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和两个嫂子叽叽咕咕的说着话,王翠玉和杨秀华都说方文静送她们的零头布好,说她们的亲戚也想要。

    方文静要她们有时间跟着唐晓芙一起去省城,自己去拿,想拿多少就买多少,晓芙人小力气也小,每次拿不了好多货,不好帮她们带。

    唐晓芙的舅妈就笑着说好。

    彩云姐妹和晓兰姐妹站在院子里看冷晨旭他们种树,几个女孩子也不知在说些什么,叽叽喳喳还不时哄笑一下,惹得伍卫国老情不自禁抬起头来看她们,还不时对着她们傻笑一下,冷晨旭和他的姓氏一样,程高冷,可这更让彩云几个未经什么世事的小丫头着迷了,羞红着脸不时偷看一眼他。

    当然也只是仅限于着迷,要是让她们有别的想法,她们根本就没有那个胆量。

    就像女孩子都喜欢昂贵的珠宝,可是能买得起的有几个,在商场里看见鸽子蛋钻戒,趴在柜台上看看也就离开了,连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会戴上这么一枚鸽子蛋的念头都不会有,因为太不切实际了,彩云几个现在就是这种心理,帅锅看看也就好了,并不作他想。

    冷晨旭带来的六棵树苗,一个苹果树,一棵梨树,一棵石榴树,一棵樱桃树、一棵桔子树,一棵猕猴桃树,这些树苗在当地根本就找不到,这里的老百姓一般种柿子树,桃树李树和枣树,所以唐晓芙看到那几棵果树非常高兴,就走过去帮着伍卫国和冷晨旭一起种树,晓兰她们可没她那个胆量,都站在原地不动,依旧赏心悦目的偷看冷晨旭的美色。

    那几棵果树都有半大了,应该种一年就可以结果了。

    唐晓芙扶树苗,冷晨旭和伍卫国挖坑种树浇水,三个人配合,六棵树苗半个小时就种好了。

    唐晓芙要晓兰从厨房里端一盆水出来,他们洗手。

    冷晨旭又想起一事来,说了声:“不急。”,走出院子,从他的吉普车上拎来一个笼子,笼子里关着三对大白兔。

    唐晓芙惊讶的说道:“你怎么把你女儿的宠物都给拿来了,你女儿只怕现在在家里哭闹得厉害。”

    心里更加瞧不起他,什么玩意儿,一天到晚心术不正,竟然把自己女儿的宠物都拿来讨好自己,可以再无耻一点吗,团长大人?

    冷团长有一瞬的茫然:“我女儿?我哪来的女儿?”

    唐晓芙鄙夷的看着他,渣爸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家伙居然在她面前掩盖自己结婚生子的事实,卑鄙!

    伍卫国在一旁插嘴道:“晓芙,你是不是误会妞妞是团长的女儿了?”

    这下轮到唐晓芙一脸懵懂:“难道不是吗?”

    伍卫国的目光在唐晓芙和冷团长的脸上扫来扫去:“不是!”

    唐晓芙一头雾水,不是?那.......那个小女孩为什么会叫他爸爸,难不成是收养的?但是.....收养的也是女儿呀。

    冷晨旭低沉着嗓音道:“我们去后院先把兔子放小舍里,再去给兔子割草。”

    唐晓芙知道他恐怕有话要跟自己说,就跟在他身后去了后院,把几只兔子放在一间空着的小舍里,拿了镰刀和篮子一起去割草。

    冷老爷子一边跟方老爷子拉着家常,一边眼含笑意的看着冷晨旭和唐晓芙走出院门。

    到了山上,割了一会儿草,冷晨旭在一块绿油油的草地上坐下,抬头看着天上的白云,白云被春天温暖的风吹得东飘西荡。

    唐晓芙犹豫了一下,放下手里的篮子,也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坐下。

    冷晨旭扭头看着她,一双眼睛如黑曜石一般明亮又深不见底:“我现在心情不好,你能离我近一点吗?”

    唐晓芙与他对视,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忧伤的表情。

    好吧~她承认她和他的接触次数有限,不可能看见他许多表情,不过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往他身边挪了过去,离他非常近了,近到他一伸手就能揽她入怀,再不能挪了,再挪就直接坐他怀里了.......

    唐晓芙脑补了一下那个情节,脸就红透了。

    冷晨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神色的变化,在草地上躺下,看着天上飞过的小鸟。

    风吹在身上很舒适,太阳照在身上很温暖,草闻起来有股好闻的清香,让人沉醉,总之一切都很美好。

    唐晓芙随手掐了身边一朵蒲公英花在手里把玩。

    也不知过了多久,冷晨旭才轻叹了口气,缓缓地开口说道:“妞妞是我大哥的女儿,在她才三个月时,她的父母都上了前线,后来都牺牲在了战场上,死的都极为惨烈。

    我大哥带着士兵死守前线,寸步不让,却死在了战争胜利的路上,误踩了地雷,尸首都不。

    我大嫂是卫生连的,在赶去给前线的一个小分队医治伤员时,不幸与敌人大部队相遇,只能就地作战,最后整个连部壮烈牺牲。

    关键是,她们死后敌人并没有放过她们,为了扰乱我方的军心,敌方把卫生连的女战士悬挂在树上示威,还用刀捅得血肉模糊……”

    冷晨旭手枕在头下,眼神呆呆的望着蓝天白云,和煦的阳光都不能驱散他眉间的心伤。

    唐晓芙震惊的看着这么悲伤的冷晨旭,他给她的感觉从来就是那么n,天塌下来他都不会倒下,忽然心疼他,忽然想给他安慰。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唐晓芙慢慢地,慢慢地伸手握住冷晨旭的手。

    他的手那么冰,那么冷。

    冷晨旭忽应滚下泪来,伸开臂膀把她揽在怀里。

    唐晓芙知道自己应该拒绝他的拥抱,可是身不由己的倒在他的怀里。

    他身上散发出的男子汉气息让她沉醉。

    冷晨旭只无声地哭了一小会儿,就恢复了正常,松开唐晓芙,从草地上坐了起来,眼里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对她说着:“谢谢你。”

    唐晓芙心头一凉,却不露声色道:“客气。”

    转过身来,不由自主的落了几滴泪,心想,自己可真是个感性的人,听了妞妞的身世,直到现在还在伤心。

    可心里有个声音在反复问她,你的眼泪真的是因为妞妞而落吗?真的是吗?

    她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两人回到家里,两个舅舅带着几个表哥已经把水井挖好砌好了,家里有做房子剩下的一点水泥和红砖,材料齐,做起事来很顺手。

    唐晓芙倒了水给舅舅他们洗手洗脸,洗过手脸舅舅他们就要走,方文静母女几个苦留不住,只得送他们走。

    冷老爷子看看天色,笑呵呵的说:“我们也该走了。”

    冷晨旭要唐晓芙把给她做的那些韭菜猪肉馅的煎饼都给她装上。

    于是众人先送冷老爷子几个人在院门口坐吉普车离去,然后方文静母女三个送方老爷子一家大小走。

    到了村口,方文静偷偷的塞给方老太太三十块钱,让她两个嫂子每个嫂子给十五块钱。

    这次来喝乔迁宴的喜酒,方文强和方文勇两家各送了方文静家一床新棉被,两床新垫絮,这太破费了,所以方文静才想着把这些棉被和垫絮的钱给付了。

    方老太太很不高兴,一把推开她递钱的手:“你两个嫂子送东西给你,你怎么能够给钱呢!你叫她们心里怎么想!”

    方文静讪讪道:“我就是不忍心大哥二哥他们太破费,现在咱们谁的条件都不好,这些棉被和垫絮太费钱了?”

    方老太太大大咧咧道:“哎呀你这丫头,你哥你嫂愿意给你你就接着,管那些干嘛?”

    方文静就把钱收了。

    母女几个回到家里,把剩菜一折,给王葵家送去大半,过了清明天就热了,食物隔夜就放不住了,方文静家人口少,又都是女的,吃不了多少,白放着也是坏了,还不如给王葵家,她家小子多,食量大,这些菜他们家一顿就能吃完。

    王葵收到那些肉菜很是高兴,把碗腾出还给晓芙姐妹。

    姐妹两个回到家里,简明这时才醒了酒,起了床,一个劲的惊讶的问方文静,他记得他明明是睡在唐晓芙的房里,怎么醒来就到了方文静的房里。

    方文静嘴角抽抽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最后什么也没说。

    简明又追着唐晓芙姐妹两个问,唐晓兰不敢说话,怕说错了,被简明逼的逃之夭夭,唐晓芙给了他几下:“你问我,我哪知道?”

    简明摸了摸被打的地方,苦思冥想,不记得自己有梦游症啊,难道是自己喝多了,记错了?

    晚饭唐晓芙做了几个青菜大家吃了,方文静把特意给简明爷爷留的几个卤菜和炸圆子、珍珠圆子让他带回去给他爷爷吃。

    送走简明,住进新房子的唐晓芙姐妹两个都兴奋的根本看不进课本,干脆帮着方文静整理东西。

    被邀请的乡亲们有的送了十几个鸡蛋,有的送了十几斤糯米,也有送腐竹的,都是自家产的。

    母女几个根据记忆记下人情帐,然后归置东西,鸡蛋放在一起,腐竹放在一起,糯米放在一起,就准备送到方文静房间里的食品柜里锁起来。

    方文静忽然改变主意:“我觉得食品柜放在我的房间里不好,你们外婆还是敢翻的,不如放到晓芙房里去,你们外婆怕晓芙,不敢到她房里拿东西,以后咱们家的钱呀东西呀都归晓芙保管,我要用时就到晓芙房里拿,你们外婆就别想在我们这里随便拿东西走了。”

    唐晓芙姐妹两个都表示同意,于是母女三个就把食品柜从方文静的房里搬到了唐晓芙的房里,然后把那些蛋呀腐竹呀放进食品柜里锁起来,糯米就不用放进食品柜了,估计余自珍不会连糯米都看得上。

    方文静把手上的钱清理了一遍,还剩三百多块钱,就留了十块钱在手里,其余的部缝进了唐晓芙的棉袄里,然后放在唐晓芙的大衣橱最上面那一格锁起来。

    母女三个开始上棉套,铺床。

    方文静一边忙活一边说道:“天气渐渐热了,得给你们做内衣了,你们都这么大了,不能再只穿个背心在里面,不然以后胸就长得软塌塌的不好看。”

    姐妹两个都害羞的笑。

    唐晓芙说道:“我下次去省城进货的时候带些净面细棉布回来做内衣,我自己来做。”

    方文静就说好。

    唐晓芙看了一眼光秃秃的窗户:“咱们家客厅和饭厅不挂窗帘,可是卧房还是挂个窗帘好。”

    虽然她们家独门独院,别人从院子外面根本就看不到房间里来,可是卧房不挂窗帘唐晓芙总觉得别扭,好像**暴露在外人眼里似的。

    方文静也笑着说好,然后说起镇上有个开裁缝店的不开了,想把缝纫机和锁边机都给卖了,她想买。

    唐晓芙就问要多少钱。

    “两台机子只要一百五十元钱。”方文静牵了牵床单角,让床单铺得更平整“我去看过了的,那两台机子还比较新,一百五十块钱不贵。”

    唐晓芙就道:“那明天妈去买下来呗,以后做衣服就轻松多了。”

    方文静开心的笑了,她早就想要一台锁边机和一台缝纫机了。

    唐晓兰问起那几对兔子来:“姐姐,冷团长为什么送你兔子呀?”

    “冷团长说,那三对兔子是肉兔,只用两个月之后就可以下小兔子了,兔子的繁殖能力很强,半年之后我们就可以靠卖兔子赚钱了。”唐晓芙把枕头套好,放在床头,“兔子吃草,养兔子成本低,赚得多。”

    唐晓兰听了很高兴:“那好,那三对兔子我来养!”

    唐晓芙笑着说道:“你还分不清兔子要吃什么草,跟我割几天草再说。”

    兔子吃什么草,冷晨旭在山上时告诉过她。

    “好。”唐晓兰甜甜地应着。

    晚上睡在舒适的新床上,唐晓芙罕见的失眠了,脑子里一再闪现冷晨旭给那个未成年少女戴金项链的画面,心想,自己只关注了妞妞和那个女青年了,都忘了那个小萝莉了。

    妞妞和那个女青年是自己弄错了,但.....这个小萝莉也是自己弄错了?世上哪有那么多误会!这一个一定是冷晨旭的女票。

    唉!自己还是赶紧掐灭那点非分之想吧,灰姑娘的故事毕竟只存在童话世界里,自己以后还是滚远些,离冷团长能多远就多远,不然受伤肯定是自己,前世已经在感情方面吃够了苦头,今世无论如何要让自己幸福!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