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一打开门,唐晓芙就踉跄着冲进屋子里,倒了开水就喝,一连喝了好几杯,头上身上都是热汗。

    冷晨旭把门关上,皱眉问道:“是不是痛经?都疼成这样了,别忍了,去看医生!”

    “额......”唐晓芙顿时脸通红,就算两世为人,也没有哪个男人这么直接了当的问她关于生理痛的事,而且生理痛要看妇科吧,自己一个姑娘家看妇科~

    “不是很痛,喝点热茶就行了!”唐晓芙扯出一个笑容摆摆手,冷汗热汗把额头上零碎的头发都打湿了,一缕缕的贴在额上。

    哎哟,疼死姐姐了!

    唐晓芙强颜欢笑。

    “你那是喝一点热茶吗,一瓶子的热茶都叫你喝光了,我怕你把食管和胃烫坏了,跟我看病去!”说着不由分说,拉着唐晓芙的手就走。

    那些相谈正欢的军嫂看见刚刚上楼没一会儿的冷晨旭和唐晓芙又下了楼,都停止了聊天,目光像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追随着他俩的身影。

    唐晓芙从吃完晚饭肚子就隐隐开始作痛,到后来越来越痛,因为难以启齿就一直硬撑着,现在撑不住了,几乎是半靠在冷晨旭身上,这就更令那些军嫂们猜疑了。

    就有胆大的军嫂问:“冷团长,这么晚了去哪儿呀。”

    “很晚吗?”冷晨旭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把唐晓芙扶进去,然后绕到另一边上了车,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那些军嫂都目送着吉普车不见了,这才继续聊天。

    到了军区医院,冷晨旭挂了急诊号就带着佝偻着腰、捂住肚子的唐晓芙往妇科走去。

    一个和冷晨旭住在同一个军属大院的军嫂带着上吐下泻的孩子来看急诊,无意之间看见冷晨旭带着一个女孩子进了妇科!

    这是什么情况!

    急诊室里,唐晓芙松了口气,还好是个女医生,要是个男医生那多尴尬呀。

    “哪里不舒服?”女医生在看了好几眼冷晨旭之后,才想起有个病人疼得欲仙欲屎。

    唐晓芙看着冷晨旭不敢开口。

    冷晨旭识趣的站起身来:“我在外面等你。”然后出去了。

    唐晓芙顿时原形毕露,疼得面容扭曲,对那个女医生道:“第一次生理期,痛死了,来两片止疼药!”

    女医生万般嫌弃的看着她:“我第一次也很痛,女孩子都这样,以后就会.....”

    “就会好吗?”唐晓芙满怀希冀地问。

    “以后就会慢慢习惯。”女医生头也不抬的写着处方。

    我去.....

    唐晓芙想到这次生理痛不管是因为第一次,还因为自己之前吃了冰棒,又洗了冷水衣服,这都是生理期大忌,得跟医生说。

    那个女医生听了没反应,仍旧在低头奋笔疾书。

    五分钟之后,女军医写好了处方,把冷晨旭叫了进来,将处方交给他:“乌鸡白凤丸一日三次,连续吃几天生理痛的现象就会好转。”

    然后瞟了一眼唐晓芙:“你女朋友年龄看起来蛮小的样子,她不懂事,你一把年纪也不懂事,生理期不能吃冷饮,不能见冷水,你不知道?”

    无缘无故被背锅的冷团长干瞪着眼看着女军医,忽然一笑百媚生:“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注意!”

    唐晓芙狠狠瞪了冷晨旭一眼,急忙解释:“我和他……”

    四十来岁的女军医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唐晓芙:“女孩子要学会爱自己,虽然你这个男朋友很帅,但是也不要爱他爱得忘了自己!”

    唐晓芙还要解释,女军医已经对着门口叫:“下一个。”

    就有一个急诊病人在家属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冷晨旭拿着处方带着唐晓芙走了出来,到窗口划价拿药,几分钟便搞定了。

    唐晓芙跟在他身后,要把他刚才垫付的医药费给他。

    冷晨旭道:“不用,我请你。”

    请人看病吃药?

    唐晓芙有点风中凌乱。

    两人回到了家里,吃过药,缓过劲来的唐晓芙去阳台把自己的几件衣服收了。

    到底是夏天洗好的衣服,两个小时就干透了,然后背起背包就想离开。

    冷晨旭问:“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唐晓芙道:“很感谢今天你能帮我,可是我妈妈不让我和你单独接触,所以我不能住在你这里。”

    “那你今晚住哪里?”

    “我和别人合租了一间房。”

    “那好,我送你去。”冷晨旭接过她的背包开车送她去卖蛋姑娘们大本营。

    两人都没注意到,只要他们一出现在军属大院里,那些军嫂们不管聊天聊得有多嗨,都会戛然而止,然后一直盯着他们。

    冷晨旭一直把唐晓芙送到她的租住房间门口,看着她背着背包进去,这才离开。

    他的惊鸿一瞥让整个民房的卖蛋姑娘都沸腾了。

    冷晨旭前脚走,后脚那些姑娘们都围着唐晓芙问,那个帅得逆天的军官是她的什么人。

    唐晓芙轻描淡写道:“跟我没关系,人家只是学习雷锋顺道把我送来而已。”

    那群卖蛋姑娘“哦”了一声,交口称赞了几句冷晨旭的美貌,就说起今天各自的生意来,都嚷嚷着生意不好。

    唐晓芙插嘴道:“你们在哪里洗澡?”

    一个卖蛋姑娘告诉她:“自己去买一只盆,就在院子里的水龙头接一盆冷水洗。”

    唐晓芙来之前就知道这里租住环境艰苦,可没想到艰苦到这种地步,惊讶的问:“生理期也是这样?”

    那些个卖蛋姑娘都看着她:“我们是来赚钱的,不是来享福的,你还想怎样!”

    唐晓芙哑然,只得汗津津的和衣睡下。

    卖蛋姑娘们说了一会儿话,就各自打了一盆冷水,把门一关,洗起澡来,然后也都睡了。

    武汉的夏天很热,唐晓芙一觉醒来都能够闻到身上的馊味。

    因为办理房产过户需要拿户口本,再说她身上的钱也不够,唐晓芙很早就起床了,喝过乌鸡白凤丸,背着背包赶第一班六点钟的长途汽车回去。

    到镇上的时候才刚过八点,唐晓芙想这个点方文静和晓兰肯定不在家里,于是直接到田地里去找她们,果然看见她们在田地里劳动。

    方文静和唐晓兰看见她都很吃惊,问她怎么昨天才去城里今天就回来了。

    唐晓芙就告诉她们,她在城里看中了一间房子,已经决定买下来,今天是带户口去一手交钱,一手过户。

    买房子可是大事,方文静和唐晓兰也不劳动了,跟着唐晓芙往家里走,边走边问,她为什么要在城里买房子,房子买在哪儿,有多大?多少钱?

    唐晓芙都耐心的一一告诉她们。

    方文静听唐晓芙说她想卖夜市小吃,就问卖些什么夜市小吃。

    唐晓芙就说:“咱们家的茄子、土豆、西葫芦、韭菜、豆角、青椒、黄瓜、空心菜都可以做烧烤,而且蘑菇做烧烤也很好吃,再就是河里的螺蛳鱼虾都能做小吃卖钱的。”

    蔬菜可以做烧烤?

    方文静闻所未闻,但是大女儿说行,那肯定是她看别人这么做过,那就试试吧,反正除了买房子需要三百块钱以外,那些蔬菜自己家里都有,不用再掏本钱。

    听说唐晓芙租住的地方没有热水洗澡,唐晓兰一回到家里就给唐晓芙烧了一锅热水,让她痛痛快快洗了个头澡,在烧热水的时候顺便给她煮了六个蛋带上。

    唐晓芙拿了钱和户口本就走了,一路上紧赶慢赶,终于在约好的时间,下午三点和那对卖房子的夫妇在土地局会合了,就在土地局现场办理好的合同,然后双方把字签了,唐晓芙给了他们三百块钱的房款,那对夫妇就把房屋钥匙交给她,接着双方一起去办理了过户手续。

    那个年代买房卖房的人非常少,所以土地局很闲,不像唐晓前世,办理过户手续要到房管局交易大厅拿号排好长的队,经常一天时间耗进去才能办下来,哪像现在这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部搞定。

    卖方的妻子有些惆怅:“要不是那间房子有点小,我们一家人住着太挤,我们要在别处买一套大房子急等着要钱,住了几辈子的人的祖业绝对不会这么贱卖了。”

    唐晓芙之前对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她讨厌她那种刻薄相,可现在听了她的话心里就有些发酸,又添了二十块钱,毕竟良心不安,就那么一小套房子,以后房产商收购绝对会赔付一百万不止!这对夫妻现在就把这间房贱卖了,确实是吃了大亏。

    那个女人见唐晓芙给她二十块钱补贴,大吃一惊,这孩子怎么心肠这么软,这么好骗,自己只是发发牢骚而已,她居然就一甩手给自己二十块钱!

    那套房子他们虽然急着卖,可是消息放出之后,看的人很少,都嫌房子太旧太破,愿意出钱买的人就更没有了,所以虽然唐晓芙出三百块钱买,和他们的心理价位还是有出入的,但是能卖出去他们就很高兴了。

    房屋的前女主人推开唐晓芙递过来的钱,语重心长的说:“丫头,你出门在外,心肠不能这么软啊!”

    唐晓芙还是把那二十块钱塞给了她:“叔叔和阿姨要搬新居了,这二十块钱就当我送给你们乔迁之喜的礼金。”

    那对夫妇就有些不好意思,和唐晓芙推让了一番,只收下十块钱,和唐晓芙约好,他们今天就把东西都拖走,把房屋腾开,唐晓芙明天就能搬进去了。

    和那对夫妇分手之后,唐晓芙先去吃了一碗热干面就回到了租住地睡觉,生理期最容易疲劳,再加上昨晚没洗澡睡觉,浑身粘乎乎的睡不踏实,今天又奔波了大半天真的好累。

    可躺在床上唐晓芙并没有睡着,她在想烧烤必备的东西,烧烤架、优质碳、钎子这三样必不可少,佐料需要孜然、胡椒、辣椒面和盐、酱油。

    这么一想,唐晓芙发现做烧烤比摆地摊要麻烦多了,要做很多准备工作,首先就得买到烧烤架子和钎子、板炭,辣椒面和酱油都好买,可是孜然哪里有卖的?

    看来又得去找冷晨旭帮忙,他那么大一个官,肯定人脉广。

    唐晓芙在床上躺不住了,坐了起来,把头梳整齐就去了军属大院。

    那些军嫂见了她指指点点,

    “看!昨天晚上冷团长才把他送走,她今天又找上门了。”

    “我就跟你们说了,我昨天晚上亲眼看见冷团长带她去看妇科,谁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恐怕……是冷团长带她去处理肚子里的孩子吧。”一个军嫂犹犹豫豫道。

    其他几个军嫂都看着她:“你这么说一定不是空穴来风,你肯定是发现什么了。”

    “也没发现啥,昨天冷团长下班回来之后,我是跟在他身后上楼的,看见那个小姑娘坐过的报纸上有一块血渍……”

    “啊!”众人都低低的惊呼了一声,然后把所有的线索串连起来,就脑补出了一段狗血故事情节。

    已近而立之年的冷团长与一个长相出众的农村女孩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恋情,然后农村女孩不幸怀孕,冷团长这时已经和她分手,所以女孩找上门来,想要冷团长负责,结果一路奔波,不幸流产。

    昨天晚上冷团长就是带那个农村女孩去看医生,看意外流产是否给那个女孩带来身体上的不适,检查结果一定是没什么大碍,于是冷团长给了那女孩一大笔赔偿,连夜把她送走了。

    可是这个农村女孩想了一夜,不甘心就又找上门来,估计是赖上冷团长了。

    那些军嫂纷纷摇头,冷团长肯定甩不脱这个颇有心计的农村小姑娘,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唐晓芙站在冷晨旭的家门口,等了一会儿,冷晨旭就下班回来了。

    见到唐晓芙,他深表意外,同时克制住喜悦的心情,波澜不惊的问:“你怎么可肯赏脸回来?”

    唐晓芙就把她想开烧烤店,但是缺材料和佐料的事告诉了他,希望他能够帮上忙。

    冷晨旭把门打开,请唐晓芙进家里坐,给她倒了一杯滚烫的麦乳精,问她生理痛好了些没有。

    唐晓芙红着脸答道:“好了些。”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