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小心肝一震,惊悚的抬起头来,看见冷晨旭正风姿卓越的站在她面前低头看着她,他里面穿的衬衫看颜色好像是自己做给他的。

    唐晓芙结结巴巴的让晓兰在一边等着她,心虚的问冷晨旭来找她干嘛。

    “谢谢你的礼物。”还别说,团长大人的声音真好听。

    “不用谢。”唐晓芙扭捏,早知道会出丑,还不如不送呢。

    团长大人严肃认真脸:“可是那条裤衩我穿不下。”

    我知道你穿不下,因为那是给我自己做的。

    唐晓芙脸红的要滴出血了,只能呵呵讪笑着企图蒙混过关。

    “那是送给我的特别的礼物吗?”冷晨旭眼里含着意思意味不明的笑意期许的问道。

    特别的礼物?这实在太令人浮想联翩了呀喂!

    “说实话,不是的~是我误装进你的礼物里去的。”唐晓芙搓着手,急急解释,生怕冷团长误会。

    “这样啊~”冷团长似乎很失望,“那我还给你。”

    “好啊好啊!”唐晓芙很激动,自己的贴身衣物在男人手里总觉得是祸害。

    冷团长从口袋里掏出那条红艳艳的内裤,为了避免被过往的学生看见,对唐晓芙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善解人意的把那条内裤直接塞在她手上,然后一笑百媚生,点点头就走了。

    就这么走了?

    不知为什么,唐晓芙忽然感到失落,瞪圆了眼睛失望的看着冷晨旭矫健的身姿越来越远,总觉得他不该就这么走掉的。

    觉得那天在山上他跟她诉说埋藏在心底深处的伤痛、把她揽进怀里、以及他掉眼泪的样子好像只是她自己做的一个梦而已,现在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想要人家怎么做?难不成要冷团长当着大家的面把你抱起来转三圈?

    可是,不是你说的要能离他多远就离他多远的吗?

    简明从后面跑了过来,劈手就去夺她手里的内裤:“姓冷的送你什么了?”。

    “什么都没送,是我把东西忘他那儿了,他送来了。”唐晓芙惊险万分的先简明一步把那条大红色印着波点的内裤塞进了口袋里。

    “真的吗?”简明将信将疑的看着她。

    “你胆子大了哦,敢质问我!”唐晓芙一张降龙十八掌打在简明头上,愤然离去,和不远处的晓兰汇合,往家走去。

    晓兰八卦的向她打听刚才她跟冷团长都聊了些什么,唐晓芙嘿嘿笑了两声:“让我有点自己的秘密吧。”

    晓兰就没有追问下去了,只是不时地探究的看一眼唐晓芙。

    总算学校里的工作没那么忙了,周芷若回到家里,妞妞正在房间一个人玩洋娃娃,听见周芷若和外婆说话的声音,立刻抱着洋娃娃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兴高采烈地叫着:“妈妈,你看我身上的裙子好看吗?”

    周芷若扭头一看,是一件雪白的公主连衣裙,这种款式只在内部播放的外国影片里见过,穿在妞妞身上的确漂亮,于是笑着道:“好看,真好看,谁给你买的?”

    扭扭摇摇头:“不知道。反正外婆给我穿我就穿上了。”

    周芷若就问自己的母亲:“妈,妞妞身上的·裙子是谁送的?”

    “是小伍送来的,应该是阿旭买给妞妞叫小伍送来的吧“周芷若的母亲猜测道,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可不知为什么,周芷若看着妞妞身上在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的公主连衣裙,不禁想起冷晨旭身上穿的那件裁剪修身的衬衫和那条恶心的女士小内裤,这两者之间该不会有联系吧~

    她被自己的这个猜测吓了一大跳,但是这个猜测一直盘桓在她心里,逼得她坐卧不安,让她无法控制的想要查出真相。

    家里没有电话,周芷若跑到她父亲的单位立刻给冷家老爷子那里打了个电话,恰好是伍卫国接的电话。

    周芷若先谢谢他给妞妞送裙子,又非常自然地问那裙子是谁买给妞妞的。

    伍卫国刚要开口,在一旁的冷晨旭对他使了个眼色。

    伍卫国就改了口:“是冷团长买给妞妞的吧,东西是冷团长交给我的。”

    周芷若闻言,心头一松。

    伍卫国跟她说了再见就把电话挂了。

    周芷若刚准备放下电话,却听见电话里头有人对话,是冷晨旭和伍卫国的声音,估计是那边的电话没有挂好。

    伍卫国:“冷团长,为什么不能跟小周说实话呀。”

    冷晨旭冷着脸道:“你不用知道原因,执行就行!”

    电话这头,周芷若呆在了原地,阿旭在保护谁?是那个给他送衬衫和内裤的不要脸的女人吗?

    呵呵,这个女人可真有心机,知道该怎样打动阿旭的心!

    回到家里,周母已经做好了晚饭,一家人围桌而坐。

    周母给妞妞夹了一筷子番茄炒鸡蛋,问周芷若:“芷若啊,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都二十五岁了,你跟阿旭到底谈的怎么样了,要是差不多了,就把关系挑明,赶紧把婚事给办了。”

    周芷若心烦意乱道:“二十五怎么啦,我又不是乡下女孩子,我是知识分子,太早结婚别扭!”

    周母无奈的看着她:“要是两人情投意合,我建议还是早点结婚的好~我和你爸.......”

    周母的话还没说完,周芷若就放下筷子,铁青着脸一声不吭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周父劝自己的妻子:“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你就别操心了。”

    周母一连叹了好几口气,继续吃饭。

    晚上,周芷若给妞妞洗完澡,给她洗衣服时,看见那条公主连衣裙就一肚子的火,根本没洗,只是打湿了,然后和其他洗干净了的衣服一起端到凉台上晾晒,趁家里人不备,一扬手就把那条小公主裙给扔楼下了。

    第二天,周母去凉台收晒干了的衣服,发现妞妞那条雪白的公主裙不见了,就问周芷若收了没。

    周芷若摇头:“我没收。”

    周母又怀着一线希望问周父,周父也说他没收衣服。

    家里就他们几个大人,大家都没收,那裙子肯定就是吹到楼下被人捡去了,周母很是惋惜。

    妞妞得知那条公主裙不见了,哭闹了好久。

    至于唐晓芙给妞妞做的另一条裙子,在周芷若教妞妞写毛笔字时,不小心把一整瓶墨水泼在了裙子上,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妞妞嫌脏,不要了。

    直到这时,周芷若心里这才好受了些。

    日子如流水啊匆匆过。

    唐晓芙一家搬进新居时,吴彩云和唐建武也都进了工厂上班,每天早上,两个人打扮得齐齐整整的去上班,晚上再回到他们的租住地,看到其他人那些从乡下来卖鸡蛋做小生意的乡下人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银梭在唐振中的努力下也如愿以偿的进了唐振中系统的子弟中学读书,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她一副小白花的形象很讨人喜欢。

    因为是子弟学校,所以很多学生的父母都是双职工,条件都不错,像银梭这种只有父母一方是职工的半边户子女不多,银梭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掉进米缸的老鼠,因祸得福,可以大展拳脚施展自己白莲花的必杀技来钓凯子了!

    她靠着自己一张小白花脸成功地在班上钓到好几个男生为她痴迷,并且主动给她钱花。

    特别是有个叫尤里马的表现得尤为热烈,几乎把她当老娘一般孝顺,这令银梭得意非凡,老娘还是蛮有魅力的!

    老娘一发骚,谁与争锋!

    她也善于逢迎和抱大腿,只短短几天,她就分辨出班上哪几个是人傻钱多的,锁定目标后,就各种靠近,从别人那里捞好处。

    就是靠着这小小的伎俩,银梭一下子就有了几十块钱,靠着这几十块钱她把自己好好包装了一下,再加上她擅长撒娇,哪怕拉个肚子都像要当场气绝身亡一样,装出许多丑态喊疼死了,惹的班上不少同学以为她家庭条件优越,因为就算那些条件好的双职工子女都没她那么娇气。

    但有些敏锐的同学却看出了她的家境应该属于寒酸一类。

    如果真的是出身于优越家庭的人,就不会在和同学们交往时那么小气一毛不拔了,按武汉人的说法,鳝鱼篓子有进没出,因此有一大半同学对她是极为鄙夷的,没人会喜欢一条怀着目的接近自己的心机狗,哪么这条狗有性别优势,是条母狗也不行!

    银梭也是个人精,她知道有些很有背景家庭条件很好的男生和女生看不起她,对她嗤之以鼻,虽然那几条大腿又粗又壮,可她就是忍着没去抱,因为她知道人家不会让她抱不说,还会飞起一脚把她踢到那遥远的星际,她不会自取其辱,所以就认认真真把尤里马几个男生牢牢抓住,尽可能不动声色多骗些钱到自己的口袋里。

    虽然家里现在是三个人赚钱,一个人花钱,可是银梭一家人过的还是很拮据,主要是唐家跟方文静母女几个两场官司下来欠下了太多的外债,再加上晓兰看病的费用,这些外债可都该唐振中还,而且唐振中每个月还要给唐晓芙姐妹抚养费,所以尽管吴彩云和唐建武两人共拿到不下五十块钱的工资,可是工资还没在手上握热就被唐振中拿去还债了。

    吴彩云母子两个很是郁闷,自从来到城里,在小工厂上班之后,工厂的女性都是互相攀比的,人家烫着卷发穿着时新的衣服,吴彩云也想要,可是,钱都被唐振中拿去了,她哪还有钱去买新衣服,到现在穿的都是唐振中以前给她买的衣服,样式都过时了,在工厂里跟人说话都抬不起头来。

    唐建武也是觉得别扭,没钱连朋友都交不上,大家伙几个年轻人去饭馆吃饭,老是一毛不拔,人家就嫌弃他,取笑他,挖苦他,很伤面子的,再说手无分文,工厂的女孩子也没谁会看上他,而他已经十九岁了,也想谈场恋爱,问题是没钱谁会跟你谈!

    郁闷的母子两个在第三次拿到工资之后,就不愿意都交给唐振中安排,每个人留了十五块钱,只是上交十块钱。

    唐振中就指责他们不与他共患难。

    吴彩云马上哭得梨花带雨,诉说起在工厂里因为穿的差受排挤的事来,唐建武嘴也不笨,讲起自己手无分文的难处。

    唐振中只得长叹一声,依了他们。

    因为唐振中把手上的钱大部分都用来还债了,所以家里的伙食很差,总是清水煮白菜,比在银梭他们乡下的饭菜都差远了,至少在乡下想吃什么蔬菜就能吃什么蔬菜!

    吴彩云无所谓,只要打扮得光鲜就好了,她是只要面子不要肚子的,唐建武现在手上有钱了,能不时在外面吃顿好的,也没放在心上。

    银梭才刚刚十八,虽说女孩子这个年龄已经发育好了,吃差一点也没关系,可又懒又馋是对同胞姐妹,懒惰的人大多嘴馋,银梭也不例外,天天吃这么差的饭菜,她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于是使出浑身解数去骗一些男生给她买好吃的,小日子过得也算不错。

    一家人,真正受苦的其实只有唐振中一个。

    已经到了五月天了,冷晨旭给的那几棵果树竟然都开花了,这就意味着今年怎么也会收成几个苹果梨子了,这令唐晓芙欣喜若狂,她以为最早要等到明年才能吃得上冷晨旭送来的水果树结的水果。

    唐晓芙家的院门前还种着枣树、柿子树、桃子树,这些乡下人家家家户户都会种的果树,到时结了果子可以给自家的孩子吃。

    除了那些在乡下常见的果树,方文静还种了不少玉米、向日葵,乡下种玉米的很少,就算种顶多也只种个十几棵,到秋天收几斤玉米留着过年炸爆米花,可是因为大女儿说,等玉米长出来之后,不太老时,拿到省城煮熟了卖肯定会很赚钱的,所以方文静才种了这么多。

    每次从田地里劳动回来,看见自家院子前的那些果树和那些玉米向日葵长势喜人,方文静心情就很好,过去那种泡在泪水里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只是自己的亲生孩子现在过得好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