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了几条街,来到了一片城中村,唐晓芙看着唐振中走进一个民宅的院子里,她蹲在隐蔽的角落啃着手里的两个馒头盯着那个民宅的院子。

    过没一会儿,就见银梭从远处走来,进了那个民宅,接着吴彩云和唐建武也都陆续回到那个民宅。

    银梭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回到家里,这个家令她失望,不能给她提供好饭食好衣服,那她又何必赠与这个家笑脸呢?

    要想看到她笑?行啊!钱拿来!好饭好菜端上来!漂亮衣服送上来!

    说到底,她就是一套卖笑女的理论!

    可银梭才一进屋就发现很不对劲,平常她放学回来时,唐振中已经煮好陈米饭,炒好一大盆水煮烂白菜叶等着家里其他人回来吃午饭。

    唐振中这么个大男人可真是连脸都不要,居然做出去菜市场拣烂白菜叶的事,还敢拿回来炒菜给她母女吃!每次看着那碗烂白菜,银梭都要拼命克制心中的暴怒。

    可今天,家里冷锅冷灶,唐振中根本就没有做午饭。

    银梭故作关心的问道:“爸~你是不是不舒服,所以今天中午没有做午饭?没关系,爸躺着休息一下,我来做午饭。”

    银梭说着撸起袖子就准备舀米做饭,她别的本事没有,最擅长装“温柔体贴”的小白花了。

    唐振中阴翳地盯着她,忽然冷冷开口问道:“你暗算方文静母女几个什么了?”

    银梭莫名其妙:“爸爸,你怎么这么问我,我自从来到城里之后,根本就没有回去,我怎么暗算她母女几个?”

    暗算唐晓芙母女对她而言,那是家常便饭,因此早就忘了从唐家离开时挑唆唐振华伤害方文静的事了,所以才会是这个反应。

    唐振中听了她的话愣住,是啊,自从银梭来到城里之后就没有再回过乡下,就算她想暗算唐晓芙母女几个也没机会呀。

    他冷着脸把今天唐晓芙来找过他,并且当着厂里同事的面将他以前的丑事抖得一干二净的事告诉银梭。

    未了,他质疑的盯着银梭:“你真的没有暗算唐晓芙母女几个?可唐晓芙明明说她是来给她妈妈讨回一个公道的!”

    银梭这才记起她离家唐家时对唐振华所说的那几句包藏祸心的话,暗想,难不成唐振华那个智障真的听信了她的挑唆,去伤害方文静了?

    想到这里,她在心中解恨的大笑了几声。

    然后装出一副特别无辜的嘴脸,就差指天发誓的说道:“爸!我真的没有暗算方文静!唐晓芙是属狗的,最喜欢乱咬人了,爸又不是没被她咬过,她的话爸也信!

    肯定是唐晓芙这个贱人的疯狗病又发了,所以特意跑来咬爸爸,可是又怕师出无名,于是就编了这么一套谎话,还可以挑起我父女两个的冲突,她这可真是一箭双雕啊!”

    唐振中听了她这番话,又探究的打量了她一番,从她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任何不自然的痕迹。

    心想,唐晓芙这个小贱人的确很会咬人,恐怕真的像银梭猜测的那样,她那些话都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咬他而找的借口,因此虽然心中仍然郁闷,可是看银梭的脸色已经缓和了下来。

    银梭暗吐了一口气,赶紧动手做饭。

    唐晓芙吃完了馒头,就一直蹲在原地,直到一点半多才见银梭、唐振中一家四口都从民宅院子里走了出来,他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

    唐晓芙偷偷的跟在银梭身后随着她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路,来到一所中学跟前,又随着她一起进了学校,最后尾随着她进了他们班。

    银梭丝毫没察觉,一进教室就和几个男生打情骂俏。

    唐晓芙几步走到她身后,冷笑几声,讥讽道:“哟!心机婊,来城里就是好哦,又钓到好几个凯子,不然你怎么穿的起这么好的衣服!你这身衣服是睡了几个男人换来的!”

    银梭看见唐晓芙,已经心中大骇,听了她这几句话,更是面红耳赤,色厉内荏急切的咆哮:“你少血口喷人!”

    唐晓芙不屑翻了个大白眼:“我血口喷人!你有次和男人睡觉被公安逮了个正着,在镇派出所还有记录,这事咱们村谁人不知!你快想办法把方圆十里之内的人的嘴部都堵住,不然人家去你家乡稍微一打听就能把你随便跟男人睡觉、指使混混夺走自己姐姐清白那些见不得人的烂事都打听到!”

    银梭面如死灰的盯着唐晓芙,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唐晓芙扫视了一遍班的学生:“我想银梭肯定跟你们冒充她是城里孩子,其实不是,她是在乡下长大的。

    她是她的大伯和她妈偷情的孽种,现在她爸和她妈那对狗男女结合在一起了,她才得以有机会来到城里。

    她以前住的地方叫五福镇,你们只要去五福镇打听打听,就能了解银梭是个什么人。”说完,甩下满教室目瞪口呆的学生,扭身就走。

    等银梭的同学们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都眼神复杂的盯着银梭。

    特别是刚才和银梭打情骂俏的那几个男生都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银梭胀红着脸,慌乱的向同学们解释:“那个疯子是我的死对头,故意来污蔑我的,你们千万不要信她的话!”

    其中一个和银梭不对付的女生讥讽道:“是不是真的,我们去一趟五福镇打听打听不就知道了。”

    银梭灰败着脸一副大势已去的模样。

    那个女生当即约了好几个女生这个星期天就去五福镇走一趟。

    那几个女生都愉快的答应了,然后都齐齐轻蔑地斜睨着银梭,银梭惶恐得身发抖,却不敢再阻拦再辩解。

    银梭这人最喜欢抱大腿、挖墙角、暗算人,那个和银梭不对付的女生之前和银梭讽刺地做了一段时间的好朋友,可自从被银梭暗算,失去文艺委员班干部一职之后,看清了银梭的真面目,愤而和银梭绝交,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反击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

    她约的那几个女生也多多少少被银梭暗算过,银梭喜欢通过暗算别人来显出自己纯洁可爱,所以几个女生一拍即合。

    接下来的事,当然是那几个女生调查出了真相,然后在班上大肆渲染,银梭的伪装被撕得一干二净,她的真面目暴露在众人面前,那几个曾经围绕在她身边的男生除了尤里马都弃她而去。

    哎呀妈呀,银梭这个女生又烂又臭,谁敢和她扯上关系,只怕自己的一世英名都被她熏臭了呢!那几个男生心里都这么想。

    尤里马之所以对银梭不离不弃,是因为银梭勾魂摄魄术功力深厚,他已陷入她费尽心机编织的情网里不能自拔,虽然内心也曾挣扎过,但最后选择接纳她的过往和她继续交往下去,这对银梭而言无异于雪中送炭。

    虽然有尤里马给银梭莫大的精神支柱和金钱支撑,可她在班乃至校已经臭不可闻了,但唐振中再没有能力给她联系一所新学校了,她也只能待在学校里任人讥讽嘲笑。

    唐振中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自从唐晓芙跑到他的新单位把他的丑事部都揭发了个一干二净之后,他在新单位也是如过街老鼠一般惶惶度日。

    可这还不是最坏的状况,几天之后,唐振华不知从哪里得知了他的新单位的地址,就醉醺醺的跑到他单位当着他那么多同事的面把他海揍了一顿,打断了他好几根胁骨,害他住了近一个月的院,并且还大骂他卑鄙无耻,连自己弟弟的老婆都睡,搞得他简直想离开新单位,一走了之。

    但之前唐晓芙已经闹过一回,致使领导对他印象变得奇差,不论他再怎么跪舔也不搭理他,所以想要领导把自己再调往另一个新单位也是不可能的。

    可自己就那么走了那就算离职,新单位肯定会把自己除名的,那自己就得滚回去种地了。

    先不谈自己多年没种地,现在还会不会种地,种不种的下来地,关键是大队早就分过土地了,自己即使回到乡下去,也是没有土地的人,怎么生存?

    虽然唐振中一点都不想在新单位待下去,可为了生活不得不忍着。

    刚开始和吴彩云结婚时那仅有的那一点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喜悦在这种糟心的生活中很快便消磨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对吴彩云的厌烦愤恨。

    要不她非要嫁给自己,践踏了唐振华做男人的最后一点尊严,唐振华又怎么可能骂到他单位去!事情也就不会演变成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

    同样不好受的还有银梭和吴彩云,唐振华也去了她们所在的学校和工厂痛骂了她们,把她们的丑事也揭发了个彻彻底底,现在她们身边的人没有不知道她们那些肮脏的过往的了。

    因为心里都不快活,就容易发怒,因此唐振中和吴彩云组成的新家现在每天都吵架不断,惹得那里的租户都纷纷向房东投诉,房东就警告唐振中夫妇,要是他们再每天都吵架的话就让他们搬走,唐振中和吴彩云这才总算熄了战火。

    只是唐振中夫妇两个和银梭不知道,唐振华之所以会找上门来出他长期压抑在心里的那口恶气,是因为唐晓芙给他指点迷津,要是他们三个知道真相估计更加抑郁了。

    但这怪谁呢,要不是唐银梭那个贱人离开的时候还想着借唐振华的手伤害方文静,唐晓芙也就不会在百忙之中绞尽脑汁对唐振中一家三口还以颜色了!

    唐振中一家人过得焦头烂额之际,唐晓芙母女几个却过的风平浪静而又十分充实,上学、种田、卖菜、摆摊卖布料,每天忙得像陀螺一般。

    虽然累,可母女三个心中都是快乐的,靠自己的双手奋斗过上好日子心情哪有不好的。

    再说了,农村人谁怕辛苦,只怕没钱,只怕吃不饱饭!

    豆角、扁豆、刀豆、辣椒都长出来了,第一批豆角、扁豆、刀豆、辣椒方文静没有摘下来挑到城里卖,而是做了腌菜给唐晓芙下饭吃,对两个女儿方文静总是非常舍得。

    做腌菜要嫩的豆角、扁豆、辣椒味道才最爽脆可口。

    夏天到了,唐晓芙给她姐妹两个各做了几身连衣裙,这在育红中学都引起轰动了,那个年代农村女孩子穿裙子的很少,即便穿裙子也是上身衬衫下身短裙,像唐晓芙做的那种漂亮连衣裙她们连见都没见过。

    因为唐晓兰到了中考冲刺阶段,方文静又要顾着田地里的活儿和家里的一日三餐,所以唐晓芙包揽了打猪草、割兔子草,喂鸡喂鸭,喂鹅,喂猪喂兔等零碎活计,不过她干得蛮高兴的,因为自从辣椒长出来之后,方文静就总是做干扁尖椒她姐妹两吃。

    农村天然长出的尖椒非常辣,非常下饭,唐晓芙都觉得自己饭量增大了,每次吃完饭都充满了罪恶感,哇哦,又长了二两肉,所以她喜欢多干活,只有多干活才可以掉膘,她就喜欢自己纤纤瘦瘦的样子,一两多的肉都不要!

    当然,劳动的结果是她由小白脸变成了小黑脸,但她不介意,反正到了秋天之后,就又会慢慢的白回来,可身上如果长了赘肉,想要甩掉就不那么容易了。

    冷晨送来的那几棵果树每棵果树上都结了几个果子,不过还没熟,所以都没摘,还都挂在树上呢。

    每当唐晓芙看到那几个果子,脑子里都会浮现出冷晨旭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唉!有的人只能想想罢了,和自己的生活不在一个轨道上,面对现实吧,唐晓芙同学!

    唐振华暴打了唐振中一顿,被唐振中厂子里的保卫科扭送到了派出所,因为唐振中被他打得进了医院,而吴彩云和银梭被他害得身败名裂,恨不能要他死,所以这次没人保释他,他以蓄意伤人罪在派出所里刑拘了七天才释放。

    回去之后,唐振华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再也没酗酒,也没在家摔碗打盆乱发脾气了,变得和以前一样沉默寡言,是个正常的庄稼汉了。

    唐建斌一直密切地留意着他。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