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梭一面锄草一面咬牙切齿的对银梭道:“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银梭根本就不怕她,冷冷回应道:“你就是个二傻子!你死拉着我不放干嘛!又不是我叫你去那里的,是你自己想痛扁唐晓芙那个贱人,结果误打误撞把自己给赔进去了,你凭什么把这笔账算到我头上!”

    金梭怒吼:“我还不是听人说你要打唐晓芙才想着去帮忙的,你明知道王满才那个畜生在那里你也不赶紧出来拦着!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人毁掉清白!”

    银梭有点不耐烦了:“我当时根本就不在现场,也不知道你跑到那里去了,不然我肯定会拦下来!再说,我帮你从王满才那里要到了一百块钱的补偿,你还要怎样?”

    忽然话锋一转:“姐姐,你仔细想想,你跑到那里去是不是因为听到有人说我要在那里教训唐晓芙?”

    “是的!”

    “你就没有想过怎么这么巧?这分明就是有人设了个圈套让你钻,而这个人是谁,你难道想不到吗?”

    金梭马上狐疑道:“你说是唐晓芙把我们姐妹两个一箭双雕了?”

    银梭冷笑:“你说呢?”然后继续锄草。

    星期天到了,唐晓芙母女三个都起了个大早。

    方文静带着唐晓兰先去地里干会儿农活儿,唐晓芙在家里准备早饭款待工匠。

    这餐饭有讲究,主人家的这餐饭食好不好,决定着工匠们盖房的态度。

    如果主人家舍得,饭菜不错,那么那些工匠就会认为主人家重视他们,而且为人不小气,做活就自然卖力。

    可是主人家办的饭菜不好,他们就会觉得主人家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因此干活肯定会耍点小心眼,所以方文静才特意留唐晓芙在家里准备饭菜,因为她做的饭菜好吃。

    唐晓芙知道这些出苦力的工匠最爱的就是大鱼大肉,因此也没做什么精细菜,就做了一个红烧五花肉,一个梅菜扣肉,一个土豆五花肉,油炸鲢子鱼块,爆炒猪肝,再就是一个红烧豆腐,都是用盆装,反正早上吃不完,中午还是会给这些工匠们吃的。

    八个工匠吃得非常开心,吃饱喝足之后,方文静把家里买的一挂一千响的鞭请工匠们放了。

    这挂鞭是必放的,据说放了这挂鞭盖房子的过程就会平平安安,不会出任何事故。

    那一串鞭声把许多村里人都惊动了,那些年纪大的干不动农活儿的乡亲就都走过来看唐晓芙家打地基,而那些在田地里劳动的村民们,个个心里都蠢蠢欲动,也想要盖一幢宽敞的房子住,现在村里没几个人家的住房不紧张的。

    唐家人听到方文静的鞭声,个个心塞得厉害,她家盖房子的钱基本都是从唐振中那儿弄过去的,吴春燕坐在自家院子里破口大骂了好久都不解恨。

    方文静把事先准备好的香烟拿出来撒给那些年纪大的老汉。

    有人就笑着问方文静这些盖房子的钱是不是唐振中给她的精神赔偿费。

    方文静笑着说:“是。”她不想张扬她女儿赚到钱的事,她为人一向低调。

    唐晓芙姐妹烧了热茶,一人提着茶壶,一个端着茶碗来给工匠和村里围观的乡亲倒茶水。

    这时金梭像一只疯狗一样咆哮着跑了过来,劈手就把唐晓芙手里的那壶热水抢过来,照着唐晓芙的脸就泼过去。

    一旁的乡亲们都吓傻,这是有多大的仇恨,要毁人家姑娘的容!出手太狠毒了!

    唐晓芙一时也没反应过来,眼看那一壶刚烧开的滚烫的热水就要泼到她身上,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人影一闪而过,把唐晓芙推开,两人同时摔在地上,但是总算避开了那一整壶热水!

    方文静和唐晓兰都惊出一身白毛汗,像被人抽光了力气似的,只觉后怕的两腿发软,心还兀自砰砰跳个不停。

    那一壶滚烫的热水有一些泼到了几步开外的一个老大爷的肩上和奋不顾身的扑了过来救唐晓芙的来人的一条大腿上。

    众人都去看救唐晓芙的那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唐建斌!

    现在已经是四月芳菲天,大家早就脱下了棉袄,换上了夹衣,那个不幸中招的老大爷的肩上被烫伤,痛得他哇哇直叫跳了起来。

    那些围观的村民这才都清醒过来,一拥而上,把金梭给制服了,金梭手里的茶壶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她困兽犹斗一般跳脚嘶喊:“唐晓芙你这个小贱人,我要杀了你!”

    唐晓兰和方文静把唐晓芙从地上扶了起来。

    唐晓芙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挑眉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金梭眼里喷火死盯着她:“要不是你阴我,我怎么会被人毁了清白!”

    “我阴你?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阴你了?”唐晓芙显得特别气定神闲。

    金梭冷着脸道:“要不是你找人散播谣言,说我妹妹要在树林里对付你,我怎么会跑到树林里去帮我妹妹对付你?如果我不跑去就不会出事,又怎么会被人毁了清白?”

    唐晓芙冷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刚才也说了,是你妹妹想要暗算我,你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想要和你妹妹一起来教训我,才误入了你妹妹的圈套,失去了清白。

    如果你妹妹不成心想暗算我,你哪有圈套可钻,又怎么可能中圈套?

    退一万步说,就算你妹妹挖了这个坑,你如果行得端坐得正,没有害我的心思——想趁机和银梭一起对付我,你又怎会误入圈套,就更不会阴差阳错失去清白,所以究竟是谁暗算你了?麻烦你这个智障多想想!”

    众人也都愤慨道:“金梭这个孩子可真是个蛮不讲理的傻子,她和她妹妹一样安了坏心想去教训晓芙,没想到把自己给赔进去了,现在还来找晓芙算账,这都是什么人呀!”

    有人立刻道:“唐家哪还有一个讲道理的人!都是这样蛮横的,自己没错,错的都是别人!”

    唐晓芙看着被千夫所指、神色尴尬的金梭,冷哼一声道:“恐怕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是你的好妹妹银梭买通了那些第一目击者,证明你是在自愿的情况下和王满才发生的关系,她知道你被王满才玷污之后也没想着帮你,而是落井下石,所以谁想暗算你,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