱们打听,我天天送这些鱼虾到城里是不是卖给你,如果是卖给你,她也叫你如意舅舅摸了鱼虾卖给你。

    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外婆那人难缠,要是让你如意舅舅摸鱼虾给你们,那不管什么样的鱼虾他们都要算钱,我们每天早上装货的时候我都把看上去不精神的鱼虾给挑出来,更别说死的了,所以送到你这里的鱼虾才会这么新鲜。

    而且你外婆如果见你赚的这么多,肯定要把价提得高高的卖给你,你们这三个孩子都是赚的辛苦钱,你外婆把价提的高高的,那你们还赚什么钱!我们给你送菜送鱼,我们都是瞒着你外婆的,就是不想要她知道给你惹麻烦!

    再说你外婆知道你赚这么多钱,还会打你们钱的主意,又是麻烦事,所以坚决不能叫咱们村的人给你送青菜,万一哪个大嘴巴走漏消息传到你外婆耳朵里,你外婆肯定要把她家的青菜都摘来卖给你,哪怕是老的不能吃的她都要收钱!”

    唐晓芙想想也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依旧让本村的村民给自己送菜。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