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很简单,就是一锅米饭加上一个清炒白菜,所以很快就做好了,只是菜里的油都比在乡下用得少,看不到几点油花,那米饭也是陈米,一点米香都没有,洗米的时候一洗一盆黑水,如今都承包到户了,乡下谁还吃这样的陈米!

    这种生活跟银梭预想的差太远了,以前每次去唐振中那儿,虽然不至于大鱼大肉,可哪次不是好吃好喝!

    但是再想想,这里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她是干干净净的,没人会用那种鄙夷的眼神盯着她,心理上没负担。

    再说这是城里,总有办法认识有钱人,那自己还是来对了。

    银梭在心里拼命鼓起希望。

    果然像吴彩云说的那样,唐建武到了吃饭的点就回来了。

    兄妹两个随便聊了两句,唐振中就回来了,见到银梭很是开心,关切地问了她几句,就要吴彩云开饭,说是边吃边聊,可是当看见只有一个小白菜时,唐振中的脸上就有些不好看:“怎么只有一个菜?”

    吴彩云支支吾吾道:“银梭早上差点被唐振华给打了,好不容易饿着肚子逃出来的,我就给她买了几碗饺子,花了些钱......”她只字不提自己也吃了饺子,银梭也不戳穿。

    唐振中叹了口气,拿起筷子:“都吃饭吧。”

    银梭吃了几口饭,对唐振中道:“爸,我的衣服二叔不让我带出来,我没衣服换洗。”

    唐振中愣了一下,才说道:“你先穿你妈妈的衣服,等过几天我发工资了就叫你妈妈给你买布料做衣服。”

    “哦”银梭应道,她知道目前的情形她也只能要到这么多。

    “那上学的事呢?”吃了几口饭,银梭小心翼翼地问。

    “别急,我正在想办法给你联系学校,最慢半个月,绝对不耽误你上学。”唐振中见银梭情绪不太好,安慰她道:“现在家里也只是暂时的困难,我正托人把你妈和你哥哥都送进单位的小厂子上班,到时我们一家三口供你一个人读书绰绰有余。”

    银梭听了,初来时的郁闷心情这才好了些。

    唐建武暗暗不满的白了银梭一眼,吴彩云低下头吃饭,并没有附和唐振中的话,她现在有些后悔不该把银梭弄来~

    ……

    转眼就又过去半个月了,再过一个星期新房就能部竣工。

    在这期间,唐晓芙问过唐建斌的腿伤,他说已经好了。

    唐晓芙信不过他,又去问了镇卫生所给唐建斌治腿伤的那个医生。

    那个医生告诉他,虽然唐建斌腿部烫伤的地方只长出一半的皮肤,被烫伤最厉害的中心位置仍是疤痕,可是疤痕不是很大,就算不去管它,应该也不会影响行走什么的,唐晓芙这才放下心来,把这事放下了。

    简明的妈妈因为后来唐晓芙特意送给她一件呢子衣服和她女儿一条毛线围巾,所以对她的印象有所改观,简要她给唐晓芙联系到一家服装厂买零头布时,她只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毕竟作为长辈都喜欢那种励志靠着自己的努力生活的孩子。

    服装厂的零头布卖得很便宜,是论斤称,花洋布才一毛钱一斤,这么算起来,一尺进价不超过五分钱,唐晓芙就能赚得更多。

    不过刚联系好服装厂,就一连两个星期天都下暴雨,摆不成摊,但唐晓芙还是去进了两次货,因为要送一些布料给两个舅舅家。

    新房做好了,就得把厕所的马桶安上,可那个年代并没有建材商场,买马桶还得托人。

    唐晓芙本来想要简明帮这个忙的,可简明说他爸妈没门路买得到马桶。

    唐晓芙只得厚着脸皮去找伍卫国帮忙,伍卫国就跟冷晨旭说了,冷晨旭帮忙买了一个蹲式马桶以及配件亲自开车送了来,看了看唐晓芙新家的位置,点了点头就走了。

    方文强父子三个也按照要求把唐晓芙要的家俱都打出来了,做工非常好,唐晓芙非常满意,暗地里让方文静给大舅舅父子三个六十块工钱。

    方文强父子三个说什么也不肯收,说在方文静家里吃的好喝的好就够了,而且方文静还给他父子三人都做了新衣服,钱就不要了。

    可架不住方文静母女三个扑上来非要塞给他们,弄得方明方亮脸都红了,虽然晓芙晓兰也是他们的妹妹,可是是表妹呀,这样拉拉扯扯,他们这两个小伙子还真不好意思。

    最后各让一步,方文强父子三个收下四十块钱。

    因为出来半个月了,方文强父子三个决定回家住上一个星期,等唐晓芙家的新房完竣工了,再过来给他们家的新房做门窗。

    方文静就把唐晓芙进的那些零头布挑了一些带回去分给方守诚一家人。

    方文强父子三个才回去没两天,余自珍就带着宝贝儿子如意来了,说是如意跟人学了油漆活儿,会刷油漆,这次来就是给他大姐的家俱刷油漆来了。

    “再怎么说,你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工钱千万不能委屈了他,至少也得给个百八十块,还有吃喝也别小气了,你弟弟今年才十八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吃好些,顿顿的大鱼大肉才行。”余自珍巴拉巴拉说得吐沫横飞。

    方文静阴沉着脸没吭声。

    唐晓芙等她说完,这才一盆冷水浇过去,这样才会透心凉心飞扬:“外婆,我们没打算请舅舅。”

    余自珍的眼睛顿时厉了起来:“大人说话哪有你小孩子插嘴的份!”

    方文静幽幽道:“咱们家的事都是晓芙说了算,而且她也不小了,再过几个月就十六岁了。”

    余自珍怔了一下,怒吼道:“你这个没用的窝囊废,居然让个孩子当家!”

    方文静淡淡道:“谁叫咱们家的钱都是晓芙赚来的呢,当然由她说了算!”

    余自珍逼问:“你就说你留不留你弟弟给你刷油漆!”

    “我没钱啊,付不起弟弟工钱,也供不起好饭好菜。”方文静仍是淡淡的。

    余自珍蛮横道:“我不跟你说这些,我把你弟弟留在你这儿,反正到时候我会来拿工钱,你弟弟如果在这里过得不好,我也唯你是问!”

    唐晓芙笑了起来:“这还真是一尊大佛呢,我们可供不起!外婆要把舅舅留在这儿就留下来吧,顶多我们搬到西厢房去住,舅舅有个什么好歹也赖不到我们头上!”

    余自珍傻了眼,她怕唐晓芙说得出做得到,要真不管如意,她还不心疼死!最后只得带着如意走了,

    当然不肯空着手走,向方文静要钱没有要到,就在堂屋和厨房里找了一圈,看见晓芙进回来的布料,就要来拿。

    唐晓芙就看着他母子两个把布料往自己带的麻袋里装。

    每次余自珍来她们家都会带个空麻袋,就是想走的时候装一麻袋东西回去。

    ”我说外婆,你怎么拿出来的就怎么给我还原,我还没报警你上次来我们家偷了不少钱还偷了我妈妈的呢子衣服呢,要不要去派出所吃几天的牢饭啊。“唐晓芙气定神闲的说。

    余自珍的手就停了下来,唐晓芙对她们唐家出手狠厉她早就有所耳闻,这是个冷面无情的贱人,搞不好真的把自己给告到派出所。

    她强撑着气势,对唐晓芙怒目而视:”你少放屁!我上次只在你们家拿了两块钱!哪有拿了不少钱!你妈妈的那两件呢子衣服是我拿的怎样?我是她亲娘,拿自己女儿的衣服怎么就拿不得了!你还有脸提那两件衣服,应该是你妈主动孝顺我衣服的,最后我自己去拿,你还好意思提!“

    她越说越激动,指责起唐晓芙来。

    唐晓芙冷笑:”我不仅好意思提,而且还好意思报警!让公安抓你,让大家伙儿都知道你跑我家又是偷钱又是偷衣服的丑事!你不要脸没关系,我就想知道,你这种名声传出去,你的宝贝儿子以后还说的到媳妇吗!“

    她这话算是打着余自珍的七寸了,进派出所她怕,儿子娶不到媳妇她更怕,只得把已经装进自己麻袋里的布料都倒了出来,愤恨道:”不孝敬老人会遭雷劈的!“母子两个骂骂咧咧的走了。

    方文静母女三个叹了口气,表示很无语,以后一丁点东西都不能再放在外面了,谁知道余自珍什么时候会突然到访,她是见到好东西就拿的。

    方文静另请了油漆工来把家里的新家具都刷了枣红色的油漆,一个星期之后所有的家俱都刷好了油漆。

    油漆工的手艺很好,油漆刷的非常棒,唐晓芙母女三个都很满意,付了油漆工十块钱的工钱,油漆工拿着工钱喜滋滋的离开了,这几天在唐晓芙家吃的好喝的好,他是很满意的,因此逢人就说方文静母女三个厚道。

    方文强父子三个也如约而至,但不是空手而来,带来了几十个鸡蛋和许多鱼干和虾米。

    这些鱼干和虾米都是方明方亮兄弟两个用网捞的,现在还没过清明,下水有些冷,所以就在岸边下网,等过个十几分钟去收网,就可以网到不少小鱼和小虾米,说是小鱼也都有三寸来长,小虾米也不小,有半寸大小。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