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归骂,现在农忙季节,丁家丽家的地多,虽然几个孩子都放暑假了,能帮着一起收割,可还是忙,丁家丽就叫吴春燕在家里做一日三餐。

    劳动你不行,饭你也做不了?连饭都做不了,以后就干脆别吃了!

    吴春燕只得哭丧着脸下厨房做饭。

    这么多年了,她就没有下过厨房做过几顿饭,大热天的,她做一家七口人的饭菜,光摘菜洗菜就得准备半天,还得在烟熏火燎又热得不行的厨房里把饭做熟,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受刑,每次做完饭就像死过一回似的。

    就这样丁家丽只要一见到她就是一肚子的气,每天都指桑骂槐的要骂上一通。

    吴春燕心里委屈,就坐在家里拍手拍脚的哭嚎:“老头子呀,你现在关在牢里可好了,不用干活就有饭吃,我在家里可就要受苦了……”

    她还没哭唱完呢,就被丁家丽喝断:“你那么想吃牢饭,当时你怎么不把罪都顶了?你觉得跟着我们三房受苦了,那你就去找你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去呀,你当我们愿意养着你呀!”

    吴春艳的哭嚎声戛然而止,这招对唐振中灵,对于别的儿子媳妇半点用都没有,从此在家的气势慢慢弱了下去,心里深恨唐振中,要不是他不把工资交给自己,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要听命于儿媳妇的地步!

    当然,她心里也怨恨吴彩云,肯定是她把持着唐振中的工资,否则唐振中怎么可能不把工资交给她,这在以前方文静跟唐振中是夫妻时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事!

    吴彩云这个死贱人!

    吴春燕长年累月养尊处优之人,猛地开始劳动会觉得受不了,唐晓芙这几天也累得半死,她前世今生从没做过这么劳动力强的农活儿,每天晚饭一吃,澡一洗就上床睡觉,只有躺在床上才觉得疲劳到极点的身体得到了缓解。

    总算结束了一段农忙,这天吃过午饭方文静就对唐晓芙姐妹两个说,她们想去城里做生意明天就能动身,家里的活儿她一个人干得了。

    唐晓芙就道:“我先一个人去吧,看干什么赚钱再说,如果需要帮手我再回来叫晓兰,要是我自己一个人干得了,就留晓兰在家里帮妈做些活儿,等收花生、棉花的季节我就回来和妈妈小兰一起收庄稼。”

    母女三个就这么说定了。

    晚上洗过澡之后,唐晓芙在自己的房间收拾明天出行的东西,方文静走了进来,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唐晓芙以为方文静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去城里没个照应,就道:“妈,你不用担心我的,我又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去城里了。”

    可是见方文静还是很难启齿的样子,就在心里想了想,说道:“妈是担心我会去冷团长那儿吗?放心,我绝对不会去的!”

    方文静在她的床上坐下,终于开了口:“妈是有件事想求你帮个忙,可又怕你有想法。”

    唐晓芙停下整理东西,疑惑地看着方文静:“是什么事?”

    方文静艰涩的说道:“我想要你去医院找找我的亲生孩子,打听打听他现在过得怎样。”

    她见唐晓芙呆呆的看着自己,连忙紧张地解释:“我不是想要认回他,我只是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说着就低头嘤嘤的哭了起来,肩头一耸一耸的,看着很可怜。

    唐晓芙眼睛就湿了,抱住方文静道:“妈,你一定很想念你的亲生孩子吧,都是我的疏忽,我就没有想到要帮妈妈找到自己的孩子。”

    她是真的很懊悔,自己没有当过妈妈,不能从方文静的角度设身处地的想想方文静想要看一眼自己的亲生孩子,想要确定他过得好不好的一颗为母的心,这几个月来,方文静内心一定受尽了煎熬。

    方文静急急地又一次申明:“我不是想认回他,我就是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唐晓芙在她身边着坐下:“妈,那是你的亲生孩子,要是他过得不好,我支持妈妈认回他,其实我不介意妈妈认回自己的孩子的,这对我们是件好事,我多了一个姊妹,妈妈多了一个孩子,这不很好吗?”

    方文静见唐晓芙这么通情达理,感动的眼泪哗哗的,握着她的手说不出话来。

    唐晓芙又说道:“不过妈妈,如果你的亲生孩子过得很好,我们就远远的看看就好,不打扰他,如果他过得不好,我们就把他认领回来,从此一家人过着美满的生活。”

    “嗯。”方文静忽然想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要是你的父母要把你认回去怎么办?”

    唐晓芙呆住,自从来到这个世界,经过几个月的同甘共苦,她已经从心里接受了方文静是她的妈妈,唐晓兰是她的妹妹,从没想过这一世她还有亲生父母。

    是啊,要是这一世的亲生父母要认回自己,自己该何去何从?

    唐晓芙思索了好久说道:“要真是那样,我两边的父母都认。”

    方文静含泪笑了,把唐晓芙揽在怀里:“到时你和你亲生父母住吧,要好好孝顺他们,有空的时候来看看妈就行了。”

    “嗯。”唐晓芙答道。

    这一天永远不要来才好,这样的生活太复杂了,她只想简简单单地过日子。

    第二天,唐晓芙背着自制的大双肩包出发去省城了,方文静给她煮了八个鸡蛋带上,和小兰一直把她送到镇上,看着她上了去省城的长途汽车才回来。

    唐晓芙到了省城之后,先去了以前小红的租住地,倒不是想要让小红帮她找个地方住,自己过年没给小红发财的机会,小红肯定不会帮她。

    她是想到了夏天,母鸡都不肯下蛋,收购鸡蛋的人少了,这里肯定有空的床位,她想租个床位,有个安身之处才好做生意。

    果不出唐晓芙所料,真的有个空床位,是上铺。

    她并不在乎上铺不方便,要爬上爬下的,只要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了。

    唐晓芙交了两块钱的租金,出门买了两个馒头,剥了一个鸡蛋夹在馒头里就是自制的热狗了。

    吃完简单的午饭,唐晓芙在房东那里要了一杯热茶喝了,就背着背包出去寻找商机了。

    虽然大热天的背个背包怪热的,可是唐晓芙不敢把背包留在出租屋内,出租屋内鱼龙混杂,她怕东西被人偷了,虽然她背包里也就几件换洗衣服和一些个人用品,没什么值钱的,可那时的人们物质实在匮乏,衣服小偷也是看的上眼的。

    唐晓芙背着背包从武商一直逛到了集家嘴码头,大中午的,武商门口有十几个摊位,几乎是卖小吃的,却并没有什么生意,摊主都无精打采的昏昏欲睡。

    再就是几个茶水摊和几个卖冰棒的,他们还有点生意,卖小商品的摊位一个都看不到。

    集家嘴码头也不像唐晓芙过年前后看到的那样红火,摆摊卖小商品卖衣服的摊位寥寥无几,而且也没有什么生意。

    夏季,几乎是所有生意的淡季。

    唐晓芙心想,这时候卖头花等饰品肯定卖不动,卤鸡蛋热乎乎的适合天冷的季节卖,大热天的谁愿意捧着一个热鸡蛋吃!

    卖冰棒倒是卖得动,可是冰棒在哪儿去批唐晓芙都不知道,而且卖冰棒必须得有自行车,把卖冰棒的泡沫箱子放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走街串巷吆喝着卖,辛苦不说,还赚不到什么钱,主要是冰棒的利润实在太低了。

    唐晓芙花一毛五分钱买了一根绿豆冰棒坐在阴凉处边吃冰棒边发愁,仔细的想了想前世夏季什么生意最赚钱,这一想就想到了大排档。

    武汉的夏天只要不下雨,大排档的生意都非常火爆。

    那就试着做大排档生意?

    那就得租门面、请人,自己一个人无论如何是做不了的。

    唐晓芙想,武昌的司门口做大排档生意最合适了,那自己去那里看看有没有门面可租,租金贵不贵。

    她乘轮渡到了临江大道,再走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司门口。

    司门口在八十年代是武昌最繁华的商业区,徐东、街道口,光谷这些商圈都是后来发展起来的。

    那个时候的司门口跟武商比起来丝毫不逊色,人流量非常大,但是跟汉正街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不过去汉正街的人一般都是打货的人,他们都来去匆匆,不可能停下来去吃大排档,但是逛司门口的就不同了,那些人纯粹是休闲,所以有那个心情坐下来吃大排档。

    后来的有名的小吃一条街户部巷就是在司门口那里。

    唐晓芙到了司门口边走边逛,司门口几个大型商场附近都有许多低矮的民房,只是没见哪家民房贴了出租告示。

    唐晓芙就打听询问,看哪家有空闲的房屋愿意出租。

    唐晓芙会说标准的武汉话和普通话,现在的穿着打扮和城里姑娘比起来还要洋气,那些欺生和看人打发的老武汉面对这样一个小姑娘热情有加,告诉她这一条街租房子的没有,可卖房子倒有一家。

    唐晓芙心中一动,这个时候如果买房,房价应该是非常便宜的,等到了2000年之后,开发房征地拆迁,盖写字楼或者商业大楼,光拆迁款都能让人一夜暴富。

    于是唐晓芙怀着激动的心情撒丫子往那户想卖房子的人家跑去。

    到了房子跟前,她并没有急着进去跟主人商谈,而是站在外面细细的打量房子。

    房子宽目测有四米,做大排档的门面有点小,不过不要紧,那时没城管,可以把摊子摆到门口人行道上,只是房屋看上去很旧,外墙斑驳,屋顶还是那种黑瓦。

    这样的房子应该很便宜吧。

    这户人家的大门大开,唐晓芙从外面可以把第一间房看的一清二楚。

    本应做客厅的房间一房两用,摆着一张高低床和一张饭桌,饭桌边围着几把椅子。

    尽管门是开的,唐晓芙还是非常礼貌的站在屋外敲了敲门,然后问:“家里有人吗?”

    一个四十几岁丹凤眼薄唇典型的武汉人长相的中年妇女从里面一间房走了出来,倨傲地打量着唐晓芙:“你是谁?”

    唐晓芙笑着说道:“我听人说大婶的房子想卖,我想买,不知价钱我付不付得起。”

    那个中年妇女上下打量着她,神情很是不屑:“你一个小姑娘肯定买不起。”

    唐晓芙陪着笑一脸诚恳:“我看好了我妈妈就会来买的。”

    那个中年妇女冷冰冰道:“那等你妈妈来了再说。”扭身就进里屋了。

    唐晓芙前世就烦武汉人这一点,精明的过分,不见兔子不撒鹰,这也是湖北没有特别引以为傲的马云那样的人物横空问世的症结所在,太精明会丧失许多商机。

    唐晓芙无语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她不想为这事回乡下一趟把方文静叫来,这一来一去多耽误事!

    那叫谁冒充自己的长辈?这个人必须是可靠的,不然会惹一身麻烦,很有可能刚买的房子都保不住。

    唐晓芙坐在树荫底下把省城里自己认识的人细细筛选了一遍,简明就不用考虑了,一个毛头孩子怎么看也不像自己的长辈,那就只有.....冷晨旭叔叔了。

    可是自己答应了方文静不和冷晨旭私下接触。

    唉!命令是死的,人是活的,自己找他帮了忙,难道还傻呆呆的跑去跟方文静说啊,这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唐晓芙身轻如燕的站了起来,乘坐轮渡赶往冷晨旭的军属大院里。

    她到达军属大院时正是下午四点钟,素有火炉之称的武汉这个点外面还很热,所以军属大院里几乎看不到人。

    唐晓芙有几分窃喜,她就希望自己这么静悄悄的来又静悄悄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可是却没注意到那一扇扇玻璃窗后面那一双双八卦的眼睛。

    到了冷晨旭家门口,这个点冷晨旭还没下班,唐晓芙就拿了张在路上捡的报纸垫着坐在门口,天气太热,她今天早上起得早又奔波了这么久,现在一歇息下来睡意就涌了上来,先是低垂着头一直点一直点,最后身子一歪,倒在了冷晨旭的门前,走过路过的军嫂看到这一幕都惊得眼睛瞪得溜溜圆,这什么情况!

    满脸汗渍的乡下小姑娘背着个大包疲惫的睡在冷团长的大门前,实在容易让人联想起进京寻夫的秦香莲。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