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彩云本来只是诈一下银梭,她也不敢肯定银梭究竟是唐振中还是唐振华的女儿,在那期间,她和他们兄弟两个都滚过床单。

    可没想到一诈就诈出真相,起先她有些生气,这不是让她的丑事发扬光大了吗,可转念一想,这次自己能够套牢唐振中,并且使唐振华把精神赔偿降低到一百块钱,都多亏了银梭,有她这个小诸葛留在自己身边,共同对付唐振中对自己是百利而无一害。

    并且小女儿读书真的很行,万一考上大学了,自己那时再回乡下就扬眉吐气了,不管自己曾经做过多么不要脸的事,有一个大学生女儿就足可以给她挽回所有的面子!

    母女两个达成协议接下去的事就很好办了。

    为了不刺激唐振华,让他顺利地和吴彩云顺利的离婚,银梭把从医院里拿回的真亲子鉴定书交给唐振华看。

    唐振华见除了建武,其他几个孩子都是自己的亲骨肉,心里好受一些,吴彩云和唐振华得意以顺利的离了婚。

    吴彩云一转身就逼着唐振中和她领了结婚证。

    因为在八十年代,一般的国营单位住房都很紧张,厂里有住房首先安排领导,其次是双职工,除非是那些能量巨大的非双职工才能弄到一个小单间。

    所谓双职工,是指的夫妻两个都在同一个厂子当工人,其他的工人就是非双职工了。

    像唐振中这种初来乍到从别的单位调过来的非双工人就更不可能分到房子了,于是在单位附近租了间民房夫妻两个住下。

    那时还没有什么外来打工人口,因此民房的房屋租金非常便宜,一间二十平米的房子每月租金只要两块钱。

    那时吴彩云已经告诉唐振中银梭也是他的女儿。

    不过唐振中心中有些狐疑,自从他和吴彩云苟合的时候有次差点被村民发现,吴彩云受惊过度,就再也不愿意和他保持不正当关系,之后两人就只仅接触过一回,可那一回唐振中醉的不省人事,他也不知道和吴彩云到底有没有肌肤相亲。

    可现在吴彩云一口咬定有,而且又有医院的亲子鉴定书……那么,银梭就是他的女儿了,怪不得他那么喜欢银梭,原来还是血缘关系在作祟。

    因为唐建武和银梭要跟来同住,唐振中就把一间房分为两间,用一道布帘隔开。

    里间八个平方他和吴彩云住,可以放一张双人床,一个小梳妆台和一个衣柜,而且还勉强能够转得开身。

    外面的十二个平方,放个高低床,一个衣柜,一张饭桌,门边墙角放蜂窝煤和煤炉,再加一个碗柜,随时恭迎吴彩云母子三个。

    为了离开唐家,银梭向唐振华摊牌,她也是唐振中的女儿。

    唐振华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你从医院拿回来的鉴定书不是已经鉴定与我是父女关系吗?”

    银梭冷笑道:“那份鉴定书是伪造的。”然后又从身上拿出一份假亲子鉴定书来:“这份才是真的,你要是不信,可以拿到医院里去检验。”

    唐振华拿过那份鉴定书,瞪大眼睛仔细的看了好几遍,上面果然写着他和银梭无任何医学父女关系,他因愤怒一张黑红色的脸胀得发紫,抖着那张亲子鉴定书声嘶力竭的怒吼着质问银梭:“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银梭冷冷道:“要是那个时候就让你知道我是妈妈和大伯的女儿,你恼羞成怒不和妈妈离婚怎么办?或者即便答应和妈妈离婚,狮子大开口,要妈妈给你五百块钱精神损失费怎么办?我怎么能够让我爸妈的钱落入你的腰包里!”

    唐振华难以置信的紧盯着银梭:“你一开始就在算计我?对不对!”

    银梭轻蔑的挑眉:“你说呢?”便提起装着自己衣裳的包,准备离开田家。

    唐振华一把夺过她的包:“你要滚快滚!但是不许带走这家里的任何东西,哪怕一根草!”

    银梭瞥了一眼那个包包,呵呵笑了几声:“也就几身破衣裳而已,不让我带,我还不想要勒!等我到了省城,我爸自然会给我买新衣服!”说着昂首挺胸往外走去。

    已经走出房门口了,她忽然又站住脚步,侧脸耻笑唐振华道:“要我是你,谁让我戴绿帽子,我就让他也尝尝戴顶绿帽子的滋味!你这样忍气吞声在家里打老婆算个什么男子汉,活该当只活王八!”然后哈哈大笑着离去。

    银梭和唐振华父女两个反目的时候,吴春燕只作壁上观,并不插手。

    但是银梭叫唐振华给唐振中也戴一顶绿帽子的话,吴春燕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吴春燕现在恨透了方文静母女三个,从他大儿子那里弄了好几百块钱去不说,还把他们家的房子抢了三分之二去!这也就罢了,人家把房子抢去,根本就没打算住,在村头盖了新房,而且还是砖瓦的,这不是打她唐家的脸嘛!

    所以银梭前脚走,后脚吴春燕就冲到唐振华的房里,在他的心口上撒盐,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立不起来的窝囊废,活该你当臭王八,连银梭都知道该怎么做,你就不知道!你现在就给老娘去,把方文静那个死贱人给老娘办了,也给你大哥戴顶绿帽子去!”

    唐振华惊诧的看着吴春燕久久说不出话来。

    银梭乘坐长途汽车一路往省城赶去,一想到从此就要变成城里姑娘了,她就快乐的哼起了歌儿来。

    她不怕唐振华杀过来,唐建斌一定有办法阻止他的!

    到了省城,因为唐振中租住的民房并不好找,所以吴彩云来公交站接银梭,母女两个见面分外亲热,银梭一脸喜气洋洋环视着周围繁华景色,激动的说:“妈,我们再也不用过那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了,这儿多好呀。”

    “当然好啦。”吴彩云脸上也挂着微笑,她真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因祸得福,摇身一变,变成城里人。

    她打量了一眼银梭,皱了皱眉:“你怎么没把自己的衣服带来?”

    银梭不齿的冷哼了一声:“那个死王八不让我带!”

    吴彩云盯着她看了片刻,轻声道:“银梭,那是你亲爸~”

    银梭立刻紧张的四下张望,忍不住埋怨吴彩云:“妈,你能不能不要说出我和唐振华的真实关系?万一被人听见,传到我爸的耳朵里怎么办?”

    吴彩云不以为意道:“放心吧,这里没有你爸的熟人。”

    银梭严肃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知道了,真啰嗦。”吴彩云笑着抱怨,只要银梭在她身边,她母女两个齐心协力可以把唐振中掐得死死的。

    “那你早上跟你......“吴彩云差点就又说出“爸爸”这两个字,她悬崖勒马,“唐振华发生争吵了?”

    “肯定的,这还用问?”银梭道,“我掩护你们都先走了,自己殿后,妈可以想象有多危险。”

    银梭表功的委屈的撅起嘴巴。

    吴彩云连忙安抚她:“妈知道你不容易,那你早上肯定没有吃早饭吧,妈带你去吃顿饺子。”

    “好啊!”银梭高兴的说,农村人都不爱包饺子,嫌麻烦,所以银梭吃到饺子的机会不多,以前每次吃饺子都是来城里在唐振中这里吃的,她看着吴彩云,“妈,以后我们能经常吃饺子吧。”

    吴彩云支支吾吾道:“也许吧。”

    母女两个来到一家国营小吃店,吴彩云点了两碗饺子,银梭惊讶的问:“妈也没吃早餐?”

    “嗯哪。”吴彩云回答的有点不自然,银梭就明白了,其实吴彩云是吃过早餐的,只是她想再来一碗饺子,好吃的东西谁会嫌多?以前在唐家的时候,吴彩云就借着掌管厨房躲在厨房里单独吃点,那时银梭撞见了从不说破。

    母女两个一人吃了一碗饺子,银梭拿出手绢抹抹嘴,对吴彩云道:“妈,我还没吃饱。”

    吴彩云愣怔的盯着银梭看了许久,还是给她再买了一碗饺子。

    这孩子从小就比家里任何孩子机灵,以前在唐家的时候好几次她刚在厨房偷吃都被银梭发现了,可她从不嚷嚷,就只轻声地说,她肚子也饿~

    吃饱喝足,银梭兴高采烈的跟着吴彩云回家。

    可是越走银梭就越觉得不对劲,她扭头左看右看:“妈,你这是带我去哪儿呀?”

    “回家呀,还能去哪儿?”吴彩云脚步不停。

    “可我看着怎么像到了乡下?”她的视野里已经出现大片大片的菜地。

    吴彩云嗤笑道:“你以为城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城里也有农村,叫做城中村,现在咱们住的地方就在城中村里。”

    银梭之前听吴彩云说过唐振中换了单位,而且不再享受房屋福利,是租房子住,她想,不论在哪里住,只要是城里,条件就不会太差,可现在......

    等进了城中村,银梭就更加失望,满眼都是那种破破烂烂的房屋,只是比起乡下一般的房屋要好,是砖瓦的而已,可她们唐家在乡下也是砖瓦房啊,而且比这房子好多了!

    吴彩云看了一眼脸上写满失望的银梭,进了一个小套院,套院里面有一溜小平房,大概有七八间的样子。

    一个一脸精明的中年妇女一面飞快的织着手里的毛线,一面轻蔑的打量着银梭,用居高临下的口吻和吴彩云打招呼:“小吴,这是谁呀。”

    吴彩云满脸堆笑,带着谄媚说道:“这是我女儿银梭。”

    又连忙对银梭道:“这是房东罗大婶。”

    银梭礼貌大方的叫了声:“罗大婶好。”

    “好好!”罗大婶敷衍着应了两声,不再说什么了,走进了靠院门的连三间的屋子。

    银梭有些奇怪的看着她走进屋去,吴彩云解释道:“我领进个生人,她当然要过问一下。”

    银梭这才释然,跟着吴彩云进了她们的住所,眼前的一切更加令银梭失望,因为是租给别人住的房屋,所以前任租客不太讲卫生,墙壁很脏,还能看见甩的鼻涕干在墙壁上的印记。

    银梭一阵干呕,她以前住的房间和金梭一人一半,墙上除了贴满了她的奖状,什么都没有,很干净,而且这里的家具也都是旧的。

    最恐怖的是,只有一间房,吴彩云和唐振中睡里面,而她和唐建武睡外面,问题是唐建武是个男孩子,睡外面有什么关系,可自己是女孩子,睡外面好吗?

    “妈,爸就不能租间大点的房子吗,这房子太小了!”银梭撅嘴抱怨道。

    吴彩云叹了口气,在饭桌旁边的凳子上坐下:“你爸现在只是普通工人,一个月也就三十五块钱左右,还要还债,还要给唐晓芙那对小贱人一个月十五块的生活费,剩下来的没有几个。”

    银梭一算账脸都白了,跌坐在吴彩云身边的凳子上:“那爸光这些开销,他那点工资哪够,我们在城里吃什么!”

    “所以呀,妈过几天和你哥也去工作。”吴彩云带着几分憧憬道。

    “真的吗?妈和哥哥也进工厂当工人?”银梭激动的问,唐振中可真有本事,居然能把吴彩云弄进工厂当工人,这是多少农村人的梦想!

    “不是正式工,是临时工,我在你爸系统单位的附属厂子里上班,听说干得好,一个月也有二十几块钱吧。”吴彩云说道,“至于你哥,你爸在另一个附属厂子给他也找了个事,也有二十几块钱。”

    银梭转动着眼珠,喜笑颜开起来:“那可真不少!”

    虽然这里住房条件没有想象中的好,好在有电有水,这就比乡下强。

    银梭来了半天也没看见唐建武,就问吴彩云:“妈,哥哥呢?”

    “你哥哥呀,像匹野马,不到吃饭的点不会回来。”吴彩云无可奈何道,“你在家里坐坐,我去买菜。”

    吴彩云说着就要出去,银梭道:“我跟你一起去。”

    母女两个到国营菜场买了三斤最便宜的小白菜,吴彩云就什么都不买了。

    银梭问道:“我们中午就只吃一个菜吗?”

    “嗯。没钱只能吃一个菜。”吴彩云的神情也有些没落。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