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过了中午,唐晓芙就去买了几个包子两个人分吃了,然后用电阻丝炉子真的一大碗蛋羹姐妹两个喝,就开始忙碌起来,到了下午五点准时出摊。

    六点半的时候,生意到了高峰,唐晓芙忙的都要飞起来了,忽然就觉得身旁多了个人,扭头一看是冷晨旭,忙说了声:“谢谢冷团长。”

    言简意赅、态度诚恳、又知恩图报,她很满意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

    冷晨旭帮她烤着烧烤,嘴角一勾:“谢我什么?”

    “呃~等我有空了,再给冷团长做件衬衫吧。”唐晓芙说道。

    冷晨旭嘴边的笑纹漾开:“不会又像上次让我误以为有什么附加礼物,结果又大失所望吧。”

    唐晓芙顿时浑身火烧火燎:“不会,绝对不会!”暗自切齿,自己怎么就把那件事给忘了呢?

    冷晨旭笑得迷人,妙杀一切人类,围着买烧烤的女孩子们都一度失神。

    唐晓芙问道:“冷团长,你怎么把你家的家俱都送我了?”

    “呃……”冷晨旭沉吟了一下,就说:“因为我想换家俱,旧家俱扔了可惜,就拖来送你了。”

    真实情况是,他见唐晓芙在武汉的新家什么也没有,就把自己的家俱拖来给他,现在他自己家里家徒四壁。

    唐晓芙暗喑撇撇嘴,土豪就是有钱,那么好的家俱说扔就扔!

    “你睡的是哪张床?”冷晨旭貌似无心地问。

    “以前摆在你卧室的那张,”唐晓芙把一个女孩子要的五串烤茄子和五串烤土豆递给那女孩。

    蔬菜烧烤里这两样卖得最好。

    冷晨旭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倾城倾国也不过如此,就连行人都惊艳到了,那张床是他睡过的。

    “看见我送来的鸡蛋桂圆还有那两只小母鸡没有。”冷晨旭学者唐晓芙的样子,把五香粉撒在豆角上。

    “我正要问你,你送那些东西来干嘛?大热天的吃这些也不怕我流鼻血。”

    一个女孩子要十串烧烤豆腐,唐晓芙把烤好的豆腐串数了十串递给她,顺便报账:“一共一块五。”

    “你初次生理期,我还不是怕你血亏,让你吃点补品补补。”这几句话是冷团长贴着唐晓芙的耳朵说的。

    唐晓芙的脸腾的一下火烧火燎,自己只是生理期好吧,补个毛线补,补肥了怎么办?

    “呃……没必要的……”唐晓晓尴尬道,“你不要总记着这件事好吧。”

    冷晨旭嘴角微微翘:“好。不过你记得每天吃几颗桂圆肉。”

    唐晓芙扭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生意太忙了,容不得他们再说下去,两人停止了交谈,专心致志做生意。

    有冷团长这个美人在这里,烧烤卖得很快,许多女孩子一面不嫌热地站在烧烤架旁吃着烧烤,一面不停地偷看冷晨旭,秀色可餐说的就是这。

    冷晨旭陪着忙了一会儿,唐晓芙就叫他赶紧走,回去休息,他明天还要上班呢。

    冷晨旭又帮着卖了一会儿,就到了八点了,见唐晓芙姐妹两个剩下的东西不多了,这才离开。

    唐晓芙姐妹两个卖到八点半就收了摊,能提前收摊这都是托了冷团长的福,关门、洗锅碗瓢盆,数钱,洗澡,睡觉。

    因为第二天不用起早床回乡下拿蔬菜什么的来卖,所以唐晓芙姐妹两个都一觉睡到大天亮才醒,睡饱了,疲劳就消失了。

    唐晓芙就带着晓兰出门买过早的,她们进的是家个体的早点店,里面有油条、热干面、米酒卖。

    唐晓芙心想,我会炸春卷,会做馅饼,我也能卖早点,正好家里的早稻收成了,下次从家里带点糯米来做米酒,然后在舅舅家买一袋面粉来就可摆个早点摊子了。

    唐晓芙买了两碗热干面和两碗豆腐脑,姐妹两个吃了就回到了家里。

    因为没事可干,姐妹两个就又躺在了床上,一边说着话,以便养精蓄锐,晚上好有体力做买卖。

    十点钟的时候,门外有人问:“里面有人吗?”

    唐晓芙姐妹两个一听这口乡音就知道是大表哥方明来了,就都从床上起来去开门迎接他。

    方明满头大汗的站在外面,脚下是一个担子,一头是满满两麻袋蔬菜和猪肠子猪脚之类的,另一头是小龙虾和螺蛳鲫鱼。

    兄妹三个赶紧把东西拿进屋里。

    方明道:“赶紧用大盆把螺蛳和鲫鱼养起来,不然会死。”

    唐晓芙就说:“我这就去买大盆。”

    至少得买三个洗澡用的那种大盆,自己一个人不好拿回来,就叫了方明和她一起去买。

    一刻钟之后,兄妹两个就抬着三个大盆回来了,方明和唐晓芙兄妹就把鲫鱼、龙虾、螺蛳分三个盆装了起来。

    唐晓芙要往龙虾那个盆里放水,方明道:“龙虾盆里只能放少量水,不然会淹死的。”

    唐晓芙很奇怪,龙虾不是生活在水里的吗,怎么怕淹死,但还是按照方明说的做了。

    然后把炉子生了,就动手洗蔬菜、洗猪大肠,叫方明把小母鸡杀一只中午炖汤,她和唐小兰都是女孩子,不敢杀鸡。

    杀鸡要等水开才能杀,于是方明道:“我帮你们把先猪大肠什么的洗了吧,这东西臭烘烘的,你们女孩子受不了这个气味的。”

    唐晓芙笑着道:“我们经常洗,没那么娇气。”

    但是方明还是抢过来洗。

    唐晓芙就和晓兰一起洗菜。

    唐晓芙就问方明,那些鱼虾还有螺蛳都各有多少斤。

    方明笑起来:“谁称这些!”

    唐晓芙就道:“我明明要妈妈跟你们说,抓了这些鱼虾还有螺蛳一定要称秤,我好付钱给你们,难道我妈妈没跟你们说?”

    “说了,这螺蛳和龙虾在咱们乡下连吃都没人吃,根本就一文不值,就是这鲫鱼还值点钱,可这么小的鲫鱼也就五六毛钱一个,这也没多少斤,有什么好算钱的!你就把猪大肠的钱、豆腐钱,还有这些蔬菜钱给我就行了。”

    唐晓芙瞟了一眼盆里的那些鲫鱼,活蹦乱跳的,也不小,应该是三两一条左右,于是说道:“亲兄弟明算账,这些鱼虾的钱我也要给。”

    说话间,炉子上的水就开了的,方明就去杀鸡,杀好后拔毛、切肚,把该扔的切了,该清洗的都清洗出来,然后把鸡肉切块,唐晓芙就动手开始煨鸡汤。

    鸡肉焯了沸水去血腥之后,放姜进去煮就行了,等煮沸换小火,所以唐晓芙一边煨鸡汤一边干活儿两不误。

    很快就到中午了,除了鲫鱼和螺蛳没洗,其他的都已经洗好了,唐晓芙先把猪大肠豆腐和蔬菜的钱付了。

    蔬菜是方明在家里称好重量的,按照两毛钱一斤算时,一百斤蔬菜二十块钱。

    鲫鱼共有二十五条,按三毛钱一条,唐晓芙给了方明七块五毛钱。

    方明不肯收这么多:“你实在要给钱,那就按两毛钱一条算吧。”要退唐晓芙两块五。

    唐晓芙说道:“别拉拉扯扯的,你老远送来,怎么能够按两毛钱一条算呢。”

    方明只好红着脸收下了。

    一大盆的龙虾唐晓芙给了五块钱,螺蛳就给了两块钱。

    付了钱,唐晓芙就带着方明拿着几个搪瓷大碗去国营饭馆买了够三个人吃的米饭,点了几个肉菜回来当午饭,用了十几块钱,方明心疼死了:“你们姐妹赚个钱也不容易,就不要大手大脚了,我又不是外人。”

    唐晓芙用抹布包住砂锅的两个耳朵把鸡汤端了出来,给方明干干的盛了一碗:“主要是这个家里什么都没有,做不了饭,不然我也不愿意下馆子,又贵又不好吃。”

    方明把自己那碗干干的鸡汤和唐晓晓的那一碗没几块鸡肉的鸡汤换了换:“那我下次来给你们带点米面油来。”

    唐晓芙就说“好。”又说,“我喝鸡汤不喜欢吃太干的,就是喜欢喝汤水。”要和方明换回来。

    方明不肯:“你嫌干了就跟小兰换吧。”

    “我也不喜欢吃干的,我也喜欢汤汤水水的。”唐晓兰断然拒绝。

    最后那一碗干干的鸡汤还是方明吃。

    唐晓芙让方明再来还带一些糯米和酒曲她想试着卖早点。

    方明看着唐晓芙:“你别太辛苦,累着自己了。”

    唐晓芙笑着道:“我有分寸的。”

    吃完午饭,也到了一点钟,方明拿了扁担麻袋就匆匆乘车赶往长途汽车站,好搭乘最后一班车回家。

    唐晓芙开始卤制猪大肠猪脚,唐晓兰就切蔬菜,为晚上的买卖做准备工作。

    唐晓兰看着盆里的鱼虾问唐晓兰:“姐姐,这些鱼虾我们晚上怎么卖?”

    “龙虾可以事先做成香辣龙虾,谁要买,热下就可以了,当然吃冷的也行,可是鲫鱼是现杀现烧烤,我们两个有些忙不过来~”就算忙得过来,她姐妹两个也都不会杀鱼,这可有点难办了。

    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之后,唐晓芙姐妹两个就开始清洗龙虾。

    龙虾非常难清洗,要是被它的大钳子钳到了也是很疼的。

    唐晓芙出去买了两双橡胶手套回来洗龙虾,这样就可以防止龙虾的大钳子钳到手。

    龙虾洗干净之后,就到了下午四点,唐晓芙这时才发现自己家里没有铁锅锅铲之类的东西,那怎么做香辣小龙虾呢,于是又急匆匆的出去买了铁锅和锅铲回来。

    又想着不能顿顿都在外面随便买两个馒头,得自己开火做饭,于是又买了一个蒸饭的铝锅和一个小砂锅回来,以后煨汤就在小砂锅里煨。

    忙忙碌碌时间就过得非常快,似乎一下子就到了五点。

    唐晓芙把中午剩下的鸡汤煮热,就在里面打了几个鸡蛋,就作为她姐妹两个的晚饭将就吃了,然后在自家门口摆好摊。

    唐晓兰开始卖麻辣烫,麻辣烫是滚烫的,可以从炉子上端下来直接卖,反正夏天温度高,食物不容易冷掉,唐晓芙就用炉子开始当场烹饪香辣龙虾。

    先在锅里倒进一些菜油炸香,然后再倒入大量的花椒和辣椒以及生姜大蒜,顿时整条街都弥漫着辛香辣的味道。

    等花椒,辣椒,生姜,大蒜充分炸香之后,唐晓芙再才把一簸箕洗干净的龙虾倒入锅里翻炒。

    没过一会儿,整条街就飘起香辣龙虾的香味,走过路过的人们,哪怕不是吃货,都忍不住直咽口水,那些吃货就更忍不住了,只要兜里有两块钱就都跑过来问唐晓芙:“你这小龙虾怎么卖呀?”

    唐晓芙就道:“一碗一块五毛钱,有二十只。”

    说实话,那个年代,小龙虾在乡下一文不值,河虾还有人抓来喂鸭喂鹅,小龙虾连抓来喂鸭喂鹅的都没有,可是一想到前世小龙虾贵得吓人,唐晓芙就不肯便宜卖。

    那些吃货都觉得有点贵,可就是抵挡不住香辣小龙虾的阵阵扑鼻香气,最后还是都掏了钱买了一碗。

    那时的小龙虾个子都很大,二十个小龙虾满满一大盘,堆得像小山一般高,不过去头去壳真正吃到肚子里的也没多少。

    有的人吃了一碗还不满足,又来一碗。

    有的吃货大叫:“吃这么好吃的小龙虾,怎么也得来一瓶冰镇汽水或者冰镇啤酒!”

    唐晓芙也想搭配着卖一点酒水,可关键是人手不够,而且也没渠道进货。

    可是旁边却有有心人听到了。

    方明这次只送来了五十多斤小龙虾,主要是担心她们卖不动,所以没敢多送。

    五十多斤小龙虾转眼就卖完了,唐晓芙就开始卖烧烤。

    冷晨旭又来了,鼻子在空气中闻了闻,又看了一眼满地红艳艳的龙虾壳,问唐晓芙:“你弄虾子了?也没说给我留一碗!”

    唐晓芙一面忙着烤烧烤,一面忙里偷闲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今天还要来,你明天晚上来吗?我明天晚上给你留一大碗。”

    “明天来不了咯,明天一大早我就要带着部队出去拉练。”冷晨旭帮她收了一个顾客的钱,把钱放进钱盒里,“不过三天之后我就回来了,你三天之后给我留一碗。”

    “好!”唐晓芙答道。

    一个食客看了看烧烤架底下的那一盆鲫鱼,问道:“你这鲫鱼是干嘛的?是就这么卖,还是怎么卖?”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