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小鱼小虾农村人是看不上眼的,即使捞起来也会放入水里,等长大了再捞,其实这也是一种变相的环保,哪像唐晓芙前世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抓光光、吃光光,有的物种都被吃成珍稀动物~

    方文静把那些小鱼和小虾米装在篮子里吊在梁上,这样不容易坏。

    新房部竣工了,方文强父子三个就做门窗,可盖房子的工匠都没走,还在修前院和后院和猪圈、鸡舍什么的。

    院墙也是用的红砖,不过不是新砖,是买的旧砖,可这已经叫村里人眼红了,现在还有许多人住的是土坯房,院墙一般是用土砖或石头垒成的,谁舍得用砖做墙!

    唐晓芙还特意带着妹妹小兰提着篮子去镇上废品收购站花一块钱买了许多碎玻璃渣叫工匠安在墙头上,这样就没人敢爬他们家的墙了,她们家在村头,又是母女三个,当然要做好安。

    清明后的第三天是一个星期天,天气晴朗,太阳照在身上暖融融的,唐晓芙一家终于搬进了新家,简明特意跑来凑热闹,村里许多乡亲也去参观,都啧啧称赞方文静的新家设计的好。

    进门左边是厨房,右边是厕所,厕所安了抽水马桶,因为没有自来水,所以就在厕所里放了一口大水缸用来冲厕所,有下水道,有化粪池,很干净卫生,这令乡亲们大开眼界。

    厨房里有一张小桌,一个两米高的大碗柜,米缸、面缸、腌菜缸和水缸、水桶摆得很整齐。

    过了厨房、侧所又有一道门,推开门再才是正房,一个二十平米的大客厅加一个十五平米的饭厅,再就是不大不小的三间房。

    客厅里一组木沙发,几张椅子,一个茶几,还有一个柜子,柜子上放着开水瓶和茶杯。

    饭厅里只摆着一个柜子和一套八仙桌椅。

    柜子上放着一只撕去商标的透明的酒瓶,酒瓶里插着一些野花。

    唐晓芙姐妹两个的房间布局是一样,一张大床,一张书桌,一个书架,一个两米宽的大衣橱。

    方文静的房间没有书桌和书架,但有一个梳妆台和一个大食品柜。

    乡亲们都看直了眼,就算是别人家刚结婚的小两口也没有这么好的家俱呀!

    为了招待乡亲,方文静买了不少水果糖,唐晓芙也炸了好多翻饺、小麻花堆在饭桌上。

    乡亲们就都一边说笑着,一边把那些零食往自家孩子的口袋里塞,然后品评了一番新房就都慢慢散去了,搬新房邀请亲戚或者要好的村民来吃饭,人家母女有的忙呢。

    方文静家这次乔迁宴请的亲戚并不多,就方守诚一大老小,村里人也只请了两桌关系特别好的,当然还有一桌村里和队里的干部,这是唐晓芙的意思,和干部处得好总没坏处。

    家里的那一套八仙桌肯定不够用,所以方文静母女三个提前就借了三套桌椅来,在饭厅和客厅摆下。

    参观新房的村民们一走,唐晓芙母女三个就开始准备午宴,简明也跟着忙前忙后,帮着挑水、砍柴,就好像他本来就是这个家的男孩子似的。

    方文静一边在厨房里忙碌,一边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看着简明干活儿的身影,真是越看越爱,虽然这孩子是城里伢,可身上一点都没有城里孩子的娇气和浮夸,有的是没心没肺的笑容和真诚的心。

    十点左右,方守诚一家举家都来了,这可把方文静母女几个激动坏了,一窝蜂扶着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往屋里走,到客厅坐下歇歇,吃点点心、喝点茶。

    可两位老人家哪里肯坐下,满屋子参观,高兴地不时掉眼泪,直说方文静苦日子熬到头了。

    唐晓芙姐妹忙泡了茶端上来,先给大外公和大外婆,再给舅舅舅妈,表哥表姐他们。

    方文静陪着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参观完了屋子就到前院后院参观、说着家常,唐晓芙姐妹就和简明在厨房忙碌,剁鱼剁肉剁馅这类需要体力的活儿是简明的,简明不仅不抱怨,还干的不知几欢勒!

    他一边干活儿一边讲段子,逗得晓芙姐妹两个哈哈大笑。

    屋外,方老爷子指着前院让方文强兄弟两个有时间过来给方文静打口井,省着她母女三个走那么远去水塘里挑水费力气,并且那次晓兰掉进水里也着实把他二老吓坏了,有了水井就不用去水塘里洗菜什么的,安!

    又到后院看了看鸡舍、猪圈,见还空着两间小舍,就对小媳妇杨秀华说:“你妹子这后院场地宽,又还空着两间小舍,你去你妈那里捉几只鸭和鹅来放这后院里养着,只要不放出院子祸害庄稼,在家里养是没事的。”

    杨秀华连忙点头答应。

    然后众人又来到前院,方老爷子就说,如果在前院种几棵果树就好了。

    大家站在前院聊了几句,就都往屋里走去,经过厨房的时候众人都把脑袋伸进去看了一眼,叫唐晓芙姐妹两个不要做太多菜。

    唐晓芙扭头笑答着:“没有准备好多菜呢,就只几个粗菜而已,到时外婆和外公不要嫌弃才好。”

    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都笑了:“这孩子会说话。”

    大家在客厅坐下,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还是第一次看见简明。

    方老太太八卦的问:“那个男孩子是谁?长得怪俊的,看着性格也好,见人就一脸笑。”

    方文静就道:“是晓芙的同学。”

    “我看那孩子喜欢咱晓芙,总是冲着晓芙傻乐。”大舅妈玉翠玉道,“那次插秧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那是好事呀!”方老太太大喜,“那孩子跟咱晓芙挺般配的!”

    方明无声地在一旁喝着茶。

    唐晓芙打发了晓兰和简明一人用一个大托盘端着好几碗瘦肉汤到客厅给大外公大外婆舅舅舅妈他们吃,简明恰好听到那几句话,高兴得嘴都笑裂了。

    方文静她们见简明和晓兰走了过来,就都换了话题。

    简明自来熟,满脸是笑,热情的叫着大外公,大外婆,舅舅舅妈来吃痩肉汤,叫得众人都心花怒放,这孩子可真不认生,嘴又甜。

    众人都坐到饭桌跟前吃起瘦肉汤,都夸晓芙厨艺好,做的瘦肉汤都这么好吃。

    等晓兰和简明离开之后,方文静才轻轻叹了口气,神情落寞道:“简明是城里孩子,据说家庭条件相当不错,只怕人家看不上咱晓芙。”

    气氛就有些沉闷了,还是小舅妈杨秀华快人快语道:“晓芙长得好看,要是以后考上大学,人家就看得上她了,反正晓芙还小,妹子你也别太愁了。”

    吃完瘦肉汤,大家又说了一会儿话,就到了十一点半了,唐晓芙也准备得差不多了,简明就和晓兰去请客人,客人都陆陆续续的来了,酒宴开始了。

    先上的是几个卤菜,卤猪头肉、卤猪蹄螃、卤猪耳朵、卤肥肠、卤猪耳朵,再就是红烧五花肉、珍珠圆子、炸肉圆子、香干炒肉片、排骨汤、酸辣海带丝、酸菜鱼块。

    方文静家没个男的,简明就帮着劝酒,他自己还是个孩子,一顿宴席还没结束就喝的有些晕晕乎乎,跑到晓芙的房间倒头睡下。

    酒席过半的时候,院门外响起汽车喇叭声,接着是老爷子爽朗的说笑声:“好你个晓芙,请客也不请我老头子!”

    方文静母女几个都一惊,是冷老爷子来了!都慌里慌张的迎了出来。

    方老爷子一看方文静母女几个的表情,就知道来的是贵客,也都跟着迎了出来,其他宾客从窗户外看见来人是冷老爷子,也都呼拉拉跑了出来,迎接的队伍蔚为壮观。

    冷老爷子一个人精神奕奕的先走进了院子,紧接着伍卫国和冷晨旭一人手里提着几棵树苗走了进来。

    唐晓芙抚额解释:“老爷子,不是我不请您,是觉得咱小老百姓不配请您!”

    “什么配不配的,咱们不都是平等的么!你这个思想有问题!”冷老爷子很不高兴的板着脸教训起来,“再说了,咱们是忘年交,你不请我老头子就是不对!”

    “是!是!都是我的错!”唐晓芙点头哈腰诚恳认错。

    冷老爷子回头对冷晨旭不满道:“没用的家伙,人家也不请你!白长的这么帅!”

    冷晨旭眼里闪过一丝哭笑不得的尴尬,目光深遂的看向唐晓芙。

    唐晓芙慌乱的移开目光,她不敢和他的视线相撞,他的双眼是两汪深潭,她怕沦陷在其中万劫不复,而人家是有老婆孩子的,她誓死不当第三者!

    那些村干部和村民还有方老爷子这时才有机会和冷老爷子搭上话,大家伙簇拥着冷老爷子先进了屋。

    冷老爷子参观了一遍房屋,连连点头:“这屋子设计的不错。”

    冷晨旭和伍卫国把树苗放在院子里,也跟着进来,唐晓芙忙舀了水给他们洗手。

    冷晨旭一边洗手一边问:“这房子是你设计的?”

    唐晓芙轻飘飘的点了一下头。

    冷晨旭认真地打量着她,这孩子总能给他惊奇。

    ……她似乎长高了不少呢!愈发亭亭玉立!

    客厅里,方文静万分不好意思的对冷老爷子道:“老首长,这菜都吃得差不多了。”

    冷老爷子看了一下酒席,笑呵呵道:“还有这么多,够吃时!”便十分亲民的坐下来和大家伙一起吃起来,喝起来。

    伍卫国也凑了上去坐下来吃。

    唐晓芙又赶紧把各样卤菜装了一盘,送到冷老首长所在的那一桌去。

    她见冷晨旭一直呆在厨房里,就问:“你怎么不去吃?”

    “我想先参观一下屋子,你带我参观。”冷晨旭盯牢唐晓芙。

    唐晓芙和他对视了片刻,就屈服了,这家伙总有一种力量,让人不得不臣服于他。

    冷晨旭跟在唐晓芙身后,走马观花的参观了饭厅和客厅,就问:“哪间是你的房间。”

    唐晓芙推开一间房,往里一指:“这间。”

    冷晨旭只往里面瞟了一眼,就寒气森森的盯着唐晓芙。

    唐晓芙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往房里一瞥,就见简明呈大字型躺在她的床上,睡得天昏地暗。

    “这是怎么一回事!”团长大人的口气分明就是抓到奸夫的丈夫在审问不忠的妻子。

    “呃……”唐晓芙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慌乱了,切!自己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慌乱个毛线,于是云淡风轻地说“他喝醉了,就躺我床上休息了。”

    “你床上光秃秃的,既没有被子,也没有垫絮,这样睡多冷啊。”冷团长貌似心地非常善良,走过去一把提起醉得不省人事的简明的衣领,像拖一条死狗一样把他从唐晓芙的房里拖出来,直接拖到方文静的房间,扔方文静的床上去了。

    那些吃酒的宾客都石化的目睹了这一幕,个个都一脸诧异。

    冷晨旭无视众人,大步流星地往厨房走:“我肚子饿了。”

    那口气感情把自己当做他的厨娘了?

    唐晓芙翻个白眼:“那你去席上吃呀。”

    “不!我要你给我单独做!”团长大人忽然转身,看着唐晓芙。

    唐晓芙刹不住脚步,一头撞进他的怀里,然后赶紧闪开,与他对视,这人怎么这样啊,心里有些反感,可是见饭厅里那些宾客都往他们这里看,只得应了声:“好。”

    冷晨旭嘴角微勾。

    一刻钟之后,唐晓芙做了一大碗肉丝面加两个韭菜猪肉煎饼,团长大人坐在厨房的桌子边吃的不亦乐乎:“这个煎饼来一打。”

    唐晓芙嘴角抽了抽,撸起袖子和面、剁馅做煎饼。

    客人都散去时,唐晓芙也做出了三十多个韭菜猪肉馅煎饼,心里在想,吃吧吃吧,吃撑你。

    可人家冷团长不吃了,要去种树。

    方文强兄弟两个见时间还早,就准备带着家里的几个男孩子给方文静家把井挖了再走。

    湖北水资源丰富,所以地下水也多,只用挖两米就能出水,他兄弟父子五六个人也就一会儿的功夫能挖好,再把井壁砌上红砖就行了,很快的。

    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就陪着冷老爷子站在院子里,看着孩子们劳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