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在她身边坐下:“你画下烧烤架子的图案,我可以请人帮你做,钎子和板碳你可以到土特产一条街去转转看着买不买得到,如果买不到我再想办法。

    孜然胡椒和辣椒面这些东西西部边防地区都很便宜,我可以打电话叫我那边的战友帮忙买一些邮寄过来,关键是邮寄到我们这里最起码得一个星期,会耽误你生意。”

    唐晓芙就道:“一点都不耽误,你要你的战友把那些佐料都邮寄过来吧,在这之前我可以用五香粉代替孜然粉。”

    五香粉镇上就有卖的,价格也不贵。

    冷晨旭点头:“那就这么决定吧。”

    接着又说道:“你坐在家里休息,我去买点菜回来做饭。”

    唐晓芙没劲,不想动弹就从谏如流窝在沙发上。

    冷晨旭很快就买了菜回来,煮了一锅番茄煮面,酸酸甜甜的倒也可口,并且他还在面条里打了荷包蛋。

    虽然晚饭简单,可是唐晓芙因为小腹那里冰凉,正想吃热的,所以这一碗番茄鸡蛋面她吃得很满意,并且还夸赞冷晨旭的厨艺好,连面条都能煮的这么好吃。

    冷晨旭用筷子挑起一箸面条在半空中散热:“我没什么厨艺,只会煮面条和蛋炒饭。”

    唐晓芙嘿嘿讪笑了两声,想拍马屁,结果拍到了马蹄上。

    两个人吃完面条,冷晨旭收拾碗筷的时候,瞟了一眼唐晓芙,她身上的连衣裙都被汗水汗湿了,隐隐能看到连衣裙里面的小可爱,就问:“你住的那地方能洗澡吗?”

    “能,就是要用冷水。”

    冷晨旭停下手头的事,严肃地看着她,不容拒绝地说:“那你就暂住在我这里!”

    唐晓芙故意告诉他实情就是想在他这里住几天,租住地不能洗澡还真是令人心烦!

    但她又不好意思直接对冷晨旭说她想在这里借宿一晚,就耍了个小心机。

    冷晨旭岂有看不透的,只是心疼她在身体状况不好的时候还在为了母女三个美好的未来奔波、打拼。

    虽然在部队里女兵训练起来也不会考虑性别,可他就是心疼唐晓芙,不想让她过的这么沉重。

    在他眼里,她就像只负重的蜗牛,每走一步那么艰辛,他就是想帮她扛起所有重担,让她像晨曦那样活得轻轻松松的。

    晚上洗过澡,冷晨旭就轰隆轰隆地抢着把衣服洗了,唐晓芙脸火烧火燎地烫,她的衣服还从没有让男人洗过。

    不过太累了,洗过澡,人清清爽爽地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冷晨旭忙完之后,还坐在灯底下看了一会儿书,到了十点就寢,他生活很有规律,几乎不熬夜。

    临睡前,他悄悄去唐晓芙的房里见她睡得安稳也就放心了。

    夜里睡得太香太沉,生物钟也没发生效益,一觉醒来,外面阳光普照。

    唐晓芙从床上坐起,这都什么时候了?

    想着是住在别人家,她把裙子整了整,头发梳好了,这才走出房间,贼头贼脑地四下打量了一遍,冷晨旭不在,桌子上放着一碗豆腐脑和一碗水饺。

    她心里有几分窃喜,这家伙怎么知道我早上喜欢吃汤汤水水!

    唐晓芙走过去一看,桌子上还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要是冷了,自己热热,千万别贪凉吃冷的,你现在是非常时刻!

    唐晓芙内心五味杂陈,叔叔,别老把那个正常现像挂在嘴边,我很尴尬的好吧。

    面对冷晨旭的关心,她决定视而不见,这个快到而立之年的男人身边多少莺莺燕燕啊,还是那句话,他有那么多选择不会真心垂怜自己的,所以绝不能在他的关心里沦陷。

    唐晓芙用手摸摸豆腐脑和水饺,夏天东西冷得慢,两样食物都还是热的,她赶紧洗漱了,坐在桌前吃得满头大汗。

    吃完之后,把冷晨旭家里收拾干净了,留下张纸条,就背着自己的背包离开了。

    下楼时,那些军嫂一看见她,都用伤风败俗的目光鄙视着她,可当唐晓芙扭头向她们看来时,她们又都装做若无其事。

    唐晓芙按照冷晨旭的指点,找到了土特产一条街,买到了板碳,有些贵,一大麻袋二十斤就要六块钱!

    钎子不贵,一大把三百根才一块钱,唐晓芙买了三把。

    买好东西,唐晓芙就提着乘公汽上大桥在黄鹤楼站下,走不了多远就到了自己位于司门口民主路的房子跟前,用钥匙把门打开。

    她人还没进屋呢,就有左邻右舍走过来笑着和她打招:“姑娘,你家把这屋子买下了?”

    “嗯那!”唐晓芙一手提着板碳,一手抱着钎子,走进屋里。

    那对夫妻说话算数,家里搬空了,而且还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你家是干什么的,怎这么有钱?”一个太婆站在门口八卦地打听。

    唐晓芙淡淡一笑:“我家是农民,买房的钱是借的,就是想在城里有个住的地方。”

    “哦~”围在门口的邻居恍然大悟的表情,刚才挂在脸上对有钱人的崇拜表情没有了,但态度还是很友好的。

    “你这屋子空荡荡的,得添些家俱呀。”一个邻居道。

    “嗯。”唐晓芙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我那里有一副床板你要不要?”那个邻居见缝插针地问。

    “旧的呀~”唐晓芙前世也是武汉人,比精明谁会比谁差。

    那个邻居见唐晓芙不太想要,就道:“旧的有什么关系,我那床板结实着咧!照样用!价格也低,实惠!”

    唐晓芙淡淡地问:“价格很低呀~”

    那意思是价格如果真的很低,她就考虑着买。

    “五块钱!”那个邻居开价。

    “别人睡过的旧床板还要五块,四块吧,我们农村人没钱~”

    那个邻居盯着唐晓芙看了许久,最终咬牙答应,在另一个街坊的帮助下把床板抬来了,唐晓芙让她们把床板搁中间那间房地上,晚上她就睡上面。

    给了那邻居四块钱,所有的街坊都散去了。

    唐晓芙看了一圈,自己得买锅碗瓢盆,于是把门一锁,逛大街,发现同样的东西国营商场价高,国营商店价低,于是在小商店里买了锅碗瓢盆回来,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花了快二十块钱。

    买的这些东西里有只电阻炉烧水做饭很方便。

    买回这些东西就到中午了,唐晓芙买了两个馒头,烧了一壶开水灌开水瓶里,喝一杯热茶吃两个幔头对付一餐,准备睡个午觉。

    冷晨旭开着一辆小货车来了,唐晓芙出去,和他一起从小货车上搬下两个烧烤架。

    “我只要一个就够了。”唐晓芙说。

    “反正是边角余料做的,做起来简单,又不费事,我就要人家做了两个。”冷晨旭把两个烧烤架帮她搬进屋里。

    烧烤架做起来的确简单,不多的铁皮和铁棍一焊接就是。

    “那……这两个烧烤架得多少钱?”唐晓芙走到中间那间房间,蹲下来,从背包里拿钱。

    “跟你说了是边角余料做的,不要钱。”冷晨旭打量着家徒四壁,问道:“还没吃午饭吧,我带你吃饭去。”

    “不了,我吃过了。你能直接送我去长途汽车站吗?”唐晓芙本来想冷晨旭最快也要下午才把烧烤架送来,所以打算明早回去,带些蔬菜来试一下,可没想到他对她的事这么上心,中午就送过来了,那现在赶回家去,明早赶来,明天下午就能试一下看能不能赚到钱。

    冷晨旭还是给她买了一笼小汤包她吃,然后开车送她去了长途汽车站。

    到了镇上,唐晓芙又买了不少胡椒粉、辣椒面和五香粉,这些佐料价格比城里低许多。

    虽然已是下午五点多了,可唐晓芙知道不到七点方文静和晓兰是不会回去的,于是顺便割了块瘦肉、买了腐竹晚上做菜吃,并且顺便向那些肉摊老板打听他们一般都是几点钟出摊,她明天一早想把大肠、小肠、猪脚这些在农村非常难卖出去的猪零碎都买了。

    因为唐晓芙想,不能光卖蔬菜烧烤,她前世就不怎么吃蔬菜烧烤,喜欢吃肉类烧烤,所以得做些肉类小吃,哪怕不是烧烤,是麻辣烫也应该有许多人吃。

    虽说麻辣烫又辣又热,夏天吃一身汗,但作为前世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唐晓芙太了解武汉人了,不怕辣不怕,就怕不够辣。

    香辣小龙虾辣得人都生无可恋了,可每年夏天不论香辣小龙虾卖到什么天价,吃的人趋之若鹜。

    现在来不及通知两个舅舅家的表哥帮自己抓小龙虾,那就先用猪大肠做麻辣烫搭配着蔬菜烧烤,试试生意会怎样,再进行下一步。

    镇上总共也就三家肉摊,那几个肉摊老板都说夏天他们一般早上六点钟就出摊了。

    唐晓芙就叫他们明天最好五点半就出摊,她来把那些猪零碎都买了,并且现在就和他们谈好价,一挂猪肠子一块钱,四只猪脚两块钱。

    那些猪肉摊老板都答应了,特别是猪肠子大热天的就算白送人都没人要,能换一块钱他们当然愿意。

    乡下人都讲信用,和肉摊老板谈妥唐晓芙就不怕他们会反悔,再说反悔了那这些零碎他们也卖不出去,现在他们的摊位上就都剩下猪大肠和猪脚什么的。

    唐晓芙刚要离开肉摊,一个肉摊老板叫住她,问她要不要猪头。

    唐晓芙脑补了一下猪头被砍下来的样子,还蛮狰狞的,就说:“你把猪头肉都割下来我就要,要是一整个猪头我就不要。”

    那个猪肉摊老板就道:“要是把猪头肉割下来我自己也卖得掉。”

    既然没谈拢,那就离开咯。

    有一个猪肉摊老板叫住她:“你只要三副猪肠子啊,我可以帮你多弄几副来。”

    “那这样,你先帮我弄三副吧,要是以后加量,我就直接在你这里加。”唐晓芙没敢要多,生意会怎样她也不能预测,只知道前世夜市小吃生意都很火爆,但是那个时代的人都很有钱啊,小吃能要几个钱,就是小学生都吃得起。

    可这个时代就不同了,人人都穷,谁知道人家舍不舍得掏钱来吃呢?

    然后唐晓芙又跟一家卖豆腐的老大爷说好,明天一大早就来他这里买二十斤干豆腐。

    干豆腐三毛钱一斤,可以做烧烤。

    豆腐大爷也没有收唐晓芙的定金。

    做麻辣烫要调料,唐晓芙又去私人小杂货店买了胡椒、自制酱油,干辣椒、生姜,大蒜,还有各类卤料。

    买好东西之后,唐晓芙大包小包的往家走。

    大黄在家里守门,老远就听见唐晓芙的脚步声了,一路欢快地叫着,从院门底下特意给它留的狗洞下爬了出来,向唐晓芙奔跑而来,扑上去伸出舌头就想舔她。

    唐晓芙惊恐地避开,这家伙有时吃便便,她才不要它舔她!

    大黄见唐晓芙执意不让它舔她,也就算了,但情绪仍然高涨,围着她跑前跑后。

    回到家里看见厨房里几碗剩菜,唐晓芙忍不住难过,她不在家里,妈妈和妹妹连个豆腐都舍不得吃,是青菜。

    唐晓芙把东西送回自己的房间,洗了手脸就开始做晚饭,抽空还把后院的猪呀、鸡鸭鹅兔都喂了。

    暮色四合,方文静和唐晓兰从田地间回来,发现自家院门是虚掩的,都大吃一惊,就叫大黄。

    大黄坐在厨房门口看唐晓芙做饭,听到家里的主人喊它,如离弦箭一般冲了出来。

    方文静和唐晓兰更加疑惑了,大黄在家,那是谁开的院门?她们走时明明把院门锁好了的。

    唐晓芙走出屋子,叫道:“妈和晓兰回来了呀。”

    “姐姐!”晓兰高兴地跑了过来,“你回来了!”

    “嗯。”

    方文静见到她就问房子买下了吗,办理了过户没有。

    唐晓芙就道:“都办妥当了,等吃过饭我就把房产证和户口本交给妈妈。”

    方文静和唐晓兰洗了手脸,母女三个围着饭桌吃饭,腐竹炒肉片、番茄鸡蛋汤、清炒竹叶菜和一个酸扁豆。

    大黄也得到一碗油水泡饭,饭上还有几片瘦肉,它高兴得直呜咽。

    唐晓芙看了心酸,这个年代的人太穷,连狗都跟着没吃的。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