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梭刚要低头把吴春燕的钱数出来给唐建斌,唐建斌就一把把她手里的钱夺过来了。

    银梭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那里面还有她绞尽脑汁从那些小男生手里骗过来的钱呀:“这……这不都是从奶奶那里偷来的钱!”

    唐建斌才不会理会她,拿了钱就走了。

    银梭追了几步,冲着他的背影崩溃的大喊:“唐建斌,你不得好死,我和你的兄妹之情从此一刀两断!”

    唐建斌停下脚步,回身冷笑着看着她:“你现在才和我一刀两断吗?我早就从心里和你一刀两断了!”然后又转身阔步往前走去。

    银梭呆愣愣的盯着他的背影远去,然后委屈吧啦的蹲在地上痛哭,现在她在学校里的名声比臭狗屎还要臭,再想骗到小男生的钱不容易,唐建斌把她的钱抢走了,她怎么不痛入骨髓!怎么不恨唐建斌到骨头里!

    唐建斌怀揣着两百块钱回到了村里,直接去了唐晓芙的家。

    那个点,唐晓芙姐妹两个已经去学校上学了,方文静也不在家。

    唐俊斌找了一圈,在方文静家的田地里找到了方文静,告诉她,他和他爸想出两百块钱买下她家的三间西厢房。

    方文静讶异的看了他半天,才说:“这事我现在给不了你答复,等我和我两个女儿商量过后再说。”

    唐建斌点点头,说了声:“好”,就走了。

    下午,唐晓芙姐妹两个放学回到家里,唐小兰抓紧学习,唐晓芙就去打猪草割青草回来养猪喂兔,然后做晚饭,晚饭做好了,方文静也从田地里回来了。

    等方文静洗过手脸之后,一家三口就围坐在饭桌边吃饭。

    方文静便把唐建斌父子想出两百块钱买她们家那三间西厢房的事告诉唐晓芙姐妹。

    唐晓芙连想都没想就一口拒绝:“那三间西厢房我就是用锤子砸了,都不会卖给他们唐家的!”

    唐晓芙猜测,现在天气渐渐热了,肯定是唐家人热的受不了了,所以才派唐建斌出面想买回那三间西厢房,改善一下他们家的住宿条件。

    方文静明白唐晓芙误会了,沉吟了片刻,轻声说道:“建斌父子几个想买西厢房,并不是想把他们唐家的房产买回去,让他们住着更舒服,而是想和唐家分家,他父子几个有个住处,”

    唐晓芙姐妹两个都讶异的从饭碗里抬起脸来。

    “他们为什么要和唐家分家?”唐晓芙用勺子舀了一勺子剁碎的用干辣椒炒过的酸豆角在饭碗里拌着吃。

    方文静吃了一口饭,踌躇着说道:“建斌跟我说,是因为他爸爸被唐家人伤得太深了,不想再和唐家任何人过下去了,所以才想分家,并且……他还保证他爸爸再也不会……伤害我了。”

    唐晓芙讥笑了一声:“唐振华这个智障终于想明白了,可喜可贺!”

    母女几个沉默的吃了一会儿饭,方文静又问唐晓芙:“晓芙啊,咱们要不要把那三间西厢房卖给建斌父子。”

    唐晓芙舀了些豆腐鸡蛋汤在自己碗里喝了两口,方才说道:“再怎么说唐建斌救过我,我就卖他这个人情吧。”

    两百块钱卖掉那三间闲置的西厢房,很划算,唐晓芙不会跟钱过不去。

    唐建斌回去之后,背着唐家其他人告诉唐振华,他从银梭手上要到了一百块钱,并且还向吴彩云夫妇两个追讨了两百块钱作为对唐振华的补偿,不过是分期邮汇给他。

    唐建斌之所瞒下一百块钱不告诉唐振华是有他的用途的。

    唐振华见自己的小儿子这么维护自己,心生感动,只是奇怪银梭怎么会有那么多钱。

    唐建斌告诉他,银梭的这些钱是偷的吴春燕的。

    唐振华惊讶的半张着嘴,唐建斌的这些话刷新了唐振华对银梭的认知,原来银梭比他想象的还要品德败坏。

    唐建斌还告诉唐振华,他打算花两百块钱买下唐晓芙母女三个的那三间西厢房。

    花两百块钱买三间旧砖瓦房有点贵,可是唐振华还是毫不犹豫的同意了,自己对方文静差点犯下错,就当弥补她好了。

    反正他手里还有吴彩云和他离婚时赔偿给他的一百块钱,加上小儿子这次从银梭手上要来的一百块钱,够买那三间西厢房了。

    过了两天,唐建斌找到方文静,问她母女几个商量的结果。

    如果唐建斌不来找方文静,方文静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找他的,但唐建斌既然来问,她就告诉了他,晓芙同意把房子卖给他父子。

    唐建斌很是高兴,立刻从身上掏出两百块钱交给方文静。

    方文静没有接:“等哪天你们去大队和晓芙一起办理过户手续的时候再给晓芙吧~”

    “好。”唐建斌没有勉强,但是往方文静手里塞了一百块钱,内疚的说道,“大妈,这点钱是我替我爸补偿给你的,我爸对不起你……”

    说着还对着方文静深深的鞠了一躬:“我替我爸跟你认错。”

    方文静连忙把钱往他手里塞:“你这是干什么!我无论如何不会要你的钱的,你是你,你爸是你爸,你不用代替你爸向我认错!”

    唐建斌坚决要补偿她:“大妈,你要是不收下这笔钱,我整晚整晚都不会睡着的!”

    方文静见他这么说,只得收下那笔钱,长长的叹了口气,同情的看着他:“孩子,你何必自苦呢。”

    唐建斌勉强的扯着嘴角笑了笑,转过身来,眼泪就扑簌扑簌的直往下落。

    他飞快的向前跑去,一直跑出很远,跑到无人的地方,扑在了草地上,眼泪如决堤一般倾泻而出。

    刚才方文静的那句话戳中了他的痛点,生活在那样的家庭,有那样的父母,他心里能不苦吗?

    中午两个女儿回来吃午饭的时候,方文静就把唐建斌硬塞给她一百块钱替他父亲补偿她的事告诉了唐晓芙姐妹两个,问唐晓芙,要不要把这一百块钱退回去。

    唐晓芙想了想,道:“妈还是收下吧,只有妈收下这一百块钱,唐建斌心里才会好受一点,他是真的想替他的家人补偿妈妈。”

    方文静点点头:“那我就先收下吧,等建斌以后结婚,我就把这一百块钱当喜钱送给他。”

    几天之后,因为方文静和唐振华见面尴尬,所以由唐晓芙和唐建斌办理好了过户手续,那三间西厢房就属于唐建斌父子了。

    唐建斌父子两个买唐晓芙母女三个的那三间西厢房,一直是瞒着三房和吴春燕的,所以三房和吴春燕一直到唐建斌和唐晓芙办妥了过户手续,他们一家几口准备搬进西厢房时才知道这件事。

    吴春燕很是高兴,自己的孙子本事,居然从唐晓芙手里把那三间西厢房买了回来!

    可是三房夫妻两个提醒她,唐建斌哪来的钱买那三间西厢房?该不是真的像银梭所说的,唐建斌偷了吴春艳的钱吧。

    自从那次唐建斌拿刀吓唬过丁佳丽后,丁家丽对唐建斌恨之入骨,总想找机会整死他,现在总算找到机会了,她怎么肯放过,当然要煽风点火咯!

    吴春燕的脸色顿时阴沉下去,马上把唐振华、唐建斌父子两个叫到她屋里问他们买下那三间西厢房用了多少钱,哪来的钱。

    当时是在大队过的户,用了多少钱只要吴春燕随便一打听就能打听得到,所以是没办法隐瞒的,于是唐建斌告诉吴春燕,用了两百块钱。

    这个数字跟吴春燕被偷的那笔钱实在太接近了,她心里就认定了她的钱是唐建斌偷的。

    吴春燕抄起身边的扫帚劈头盖脸地向唐建斌抽去:“好哇!那次银梭说你偷了我的钱,你死也不承认,现在居然拿我的钱去买那几个贱人的房子!那三间西厢房用的着两百块钱吗?一百块钱就够了!我跟你说,你必须把偷我的钱还给我,不然我就告公安来抓你!”

    唐建斌左躲右闪,唐振华冲过去一把从吴春燕手里夺过扫帚扔出屋外,怒道:“你要告公安我送你去!这钱是建斌从银梭手上要来的,到时公安来了看谁会被抓走!”

    吴春艳愣住:“什……什么?我的钱是被银梭偷走的?”

    唐建斌极尽讽刺的看着她:“不然你以为呢?这可就是你最疼爱最信任的孙女!”

    吴春燕只觉得身无力,跌坐在一把椅子上,两眼直直的看着前方。

    唐振华这时瓮声瓮气道:“既然妈把我们叫来了,我们正好也有事要跟妈说。”

    吴春燕像才回过魂来似的有些茫然的看着他父子两个:“你们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我们这一房要和你们分家。”唐振华连犹豫一下也没有,流利的说道。

    吴春燕又是一惊,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唐振华父子两个:“什……什么!你们这一房要和我们分家?”

    “是!要和你们分家!”唐建斌重复道。

    吴春艳愣了片刻,忽然歇斯底里地指着唐建斌的鼻子大骂:“是不是你这个杀千刀的短命鬼唆使你爸要和我们分家的?你要滚就滚,别唆使你爸和我们分家!”

    她是不想要唐振华一家分出去的,唐振华是个好劳力,唐建文和金梭干起活来也不含糊,要是他们一家分出去,三房的那群孩子又要读书,而她是不会下地劳动的,家里那么多田地谁来种?

    不过唐建斌一个人滚出去是可以的,因为他在读书,也干不了多少农活儿,至于指望他考上大学,他们唐家的祖坟还没冒青烟呢!

    就算考上,看他这样子,也不会让她享到他的福,那唐家现在凭什么养着他,再说他不是挺能耐吗?那就自己养自己去!

    唐振华冷冷道:“分家是我的意思,和建斌没关系,你别骂他,有什么冲我来!”

    躲在外面偷听的三房夫妻两个这时也急了,唐振华一家分出去对他们一家半点好处都没有。

    因此也顾不上许多,夫妻两个赶紧冲了进去。

    丁家丽扯了扯唐振华的衣袖苦劝道:“二哥,好好的,咋提分家呢?”

    “好好的?哪里好?我怎么没觉得!”唐振华冷冷的质问,“你夫妻两个天天嘲笑我,妈把我当枪使,这个家我还呆着有意思吗,我当然要分家!”

    吴春燕和三房夫妻两个都语塞。

    半晌,吴春艳垮着脸道:“你想分家也行!但是我和你爸名下的田地都该你种,收成都是我和你爸的!而且每个月你得孝敬我五块钱的零花钱!”

    唐振华冷嗤:“我这一分出去从此连你的死活我都不会管,我怎么会帮你种地,而且还每个月给你五块钱的零花钱,你就别做美梦了!”

    三房夫妻两个面面相觑,唐振华不给吴春燕夫妇两种地,那么他们老两口的地就该他们种了,而他们自己还有不少地要种,这可咋好啊。

    虽然唐振华这话说得很不孝,可是唐建斌在内心却是非常支持的,是吴春燕之前做得太绝了,把爸当枪使,指使他去犯罪,这事搁在谁身上谁都会心凉透了。

    谁家的父母不是为儿女考虑,就是被抓走的爷爷唐庆丰也是为他们唐家子孙着想的。

    可这个吴春燕是奇葩中的战斗机,她从来就看不到别人的死活,只要自己过得顺心如意就行了,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因为她的原因去吃牢饭,她也心无半点愧疚,照样吃得香、睡得稳,这种人就不配让儿女们给她养老!

    吴春燕气得直打哆嗦,用手指着唐振华:“你……你这个不孝子,我要去告你!”

    唐振华轻蔑道:“你想上哪告你就上哪告去!”就和唐建斌一起走出了吴春燕的房子。

    说是分家也没什么好分的,唐振华父子只用把他这一房的家当搬走,各种各名下的田地就行了。

    唐振华父子四人都年轻力壮,只花了一天工夫就把三间西厢房打扫干净,搬了进去。

    一间屋子做堂屋,一间屋子唐振华父子三个人住,另一间屋子给金梭一个人住。

    住房条件猛的得到了大幅度的改善,唐建文和金梭都非常高兴。

    不过在饭桌上金梭还是表达了她的不满,觉得花两百块钱买下这三间西厢房太贵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