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家里没什么事叫方文静操心的了,每个星期天只要不下雨,方文静就跟着唐晓芙一起进城里去,卖上一大担子的菜,光每次卖菜就能卖上十五六块钱,除去母女俩个的路费还剩六七块,这也是一笔大收入,可以够她们娘儿三个半个月的肉钱和豆腐钱。

    虽然说她们家现在日子过好了,可是也不是天天吃肉,几天才吃一回,每次卖完菜,母女几个就和唐晓芙的两个舅妈在说好的地点汇合,进了零头布回来卖,一个月也有一百多块钱。

    自从盖好房子搬进新居之后,她母女两个又攒了两百多块钱,这个钱和之前存在镇上银行的钱唐晓芙都转到了省城的银行买了国债存了起来,说是国债利息更高,能下更多小钱,方文静不懂这些,但是她始终认为大女儿做什么都是对的,对她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吃完午饭,两个女儿都去上学去了,方文静就去菜地里摘毛豆,这个时候的毛豆青青的嫩嫩的,要是做成酸辣毛豆或者香辣凉拌毛豆味道很不错,当零食吃都可以的。

    可是乡下人几乎没哪家舍得把这么嫩的毛豆摘下来吃,一般都是等到毛豆长老了,收成了留着过年打豆腐。

    但是大女儿说毛豆摘了运到城里去卖,可以卖个好价钱,比到秋天收获黄豆要赚的多,所以方文静才来摘毛豆。

    等把这一季的毛豆都卖了,空出菜地来,再种一茬迟黄豆留着打豆腐是一样的,就是人辛苦,可是乡下人谁怕辛苦,就怕饿肚子怕穷啊!

    方文静看了看菜地,蚕豆和豌豆也刚刚长好,现在做菜吃正鲜美,再过几天就老了不中吃了,她想着等晚上时,要不要跟唐晓芙商量卖豌豆和蚕豆的事,王葵跑了来,犹疑不定的问方文静:“文静呀,这毛豆真能在省城卖到大价钱?”

    自从方文静去省城卖菜之后就把王葵两口子也带到省城去卖了一回菜,让他们摸到门路之后,就让他们自己去省城卖菜赚钱。

    夫妻两个勤快,起早贪黑的种菜,再运到省城里去卖掉,一个月下来也能赚个几十块钱,日子也越过越好了,她们家种什么菜、卖什么菜都听唐晓芙的,每次听了唐晓芙的话都能赚不少。

    可是这次王葵两口子有些不淡定了,黄豆收成之后一斤可以卖三毛钱左右,这个价相当高!

    但唐晓芙说新鲜的毛豆能卖到四毛钱,可王葵两口子根本就不相信毛豆能够卖到四毛钱一斤,毛豆再好吃也是个青菜,哪能值那么贵的价钱?所以不放心,又来问方文静,万一卖不出去,这些黄豆就都糟蹋了,嫩黄豆不能晒干贮存起来的,自家吃掉多浪费!

    方文静就笑着道:“这事谁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是晓芙也只是预估,做买卖嘛,有亏有赚,有时要赌一把。”

    王葵见方文静已经在摘毛豆了,把心一横,也回去摘毛豆了。

    晚饭方文静清炒了一个茼蒿,一个苦瓜,再就是韭菜炒鸡蛋和素鸡炒肉片,现在她们母女三个都只吃瘦肉不怎么吃肥肉了,饮食习惯在慢慢改变。

    母女三个坐在宽敞明亮的饭厅里吃饭,方文静叫两个女儿多吃素鸡炒肉,两个女儿学习费脑子呢,得吃些好的。

    晓芙姐妹也要方文静多吃些菜。

    方文静就跟晓芙说起豌豆和蚕豆也都长好了,下个星期只要不下雨她就天天去省城把豌豆和蚕豆卖掉,免得长老了。

    唐晓芙点头说好,只是要她在路上注意安。

    方文静笑着说:“我又不是小孩子。”

    吃完晚饭,方文静把摘的两筐子毛豆洒了些水,防止一晚上变黄了,没看相了,明天卖不起价来。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唐晓芙就和方文静两个出发去省城了。

    唐晓芙用根小扁担挑着两麻袋叶子青菜,这分量比方文静的担子轻多了,方文静的担子最少都有一百五十多斤,唐晓芙的担子也就只有六十来斤的样子,以前方文静就是这六十来斤的担子都不会让晓芙挑,怕压得不长个儿,只让她每次提一麻袋菜去省城。

    可现在到了初夏天气暖和,蔬菜长得特别快,不及时摘了卖了,在菜地里没几天就老了,只能喂白兔吃,可是辛辛苦苦种的菜拿去喂兔子多少心疼,方文静这才迫不得已让唐晓芙挑一小担子菜。

    天还很早,五点多,路上行人很少,只有和她们母女一样挑着担子去省城卖菜的庄稼人。

    唐晓芙母女去省城卖菜赚到钱了,村里跟风的人不少,有人向方文静打听怎样在城里卖菜,方文静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他们,都是同一个村里的,有赚钱的门路告诉一声也没什么。

    不过有的人就得寸进尺了,想要方文静带着他们也进些零头布卖,方文静这时就是一口回绝了,说自己的大女儿也是费尽心思挤破脑壳才找到进零头布的门路,每次进货都要跟人家陪笑脸说好话,实在是没能力带着乡亲们发这个财,所以村里也有人会对她们家有怨言,但是方文静没放在心上,人活在世上,不可能让人人都满意的。

    千辛万苦的到了省城,同车而来到省城卖菜的乡亲都四散开来,各自找地方卖菜。

    唐晓芙母女几个这次把菜挑到了冷晨旭军属大院附近的国营菜场边卖。

    她们把菜摊子一摆好,就有不少人前来买菜,苋菜、竹叶菜、苦瓜、茼蒿、毛豆、蚕豆,嫩豌豆这些时令蔬菜国营菜场还没有卖的,要想尝鲜就非得买农民的黑市菜不可。

    唐晓芙知道这个菜场附近都是些牛气哄哄的大型国营单位,消费能力强,就把毛豆定价为五毛钱,其他时令蔬菜也卖到两毛五分钱一斤,这价格算是相当高了,却抵不住人家购买的热情,买的人趋之若鹜,方文静称菜算账忙得不亦乐乎,脸上始终都洋溢着微笑。

    唐晓芙最烦算账了,那些青菜都是按照一斤一把事先在家里捆好的,所以不存在算账的烦恼,卖的也利索,六十几斤蔬菜很快就卖完了,这是她惯用的卖菜手法。

    唐晓芙率先卖完了菜,就去买早点,她母女两个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方文静正卖的欢脱,忽然在一片嘈杂声中听见有人说:“咦~这不是冷团长的女朋友吗,怎么落魄到在路边卖菜的地步?”不禁抬头看了过去,看见两个穿着不错有几分面熟的妇女正看着不远处站在一家馒头店门口买早点的唐晓芙指指点点。

    这两个妇女是冷晨旭那个军属大院的,她有点印象。

    另一个妇女一脸鄙夷的说道:“一个乡下妞人家冷团长尝过鲜肯定就抛弃了咯,难道还真的娶她啊!”

    两个妇女说完了,就来买毛豆,问方文静毛豆多少钱。

    方文静没理她们,那两个军嫂以为方文静太忙没听见,就又问了好几遍,发现别人跟方文静说话,方文静回答得非常快,可是对她们却装聋作哑。

    那两个军嫂都是城里人,在军属大院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现在见方文静不把她们当回事,觉得丢脸了,被冒犯了,于是怒气冲冲的踢了两个装着毛豆的筐子一脚,踢的筐子一歪,要不是方文静眼疾手快,那两个筐子就翻在地上了。

    方文静愤怒的质问:“你为什么踢我的摊子?”

    那两个军嫂趾高气昂的蔑视着她:“谁叫你这个乡巴佬不理我们的!”

    唐晓芙刚好买了四个馒头回来,看见这一幕,冲了过来,推了其中一个人一把:“不理你们怎么啦,我们就是看不起你们不理你们的,你有本事抓我们去枪毙阿,说的好像你们能够一手遮天,不理你们就罪该万死似的!”

    那两个军嫂吵不过唐晓芙,就对着她用力的啐了一口痰,恨恨道:“破鞋还要斗狠,真是不要脸!”说着就要离开。

    那些买菜的人们之前还挺同情方文静母的,人家这是摆明了欺负扶她母女两个是乡下人,现在听了那两个军嫂的话,就信以为真唐晓芙不检点。

    许多人还认真的上下打量了唐晓芙几眼,看上去很小的样子,怎么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来,脸上露出不齿的表情,连菜都不买了,就离开了。

    自己的女儿被人无缘无故的泼污水,方文静怎么会放那两个军嫂走,拉住她们非要她们把话说清楚,谁是破鞋了!

    正闹得不可开交,只听一个冷峻的声音响起:“你们这是干什么?”

    众人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提着菜篮子、帅的逆天的年轻军官走了过来,众人赶紧让道。

    唐晓芙和那两个军嫂同时叫了声:“冷团长。”

    冷晨旭冷冷的扫了那两个军嫂一眼,那两个军嫂就都背上一寒,害怕的低下头去。

    冷团长和蔼地问方文静:“阿姨,这是怎么了?”

    方文静气得脸通红:“你来的正好!”就把刚才那两个军嫂所污蔑唐晓芙的话说了一遍。

    冷晨旭神色更加冷了:“晓芙卖菜就是被抛弃了?就算我们两个真的分了手,那人家也是干干净净的小姑娘,怎么就变成破鞋了?你们给她道歉!立刻!马上!“

    那两个军嫂知道事情闹大了,说唐晓芙是破鞋,那不是暗指冷晨旭作风不正吗?人家官职高也就算了,还是有背景的人,她们惹不起!当下都吓出一声冷汗,连忙给唐晓芙赔礼道歉:“我们也就嘴贱,想吵赢,所以瞎说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唐晓芙皱皱眉头:“你们这一闹,耽误我们多少生意?你们把这些剩下的毛豆都买了,这事就算了!”

    “这~”两个军嫂都为难的看着筐子里剩下的毛豆,至少还有五十多斤,她们哪儿要的了!

    可是一对上冷晨旭寒气森森的目光,她们两个屁都不敢放了,就问方文静多少钱。

    方文静老实,正要答是五毛钱,就听见唐晓芙抢先一步道:“八毛钱一斤!”

    两个军嫂倒抽一口气,脱口而出道:”这么贵!你干脆抢劫好了!“

    冷晨旭一记冰寒的眼刀射来,两个军嫂马上就蔫儿了,只得乖乖掏钱买下那些毛豆,钱不够,冷晨旭垫付:‘我会向你们男人要的!”

    两个军嫂慌了神,就说她们马上回去拿钱,千万别让自己的男人知道这件事,要是让自己的男人知道她们冒犯了他们的顶头上司,那还不把她们大骂一顿啊!然后就往家赶去拿钱来买毛豆。

    方文静这时才问冷晨旭:“你刚才说你和晓芙曾经在一起过?”口气相当严厉。

    唐晓芙和冷晨旭尴尬了,那次冷晨旭为了让杜鹃不再骚扰唐晓芙,故意说出她是他女朋友的话,可这事方文静并不知道,唐晓芙只得从冷晨旭背后走了出来,结结巴巴把原委讲给方文静听。

    方文静气的用力拧了唐晓芙好几把:“平时看你伶伶俐俐的,咋在关键时刻是个傻子呢,这事也能冒充?你是女孩子,这名声要紧,人家男的遇到这事半点损伤都没有,吃亏的就是你这种二傻子!”

    唐晓芙疼的直跳,嘴里还嗷嗷嗷的叫着。

    冷晨旭听出方文静的话里有怪罪他的意思,就把唐晓芙拉到身后护起来。郑重其事的对方文静道:“阿姨!我会对晓芙负责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方文静冷冷的打断了:“咱们晓芙还小,别把她拉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面来,把你的身边的人管好,别再来伤害晓芙就行了,至于负责的话就不要说了,你和她不合适。”

    冷晨旭就问怎么不合适了。

    方文静面无表情道:“年龄、家世都不合适。”

    冷晨旭没话说了,自己和晓芙年龄差距是有点大~

    过了一会儿,那两个军嫂拿着钱急匆匆的赶来了,方文静称了称剩下的毛豆的重量,刚才因为又卖了将近十斤,现在是剩下四十八斤,八毛钱一斤,两个军嫂哭丧着脸共付了三十八块四毛钱。

    唐晓芙把筐子里的毛豆往地上一倒就和方文静走了,冷晨旭看了一眼地上的毛豆也走了。

    留下两个军嫂站在原地看着堆在地上的毛豆发愁,没东西装,这么多毛豆怎么弄的回去!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