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方文强就带着两个儿子背着行李和换洗衣物来了,方明方亮也都跟着方文强学木工活儿,在农村有门手艺还是相当不错的,能够赚现钱。

    方文静连忙给他父子三个做了早饭吃了,然后拿出唐晓芙设计的家具样式给方文强看,方文强仔细地看过之后,笑着道:“咱大外甥女要的这些家具都费木料哩。”

    唐晓芙给她们母女三个设计的都是那种两米宽两米八高的顶天立地的大衣橱,那个年代谁用这么大的衣橱!

    方文静就道:“咱家盖房子的钱,打家具的钱是晓芙赚的,她想打什么样的家具都依着她。”

    吃过午饭,方文静给了方文强一百块钱,让他去买木料,方文强带着两个儿子一起去买木料,买了一些上等樟木和一些上等松木回来。

    香樟木料打衣橱柜子放衣服能防虫蛀,可是香樟木料散发出来的香气影响睡眠,所以是不能打床的,买的那些松树就用来打床。

    买这些好木料用了七十块钱,木料拖回村里时,引起许多人围观,大家伙都羡慕啊,这么好的木料得多少钱啊!

    方文强父子几个把木料分解成板材,晚上好拼着当床睡觉,方文静安排他父子三个住在西厢房里,可那里没有床。

    他们首先打三张大床,方文静母女三个一人一张,这是唐晓芙的要求,睡大床比睡单人床舒服,有条件唐晓芙就不肯委屈自己和家人。

    因为方文强父子几个住在这里,现在不止午饭要有肉,就是晚饭和早饭也要丰盛。

    吴春燕见方文静家打家具,心里郁闷,坐在院子里骂了两天,可谁理她!自己的骂的没意思了,鸣锣收金。

    村里人每天劳动完了都会去西厢房看方文强父子打家具,羡慕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想看他父子几个的手艺好不好,要是好,以后自家打家具就请他们来打。

    三天之后,余自珍不请自到来到了方文静家,那时方文静还在田地里劳动,听见余自珍站在老远处的路上叫她,便扛了锄头过来,陪着余自珍回到家里,方文强父子得知余自珍来了,都过来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回西厢房干活儿。

    方文静给余自珍打了一碗糖水荷包蛋就去镇上割肉买鱼好做饭给她吃。

    其实方文静款待家里的工匠们的饭菜也不错,顿顿都有红烧五花肉,还有猪骨头萝卜汤,可是吴春燕肯定不愿意吃大锅菜,所以得单独买。

    余自珍再怎么不好,是方文静的亲妈,既然己经来她家里了,怎么着也得给她吃顿好的。

    余自珍吃完糖水荷包蛋,放下碗筷也不洗就来到西厢房看方文强父子打家具,看了一会儿就问这些木料用了多少钱。

    在农村,许多夫妻结婚不久,就会在自家屋前屋后种上松树和香樟树,再不济也得种上几棵杉树,等到自己的儿子长大成人要结婚了就有木材打家具了,因此一般没人会特意买木材打家具,可方文静养的是女儿,没种树,所以这些木材只有去买。

    方文强不想告诉她实话,就说,虽然是好木料,可是正好是人家急着卖的,所以价格低。

    余自珍将信将疑,还一个劲的打听到底用了多少钱,方文强只好说用了五十块钱。

    余自珍沉默了一会又问方文静给他爷三个多少工钱。

    方文强父子本来就没打算要方文静的的工钱,心里想着,她们家又是盖房子又是打家具,就算有点钱也差不多用完了,都是兄妹,出几个工也算不了什么,于是正色道:“文静妹子现在都离婚了,拖着两个半大的女儿过的也不容易,每天一个人起早贪黑的家里家外操持,田地里的活计靠她一个女人家做,我看着都可怜,咋还能收她的工钱?当然是免费打了。”

    余自珍撇撇嘴:“可怜个啥,孩子他爸又不是不给抚养费,文静现在每月有钱拿,比以前的日子还好!她一个人做地里的活儿怪谁?不让两个丫头片子读书她不就轻省了吗。”

    方文强见余自珍不可理喻,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不再理她了,余自珍没趣,回到了东厢房,趁着家里没人把方文静的家偷偷搜了个遍,只找到几块钱,就这样她还偷拿了两块钱,又把方文静给她自己做的两件呢子衣服和两条毛料裤子给偷了,装在自己随身带来的麻袋里,然后把麻袋放在不显眼的墙角。

    她不怕方文静看到,方文静这个软柿子她自认为还是拿捏得住的。

    她就怕待会儿唐晓芙放学回来看到,绝对会把这一麻袋的衣服截下来,那自己不是白忙活了吗?

    那两件呢子衣服一件是黑色的,一件是墨绿的,这两种颜色她都能穿,她当然想偷回去了,以后走亲戚穿着体面!

    方文静买了菜回来之后,又去了一趟菜地,扯了不少青菜回来,然后开始做午饭。

    她先把工匠们的饭菜做好送过去,再做她们自己的午饭。

    方文静一个人烧火做饭,余自珍像个监工似的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厨房里看她做饭,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要搭把手。

    她眼红的数落方文静:“不是我偶然间听见彩云跟人说起,她爸爸和哥哥都来你家打家具来了,我还不知道你们家做了新房还要打新家具,你这死女子把妈当外人,这么大的事也不跟妈说!”

    唐晓芙淡淡道:“我还不是想给妈省钱吗,要是我告诉妈了,妈不是还得给我盖新房恭喜的红封么,那多破费呀。”

    余自珍的脸色僵了僵,在农村有这样的规矩,女儿家盖新房通知娘家,娘家必须得包个大大的红包过来。

    过了半晌,余自珍才不满的嘟哝道:“老娘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养大,又发嫁了你,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还要打老娘的主意!”

    方文静仍是淡淡道:“我可从来就没想过打妈的主意,我要是真打妈的主意,早就通知妈我们家要盖新房。”

    余自珍只得换了话题:“你说你给了你大哥多少钱打家具,我看见他拖回的是上等樟木!你这死女子,是不是给了人家好几百,不然人家会给你拖这么好的木料做家具?”

    她始终不相信方文强所说的,那么多那么好的木料只要五十块!当她傻吗!于是就来套方文静的话。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