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建斌道:“留不住的就放手!如果当时爸肯松手,怎么会被妈再次弄得丢一次脸!“

    唐建斌见唐振华眼里的杀气退去不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继续劝道:”而且爸有没有想过,爸激愤杀人,被枪决了,人家就会指着我们兄妹几个嘲笑,妈妈不要脸,爸爸是个杀人犯!我们怎么在世上活人!”

    唐振华忽然大笑起来:“对对对,放手!成那对烂货!“说着转身就朝家的方向跑去,可是跑没两步就摔倒在地上。

    ”爸!“唐建斌跑过去看见唐振华晕了过去。

    这么一个正当壮年的男人,这么多年来连场感冒都很少得,现在却被吴彩云和唐振中这堆烂货逼的心力交瘁!

    唐建斌悲愤的流下泪来,自己一个人艰难的背着唐振华来到镇卫生所,要医生查查唐振华有没有要紧。

    唐振华的丑事传的这一片地方谁人不知!

    医生同情的看了一眼唐建斌,给唐振华细心检查之后,说道:”没事,就是这段时间酗酒加上没有休息好,所以累倒了,回去好好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唐建斌哽咽着说了一声:”谢谢。“背起唐振华就要走。

    这个医生就是给唐建斌治疗腿部烫伤那个医生,这时关切的问:”你这么大劲背你爸爸,你腿上的烫伤该不会挣裂了吧?“

    ”还好,没有。“唐建斌笑了笑,背着唐振华离开了。

    腿上的伤刚才背唐振华进卫生所时就已经挣裂了,可是他不准备再治疗了,身上的伤痛可以缓解心里的痛!

    .................................

    吃过饭,姐妹两个就去镇上摆摊,简明上供销社买本子时碰见她姐妹两个摆摊,就问她这些零头布是从哪里进的。

    唐晓芙告诉他是从破布街进的,然后叹息道:“要是认得服装厂的领导该多好啊,就能直接从服装厂拿这些零头布,只怕成本更低,赚得更多。”

    简明沉思着道:“我妈是工商局的,我可以让她帮忙联系,说不定能从厂家直接进到这些零头布。”

    唐晓芙喜笑颜开:“如果那样,我就让你入股,赚的钱咱们三七分!”

    简明道:“我不要钱。”

    唐晓芙劝道:“这钱你拿着,这是你劳动所得。”

    简明笑了两声:“这算什么劳动所得,也只是动动嘴皮而已。”

    唐晓芙耐心的给他解释:“提供人脉和资源也是一种能力,赚钱的方法有很多种,有的人出苦力,有的人出资源,有的人出资源,有的人出人脉。”

    简明道:“那随你吧。”他心里想的是,反正那些钱他是不会要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唐晓芙的生意太忙了,两人根本就不能好好说话,简明就回去学习了,他想配的上唐晓芙就得好好学习,不要到时人家女孩子考上了好大学,他只混到个高中毕业证,那怎样向她求爱?

    为了这个人生目标,他也是蛮拼的。

    摆了三个小时的摊剩下的布料比上次多多了,不过姐妹两个回家一数,还是净赚了三十块钱。

    农村的购买能力就这么大,上次是第一次运回零头布,因为价钱便宜,又不要布票,所以买的人会疯抢,第二次再卖,人们就理智多了,有需要才会买。

    不过就算每星期只赚三十块钱唐晓芙就觉得很满意了,这三十块钱能做不少事呐!

    在床上躺了几天,经过几天的痛定思痛,唐振华想通了很多事,要想自己不再继续成为村民们的笑话,也就只有和吴彩云走离婚这条路了,建斌说得对,为了那对狗男女跟他们同归于尽不划算。

    因为吴彩云去了就没回家,而打唐振中单位的电话,那边告诉说,他早就被单位开除了,已经不在单位了,因此想通过唐振中找到吴彩云也不可能。

    所以唐振华只得去了一趟吴彩云的娘家,甩下话来,让吴彩云赶紧回来和他办理离婚,不然他就是走遍整个省城也会找到她,让她好看!

    吴彩云搞定了唐振中之后,第二天就回了乡下一趟,厚着脸皮在娘家一家亲戚家暂住,听到唐振华要和她离婚的消息,大喜,这才小心翼翼的现身,和唐振华商量离婚一事。

    吴彩云在这个婚姻中是过错一方,她肯定是净身出户,可唐振华不想就这么便宜了吴彩云和唐振中,怎么着也得出一口心中的恶气,因此提出了两个条件,第一,作为过错方的吴彩云必须得赔偿他五百块钱精神损失,这一条他还是根据唐振中和方文静的离婚官司中得到启发提出的。

    吴彩云一听就傻眼了,她是打算和唐振中结婚的,可是如果赔给唐振华这么多精神损失费,那唐振中就要背不少债,他们婚后的生活就会大打折扣,于是她暗中求助银梭。

    银梭便装作为唐振华这个爸爸好,苦口婆心的劝说唐振华:“爸~大伯和妈妈虽然对不起你,可是,现在咱们得把自己的伤害降低到最小。

    你要他们那对狗男女拿出五百块钱赔偿给你,其实别说五百块钱,哪怕一千块钱也不能抚平爸心中的创伤,只是爸有没有想过他们现在拿不拿得出五百块钱。”

    “我管他们是偷是借还是抢!反正我就是不想要他们好过,至少得放点血吧!”唐振华蹲在角落里,双手抱着头,闷声闷气的说道。

    银梭恐吓地劝解道:“爸不想要他们好过,那还不如一刀把他们那对狗男女捅死算了!可爸能这么做吗?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姐姐肯定哭死,奶奶也会伤心死的,再说爸这么做也不值得!所以爸不能死!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现实一点,钱,咱们肯定要的,但别要那么多,大伯和妈那对狗男女给不起,肯定会联合起来和爸撕破脸皮大闹,到时故意在村里人面前秀恩爱,爸就更丢脸了,何苦来,不如提个他们给得起的数目,快刀斩乱麻,早点一脚把我妈那个贱女人踢出去!”

    唐振华苦恼地说:“那……那就三百吧。”

    “一百!”

    唐振华一听这个数目顿时火了,从地上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银梭的鼻子道:“你是在帮我吗?我看你是在帮那个畜生和你妈!”

    银梭仍是一副“我为你好”忍辱负重的表情:“爸这个精神赔偿费归妈出,你看妈手上能拿得出一分钱来不?到头来这个精神赔偿费还得我妈去求大伯帮她。就是这一百块钱还不知道我大伯愿不愿意出哩!

    男人不都是这样,有便宜就上,有困难就让。他要是个有担当的人,出了这档子事,他就应该承担起他应该承担的后果。可是你看大伯,他有跟你说过要补偿你的话吗?还有他对我妈那个态度,不闻不问,现在干脆躲在城里回都不回来了。

    你以为你能向我大伯要到多少钱,你要多了我大伯不理这个茬儿,我妈那里你就是把她打死了,她也拿不出一分钱来补偿你。所以,我还是那句话,爸现实一点,就要一百块钱!赶紧把这婚离了,重新找个好女人正经过日子,气死我妈和我大伯那对狗男女!”

    唐振华听了银梭一番话,半天没吭声。

    过了两天,他终于按照银梭说的,只向吴彩云要一百块钱的精神赔偿费。

    “第二个条件,就是你得把你和那个畜生所生的孩子都带走,别让我给别的男人养孩子!”唐振华冷看脸对吴彩云道。

    吴彩云脸上讪讪的:“好,咱们一办妥离婚手续我就把建武带走。”

    唐振华冷笑:“你和那畜生就只建武这一个孩子?我不信,所有的孩子都要做个亲子鉴定!”

    吴彩云想分辩,婚后有次她和唐振中苟且时,差点被几个村民撞见,那次她吓破了胆,借口不想和唐振中再这么不明不白的下去,装三贞九烈和唐振中基本断了关系,所以敢保证除了建武,其他三个孩子都是他唐振华的。

    可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因为她忽然记起,之后她又跟唐振中情难自禁苟合过一次,万一又中招了呢,这种事谁说得准?于是点头屈辱的答应了。

    又过了两天,唐振华带着建文、建斌和金梭姐妹个孩子去省城做亲子鉴定。

    一个星期之后结果出来了,银梭以家里现在经济困难,节约路费为由,独自一个去拿结果。

    银梭特意看了她自己和唐振华的鉴定结果,转身就去大街上找了一个专门制作各种假证件的专业人士伪造了一份她和唐振华无半点血缘关系的亲子鉴定书。

    接着她惊慌失措地找到吴彩云,把那份假亲子鉴定书给她看,悄悄的告诉她,她也不是唐振华的女儿。

    吴彩云冷厉的上下打量着她,斩钉截铁道:“这不可能!是不是你在搞鬼?”

    银梭眼里闪过几丝慌乱,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但是对付吴彩云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于是莞尔一笑,挽住吴彩云的胳膊道:“我想随妈跟大伯一起生活,可以留在妈妈身边给妈出谋划策,再说了,我读书行,到了省城,可以叫大伯给我联系一所学校,我继续读书,以后考上大学了,妈就可以享我的福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