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家盖这么体面的房子,十里八乡人人羡慕,可唐家人都快气死了,丁家丽夫妇和吴春燕逢人就说,她们家盖房子的钱是敲诈的她们唐家的,不然就凭她母女几个能盖得起那么气派的砖瓦房?

    村民们听了只撇撇嘴,都不理会他们。

    什么叫唐晓芙母女几个敲诈唐振中的!明明就是法院判决的好吧,难道法院也和他们唐家过不去?

    再说唐振中前前后后也只赔了唐晓芙母女五百块钱,可人家盖这房子连打家俱至少用了七百块左右!人家那还有两个孩子的奖学金和大女儿摆摊的钱!

    唐晓芙星期天在镇上摆摊不论卖笔本子和针头线脑,还是卖零头布,村里不少人都看到过,有的人还在晓芙手上买过东西,她生意火爆得他们都砸舌,暗暗猜测她摆摊好赚钱的。

    吴春燕婆媳母子见村里人对他们爱理不理的,也只能偃旗息鼓了。

    吴春燕心里有气,坐在自家院子里,脸朝着村头,破口大骂了好几个小时,可唐晓芙新家离唐家远,压根就听不见,她也只是白费力气狂吠罢了。

    第二天去上学,简明都快把嘴凑到唐晓芙的脸上了,他喜笑颜开地告诉唐晓芙说:“昨天阿姨叫我带回去的那些卤菜还有珍珠圆子,炸肉圆子,我爷爷可喜欢吃了。”

    唐晓芙泼他一盆冷水:“不是自夸,我做的美食,只要味蕾没坏,都喜欢吃。”

    简明一点都不介意她的态度,仍旧笑嘻嘻的说:“我爷爷说,要是我以后能够娶到厨艺这么好的女孩子,他举双手双脚欢迎。”

    “所以,请加油!”唐晓芙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简明嘿嘿笑了两声,眼神坚定道:“我会的!”而后盯着唐晓芙半天不移开目光,一直到上课铃响。

    金波在一旁看了内心充满了仇恨,银梭是个什么烂货他已经知道了,可自从和银梭有过鱼水之欢之后,他就深深的爱上了她,并且不能自拔!

    他不在乎银梭跟哪些男人上过床,又被哪些男人从床上给踢了下来,然后又再接再厉地爬上哪些男人的床,他只知道银梭把她的第一次给了他,换作唐晓芙那个死贱人别说给他了,看他一眼她都觉得恶心反胃,好像他是一坨臭不可闻的大便似的,这太伤他的自尊了!哪像银梭会对他极尽逢迎和温柔!

    两相对比,叫他怎么不死心塌地的爱着银梭!

    他想狠狠的报复唐晓芙和简明,是他们把银梭从校园里逼走的!

    动武?他就只比武大郎高一点,怎么可能打得过高大威武的简明!

    从学习成绩上羞辱他们?

    自从简明成绩上升之后,他和他比起来不仅没有半点优势,还尽显劣势。

    外形人家完胜他,家世人家完胜他,现在学习都压他一头,这让他心里很不平衡,于是更加刻苦的学习,可适得其反,学习成绩不仅没上去,反而还退步了,可简明却是蒸蒸日上!

    金波暗暗握紧拳头,恶毒的看向谈笑风生的唐晓芙和简明,可是见他们两个转头向他看来,他又像一只缩头乌龟似的赶紧低下头来装作学习。

    唐晓芙和简明相视不屑一笑,这种杂碎不值得他们动怒!

    过了两天,伍卫国送了一只小狼狗过来,说是冷团长叫他送来的:“冷团长说,你们家孤孤单单的住在村头怕不安,所以特意弄了一只狼狗给你们看家。”

    “这狼狗我们哪里养得起呀!”唐晓芙惊呼,虽然她前世不养狗,但是她还是有点常识的,狼狗吃肉,土狗吃屎,她宁愿养只土狗,没经济负担。

    伍卫国道:“你可以买猪肺喂它,猪肺很便宜,一个才五毛钱,现在天气往热走,三毛钱一个就能买到,怎么就养不起了。”

    “就算三毛钱一个,一个月也得九块钱的伙食费,我不要。”九块钱能办多少事呀!

    伍卫国只得把小狼狗带走,第二天又送了一只小土狗过来,唐晓芙这才收下,养土狗成本低,只用不时喂它一下就行了,它自己会觅食。

    她顺便八卦的向伍卫国打听为什么妞妞会叫冷晨旭爸爸,这一点那天冷晨旭并没有对她说,她当时只顾着想着冷晨旭太伤心了,自己该怎么给他安慰,也就忘了问。

    伍卫国摇头叹息道:“说起妞妞那孩子也蛮可怜的,生下三个月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了,等到渐渐的长大了,会说话了,看见别的小朋友都叫爸爸妈妈,她就叫自己的小姨为妈妈,叫自己的叔叔为爸爸。”

    唐晓芙听了心中一酸。

    方文英姐妹得知唐晓芙家里盖了新房,而且还打了新家具,于是姐妹几个组团来到唐晓芙家,在饱餐了一顿之后就开始叫穷,什么一家大小破衣烂衫见不了人等等,就是想要方文静母女给她们一些零头布。

    唐晓芙很是反感,这几个小姨从最开始的只想混一顿好饭,发展到索要东西了,这就不再是人穷志短,而是贪得无厌了,不能惯着她们!

    唐晓芙冷着脸直接了当道:“几个小姨别打比了,我们是不会给任何东西你们的,过年时,你们空着手来我们家,我们也没计较,让你们大吃大喝的吃饱喝足才离开了,你们回去却跟别人说我们小气,连饭都舍不得做给你们吃,难道过年那一大桌子菜喂狗了!”

    这些话都不是唐晓芙编的,是乔迁宴那天两个舅妈说给方文静听的。

    方文英姐妹几个红了脸,都狡辩说她们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是有人造谣,想离间她姐妹几个的情分。

    方文英就道:“我说大姐,咱们才是同胞嫡亲姐妹,你不要亲疏不分,听那不相干的人在你面前挑拨是非。”

    方文静母女三个都听得懂她的话,不就是含沙射影说是两个舅妈造谣吗!让她母女几个不要听王翠玉和杨秀华的话,她们和方文静才是同胞姐妹,大外公一家和她母女几个还隔着一层呢!

    唐晓芙冷笑:“想要好处的时候就提起和我妈是亲姐妹,要真是把我妈当亲姐姐,我们母女几个以前那么困难怎么没见你们谁伸出援手过!”

    方文红和方文艳就都叫了起来:“哟!晓芙你这话可就不中听了,我们那时也困难,帮不了你们!”

    唐晓芙不想和这些人纠缠下去:“当时大外公一家就不困难吗,人家怎么帮了我们!说来说去,你们就是见便宜就上见困难就让!只是抱歉,我这人向来恩怨分明,谁对我母女几个好我就帮谁,谁对我们不好,就算是我的亲小姨我也六亲不认!所以你们趁早死了心,我是不会帮你们的,你们回去以后爱怎么说我是你们的自由,无所谓!你们看我会掉一两肉不!”然后强硬送客。

    方文英姐妹几个脸色都很难看,但不能不走,回去之后就满村子说方文静的大女儿没有家教,她们几个小姨去她家做客,她居然把她们都给轰了出来。

    方守诚一家听到方文英姐妹几个中伤唐晓芙,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跑去跟方文英几个大吵了一架。

    王翠玉和杨秀华妯娌两个都不是吃素的软角儿,都是厉害人物,嘴巴利索能说会道,把方文英姐妹几个怎么对唐晓母女的事迹一一翻出来大讲特讲。

    最后王翠玉对着看热闹的村民指着方文英姐妹几个怒道:“怎么世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你们姐妹几个以前没帮过方文静母女几个也就算了,每次文静回娘家,你们哪个不是对她冷嘲热讽!现在见人家日子过好了,眼红了,居然还有脸跑到人家家里打秋风,想要捞些东西!这十里八乡就找不出像你们姐妹脸皮这么厚的人!没要到东西,就往晓芙头上泼污水,你们这么做良心不会痛吗!”

    杨秀花接过话来:“人家都没长良心,你叫人家怎么痛?”

    看热闹的村民哄笑。

    方文英姐妹几个被王翠玉妯娌两个狠狠教训了一顿,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嚣张的到处抹黑唐晓芙,只敢偷偷摸摸的诋毁她。

    可是经过了王翠玉妯娌两个的那番义正言辞的辟谣,村民们对方文英姐妹几个的造谣都只是听听而已,谁都不会当真,久而久之,方文英姐妹几个没意思,也就不说了。

    又是一个星期天,唐晓芙姐妹两个各提着一大蛇皮袋的青菜在镇上的长途汽车站和两个舅妈会合,两个舅妈也都挑着一大担的青菜和唐晓芙姐妹两个一起去省城准备进些布料回来,那些布料或卖或送人都很划算。

    当然,她们进布料主要是打算卖的,现在自主种田,家里吃穿是不愁了,可就是手上没钱,现在唐晓芙指了一条赚钱的路子,她们当然得试试!

    就是这青菜都是唐晓芙要她们带上的,说是强盗不跑空路,难得去一趟省城别浪费机会,卖一趟青菜也能赚到路费钱的。

    王翠玉和杨秀华长年累月出力比唐晓芙姐妹两个小丫头片子有力气的多,每人都挑了四麻袋的青菜到省城去卖,唐晓红姐妹两个的青菜才总共只卖了七八块,她们一人就卖了二十块左右。

    一个人来回路费才四块,光卖青菜就净赚了十六块,两个舅妈高兴死了,一人买了两根油条请唐晓芙姐妹两个吃。

    唐晓芙礼尚往来又给舅妈们一个人买了三个肉包子吃了,然后在茶水摊买了几杯热茶喝了,一行人就直奔服装厂拿货。

    这次出门两个舅妈都带了几十块钱,可没想到零头布料这么便宜,只要一毛钱一斤,她们卖菜的钱就够买四麻袋那种大块的零头布了,还有那种一两尺的零头布人家服装厂根本就不要钱,这种一两尺的零头布,可以给婴儿做衣服,也可以做鞋,所以王翠玉杨秀华妯娌两个也拿了好几麻袋。

    唐晓芙姐妹买了三麻袋的大块零头布准备回去卖,临走时唐晓芙看见那种不要钱的小零头布有那种卫生衣布料的,这种面料做内衣内裤好,就拿了一麻袋,还看见在那个年代罕见的零碎蕾丝花边,一般也就一两尺长,虽然很短,但是镶在内衣上还是够的。

    女孩子多少都有一点作,唐晓芙也不例外,物质条件稍微一好转,她就想穿讲究的内衣。

    这些蕾丝花边虽然跟她前世比起来一点也不好看,但有总胜过无。

    一行人大包小包地回来,两个舅妈都很自觉,没有在五福·镇摆摊,而是去了别的镇摆摊赚钱。

    她们两家在唐晓芙的带领下每个星期挑一大担青菜去城里卖,再进些布料回来卖,一个月也能赚上一百多,两家的日子都过得红火起来,他们都对唐晓芙感激的不得了,这是后话。

    唐晓芙姐妹进货回来,吃过午饭就去街上摆摊,现在每次摆摊几乎能够固定赚到二十多块钱左右,唐晓芙挺满意的,就算除开下雨天,一个月哪怕只晴两个礼拜天,也能赚到四五十,足够她母女几个的开销了。

    不过方文静以后不打算要晓兰跟着晓芙去省城打货,她决定自己和晓芙一起去。

    她有力气,一次也可以挑不少菜去城里卖,家里的菜种的多,母女三个根本就吃不完,不管是喂兔子还是放在地里老掉,都是白白糟蹋了,那还不如挑到城里去卖掉换几个辛苦钱。

    摆了摊回来,唐晓芙就开始给她母女三个做内衣。

    自从方文静买了缝纫机和锁边机回来之后,唐晓芙就自己动手给她姐妹做衣服,她本来还要给方文静做,可方文静喜欢自己做,唐晓芙也就算了。

    唐晓芙做的衣服款式比那个时代的款式要好看的多,但也不过分张扬,姐妹两个穿在身上走在校园里简直鹤立鸡群,女生羡慕,男生爱慕,现在姐妹两个在学校里有不少追求者,只是姐妹两个都头脑清醒,并不理会那些狂热的追求者,仍旧和以前贫困的时候那样举止从容,认真学习,其他的事一概不理,那些追求者铩羽而归,在背后送她姐妹两个冷美人的称号,姐妹两个听了一笑了之。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