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看了一眼盆里的鲫鱼:“这些鲫鱼是我打算烧烤着卖来着,可是我不敢杀鱼,实在不行就这么卖吧,你们自己买回去烧了吃。”

    那个食客正要问多少钱一斤,就听冷晨旭道:“我来帮你杀鱼。”说着把衬衣袖子一撸,就进了屋里,找到砧板和刀,到了外面,就蹲在装鲫鱼的大盆旁边,开始杀起鱼来。

    他杀了两条,唐晓芙用签子穿起来,放在烧烤架上烧烤。

    鲫鱼烤起来是非常香的,虽然比香辣小龙虾的香味差了那么一点,可一样引得人馋涎欲滴,一块钱一条吃货们趋之若鹜。

    刚才冷晨旭来晚了一步,没有吃到香辣小龙虾,唐晓芙就给了他两条才烤好的鲫鱼。

    冷晨旭孩子气地接过来吃了起来,大呼辣的过瘾,鲜的正点,吃完之后又蹲下去杀鱼。

    唐晓芙腹诽,这可是在农村里无污染的水塘里打捞上来的鲫鱼,当然鲜咯!

    八十多条鲫鱼也很快就卖完了,唐晓兰的麻辣烫也卖完了,只剩下蔬菜烧烤还没卖完。

    因为冷晨旭明天还要带队出发,得早点回去睡觉,所以不能久留,就走了,临走的时候叮嘱唐晓芙别太贪的赚钱,要顾着身体,早点休息,特别是记得要吃桂圆。

    唐晓芙嘴角抽抽的答应了,你丫的脑子里不能多装点国家大事,光记着我的事干嘛!

    亏得姐姐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要是脸皮薄一点,老被你翻来覆去的提醒,现在早就无脸见人鸟!

    姐妹两个一直忙到九点多,所有的食材才部都卖完,然后把摊子一收,把门口扫得干干净净,垃圾撮起来倒到垃圾箱里去,这才进了屋,依旧是把碗筷都洗干净了,然后烧上一大壶水洗澡,趁着烧水的功夫清点营业额。

    麻辣烫还是基本赚的那么多,蔬菜烧烤也是那样,不过今天多了香辣小龙虾和烧烤鲫鱼,这两样一共卖了一百五十块钱,除开所有本钱也能净赚到一百二十块钱左右。

    唐晓芙对晓兰说道:“下次给方明哥龙虾钱时,按五毛钱一斤算。”

    晓兰说“好”:“咱们是要多分给表哥一些钱,这小龙虾虽然在咱们乡下一文不值,可是在这里可以卖这么高的价,要是不给表哥他们算高点价,咱们这心也不安呢!”

    唐晓芙笑着说:“我就是这么想的呢。”

    这样每天一晚上能够赚两百多块,姐妹两个都很有干劲儿!

    唐晓兰一脸憧憬的说:“姐姐,你不知道,我闻到小龙虾的香味还有烤鲫鱼的香味我都想吃呢!”

    “你想吃,明天摆摊的时候你就一样吃一点呗。”唐晓芙说道。

    唐晓兰道:“一卖起麻辣烫哪有时间吃呀,我稍微卖慢一点,那些买麻辣烫的顾客就不愿意了,要是我再吃东西,估计他们都要掀摊了。”

    唐晓芙笑开,那些吃货等着吃的样子,可真是很性急。

    姐妹两个香香甜甜的睡了一觉,唐晓芙发现自己的生理期结束了,浑身上下都容光焕发,于是趁着早上没什么事干,去一趟唐振中单位的职工医院,帮方文静打听一下他亲生孩子的下落。

    因为这事方文静要唐晓芙瞒着唐晓兰,所以唐晓芙就没有跟唐晓兰说实话,只是说她想出去逛逛,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更好的商机。

    唐晓兰嘟哝道:“我觉得咱们摆夜市卖小吃就很不错了,姐姐何必一山望着另山高呢?”

    唐晓芙笑着道:“你就当我想出去逛逛不就得了。”然后出去买了几个肉包子姐妹两个吃过之后,唐晓芙给螺蛳换过水之后,就出门了。

    她走到江边搭乘轮渡来到月亮湾码头,再去了职工医院。

    因为唐晓兰曾经在这家职工医院住过几天院,所以唐晓芙认得不少内科的医生护士,就向她们打听当年方文静住在这里生孩子的情形。

    一个小护士道:“我们这里是内科,你得到妇产科去打听。”

    于是唐晓芙又跑到妇产科,护士长听完她的来意,说道:“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从哪里查起?”

    可是禁不住唐晓芙苦苦的哀求外加两包红糖的贿赂,最终答应帮她查查,叫她过两天来听消息,唐晓芙就先回去了。

    到家的时候,唐晓芙看见大舅妈和方明都来了,和唐晓兰一起在后院洗菜洗猪大肠什么的。

    这次大舅妈挑了一袋米和一袋面粉,还提了一大壶菜油和一大篮子鸡蛋来。

    方明挑来的东西和昨天一样。

    唐晓芙也蹲下来洗菜,问大舅妈和方明吃了早饭没有。

    大舅妈笑眯眯的说:“吃过了,吃过了!我们娘儿两个起床就吃了饭往这里赶。”

    唐晓芙就没有出去给大舅妈和方明买早点。

    大舅妈和方明之前已经听唐晓兰说过昨天晚上的小龙虾和鲫鱼卖得有多好,大舅妈笑着说:“真没想到,在咱们那里一文不值得小龙虾在城里这么值钱,只可惜这次你大表哥带少了,下次咱们多带一点!还有那鲫鱼,我也要你表哥多捞一点!”

    唐晓芙就说:“再多加一点哪里够,最起码每次把小龙虾送一百斤过来,鲫鱼也要一百条。”

    大舅妈吃惊地说:“你要这么多,你姐妹两个忙得过来吗?”

    “当然忙不过来!”唐晓芙眼睛一转,目光落在方明身上,“所以我想把方明表哥扣下来给我们帮忙。”

    大舅妈笑出一口牙来:“好好好!就把你方明哥留在这里,他是个男孩子,正好照顾你姐妹两个。”

    城里可比不得乡里,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唐晓芙姐妹两个又长得好看,王翠玉还担心有二流子撩她姐妹两个,有方明在她姐妹两个身边那么一站,那些二流子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唐晓芙又说:“以后不论大舅妈家的菜还是二舅妈的菜,我都轮流收购,就是这小龙虾和鲫鱼,我也是两家每天各家收购五十斤小龙虾,五十条鲫鱼。”

    王翠玉当然一听就懂唐晓芙的意思,她是要一碗水端平,当即就点头答应了,她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有好处只往自己一个人怀里扒拉。

    王翠玉看了一眼动都没动的那一盆螺蛳,就问唐晓芙:“是不是螺蛳卖不动,让我们下次就不带螺蛳来了。”

    唐晓芙答道:“不是螺蛳卖不动,是我还没开始卖呢,螺蛳必须得吐几天水,一直吐到清水为止,再才能够卖。”

    大舅妈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

    大家边说着话就把活儿都干完了。

    唐晓芙想着有米有面又有油盐酱醋就干脆在家里做午饭,剩下的那只小母鸡还是煨鸡汤,大舅妈在这就把这项任务交给她。

    唐晓芙自己则出去割了一块瘦肉和两斤排骨回来,做了一个尖椒炒瘦肉,红烧排骨,小葱鲫鱼再加两个青菜,外加一个鸡汤,大家热闹的吃了一顿午饭。

    吃完午饭,唐晓芙就把大舅妈和方明挑来的货算了钱给了大舅妈。

    鲫鱼还是三毛钱一条,螺蛳的价格也没变,小龙虾就按五毛钱一斤计算,大概五十多斤的样子,就按五十斤算,也有二十五块钱。

    那些米面油和鸡蛋唐晓芙也要给大舅妈算钱,被大舅妈硬拦住了:“这米面油和鸡蛋,我和你大舅舅本来就是要送给你们的,你非要算钱,这不是太辜负我和你大舅舅的心了吗,再说你大表哥也留在这里帮忙,他也得吃饭呀,难道他每餐还要付你饭钱呀!”

    唐晓芙听大舅妈这么说,也就没有再坚持了,又说道:“大表哥在这里给我帮工,我不会叫他白帮的,一个月给五十块钱工钱。”

    大舅妈就说:“你就算叫他白帮工又咋了,他是你大表哥,应该帮你们这些弟弟妹妹的。”

    说完话,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大舅妈就要回去。

    唐晓芙姐妹和方明一直把王翠玉送到车站。

    唐晓芙对大舅妈说:“大舅妈在镇上下车的时候,顺便去一趟我妈那里,叫她大后天把咱家的菜送一百斤过来,顺便把咱家里腌的腌菜带些过来。”

    大舅妈就笑着说:“咱们家已经连续给你送了两天的菜给你,家里都没什么菜了,只剩下番茄,我正想安排你二舅妈明后天给你送两天货,那时她家也就没什么青菜了,然后轮到你家,大后天你妈来给你送货正好。”

    唐晓芙就道:“番茄我也是要的,大舅妈也可以送来,我做糖拌番茄卖,那些食客能吃辣了,吃一碗糖拌番茄正好解辣。”

    大舅妈就笑着答“好”:“那我明天陪着你二舅妈给你送货时,就把番茄摘了给你送来。”

    唐晓芙还叮嘱大舅妈,叫二舅妈割一些韭菜过来,她要韭菜做春卷卖早点。

    这时公汽来了,王翠玉就上了公汽,搭乘公汽先到汉口,再到长途汽车站,搭乘长途汽车回家。

    唐晓芙想着家里连个钟表都没有,每天都得估计时间,太麻烦,于是就顺路买了一个最便宜的小闹钟回来,然后兄妹三个回到家里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

    唐晓芙姐妹两个一张床,方明一张床,反正都是表兄妹,而且唐晓芙姐妹两个都是穿着连衣裙睡觉,再说了住宿条件有限,也讲究不了那么多,就这么将就着吧。

    因为有小闹钟,一到下午四点半闹钟就准时响起,兄妹三个就都起了床,洗漱完毕之后,唐晓芙就开始做晚饭,闷了一锅,够三个人吃的晚饭,然后简简单单的炒了三个青菜,兄妹三个吃完饭,把碗筷一洗就开始出摊。

    唐晓芙先给方明演示了一会儿怎么烤烧烤。

    烤烧烤并没有太多技术含量,方明一学就会,唐晓芙就让他自己烤烧烤,她去边烹饪香辣小龙虾边卖,这样大家就都轻松多了。

    唐晓芙一卖完香辣小龙虾就接手来卖烧烤,方明就蹲在地上杀鱼。

    多了一个人做事,卖的就更加从容流畅了,昨天卖到九点多才收摊的,今天九点不到就部都卖完了,和昨天一样,兄妹三个把门口清理的干干净净,这才都进了屋。

    之后洗锅碗瓢盆,数钱、洗澡、睡觉。

    姐妹两个数钱并没有背着方明,可是方明一点都不眼红,唐晓芙有做老板的能力,自己只有打工的本事,人家愿意带着自己发小财,就已经对自己够好了,有什么好眼的!

    昨天大舅妈带来两样米,一样梗稻米、一样糯米。

    早上唐晓芙起床之后,洗漱完毕,就先用梗稻米煮了一锅稀饭,又炒了一个青菜兄妹三个吃了,接着又用糯米煮了一大锅糯米饭,放在笸箩里摊凉,准备做米酒。

    上午十点点钟,两个舅妈就都挑着担子来了。

    一百多斤番茄,一百多斤龙虾,一百多条鲫鱼,一百多斤青菜。

    因为唐晓芙有交代,猪脚和猪大肠都翻倍,多拿一些,每天的麻辣烫都不够卖,所以这次拿了四十只猪脚,十副猪大肠和猪小肠。

    一般一个集镇上只有两三家肉摊,收不到这么多猪杂碎,这些都是唐晓芙的大舅舅跑到私人屠宰场跟人买的。

    大舅妈说,如果唐晓芙还想多要他大舅舅还可以跟她弄些。

    唐晓芙灵机一动,要多些也没关系,可以卤了做卤菜卖,于是就说:“有多少要多少。”

    二舅妈就说:“龙虾你要多少你几个表哥就能给你弄多少,这鲫鱼一天也就只能摸到这么多条了。”

    主要是龙虾在乡下真的没人要,可鲫鱼还是有人会摸了回家做菜或者拿到镇上卖,所以每天捞的数量有限。

    唐晓芙笑着道:“一百多条鲫鱼就很多了,能摸多少是多少。”

    接着,唐晓芙把两个舅妈帮忙带货的钱和那些蔬菜以及鱼虾的钱都一笔一笔的算给她们。

    这跑一次城里给唐晓芙送一次货就能带回去几十块钱,两个舅妈都很高兴。

    大家伙就开始洗菜洗大肠,两个舅妈吃了午饭就都走了,唐晓芙在送两位舅妈走的时候,顺便去国营商店买了个平底锅回来。

    晚上照样出摊,因为今天的食材多,所以卖的时间就长,一直卖到晚上十点才收摊,今天的新加的小吃,糖拌番茄也卖得很好,一百多斤番茄几乎部卖完,唐晓芙三兄妹自己都没舍得吃一个番茄。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