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两个回到家里,唐晓芙就说她还要去买焦炭,要唐晓兰关好门,好好睡上一觉,晚上恐怕有的忙。

    唐晓芙走后,晓兰就乖乖的把门关好,躺在中间那间房的床板上睡觉。

    唐晓芙因为前世的缘故,对武汉很熟,所以很快就找到了那个老大爷所说的铁路家属区,向人打听买焦炭的事,根本就不像那个老大爷所说的那样,随便一打听就有人肯把焦炭卖给你。

    城里人还是没有乡下人诚信朴实。

    唐晓芙正垂头丧气的离开,一个大婶跑到她跟前,不由分说把她拉到一个僻静之处,神秘兮兮的问:“姑娘,你真的是来买焦炭的?”

    唐晓芙点头,同时猜到了这个大婶拦着她的目的,心里升起希冀。

    那个大婶道:“我家就有好多焦炭,你什么价格买?”

    唐晓芙哪儿清楚价格,就问:“你什么价格卖?”

    那个大婶说道:“一百斤起卖,每一百斤十块钱!”

    唐晓芙算了算,十块钱在当时应该算得上很高的价格,都抵得上一个年轻工人一个月三分之一的工资了,于是为难道:“我长期要,这个价太高了,我烧不起。”

    那个大婶思考了很久,就道:“那就九块钱,再不能少了。”

    唐晓芙没有再还价了,现在还不是还价的最佳时期,就这个价先买下再说,就问那个大婶家里有多少斤。

    那个大婶伸出三个指头:“三百斤,你都吞的下吗?”

    唐晓芙见她有些着急的样子,就改变了主意,决定把价钱再往下压一压,于是装模作样的在心里盘算了很久,说道:“如果我只买一百斤就按照你说的价,可如果要我都买下,那就二十五块钱好了。”

    那个大婶想着只少赚两块钱就能把家里的焦炭部脱手,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现在天气热,家里堆满了东西就会更热,再说了,家里的焦炭不处理掉,就不能趁着运焦炭的货车进段里时,让家里的孩子们去捡卸货时剩下不要的小块焦炭卖钱了,于是就愉快的答应了。而且还负责送货上门。

    唐晓芙就在铁路宿舍外面等着,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见那个大婶费力地蹬着一辆三轮车从宿舍里出来,叫唐晓芙上来,她载上她。

    唐晓芙看着大婶踩得很吃力的样子,就道:“大婶,我就跟着跑好了。”

    大婶拉的货太多,根本就骑不快,唐晓芙小跑着就能跟上。

    唐晓芙买的房子后院有个门,她就直接把大婶带到后院里,直接把焦炭卸载院子里,卸完焦炭,那个大婶说这一车子焦炭有一百斤,要唐晓芙先给她九块钱。

    这些焦炭又没有当着唐晓芙的面过称,够不够秤唐晓芙心里有点底都没有,也只能赌一把大婶的人品了,于是就给了大婶九块钱,大婶就回去拖第二车了。

    唐晓芙开始把猪大肠猪脚什么的先用水煮一道,去去异味,再开始卤制。

    等卤制的差不多了,就把炉子封起来,用小火慢慢热着入味,不断地有左邻右舍的婆婆妈妈前来问唐晓芙家里在卤肉吗,好香!

    唐晓芙笑着敷衍“是。”

    唐晓芙一回来,晓兰就起来了,按着唐晓芙所说的,把茄子土豆什么的切片,穿在签子上。

    那个大婶把三百斤焦炭送来,已经下午五点了,街上的行人明显增多,那时太阳还没有落山,但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不怎么晒人,而且大街的人行道上都种着高大的梧桐树,遮阴效果很好,所以街上已经没有什么阳光了,唐晓芙就和晓兰一起开始出摊。

    先把烧烤架子搬出去,然后把装着穿好的蔬菜大盆端到烧烤架旁边,方便等会烧烤,接着姐妹两个一起把炉子和大沙吊子端出来,一个大盆里放着许多洗的干干净净的叶子蔬菜。

    姐妹两刚忙完,腰都来不及直起来,就有人问上门来:“你这大沙吊子里面煮的是什么?”

    “麻辣烫。”唐晓芙答道,其实里面的食材跟她前世说吃的麻辣烫已经大相径庭了,唉,管他的,只要卖得动能赚钱就行了。

    “怎么卖的?”那个顾客喉咙动了好几下,估计是在咽口水,因为麻辣烫实在鲜香扑鼻,让人馋涎欲滴。

    麻辣烫刚煮好的时候,唐晓芙姐妹两个也都直吞口水,干脆买了两个馒头一人就着一碗麻辣烫就当吃过晚饭了,麻麻辣辣的虽然吃的满身大汗,可是不仅图了嘴巴快活,而且大热天的出身大汗其实身体觉得蛮轻松的。

    “五毛钱一碗。”唐晓芙道。

    一个卤鸡蛋都能卖一毛五分钱,五毛钱一碗不算贵,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赚得到钱,因为唐晓芙不清楚煮一吊子麻辣烫要用多少焦炭,这个成本就有些不好计算。

    那个顾客爽快的要了一碗,就拿着个碗站在门口吃光了,直叫好吃,辣的过瘾,要是来一瓶冰镇汽水就好了。

    接着,陆陆续续有人来买着吃,唐晓芙就叫晓兰卖麻辣烫,她去烧烤。

    烧烤有烤土豆片、烤豆腐、烤茄子、烤韭菜、烤豆角好多种。

    不一会儿五香粉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不少人就来问这些烧烤多少钱一串,唐晓芙笑着回答:“蔬菜的一毛钱一串,豆腐的一毛五分钱一串。”

    虽然一斤蔬菜有时才一毛钱一斤,一斤蔬菜能够穿不少蔬菜烧烤,因此一毛钱一串听起来便宜,实际上还是很贵的。

    可问题谁也没见过居然蔬菜还可以烤着吃,而且还这么香,因此想吃的吃货们也不计较价格似乎有点小贵,你三串我五串买了吃了起来,又烫又辣又香,真是好吃。

    从五点半正式开始卖,不到九点就都卖完了,姐妹两个一直手脚不停,腰都快累断了,那几个卤猪脚晓兰是讲个卖的,一个两块钱,还供不应求,买到的吃货就抱着猪脚一路走一路啃,不知多满足!

    唐晓芙想,明天一早回去得多进一些猪脚了。

    姐妹两个收摊,就有不少邻居前来打听她们赚了多少,刚才她们做生意的时候,她们就端着一个小凳子坐在门口看呢。

    唐晓芙笑着道:“利很薄的,赚个生活费。”

    收了摊,把门口清理整洁,唐晓芙就把门给关上了,然后把第一间房的电灯关了,这样外面的人看不见灯光,就会以为她姐妹两睡下了,也就不会再来问东问西了。

    唐晓芙把炉子提到后院子里去,省的放在家里热。

    姐妹两个把锅碗瓢盆洗干净了,唐晓芙放了一大壶水在炉子上用余火烧热水她姐妹等会儿好洗澡,然后姐妹两个坐在中间那间房的床板上开始数钱。

    几乎都是角票和分子钱,一块的也有些,但是像两块的大额面值的就很少。

    唐晓芙蔬菜烧烤买了两百多根,豆腐烧烤卖了一百多根,这就卖了四十块钱,买干豆腐用了六块钱,板碳用了四分之一,成本就按两块钱算,那么净赚了三十多块。

    唐晓兰的十二只卤猪脚共卖了二十四块,麻辣烫卖出了一百多碗,共有五十多块钱,还只用了一点焦炭,那就按照焦炭的成本是一块钱,唐晓兰那里应该净赚了四十多块,姐妹两个一共赚了八十块钱,虽然比摆地摊赚的少,可是在夏季这就已经很赚钱了。

    不过晓兰认为并没有赚到那么多,因为蔬菜没算进成本里去,应该满打满的只赚了六十块,可六十块也很多呀。

    姐妹两个有些兴奋地睡不着,洗过澡之后晓兰体贴姐姐身上不舒服,就非要抢着把衣服洗了,晾在院子里,两个人还躺在床板上说了一会儿话才睡去,太累了,一睡就睡的很沉,就是蚊子咬都不醒,

    第二天,姐妹两个天没亮就起床了,赶头班车回到了乡下,到了镇上唐晓芙叫肉摊老板把猪大肠什么的照旧留给她,她过一会儿来买,然后姐妹两个匆匆去了一趟田地里,找到方文静,小兰兴奋地告诉方文静,昨天晚上赚了不少钱,唐晓芙就交给方文静五十块钱,还有三十块没交,留着扩大生意。

    方文静惊讶的说道:“真没想到,蔬菜都能这么赚钱!”

    唐晓芙就道:“以后妈妈就不要把蔬菜卖掉了,我们自己做麻辣烫或者烤蔬菜卖,赚的更多,每天五十斤蔬菜恐怕不够,妈妈抽时间去一趟两个舅舅家,让两个舅舅也把蔬菜卖给我们,要是再不够就买王葵大婶家的。”

    方文静喜不自胜:“好,我把这几亩地的草锄完就去。”把唐晓芙给她的钱贴身放好。

    唐晓芙又道:“我还想要方明表哥以后专程给我们送货,不然这样跑来跑去我和妹妹都太累了。”

    方文静就笑着说她等会儿去她舅舅家就提这件事。

    唐晓芙要方明表哥来的时候把小龙虾带一麻袋来,还有螺蛳和巴掌大的鲫鱼最好都带些来。

    方文静对唐晓芙言听计从,反正听她的能赚到钱,因此都答应了。

    唐晓芙姐妹两个就急匆匆的回去,摘了不少蔬菜又提了一壶菜油就走了,然后到镇上把该买的东西一买就乘车赶往省城。

    方文静见两个女儿都这么辛苦,心疼的不得了,可是自己帮不上忙。

    锄完田地的草,方文静回家一趟,换了出门的衣服就急匆匆的往方守诚家里赶去。

    因为出发的晚,一直到下午一点多才到方守诚家,只有老太太在家里,其余的人都在田地里劳动。

    老太太很惊讶方文静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方文静就把她两个女儿在城里买了房子,摆夜市卖小吃的事告诉了老太太。

    老太太难以置信的拍着大腿直说:“哎呀妈呀,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晓芙这丫头这么精明能干咧,竟然能把蔬菜烤着卖!我这就去喊小明几个回来,去抓鱼虾,叫小明明天一早和蔬菜一起带到城里去。”说着就要出门。

    方文静不好意思的问:“大妈,家里还有中午吃剩的饭菜没有,我一路赶来,到现在还没吃午饭~”

    老太太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光顾着高兴去了,就忘了问你吃过饭没有,我这就去给你做饭。”

    进了厨房给方文静做了一碗蛋炒饭。

    唐晓芙姐妹两个再次返回省城时,一个街坊跑来交给她一串新钥匙,说是一个军官中午开着一辆卡车,带着几个当兵的来到她家,见没人,就直接把门给撬开了,然后把卡车上的家具给搬到她家摆放好了就换了新锁,这钥匙就是那个军官拜托她转交给她的。

    唐晓芙接过那一串新钥匙,和那个街坊说着谢谢,把门打开就想进去,那个街坊八卦的打听,那个军官是她们什么人,唐晓芙就道:“一个雷锋叔叔。”

    武汉人多精明,一听就听出唐晓芙这是在敷衍她们,因此都识趣的散去。

    唐晓芙姐妹进屋一看,最外面的屋子里放着一个五屉柜和一套桌椅,中间的那间房里放着两张大床,而且大床上都铺着崭新的席子,架着崭新的蚊帐。

    姐妹两个相视一笑,晚上睡觉再也不会被蚊虫咬了。

    两张大床中间放着一个小小的书桌,靠墙放着一排衣柜。

    唐晓兰高兴的笑着道:“这就像个家了。”

    唐晓芙觉得那些家俱很眼熟,仔细再一看,这……这不是冷晨旭家的家俱吗,他怎么拖到她家了?

    姐妹两个笑着往后院走去,准备洗个手脸,凉快凉快,这一路风尘仆仆,身上是汗,头发都粘在了脸上很不舒服。

    经过厨房的时候,姐妹两个惊讶的发现灶台上有一篮鸡蛋,鸡蛋上面还有两包桂圆喝两包红糖,估计也是冷晨旭带来的。

    等走到院子里,发现院子里还有两只被太阳晒得奄奄一息捆着翅膀和双脚的小母鸡。

    ……这也是冷晨旭的杰作?!怎么这些东西给人的感觉是送给坐月子的产妇吃的?

    唐晓兰意味深长的对唐晓芙说:“冷团长对姐姐可真好。”

    唐晓芙嘿嘿干笑了两声,洗了手脸,顿觉凉快了不少。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