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在唐晓芙身处梦乡的时候,关于她和冷晨旭的流言已经在军属大院里满天飞,版本有很多,但大致上有两个众人认为靠谱的,一个是冷团长对人家小姑娘始乱终弃,人家寻上门的。

    另一个是冷团长在与乡下小姑娘相处一段时间之后,惊恐的发现两人因为文化和生活的差异没有共同语言,所以提出分手,可是这个乡下小姑娘好不容易钓到金龟婿,死咬住冷团长不松口,这不,一路从乡下围追堵截了过来。

    在这两种版本中,众人交头接耳分析之后又都比较倾向于相信第二种说法,因为虽说冷团长为人又冷又酷,可是人品可是顶呱呱的,而且听说不近女色,所以始乱终弃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现在的乡下姑娘呀,为了能进城里来,无所不用其极!”一个黑壮壮的军嫂鄙夷的撇撇嘴道,好像她出生城里似的。

    “估计这次冷团长被讹上了,想要甩脱掉这个乡下妹还得费些功夫!”有人扼腕叹息。

    冷晨旭:是谁说我想要甩脱掉晓芙的,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到了下午六点多钟的样子,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硬被军属大院的军嫂们扣上两口巨无霸黑锅的冷团长开着吉普车回来了,从车上下来,他发现和他打招呼的军嫂比以前多了很多,而且都还莫名其妙的同情的看他一眼。

    因为他总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军属大院有胆量敢跟他打招呼的军嫂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所以今天突然有这么多军嫂跟他打招呼,他心里诧异极了,虽说自己很帅,可是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怎么今天就这么圈粉呢?

    等冷晨旭百思不得其解的走到自己的大门前,才明白今天跟他打招呼的军嫂激增的原因,原来是晓芙这丫头来了。

    可是那些军嫂就怕自己怕成这样了,连告诉他唐晓来了的胆量都没有,就打个招呼暗示?

    冷晨旭轻轻地把门打开,再弯腰把唐晓芙抱了起来,用手肘推开门,两个人进去了。

    唐晓芙忽然睁开眼睛,一眼看见冷晨旭,先愣了足足三秒,紧接着,一个鲤鱼打挺,从他怀抱里跳了下来,万分不好意思的顺了顺耳际的头发,小声说:“你回来了啦。”

    一句平平常常的话,在冷晨旭听来却是万分动人,就像是....等待丈夫回来的妻子所说的话。

    “找我有事吗?”他走进房间拿了一条新毛巾给唐晓芙洗脸。

    “呃...嗯!”唐晓芙不知该从何说起,就先进了卫生间洗了手脸,顺便组织一下语言,等出来时就说:“我看中了一个房子,人家房东嫌我年纪小不和我谈。”

    “所以呢,你想要我冒充你大哥,把房子谈下来?”冷晨旭冲了一杯麦乳精。

    “是的。“”唐晓芙正好肚子隐隐作痛,虽然不是那种剧痛,可是这种隐隐作痛也叫人痛的**蚀骨,一杯热水正是良方,于是她伸手去接,自己再怎么说是客人,冷团长这杯麦乳精肯定是给自己冲的。

    谁知冷晨旭把那杯麦乳精送到自己嘴边喝了起来,唐晓芙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

    好在冷晨旭只尝了一小口试水温,就给了她。

    “什么时候去?”冷晨旭问道。

    唐晓芙半杯热热的麦乳精下肚,肚子那里一片暖洋洋的,不适感顿减,头上热出一头大汗来:“越快越好,现在可以吗?”

    “吃过晚饭再去吧。”冷晨旭抬手看看表,“我现在出去买食材,你待会儿做完饭,之后咱们一起去看房子。”

    他看着唐晓芙满头大汗,从身上掏出他的手绢,抬手就想给她擦汗。

    “我自己来。”唐晓芙躲避,把背上背着的背包取了下来,转身放在沙发上,找手绢,冷晨旭看着她的背影顿时石化。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印着小碎花的连衣裙,后面裙摆处有一块血渍~

    他忽然想到门外面,赶紧打开大门,刚才唐晓芙用来垫在身下的那张报纸上也印有一块血渍,这孩子难道不知道自己生理期来了?

    冷晨旭捡起那张报纸扔进了楼道处的垃圾桶里,然后转身进去,关上门,清了清嗓子:“晓芙,你.....”

    唐晓芙刚擦了满头的大汗,疑惑地看着他,这家伙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不符合他的个性啊!

    冷晨旭移开目光:“你来生理期了。”

    唐晓芙如五雷轰顶,僵在了原地,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问:“你……你怎么知道?”

    “你裙子后面有血渍。”冷晨旭惊叹她的马虎,连自己生理期都不知道。

    唐晓芙胆战心惊的把后面裙摆拉到前面一看,还……真有一块血渍!(ΩДΩ)不禁捂脸,哎呀,怎么好死不死今天来!自己还有多少丑要在这家伙面前出!

    半分钟之后,唐晓芙冲进了卫生间,但是,问题来了,这个年代女孩子生理期都用的是什么。

    冷晨旭在客厅里等了很久都不见唐晓芙从卫生间里出来,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问问她还好吧,就见卫生间的门被缓缓推开,唐晓芙像只受惊的小鸟探出头来,羞红了脸说道:“那个.....你能不能帮我买卫生用品?”

    冷晨旭楞了一下,怎么有这么粗心的女孩子,连卫生用品都不准备?这是一个女孩子必备的呀!

    他转身出去,过了一会儿,拿着上好的卫生纸和一包卫生带进来,唐晓芙仍旧在卫生间里。

    冷晨旭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卫生间的门打开一条缝,唐晓芙的一只小爪子伸了出来,冷晨旭把卫生纸和卫生带放在她手里,那只小爪子就缩了进去,然后卫生间的门也关得严严的。

    唐晓芙在卫生间里研究着这个时代的卫生用品,这卫生纸怎么用啊,然后把卫生带包装撕开,两根手指拎着一根卫生带,吃惊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布条怎么用?要不要问问外面的那个家伙,他既然有女票一定懂这些,不然不可能这么迅速高效的把卫生用品买回来。

    可塑....这种事情问一个男人不好吧~

    内心戏颇多的唐晓芙同学挣扎了很久,发现卫生带包装上有说明书,终于按照说明书整理好自己,然后换上趁着冷晨旭出门给她买卫生用品时拿进来的干净衣物,把脏的衣物放进盆里泡一下再洗,这才红着脸却故作镇定地走出了卫生间。

    冷晨旭问道:“还好吗?”

    “还行。”唐晓芙心里想,原主的身体素质真不错,要是换做前世的自己,在生理期前吃了冷饮,现在肯定痛的像端午节喝了牛黄酒的白素贞在床上翻滚。

    “那好,我这就去买食材你做饭。”团长大人温言软语的背后蕴藏着这么大的阴谋,唐晓芙差点被打击的倒地不起,这家伙只要逮着自己有求于他就肯定要自己做饭给他吃,他这是把自己当老妈子了?

    唉,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唐晓芙丧权辱国的“嗯”了一声。

    这是原主初次生理期,多少还是有些疼的,冷晨旭走之后,唐晓芙一连喝了好几杯滚烫的热茶总算缓解了生理痛,然后把脏衣服洗了,晾在了凉台上。

    冷晨旭的衣物也晾在凉台上,唐晓芙把自己的衣物跟他的衣物分得开开的,不然觉得心理上别扭。

    冷晨旭买回的食材很简单,做菜容易,有牛腩、番茄、丝瓜、鸡蛋和竹叶菜,她就做了个番茄牛腩、丝瓜鸡蛋汤和清炒竹叶菜。

    做完饭好转的生理痛又开始了,唐晓芙喝了一杯热茶压了下去,吃完饭,两人就一起去司门口,开车走大桥很快就能到司门口,所以冷晨旭就开了车去。

    一路上冷晨旭不停地打量着后视镜里的唐晓芙,问道:“你还好吗?”

    这孩子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有些蜡黄。

    “你刚才不是才吃过饭的嘛?”唐晓芙回答得十分跳脱,在她认为,只要团长大人问她身体状况,肯定是又要她做饭给他吃了。

    冷晨旭哪里明白唐晓芙心里所想,心想,这孩子怎么答非所问。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后来就一路无话来到了那户想卖房子的人家。

    唐晓芙和冷晨旭从车上下来,那户人家仍然是大门洞开,唐晓芙探头探脑的对着屋里喊了一声:“有人吗?”

    “人在这里。”一个声音从不远处的竹床阵传来,那条竹床阵非常长,神龙既不见头也不见尾,乌压压的坐满了人,许多男人还打着赤膊,白花花的有点恶心。

    唐晓芙忍住反胃的感觉,就要走过去,冷晨旭拉了她一下,示意她就停在这里,他去。

    唐晓芙正好不想过去,就由着冷晨旭了。

    冷晨旭走过去。简明扼要的说道:“我们想买房。”

    一个光着上身的中年男子和之前唐晓芙见过面的那个中年妇女就都从竹床上下来,带着冷晨旭往自己的家里走去。

    中年妇女看了一眼唐晓芙:“你是这丫头什么人?她中午的时候来看过房。”

    冷晨旭正要答是大哥,就听见唐晓芙道:“这我叔叔。”她怕说是大哥,人家还是嫌弃不是长辈,做不了主而不愿意跟他们谈。

    中年妇女就“哦哦”了两声。

    冷晨旭嘴角抽了抽,自己在这死丫头眼里就那么显老吗!

    夫妻两个带着唐晓芙和冷晨旭进了屋,男主人拉亮了屋里的电灯,这间屋子是一条龙的结构,就是一连串三间房,这种房型住家最别扭了,没有一点**空间。

    唐晓芙和冷晨旭随着房东夫妇一直把结构都细细看了一遍,第二间房估计是夫妻两个的,摆着一张双人床,后面的房间做了厨房,一共也就五十几个平方,很小。

    冷晨旭单刀直入的问:“你这房子要什么价?”

    那一对夫妻见冷晨旭是开车来的,军衔级别也不低,就狮子大开口,女主人伸出一根手指:“一千块,一分都不能少!”

    唐晓芙觉得自己弄巧成拙,人家因为冷晨旭的关系,把她当肥羊宰了。

    她脸色一冷:“你留着慢慢卖吧,看最后三百块钱卖不卖的出去。”说完就走。

    冷晨旭也跟在她身后。

    “哎,要是诚心买就别走呀。”女主人慌忙拦下他们。

    “做生意呢,是要双方都有诚意的,光我们有诚意买没用,还得你们有诚意卖才行,可你看你们刚才开的价哪里是想诚心要卖,分明是想宰一刀,我叔叔是团长,部队分的房子够大,够我们住的,所以我不一定非要急着买房,你这房子又旧又破,结构又不好,我还不太看的中呢!价格还那么离谱!我还是慢慢的留意打听,买就买一个称心如意的房子。”唐晓芙说完就又想要走。

    房东夫妻两个迅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男主人就道:“丫头,你别听她的,一个女人家信口胡说的价,不做数的,这房子四百块钱我就卖!”

    “三百,爱卖不卖。”唐晓芙装出不是太想买的样子。

    那对夫妻傻眼了:“这价太低了点吧。”

    唐晓芙挑剔的打量了一遍房子,用不以为意的口吻说道:“这房子我不是很满意啊,就只愿意出这个价,你们好好商量,要是想卖就快点答复我,我走了就不会再来了。”

    夫妻两个有点急,走出屋子,站在不远处窃窃私语,过了好一会儿,返回来对唐晓芙道:“算啦,三百就三百吧,我们不是急等着钱用这个价我们是不会卖的。”

    唐晓芙就和这对夫妇约好了,明天下去土地局办理过户手续,然后和冷晨旭开车离开。

    冷晨旭一面开车一面不安的看着她:“你脸色很差,不舒服吗?”

    唐晓芙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没事。”

    冷晨旭还想问什么,可是有些难以启齿,就没问了。

    开车回到军属大院时,那时又没有空调,就是电扇也不普及,所以许多人都坐在院子里乘凉,看见冷晨旭和唐晓芙回来,本来说的热热闹闹的一群人都诡异的沉默,都盯着她二人上楼,直到看不见身影了才又都说起话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