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梭面如死灰,用一双死鱼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唐晓芙道:“我不信!我不信!我要回去问银梭!”

    唐晓芙轻蔑道:“你回去问银梭那是你的事,可是你烫伤了四大爷,你总得把四大爷的医药费给赔了吧。”

    那个被烫伤的老大爷在家里排行老四,所以唐晓芙这些晚辈都称他四大爷。

    一提到钱,金梭就蔫儿了,嗫嚅着道:“我身上没钱……”

    唐晓芙道:“你没钱,你奶奶手上肯定有钱,你大伯每个月的工资可都交在他们手上,我们现在就带着你去你们唐家找你爷爷奶奶要钱不就得了。”

    虽然四大爷被烫了,可因为距离有点远,所以烫伤不是很严重,只有巴掌大小的一块烫伤,烫伤的地方也只是红肿起了一层水泡而已,一般乡里乡亲的,谁会为这点小伤要赔偿。

    四大爷摆摆手宽厚道:“算了,算了,都一个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为这点个小事就要赔偿就不值当了。”

    唐晓芙点点头道:“四大爷心地好,不愿意要这个赔偿,可四大爷是在我这里受伤的,那这个钱我出好了。”因此拿出五块钱来当医药费赔给四大爷。

    四大爷死活不肯收:“你这孩子,又不关你的事,我咋能要你的钱?”

    “怎么不关我的事?要不是金梭找我的麻烦,又怎么会连累到四大爷被烫伤?”唐晓芙执意要四大爷把钱收下。

    方文静也力劝四大爷收下那五块钱,再怎么说人家是在她们这里烫伤的,如果不给医药费,她心难安。

    母女两个硬要把那五块钱塞给四大爷,四大爷迫不得已接了,一脸的不好意思,一直说着:“一个村里,这么见外。”

    唐晓芙却是拿这五块钱买平安,现在自己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赔偿了医药费,至于四大爷会不会拿着这个钱去看烫伤,那就是他的事了,就算以后烫伤出现什么意外,也跟她无关。

    她转头想给唐建斌一些医药费让他去治疗烫伤,刚才他整条大腿都被烫了,伤势肯定不轻,得及时治疗,可一回头根本就没看见他的人影。

    有村民告诉她:“刚才你和金梭争执的时候,建斌那孩子就悄悄地走了。”

    接着就有不少村民叹息:“建斌这孩子不错,可惜命不好,投生到那样的人家!“

    唐晓芙心里不安,也不知道唐建斌的烫伤怎样,他的大腿有好大一块被烫伤了,伤势绝对不会轻!

    她要乡亲们帮她找找唐建斌,看他人在哪里,她非得亲眼确认他没有大碍才放的下心来。

    帮忙找唐建斌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告诉唐晓芙唐建斌自己已经去镇医院看烫伤了。

    唐晓芙这才稍微心安,就回家去拿笔、本子等货去镇上摆摊,现在家里盖房子光包匠人们的午饭就是很大一笔开销,得努力赚钱,握拳!

    当然,摆摊之前顺便去镇卫生所看看唐建斌,把医药费给他,他是为自己受的伤,这钱理应自己出。

    啊~但愿他的伤势不严重。

    唐晓芙刚回到东厢房,就听见隔壁唐家吵闹打架的厉害,听声音是金梭和银梭互骂互殴,她当然知道是为什么,不过她没什么兴趣,收拾好摆摊的东西就走了。

    唐家,吴春燕看着金梭姐妹两个抱着在地上滚来滚去,你踢我一脚,我拽你一把头发,不由火起,破锣着嗓子大叫:“你们这对贱货,再打下去,就给老娘都滚出去!”

    金梭和银梭这才住了手,金梭从地上爬起来,愤愤的踢了银梭一脚:“这事我跟你没完,我去派出所告你!”

    银梭冷笑,压低声音恐吓道:“你想去就去呗,就是不知道你去派出所告我,还有没有人相信你的话!要知道之前是你自己跑到派出所去亲口承认你是王满才的女朋友,你现在又出尔反尔,当心公安把你当做扰乱公安正常工作给抓起来!

    你想拉拢那几个收了我的钱替我做伪证的男生一起去告我吗?你趁早别做这个梦了,你没钱收买他们,他们谁会听你的!你这一去,公安肯定会把你当做扰乱派出所工作的分子抓起来,关上几天!”

    金梭一听傻眼了,他们唐家因为诈骗老首长,她受到牵连也曾在派出所里呆了几天,那几天差点把她吓死,她是再不敢被刑拘了。

    而且她也的确担心这次去派出所告银梭没人会相信她,因为上次替王满才作伪证时,为了增加可信度,她按照银梭教她的,说她之前之所以一口咬定王满才对自己用强,是因为自己想要王满才给自己买一块手表,王满才没答应,所以她才故意乱咬他的。

    现在她再去揭发银梭,公安可能会以为她又在胡闹,而像上次一样把她训斥一顿,又罚上一笔罚金,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银梭当时会那么好心教她那么说,就是让她自毁人品,让公安认为她是个为了一己私利乱咬人的捣乱分子,以后就算她知道了真相,再想通过派出所给自己讨一个公道,可她已经在公安那里诚信度为零,可能性都微乎其微了!

    银梭见金梭呆呆的不说话,从地上爬起来,嘴角勾起一丝歹毒的冷笑,扬长而去。

    金梭痛恨地看着她的背影,暗暗磨牙。

    唐晓芙匆匆赶到镇卫生所时,看见唐建斌正从镇卫生所出来。

    唐晓芙急忙迎上去问:“建斌哥,你身上的烫伤严重吗?”

    唐建斌听到她叫自己哥哥,心中一暖,除了小时候唐晓芙姐妹叫过他哥哥,这有多少年没叫过他哥哥了,不过......他不配做她们的哥哥......

    唐建斌心中悲喜交杂。

    “不严重。”他努力扯出个大大的笑容。

    “真的吗?我不信,我要亲眼看看!”唐晓芙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就去拉唐建斌那条被烫伤的大腿的裤腿。

    唐建斌连忙躲开,红着脸低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唐晓芙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谆谆教导:“我还能干嘛?当然是想看看你的烫伤,我都没脸红你却脸红了,一个男孩子太害羞是没有前途的!”说着又要去撸他的裤腿。

    唐建斌甩下一句:“我真的没事!”落荒而逃,逃出很远,痛的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呲牙咧嘴。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