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军嫂商量之后,一个守在原地,一个回家去拿东西来装。

    装好毛豆之后,两个军嫂既没心情也没钱再买别的菜了,垂头丧气往家走,在路上互相抱怨起来,都觉得自己是被对方拖累,才破财的。

    说着说着,最后演变成争吵,最后升级为在大街上互殴,装在蛇皮袋子里的毛豆撒了一地,被路人捡去。

    因为害怕事情被军属大院的人知道了,传到了自家男人的耳朵里,打完架之后,两个军嫂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军属大院,谁知冷晨旭已经找过她们的丈夫谈过人生了,她们回到家里,自然也被自己的男人找去畅谈人生了。

    那两个军嫂郁闷死了,她们已经按照冷晨旭的要求买下了唐晓芙的毛豆,他居然还不肯放过她们,迫使着她们的男人又把她们教训了一顿。

    在去服装厂的路上,方文静极为严肃的对唐晓芙说不许跟冷晨旭有任何感情上的瓜葛。

    “为什么?”唐晓芙有些惊讶,方文静对冷晨旭的印象不是一向很好吗。

    “你虚岁才十六,人家都二十七八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肯定有着你所不知道的过往和比你丰富得多的人生经历,跟这样成熟又家世太好的男人在一起,你永远都是那个低头的一方,妈不希望你以后过这样的生活!”方文静情绪有些激动。

    唐晓芙没有过多的犹豫就答了一声:“好!”

    其实如果两个人真的在一起,她也对这段感情没什么信心。

    冷晨旭太优秀,喜欢他的人肯定多如过江之鲫,自己每天防火防盗防小三会很辛苦的,前世那种靠吃软饭过活的渣男廖伟自己都搞不定,又怎么驾驭得了这么优秀的男人。

    至于冷晨旭所说的会负责的话,听听就好了,男人的承诺就像外国两党竞选宣言根本就不值得相信。

    况且他身边还有个一看就家世很好的漂亮小萝莉,就算现在冷晨旭跟她不是恋人关系,自己和那个小萝莉比起来只有被秒杀的份儿,根本就没有任何竞争力。

    放弃吧,少女!别让自己心伤、别让自己别成笑话!别让自己变成那条可怜的美人鱼,每走一步如在刀尖,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

    自己现在虽然是十六岁的少女,可是两世的为人不可能真的像少女一样懵懂无知的做着不切合实际的美梦!

    母女两个在服装厂大门前和唐晓芙的两个舅妈汇合,一起去拿零头布,没有唐晓芙她们根本就进不去,别谈进布料了。

    两个舅妈都一脸喜色,告诉方文静她们的毛豆都四毛钱卖完了,毛豆是连壳一起卖的,比卖黄豆划算多了,而且还省劳力,不用像黄豆一样要多种几个月。

    进了零头布之后,唐晓芙一行人就乘长途汽车回去了。

    到了镇上,唐晓芙买了一块排骨准备晚上烧着吃,家里种了土豆,排骨烧土豆吃也很好吃的。

    晓兰在家里很勤快,猪喂了,鸡鸭鹅兔也都喂过了,午饭也做好了,有唐晓芙最爱的清炒苦瓜和清炒苋菜,再就是一大碗蒸鸡蛋和一盘子腌野蒜。

    每餐不配点腌菜吃,唐晓芙连饭都吃不多,看见腌野蒜非常高兴,就问方文静是什么时候腌的,她都不知道。

    方文静就道:“就是上个月你说想吃腌菜,我就挖了这些野蒜腌着你吃,等再过半个月,咱们家的辣椒和豆角还有刀豆、扁豆长出来之后我就满满的腌两坛子给你吃。”

    唐晓芙想起酸豆角酸酸的滋味都要流口水了。

    吃完饭,唐晓芙就去摆摊卖布料了,方文静扛着锄头去田地里除草,一直忙到傍晚吃饭的点才回来。

    唐晓芙摆摊回来就把饭做了,一大盆土豆烧排骨加一个清炒茄子。

    这茄子还是菜地里第一茬嫰茄子,唐晓芙本来想做油淋茄子的,虽然现在家里菜油不少,可想想菜油烧茄子味道不佳,也就放弃了,她始终觉得色拉油做油淋茄子好吃。

    方文静洗了手脸,母女三个就开始吃晚饭,唐晓芙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问晓兰道:“还有一个多月你就要中考了,你想好报哪一所高中没有?我个人认为,报华师附中或着武昌实验中学比较好,当然,外校也不错,就是费用太高,不过只要你考得上,咱家现在这条件也供得起。”

    唐晓芙正滔滔不绝,就听晓兰道:“我想报中专。”

    方文静听了没多大反应,那个年代中专也是包分配的,而且比起考大学而言,可以提前三年参加工作,所以许多人都想考中专。

    唐晓芙大吃一惊,停下筷子:“你成绩那么好怎么要报中专,太可惜了!我觉得你还是读高中的好,到时考大学。”

    晓兰往嘴里扒饭:“我想早点参加工作,早点赚到钱。”

    唐晓芙横了她一眼,见她光吃茄子和土豆,夹了一块排骨放在她碗里:“现在咱们家又不是过不去,要等着你赚钱!”

    晓兰杞人忧天道:“谁知道以后的政策呢,万一又回到集体生产怎么办,我早点考上中专,早点捧上铁饭碗,那咱们母女三个以后就有保证了。”

    唐晓芙明白,晓兰这是穷怕了,有个铁饭碗她才安心,但唐晓芙来自前世,知道政策只会一年比一年好上去,不会退步,等到2000年,中专文凭就基本上一文不值了,所以还是考大学的好。

    “政策不会倒退的,你放心大胆的考高中,以后读大学,大学文凭可是比中专文凭硬多了!咱们家都盖了新房了,还有那么大一笔存款,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晓兰思索了好久,就道:“那我报高中吧。”

    吃完饭,姐妹两个在煤油灯底下商量了很久,晓兰决定报考武昌实验中学,这所中学历年录取的分数线低于外校和华师附中,晓兰还是挑把握性大的学校报考。

    这一夜,在省城的冷晨旭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白天方文静的话反复在他耳边响起,方文静不同意自己和唐晓芙交往,就不知道唐晓芙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这孩子基本上不会主动跟自己联系,看不出她到底对自己有没有意思。

    去问问她?

    还是算了吧,人家年龄还小,自己现在去问她,她肯定会听她妈妈的话,万一听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以后再见面都尴尬,只怕从此以后那孩子还会躲着自己,并且万一因此影响了她学习,害她没有考上大学,那自己就罪孽深重了!

    还是再等等吧,等她高考完了,那时心智肯定比现在更成熟了,自己再郑重向她告白,她那时也应该不会盲目的听从方文静的话,而是认真考虑要不要和自己交往,对自己对她都公平。

    虽然心里打定了主意,可是冷晨旭还是难以入睡。

    星期一到星期六,方文静一连卖了六天的青菜,才把菜园子里的豌豆、毛豆、蚕豆还有一些叶子菜在老掉之前部都卖了,前前后后一共赚了一百块钱左右,这令方文静非常激动,没想到卖菜都这么赚钱,青菜在她们这里根本就卖不动,通常老掉的青菜一般都喂牲口吃了。

    因为上个星期天进的零头布很多,还没卖完,所以这个星期天唐晓芙不去省城进货,早上去镇上摆了三个小时的摊,赚了二十多块钱就回来了。

    中午吃完饭,方文静让两个女儿好好学习,她继续去田地里劳动,把摘过毛豆的豆蔓扯了,然后把土翻一遍,再种一茬黄豆。

    五月一过,天气就热了起来,到了中午辛苦了一上午的农民们都会睡上一个午觉再出门劳动。

    方文静家因为只有她一个劳力,那么多田里的活儿要干,就不敢睡午觉,出门劳动了。

    她戴着一顶草帽,一个人在菜地里劳作。

    这几天,方文静每天来回去省城卖了将近一个星期的菜,回来还要马不停蹄地干农活,体力消耗很大,今天早上天不亮又起床劳动,现在又一个人翻地,干了一会儿,实在累的受不了,就想着在树荫下坐着休息一下,可这一坐,本来只想打个盹的,却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觉得有什么在自己身上乱摸,方文静悚然一惊地睁开眼,发现唐振华正坐在她身边,对她上下其手。

    方文静各种恶心反胃,本能地去推他,怒骂着:“你这畜牲,快滚!”

    唐振华因为心中的**面目狰狞,两眼通红,方文静越反抗他就越失控,一把抱住方文静,嘴里还喃喃道:“文静,你也是被振中和彩云无情伤害的人,不如咱们凑一对,好好过日子。”说着就来亲方文静。

    方文静扭动着脑袋左躲右闪,怒斥:“滚!”拼命想推开他。

    虽然她常年出力,手上也有两把力气,可终究敌不过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在方文静的百般挣扎怒骂中,唐振华把她压在了身下,偏偏这时是中午,附近没有贪活儿劳动的农民,她家菜地又离村远,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眼看方文静就要受辱。

    忽听一阵狗吠,还有晓芙愤怒的吼声:“大黄,快去咬他!”

    唐振华惊恐回头,看见唐晓芙拿着一根小扁担和她家养的那只土狗大黄一齐跑了过来。

    四条腿的狗比两条腿的人跑的要快得多,大黄如离弦箭一样冲了过来。

    唐振华忙从方文静身上下来想跑,大黄冲了过去,把他扑倒在地,对准他又撕又咬。

    晓芙也拿着手里的扁担劈头盖脸地打唐振华,边打边骂:“你这畜牲,我打死你!”

    方文静披头散发地从地上爬起来,也拿起锄头,用锄柄打他。

    她到底是农村妇女,此刻恨死唐振华了,却不敢一锄头下去,把唐振华锄死算了!

    唐振华被打得嗷嗷乱叫,又被大黄咬了好几口,连滚带爬落荒而逃。

    唐晓芙向四周看看,幸好周围没有人。

    这种事情虽然方文静是受害者,可是舆论最后都会一边倒的指责方文静,不光这个年代如此,就是唐晓芙前世哪个女人发生这种事,别人也会朝受害者脸上吐口水的!

    唐晓芙帮着惊魂未定的方文静把衣服和头发整理好,就送她回了家,喝两口水压压惊,再睡上一觉。

    晓兰见方文静神色不对,紧张地问唐晓芙发生什么事了。

    唐晓芙把方文静安顿好了,睡下了,才告诉晓兰,刚才唐振华企图欺负妈妈,她出去打猪草和给白兔割草料带着大黄经过菜地附近时,大黄发觉不对头,往菜地狂奔,她也跟着去了,救下方文静的经过述说了一遍。

    晓兰听得惊心动魄,拍着胸口庆幸不已:“幸亏咱家两只猪娃食量大,幸亏姐姐出门打猪草了,也幸亏我们每次上山都带着大黄,不然后果不堪没想!”

    唐晓芙咬牙切齿:“我绝不能让妈妈吃这个哑巴亏,也绝不能不给唐振华那个畜生一个教训,不然唐振华那个畜生就会无所顾虑,我们防不胜防,妈妈就得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说着进厨房拿了菜刀往外走去。

    唐晓兰急忙拦住她,惊恐的问:“姐姐这是要找唐振华那个畜生同归于尽吗?”

    唐晓芙冷笑:“他也配!”

    见唐晓兰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安慰她道:“我不会有事的,也不会把刚才那件事闹出去让妈妈名誉受损的,放心!”

    唐晓兰将信将疑的松开她:‘那我和姐姐一起去!’

    “你别跟着我,留在家里照顾妈妈!”唐晓芙独自走出了院门。

    夏天山村里的正午村里安静极了,就连狗啊鸡呀都困倦躺在地上睡觉,精力充沛的男孩子这个点也都跑到小河里玩水去了。

    唐晓芙把菜刀藏在衬衣底下来到了唐家院子跟前。

    唐家的院门关着,唐晓芙用手去推,居然从里面反锁了!

    不过这种木条拼接的院门即使反锁也只是掩耳盗铃罢了,没什么作用的。

    唐晓芙把手伸进木条缝里就把里面的门栓拉开了,然后轻手轻脚走了进去,两眼搜寻着唐振华的身影。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