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建斌并没有离开,就坐在离唐晓芙家不远的一块山石上背靠着一棵嬴弱的小松树,抬头望着唐晓芙家的方向,感受着凉爽的夜风吹拂着他燥热的身子,耳朵捕捉着院子里面唐晓芙软软糯糯的说话声。

    她的声音真好听。

    院子里,方文静问唐晓芙:“建斌那孩子找你有什么事?”

    唐晓芙在刚才坐的小凳子上坐下,把手里的那个厚笔记本递给晓兰:“他来是想祝贺晓兰考上重点中学,并把这个本子送给晓兰。”

    方文静伸着脑袋去看晓兰手里的那个笔记本,猜测道:“这本子这么好看,这么厚,应该不便宜吧。”

    唐晓芙点头:“至少得一块多吧。”

    方文静就道:“这孩子真是,干嘛这么破费?他家不正等着钱用吗?”

    唐振华才在队里批下一块宅基地,想要盖幢新房。

    虽然他们家买下方文静家的那三间西厢房,父子几个是够住了,可唐建文大了,要说亲事了,就必须得盖新房,不然他唐家名声那么臭,住房条件又那么差,谁家姑娘肯嫁过来!

    为了这个目标,唐振华父子几个勤扒苦作,唐振华连多年的烟都戒了。

    唐振华虽然愚蠢,容易被他人蒙蔽,但却是个好父亲,并没有因为孩子的妈背叛了他就迁怒于几个无辜的孩子,而是为了自己的几个孩子在努力在打拼。

    唐建文也因为家庭的变故成熟了起来,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有奶就是娘,谁给吃的就听谁的、吴春燕指哪儿他就打哪儿的那个混球了,现在也洗心革面跟着父亲好好劳动种庄稼,有时在田间地头遇见方文静母女都很不好意思,因为以前他可没少欺负过她们。

    唐晓芙若有所思道:“可能他觉得他们唐家对不起我们,所以一有机会就想着弥补,才会送晓兰这么贵一个笔记本。”

    方文静就道:“这不关他的事,公平的说,我们在唐家的那些年里,建斌这孩子并没有欺负过我们,是银梭嫁祸给他让我们误会他的,他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也是可怜。”

    唐晓芙不想再说唐建斌了:“那是他命不好,我们管不着,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妈,接下去我们是不是要挖花生了?”

    方文静笑着道:“还早呢,花生最起码还得一个月之后才收成,倒是水稻马上就该收割了,然后种晚稻,明天开始咱们先把红薯给挖了,等挖完了红薯就收割水稻种晚稻。”

    唐晓芙就道:“等这些活儿干完了我想去城里做买卖赚钱,等收花生的时候再回来帮忙。”

    方文静爽快的答应了,乡下购买力差,唐晓芙的零头布生意只能一个星期卖一次,一个月下来,如果每个星期天都不下雨,才能赚到百八十块,遇到下雨天,就赚得更少了。

    现在放假了,大女儿要去城里赚钱肯定会比在乡下赚得多得多。

    因为明天还要起早床挖红薯,所以母女三个早早地就睡下了养精神。

    唐建斌在唐晓芙家的院门外坐了很久,站起身来准备回家,看见唐晓芙住的房间透出灯光。

    他望着那灯光足足有一分钟,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她家院墙外的窗户附近,默默地注视着她的房间,就见挂着窗帘的窗户上映着唐晓芙的纤纤倩影,他就挪不动脚步了,一直看着房间里的煤油灯被吹灭了,一切陷入了黑暗,这才恋恋不舍得离开了。

    乡下的夜晚并不热,一个人睡一张大床又舒服,唐晓芙一夜睡得很香,第二天天没亮就被方文静叫醒了,姐妹两个起床穿衣洗漱。

    家里养着大黄看门,方文静就没有留晓兰看门了,趁着太阳还没升起,早上干活儿凉快,母女三个出了家门来到种着红薯的那块地里挖红薯。

    母女几个才挖了没一会儿,唐建斌来了,也不说话,一来帮着挖。

    唐晓芙母女一愣,随即都警惕四顾,发现唐振华没跟来,这才松了口气。

    她们真怕唐振华对方文静不死心,借着帮她们家夏收接近方文静。

    方文静走到唐建斌跟前,死活把他推出田地:“好孩子,你家田地多,你去给你家劳动,这点活儿咱母女干得了,真不用你帮忙。”

    唐建斌知道方文静母女不想和他有瓜葛,对他避之唯恐不及,心里一阵酸涩,勉强的笑了笑:“那……大妈和两个妹妹忙不过来就叫我。”

    说着,扫了一眼唐晓芙,她蹲在地上把方文静用锄头锄开的那一条垅沟里的红薯小心地扒出来。

    唐建斌转身离开,背影落寞孤单,让人看了很心疼。

    唐晓芙母女几个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睛,她们宁愿伤唐建斌的心,也不敢接受他的好意。

    唐家她们沾惹不起呀,怕吴春燕知道了骂上门来,怕唐振华借机靠近。

    能平静地过日子,谁愿意天天和人吵架,心累!

    到早上七点多,母女三人就已经挖了满满两筐子红薯。

    红薯特别重,一筐子就有两百多斤,母女三个一起一筐筐的往家里抬。

    路上碰到早上劳动完回家吃早饭的村民,见了她母女几个费劲的抬着红薯往家里走,有人就走过去搭个手,同情地说:“你母女几个夏收可真不容易,咋不叫孩子两个舅舅来帮忙哩?”

    方文静道:“自己干得了,就不麻烦孩子舅舅。”

    村民帮她母女把红薯送到院门口叹息着摇头走了。

    谁家农忙时的苦活儿累活儿不是家里的男人和小子干,方文静母女却只能自己干,真是遭罪!

    唐建斌远远地看着,即便再心疼,可也不敢贸然去帮忙,人家对他的帮助既嫌弃又惊恐。

    母女几个来回了几趟才把早上挖的红薯都抬了回来,一个个累得汗流浃背。

    这么晚了还没喂猪,猪都饿得拼命撞着栅栏,方文静母女顾不得喘口气就忙着喂猪喂鸡鸭鹅什么的。

    晓芙姐妹趁着方文静做早饭的功夫提着个篮子去给兔子割青草吃,兔子都饿得在小舍里乱跳了。

    现在兔子不再是只有四只了,两对兔子生了两对小兔子,共有八只兔子了。

    割了青草打了猪草回来,姐妹两个都累得衣服都汗湿了,可还不敢歇一口气,把兔子喂了,这才洗了手脸来吃早饭。

    方文静给两个女儿一人煮了一个水煮蛋,又炒了一个竹叶菜、打了一个豆腐汤,还有一小碗酸豆角。

    晓芙舀了一勺豆腐放在碗里,惊讶的问:“这豆腐是妈一大早去镇上买的?”

    “不是,是挑担子卖豆腐的挑到家门口我买的。”

    晓芙夹起一块豆腐送到嘴里:“现在人都会做生意,这么早就挑了豆腐出来卖。”

    “早上凉快呀。”方文静往嘴里扒着饭。

    吃过早饭,母女三个就又去地里挖红薯,一直挖到中午吃午饭总算把红薯都挖完了,堆在院子里有好大一堆,目测有一千多斤。

    这是唐晓芙来到这世上收获的第一种农作物,内心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中午做饭的时候,唐晓芙就扔了几个红薯在灶膛里烤,烤红薯很好吃哦。

    吃午饭的时候,方文静就说了红薯的安排,一百斤做成红薯干到过年当零食吃,剩下的就挑到粉条作坊去换一些红薯粉条,家里就不用再买粉条吃了。

    唐晓芙剥着一个热得烫手的烤红薯说:“那不是有将近**百斤的红薯都换成粉条吃,我们娘儿三个哪里吃得了那么多?妈妈把红薯好好存放,等到寒假了,我去城里把红薯烤着卖,可以卖高价!”

    方文静想到夏天煮包谷卖,就卖了高价钱,于是就听从唐晓芙的安排了。

    接下来,收割稻谷,两个舅舅又是家出动,帮着她们收割,又帮着她们插秧,这一忙就忙了十余天。

    收割和插秧的时候伍卫国和冷老爷子都来了。

    当然,冷老爷子没下地,而是去村里和年纪大的干不动地里的活儿的老汉一起,上山捡捡枯枝,做饭帮着烧烧火,一点架子也没有,为人很和善,村里没人不敬重喜欢他的,当然唐家那一群奇葩除外。

    伍卫国帮着唐晓芙一家收割插秧,也不知是不是平时没什么人说话,现在逮到机会了,叽叽呱呱说个不停。

    满田地的人都嫌他聒噪,一个大小伙子哪来这么多话说!可碍于他是冷老爷子的勤务兵,又是来帮忙的,谁好意思说他。

    伍卫国最爱和唐晓芙挨在一起劳动,不停地说着冷团长的话题,“我们冷团长”几个字不离口,活脱脱就像媒婆在跟人家闺女推销他给介绍的这男的天上有地下无。

    “我们冷团长那个团结束了训练任务,回城里了,不然这个星期天肯定会来你家帮忙劳动的。”虽然伍卫国是个话唠,可干起活儿来一点都不含糊,说话间已经有好大一片稻子被割倒了。

    四周是稻谷的清香,炎炎夏日里闻着真舒服。

    “我们冷团长对你的事可上心了,老向我打听你家情况,而且还叮嘱我,只要你家有困难就要我给他打电话……”

    唐晓芙无语道:“你就别有事没事给他打电话了,他是军人,得以自己工作为主,要是因为我的原因而请假,我会充满暃恶感。”

    “那倒不会,但他可以指挥别人帮你解决困难呀。”伍卫国用看智障的目光同情地瞟了唐晓芙一眼,继续大讲特讲冷晨旭。

    他正讲得眉飞色舞,就听唐晓芙冷不丁来了一句:“你一定很爱冷团长。”

    “哈?”伍卫国的滔滔不绝戛然而止,被唐晓芙的话雷得外焦里嫩,半天才回过神来,“两个大男人咋能谈爱字哩?”

    “怎么不能?”唐晓芙直起快要断的腰捶了两下,接着割稻谷,“你看你提起冷团长一脸甜蜜,比大姑娘说起自己的心上人还要如痴如醉,你不是爱上他了又是什么?”

    伍卫国张目结舌,然后赶紧闭嘴,再不敢提“冷团长”三个字,这误会实在太大了哟喂!

    唐晓芙只觉耳边终于一片清静,都快被这话唠吵出翔来!

    冷老爷子给别人家干活儿,却一到饭点就乐呵呵地屁颠屁颠地回唐晓芙家吃饭,人家杀鸡宰鱼也留不住他,他就觉得唐晓芙家的饭菜好吃。

    插秧那天,一大早上伍卫国就和老爷子来了,早晨的阳光洒在他二人身上,让唐晓芙依稀记起春季插秧时,冷晨旭踏着朝阳而来的画面,万丈金光笼罩着他,如天边旭日东升的朝阳,整个人间因他而光明美好。

    有时插着秧,唐晓芙会走神,好像她在和简明窃窃私语冷晨旭不时似有意似无意地看她一眼。

    其实,这两个人都不在,放了假简明就回他爸妈那去了。

    这次稻谷夏收,村里还发生了件哄动的事,已经许多年没有下田干活儿的吴春燕居然也下田收割稻谷,引得村民们很是惊讶,一度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大家纷纷猜测着原因。

    许多人都认为现在她大儿子和吴彩云组建了家庭,肯定是吴彩云不让唐振中再给钱吴春燕了。

    吴春燕手里没有唐振中的工资,拿什么在自己的二儿子和三儿子面前招摇,二房和三房见从吴春燕那里得不到好处了,谁还肯养着她,她当然得下地干活了。

    不得不说,劳动人民的思维强大,被他们猜中了真相,唯一猜错的是,不是吴彩云让唐振中不给钱吴春钱,而且唐振中负担太重,给不了,这点吴彩云背锅了。

    话说,人家王牌渣女吴彩云连脸都不要,又怎么会在乎背个锅!

    村民们都在背后不厚道的说,这是吴春燕的报应,谁叫她以前对唐晓芙母女几个那么歹毒!

    吴春燕下田劳动的第一天,一个上午都没过完,就晕倒在田地里,也不知道是真晕还是装晕,唐振兴两口子只得黑着脸回家卸了一块门板下来把她给抬了回去。

    等中午丁家丽做好午饭,吴春燕就及时的醒了过来,这可把丁家丽气得半死,在家里摔碗打盆,骂骂咧咧:“个老不死的,心眼倒不少,干起活来就装死,吃起饭来就精神抖擞!别人家的老人年纪比你还大,人家家里家外什么都做得,帮衬自己的儿女,就你只知道享福!你心咋这么狼咧!”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