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华去城里大闹,搞臭唐振中一家三口,特意挑的是唐建斌上学的日子,所以唐建斌是后来才知道的。

    不过就算唐建斌当时知道,他也不想拦!

    银梭临走时的那一招实在太毒辣了,居然把唐振华当枪使去伤害方文静。

    幸亏唐振华没得手,要是方文静被伤害了,而且这事也在村里传扬开了,他们唐家就再一次被推白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众人的笑柄。

    先是大伯和弟媳乱搞,现在又是小叔把曾经的大嫂……乡亲们一人一口鄙夷的口水就能把他们整个唐家淹死,并且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银梭一家三口在城里,受不到波及,唐晓芙是个有本事的,能带着方文静和晓兰远走他乡,重新开始。

    他爸唐振华犯了罪肯定坐牢,唐家其他人在村里也没办法活人了!

    一想到这种假设的可能,唐建斌都能吓出一声冷汗,并且心中对银梭的愤怒也无以复加。

    银梭为了对付唐晓芙,无所不用其极,牺牲所有唐家人,太歹毒了,就算唐振华不去找他们算帐,他也会的!

    唐振华回来几天之后,背着唐家其他人和唐建斌商量,他想和唐家分家!

    唐建斌惊讶地看着他,问他怎么想到了分家。

    唐振华抹了一把汗津津的脸,蹲了下来,望向远方的眼睛里有太多伤痛:“唐家这些人这么对我,我还有必要再和这些人住下去吗!”

    唐建斌理解地看着他,在他身边也蹲了下来。

    是啊,唐家那些人伤他伤得太重了!大哥妻子的背叛,银梭和吴春燕把他当枪使,三叔两口子对他鄙夷的嘲笑……离开他们,他父子几个单过也好。

    “好!我支持你!”唐建斌握住唐振华的一只手。

    自己的父亲虽然是个糊涂人,但是对他们这几个子女还是很好的,就算知道了建武不是他的亲生子,他也没过分的为难他。

    作为儿子,他也希望唐振华能够摆脱唐家那一家人,过得稍微舒心一点。

    得到了儿子的鼓励,唐振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那好,我明天就向村里申请一块宅基地,借钱盖幢土坯房。”

    唐建斌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不是等房子盖起了才能和奶奶他们摊牌分家?”

    “是。”

    没提到分家,唐建斌也没往这里想,既然现在已经提到了分家,他恨不能现在就从唐家分出来,简直一秒钟都不愿意和那一群人在住在一起了,而且还有个问题,唐振华没有考虑到~

    “爸。”唐建斌艰涩的开口,“你有没有想过,以咱们家现在在村里的名声爸能够借得到钱吗?如果借不到钱就盖不了房子,那不是分不了家了吗?”

    唐振华马上慌乱起来,身子也僵硬起来,结结巴巴道:“那……那怎么办?”

    唐建斌忽然冷笑起来,眼里闪过阴森森的光芒:“妈是过错方,和爸离婚的时候,因为爸上了银梭的当,所以只从她那里得到一百块钱的补偿,这太便宜他们一家三口了,我要把爸应得的部都追回来!”

    唐振华扭头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你的意思是说,你去向他们要钱?”

    唐建斌点点头:“对!我们盖房子的钱要他们出!”

    唐振华看着前方,咬牙切齿道:“嗯!就要他们出!”

    唐建斌又道:“盖房子太慢,我一刻也等不及了,想要和唐家分家。”

    “可是如果不盖房子就和唐家分家,那我们就还得和唐家那些人住一个院子,我不想再和他们住一个院子了。”唐振华道。

    “我们可以把大妈家的那三间西厢房买下来,就不用和唐家那些人住在一起了。”唐建斌看着唐振华道,“反正那三间西厢房大妈家根本就用不着!”

    唐振华沉默了半晌,用一根树枝在地上胡乱画着:“好是好,就怕晓芙和你大妈不肯卖给我们。”

    他们唐家的大宅子是砖瓦房,很结实,而且唐振华从小在那里长大、结婚、生子,对唐家的宅子还是很有感情的。

    如果真能从方文静母女三个手里把那三间西厢房买回来,他当然愿意,就怕人家和他们结了仇,不肯卖~

    唐建斌道:“我去找大妈和晓芙试试,不过等我先从妈那里把钱要到再说。”

    他怕先和唐晓芙母女说好了,可他拿不出钱来,就会显得他言而无信,他不想给方文静母女特别是唐晓芙留下这个坏印象。

    唐建斌也不等到星期天,请了一天假,去了城里,找到唐振中的家。

    唐振中一家三口见到他很是吃惊。

    唐建武不在家,唐建斌心里松了口气。

    他不想要这个二傻子在家,如果他在家里,那么他向银梭一家三口要钱就肯定不会顺利,因为银梭和吴彩云肯定会指使唐建武这个二傻子和他对打,唐建武长得膘肥体壮,他不一定打得过,而且他此行的目的也不是来打架的。

    唐建斌是吴彩云所有孩子里最有出息的一个,也是她最喜欢的一个,见了他来,吴彩云又是高兴,又是无颜面对他。

    她给唐建斌倒了一杯茶,抱歉的说道:“我和你……大伯这才刚刚安定下来没多长时间,家里也没买点糖,所以不能给你冲杯糖水喝,你就将就喝杯凉开水吧。”

    不管是凉开水还是糖水只要是吴彩云端给他的他就不想喝。

    唐建斌随手把那杯凉开水又放在破旧的饭桌上,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和爸商量过了,想把大妈家的那三间西厢房买回来,这钱你们出!”

    唐振中一家三口先愣住,接着都面露愤怒之色,特别是银梭,就差扑上来厮打唐建斌了。

    “你们想买那三间西厢房关我们屁事!凭什么叫我们掏钱!”银梭如一头疯母狗一般咆哮。

    唐建斌冷冷地斜睨着她:“虽然我们父子买房不关你们的事,可要不是你花言巧语糊弄我爸,我爸会答应妈这个婚姻过错方只赔一百块钱给他吗?至少也得赔三百块钱!我现在只是拿回我爸在这场婚姻里应得的赔偿而已!”

    闷着抽着廉价烟的唐振中冷冷道:“不管银梭用了什么手段,但是是你爸爸自己同意只用赔他一百块钱的精神损失就行了,这是不容改变的事情,你现在再闹也没有用了。”

    唐建斌冷笑一声:“我知道走正规途径根本就不能替我爸讨回一个公道来,所以我想去大伯单位闹,去妈的单位闹,去银梭的学校闹,一直闹到你们答应出买房子的钱为止!”

    唐振中一家三口张口结舌,他们万万没料到在唐家一群子女中,最文质彬彬的唐建斌居然会这么无耻的对他们。

    银梭从牙缝里能挤出几个字:“你真卑鄙!”

    唐建斌无所谓的轻笑了两声,甚至还翘起了二郎腿,显得优哉游哉:“和你比起来我这只是小巫见大巫,而且对付你们这种卑鄙之人只能用卑鄙的手段!”

    唐振中一家尽管恨唐建斌恨的要死,可他们也只能答应唐建斌的条件,不能怎么办?

    自从唐振华去吴彩云的单位里闹过之后,吴彩云都差点被她同事的口水给淹死了。

    即便她脸皮厚得惊人能够继续呆下去,可是因为她名声尽毁,在别人眼里就是个浪荡的女人,所以厂子里那些高矮肥瘦的男人都想吃吃她的豆腐。

    让别人吃吃豆腐吴彩云也不会损失什么,可让别人吃了豆腐也就罢了,关键是那些男人的老婆一个个都是不好惹的,跑到单位里这个对她打来、那个对她打去,还大骂她是千人骑万人压的破鞋。

    成为同事们眼中的笑柄对于不要脸的吴彩云这都不算什么事,可是当人肉沙包的滋味太难受了!那段日子吴彩云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可就算这样“忍辱负重”,吴彩云也没能保住这份工作,单位领导以她不安心工作,尽搞不正当男女关系扰乱工厂生产为由,把她开除了。

    这可把唐振中急坏了,吴彩云不出门工作,那么家里就得多养一个闲人,可现在他们家这种情况哪里能够多养得起一个闲人!

    于是他找到原来厂子的领导,使出浑身解数跪舔,终于让那个领导在另一个系统的附属单位给吴彩云找了一份临时工的工作。

    ……要是唐建斌跑到吴彩云的新单位去了,只怕吴彩云的饭碗又保不住了,再说银梭和唐振中也不想唐建斌去他们学校或者单位闹。

    唐振中还要点脸面,怕丢脸,所以不想要唐建斌去他单位闹。

    有其母必有其女,虽然银梭和吴彩云一样不要脸到天崩地裂的地步,但是她也不希望唐建斌去她学校闹,那样会让她的身价越来越低,本来卖一个笑就能从男生手里骗来好几块钱,现在恐怕卖身都无人问津。

    因此银梭一家三口才被迫答应了唐建斌的条件。

    不过他们手上没钱,要唐建斌缓缓,等他们筹到钱了再给他。

    唐建斌还要上学,哪有时间天天为这事和他们耗,于是让他们写下借条,并要他们以邮寄的方式每个月分期付给他爸二十块钱,直到十个月之后二百块钱部付清为止,只要做不到他就闹到他们单位去和学校去。

    唐振中和吴彩云唯唯诺诺的答应了。

    可是唐建斌肯定不会没要到钱就回去,于是他在银梭上学的路上把她给拦住,向银梭要钱。

    银梭气得目眦欲裂,把唐建斌拉到僻静处,怒气冲冲道:“你刚才不是已经向爸妈要过钱了吗?怎么又来敲诈我?”

    唐建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不是敲诈你!我只是在你这里给我自己讨回一个公道而已!”

    银梭惊讶得瞪圆了眼睛:“我又没有伤害过你,你在我这里有什么公道好讨的!”

    唐建斌冷笑了几声:“你这只疯狗见人就咬,哪里可能记得咬过我!前几个月奶奶不见了一笔钱,公安还来咱们家了,你一口诬陷是我偷了奶奶那笔钱,幸亏后来证据不足我才没有被公安抓走,你说这个仇我该不该报?”

    银梭哑然,这件事她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就像唐建斌所说的那样,她伤害别人,她部失忆不记得,可是别人对她还击,她却是没齿难忘。

    银梭清了清嗓子,稳住阵脚,摆出一副无赖嘴脸:“你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我面前吗!还要报什么仇!”

    唐建斌被她无耻的嘴脸气笑了:“我不跟你做无谓的口舌之争,奶奶的钱肯定是你偷走了,所以你才贼喊抓贼栽赃在我的头上,顺便报复我救下唐晓芙!你现在把你偷的那些钱部给我!”

    他当时不是没有想过向公安举报银梭,可是他太了解银梭了,她既然敢偷,肯定做了万的准备,即便他向公安举报她,公安也很难找到证据将她绳之以法。

    不过正当途径行不通,那就剑走偏锋好了!这一次唐建斌豁出去了,打算破釜沉舟。

    银梭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了,一字一顿咬牙道:“我没有偷奶奶的钱,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真的吗?”唐建斌笑了起来,玩味的看着银梭,“前两天我还碰到王满才,他向我打听你现在人在哪里,你说我要不要回去告诉他你现在住哪里?在哪里上学?”

    “不要!千万不要!”银梭终于乱了阵脚,王满才是个无赖,如果被他缠上,她就不会再有好日子过了,“我……我把那笔钱给你就是了,但你必须得答应我不让王满才找到我!”

    唐建斌从牙缝里能挤出几句话来:“我不会跟你做任何交易!这笔钱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至于王满才会不会找到你,那就看我心情了。”

    银梭刹时面无人色,她没想到唐建斌不出手,出手居然比唐晓芙还要狠厉!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无可奈何,她从贴身之处拿出一叠钱来。

    这些钱有从吴春燕那里偷的两百多块钱,当时为了稳住金梭,给了金板一百块钱之后,还剩下一百多块,还有她从那些小男生那里骗来的四五十块钱。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