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有一家街坊开始卖冰镇汽水和啤酒,那些在唐晓芙这里吃得辣得受不了的食客,都纷纷跑到街访那里买冰镇汽水和啤酒,因此那个街坊的生意很好。

    晚上收摊的时候,兄妹三个坐着数钱,方明就问:“晓芙,咱们要不要也进一些冰镇汽水和啤酒来卖,省的钱叫别人赚了。”

    唐晓芙就笑了:“天下的钱是赚不尽的,咱们就把咱们的小吃摊做好就行了,人家卖冰镇汽水和啤酒虽然是借咱们的光,可是正是有冰镇汽水和啤酒,也能带动咱们家的小吃卖的更好,这都是相辅相成的。

    再说都是街坊,让人家从咱们这里占点甜头,人家对咱们就会友善,不然你说这些街坊干看着咱们发财,他们个个心里都会好受?要是谁给咱们是个绊子,咱们可是外来的,那可受不了!多几个人一起发财,咱们发财就不显得那么刺眼了,眼红的人少对咱们是好事。”

    方明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唐晓芙的话。

    唐晓兰道:“要是别人也学咱们开大排档,摆夜市卖同样的小吃怎么办?”

    “各行各业都有竞争,他们卖他们的,我们卖我们的,只是人家来了之后会分走我们的一些份额,我们不会像现在赚的这么多而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担心也没用,只能在味道上下功夫,如果我的味道比别人好,那么那些食客还是愿意到我这里来吃的。”

    其实唐晓芙知道,最起码在三个月之内别人都很难像他们一样开大排档,摆夜市小吃。

    首先那个年代是计划经济,像鱼呀、蔬菜呀、还有猪大肠、猪脚,一般人根本就弄不到这么大的量,没有一定数量的材料怎么开大排档!

    别说做三个月,就是这一个月她一枝独秀就能赚不少!

    数完钱洗了澡,唐晓芙就赶紧睡了,明天一大早她还要起来摊春卷皮准备卖春卷,她的衣服都是唐晓兰给她洗的。

    方明的衣服每天都是自己洗,他不好意思帮唐晓芙姐妹两个洗衣服,但也不会把自己的衣服扔给唐晓兰洗。

    第二天唐晓芙五点钟就起床了,一个人在厨房里尽量轻手轻脚的忙活。

    昨天晚上做的米酒已经香了,今天早上可以冲米酒卖了,然后手脚麻利的摊春卷皮。

    她才摊了十几张春卷皮,就见方明也起床了,毕竟不是自家亲兄妹,都是和衣睡的觉。

    唐晓芙压低声音问他:“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方明道:“来帮你干活呀。”

    唐晓芙把一张摊好的春卷皮放在笸箩里备用:“现在没什么活儿需要你干的,你再去睡会儿吧,待会儿要你帮忙的时候我再喊你。”

    方明扫视了一遍厨房,的确没有自己干的活,于是又回房去睡了。

    四十多分钟后,唐晓芙就摊了一百多张春卷饼。

    这时已经六点了,方明和唐晓兰还在睡觉,怕吵到他们,唐晓芙把炉子提到后院里炒鸡蛋,因为炒鸡蛋要用油,刺啦声很响的。

    鸡蛋炒好之后,唐晓芙用一只大盘子盛了,再把昨天洗干净的韭菜和炒好的鸡蛋一起剁碎,合成韭菜鸡蛋馅包春卷。

    等春卷包好都快七点了,方明再一次醒来,唐晓芙叫他帮自己把炉子提到门口,她先用铝锅煮了一大锅米酒,叫方明在一旁帮着她卖米酒,三毛钱一碗,她就开始架油锅炸春卷。

    还好,赶上了上班上学的那群人流,一大铝锅的米酒和一百多个春卷转眼就卖完了。

    一根油条卖一毛五分钱,所以唐晓芙就把春卷定价为一毛钱一个。

    一般女孩至少得买十个才能勉强吃饱肚子,男孩子二十个都吃不饱。

    许多人买春卷并不是当早点,而是尝鲜,唐晓芙心想,春卷不适合当早点卖,明天还是做韭菜馅饼卖吧。

    早上一个多小时的早点生意一共赚了七块多,唐晓芙很满意,如果每天都做早点生意,一个月下来也有两百多块钱。

    第二天早上唐晓芙就改卖韭菜馅饼。

    韭菜馅饼的准备工作要比春卷少多了,只用在头天晚上发面,第二天早上面就发好了,然后直接把韭菜剁成馅,多加一些猪油就行,不用加鸡蛋和肉,再放在锅里用油一煎,卖两毛钱一个,可女孩子一个就能吃饱,男孩子两个也能吃饱,因此卖的很好。

    唐晓芙就决定,每天早上卖一百个让菜馅饼和一铝锅的糊米酒,赚十几块钱,每天午饭后睡几个小时的觉,再加上晚上几个小时的觉,也能保持一天八个小时,辛苦也就辛苦这个暑假,等开学了就闲下来了,那时就又能休息好了。

    小舅妈送了两天的货就该方文静来了。

    方文静还没有来过唐晓芙在城里新买的房子过,是王翠玉在镇上长途汽车站和她会合,姑嫂两个一起来的。

    唐晓芙知道今天早上妈妈要来,特意留了十个韭菜馅饼和一些米酒单等着妈妈来吃。

    晓兰也很激动,她有好几天没见到妈妈了,很是想念。

    大约十点钟左右,妈妈和大舅妈一起来了,母女三个见面分外亲热。

    唐晓芙就要妈妈和大舅妈吃韭菜馅饼,喝米酒。

    大舅妈拿着一个韭菜馅饼笑着说道:“到底是自己亲妈来了,我都跟着沾光可以吃到早点了。”

    唐晓芙赧然一笑:“下次大舅妈来,我也给大舅妈留馅饼。”

    王翠玉笑开:“有你这份孝心就行了,不用给大舅妈特意留馅饼的,我都是在家里吃过才来的,你们孝顺你们的妈是应该的。”

    方文静一来顾不上吃馅饼喝米酒,首先就把房子看了一遍,说这房子太旧了。

    唐晓芙跟在后面说:“城里的房子三百块钱真不算什么。”

    方文静想想也是,城里寸土寸金,哪里是乡下可以比拟的。

    见家里的家具还都不错,就问唐晓芙:“这家具是房东留下来的?”

    “这么好的家具就算是房东的房东也舍不得留下来给我们,这些家具都是冷团长送给我们的。”唐晓芙把鱼、虾往不同的盆里倒。

    方文静看了一眼站在身边在吃馅饼的王翠玉,欲言又止。

    王翠玉和方文静吃过早点就帮助三个孩子洗菜洗猪脚什么的。

    王翠玉就问唐晓芙:“你大舅舅问你要不要猪耳朵、猪尾巴,这些东西卖肉的也很难卖出去,你要是要的话,你大舅就可以帮你便宜买到。”

    唐晓芙点头:“要的。”然后问方文静一个人在家里忙不忙得过来。

    方文静就说:“还好,现在家里的活我一个人能够干得了,到了八月中旬就得挖花生收棉花收芝麻了,那时才忙。”

    唐晓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继续洗着菜:“到那时我就和姐姐一起帮妈妈回去收花生收棉花芝麻。”

    大舅妈王翠玉快人快语的说道:“你们要是走不开就别回去了,你们家里的那点地我们家和你二舅家帮你妈把庄稼收了。”

    唐晓芙沉吟道:“要是八月中旬的话,这里的生意恐怕我们就要暂时结束了,回去准备晓兰上学的事。”

    唐晓兰说:“我开学的事有什么好准备的,书包文具都有了,就报个名就行了。”

    唐晓芙笑着看了她一眼:“计划赶不上变化,怕临头有什么事呢。”

    中午唐晓芙做了一顿比较丰盛的午餐,番茄炒鸡蛋、糖醋带鱼、香辣小龙虾、尖椒炒肉片外加两个青菜和一个酸豆角。

    好久都没有吃到方文静的腌菜,唐晓芙的嘴巴淡淡的一直没什么胃口,现在吃到干豆角胃口大开,吃了满满一大碗饭。

    吃饭的时候,唐晓芙姐妹两个不停的姐好菜往方文静的碗里夹,搞得方文静一个劲的说两个女儿不懂事:“大舅妈才是客人,你们应该给大舅妈夹菜,哪有给妈夹菜的道理?”

    王翠玉赞许道:“这才是晓芙姐妹两个孝顺的地方,她们心疼你一个人在家里,舍不得吃、舍不得喝,还要干那么重的活,所以才都抢着给你夹菜!”

    方文静眼眶就有些发红:“孩子们在外面也不容易啊!”

    唐晓兰剥着一个香辣龙虾:“妈妈,我们在这里比你在家里好,姐姐在吃方面舍得,每餐都做好吃的给我们吃,所以妈妈在家里也得舍得吃,不然身体会不好。”

    王翠玉赞道:“看!多好的孩子!”

    中午吃完饭,方文静和王翠玉姑嫂两个就离开了,唐晓芙姐妹要送她们,方文静不让,让她们好好睡个午觉,两个孩子看上去都有些疲态。

    晚上摆夜市的时候,唐晓芙记得今晚冷晨旭要来,就特意选了三十个特别大的龙虾,单独放在一个小盆里,等他来了做给他吃。

    大约傍晚六点多钟冷晨旭就来了,一来就看见烧烤架旁站着一个少年,眼里就闪过一丝冷意,走到唐晓芙身边,小心眼的打听方明怎么来了。

    他那次帮唐晓芙家插秧,和方明在唐晓芙家同桌吃过饭,所以认得他。

    方明也看见他了,冲着他憨厚礼貌地点头问好。

    冷晨旭也平淡地回点了两下头。

    唐晓芙在百忙之中瞟了一眼忙得像只八爪鱼一样的方明,答道:“他是我表哥,干嘛不能来。”

    冷晨旭知道唐晓芙并不是方文静的亲生女儿,因此也就跟她这个姑舅表哥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因此见他在这帮忙心中还是有些郁闷的。

    “他来了,那我干什么?”冷晨旭看着方明问道。

    “你当然还是杀鱼呀?”唐晓芙用看智障的目光扫了他一眼,“我现在给你做香辣小龙虾,等你吃完小龙虾你就去杀鱼。”

    冷晨旭这才得到了一点安慰。

    唐晓芙给他做好香辣小龙虾盛在一只大盘子里,然后又给他拌了一大碗糖拌番茄,要他端进屋里去,屋里有张桌子,可以坐着吃。

    冷晨旭端着盘子站在唐晓芙身边:“我就站在这里吃。”

    唐晓芙一边忙碌,一面说道:“大热天的,站在炉子旁边你也不嫌热。”

    傻丫头,人家只要能够站在你的身边就如沐春风,哪里会觉得炉子热!

    有食客不耐烦催促道:“你能不能有点敬业精神,好好做你的香辣小龙虾,不停的和别人打情骂俏是几个意思!”

    唐晓芙嘴角抽了抽,在心里腹诽,做香辣小龙虾是用手做,又不是用嘴做,怎么就不能说话了,而且我跟男人说话就是打情骂俏吗!

    但是食客就是大爷,唐晓芙还能怎样?只得闭嘴呗!

    冷晨旭吃完小龙虾,又吃完糖拌番茄,从里到外一片舒畅,就去杀鱼。

    方明慌了,连生意也不顾了,拦着冷晨旭:“冷团长,我来!当心杀鱼杀的一身腥气!”

    “那好,我去卖烧烤。”冷晨旭从善如流。

    他往烧烤架后一站,买烧烤的女孩子激增,蹲在地上杀鱼的方明都忙不过来了,恨不能三头六臂才好。

    唐晓芙卖完了香辣小龙虾就开始炒香辣螺蛳卖,两毛钱一碗,买的人很多。

    便宜又解馋,关键是好吃,别人当然愿意掏钱!

    为了卖螺蛳,唐晓芙特意去汉正街买了不少小碗来,这样一斤螺蛳可以装两碗,利润大些,并且半斤螺蛳不少了,解得了馋!

    五十斤螺蛳大概能卖一百碗,除开油盐酱醋煤火钱,应该能净赚十八块。

    不过路途这么远,挑得累死送螺蛳来卖才只赚十几块,那还不如换成龙虾或是猪杂碎,利润要大多了,以后不要舅妈们再送螺蛳来了。

    唐晓芙边忙碌边在心里盘算。

    今天卖的麻辣烫太多了,香辣小龙虾也太多,碗就不够用了,方明又要杀鱼又要洗碗,太忙了,唐晓芙决定明天再多买些碗回来,反正买的是批发价,也不贵。

    洗碗工她现在还不想请,怕洗得不干净,每天晚上洗锅碗瓢盆,她们都是冷热水烫几遍。

    唐晓芙很注重卫生,尽量杜绝细菌传染,并且特别鼓励食客自带碗筷。

    忙到快十点,所有的食材都卖光光,几个人打扫门口、把东西往里搬,冷晨旭把炉子往后院提时,见就只有中间那间房有两张床,其他地方都没床,就问唐晓芙:“方明晚上睡哪儿?”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