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又打不过,对骂自己又背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父子三人从王满才的村里落荒而逃,背后是王满才村民们的哄笑声,狼狈回到村时,又遇到村民们各种讥笑的目光。

    唐振华简直要发狂了,他把在外面受的气发泄在吴彩云和银梭头上,对她们往死里拳打脚踢,嘴里咆哮道:“你们这一对卖的,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们两个,老子就不姓唐了!老子前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居然有你们这种老婆和女儿!”

    眼看就要出人命了,左邻右舍听到动静不对,冲进了唐家院子里,死活把他夫妻母女三个拉开。

    有些村民同情唐振华,被自己的大哥戴了一顶绿帽子,直到现在还养着自己大哥和自己老婆生的孩子,两个女儿还都出了事,于是推心置腹的劝解道:“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按照发生的来办吧,实在过不下去就离婚吧。”

    其实那个年代的农村人还很保守,如果谁家夫妻离婚是很受人歧视的,进进出出都抬不起头来,可现在唐振华这一家的情况明显是过不去了,那还不如离婚。

    唐振华清醒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和吴彩云离婚算了,省的彼此煎熬,可他又觉得不甘心,凭什么吴彩云给他戴了绿帽子,她没多大事,耻辱却叫他一个人承担,所以才会每天醺酒,喝醉了就对吴彩云家暴泄忿。

    他冷着脸拒绝了那些好心人的劝告:“我要是和这个贱人离婚,她肯定会跟她的奸夫比翼双飞,我凭什么便宜她!我要她一辈子挨我的老拳!”

    那些劝解的村民见他这么偏执,便不好再说什么了,都摇着头纷纷的离开。

    吴彩云和银梭听了唐振华的话,如坠冰窟,这种家暴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银梭就悄悄的问吴彩云:“妈,你和大伯那事责任主要在大伯身上,大伯现在没事,妈妈却扛下所有的错,妈妈就没有想过找大伯求救吗?”

    吴彩云脸色灰白,垂头丧气道:“我怎么没有找过你大伯?可你大伯说他已经对不起他弟弟了,他不想再错下去!”

    银梭冷笑连连:“他现在就想到对不起我爸了,当初跟妈妈滚床单的时候,他就怎么没有想起过我爸呢?这只是推卸责任的说法罢了,妈千万不要这么放过大伯!”

    吴彩云愁眉苦脸道:“我当然也明白你大伯现在要明哲保身,可是人家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谁说没办法?就看妈舍不舍得豁出去了!”

    银梭眼里闪烁着阴毒的光芒,那种光芒,让她的亲妈吴彩云看了都心惊肉跳,她胆怯的问道:“你想要我怎么做?”

    银梭在她耳边如此这般了一番,接着信誓旦旦道:“只要妈敢这么做,我保证妈妈会脱离苦海,而且还能变成城里人!”

    吴彩云脸色坚定:“这有什么不敢的?只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现在我母女两个都走投无路了,除了杀人,我什么都敢做!”

    银梭嘴角微微扬起一丝狠辣的笑容。

    头天晚上吴彩云和银梭被唐振华几乎打死,可第二天吴彩云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她知道如果不去田里劳动,就不止唐振华打她了,吴春燕还会不给她饭吃。

    吴彩云是从那个饥荒年代过来的,对饿饭这件事充满了深深的恐惧感。

    可银梭从小到大基本上就没做过农活,算得上是娇生惯养,昨晚被唐振华打得半死,今天早上是无论如何都起不来,心想饿饭就饿饭吧,先把身上的伤养好,实在饿的受不了了,家里不是还有母鸡在下蛋吗?偷两只鸡蛋吃不就行了,因此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还没等唐振华发飙,吴春燕已经大怒着冲进了房间,挥舞着手中的竹条向银梭狠狠的抽去。

    银梭本来就浑身是伤,被竹条这么一抽,抽到伤口上,更是痛彻心扉,当即从床上跳下来。

    吴春燕像是抓住把柄一样,得意洋洋咆哮道:“还说快被打死了,不能动弹了,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吗!阴人一套套的,连自己的姐姐都阴,干起活儿来就装死狗!”

    金梭听了吴春燕的话,惊疑不定的打量着银梭。

    昨天晚上唐振华暴打银梭和吴彩云时,只一个劲地怒骂她母女两个不要脸,可是并没提是银梭把金梭害惨的事,所以金梭还不知道自己名声尽毁真的和银梭有关。

    并且昨天银梭挨了打之后,金梭特意问过她,为什么她也会被王满才给睡了。

    银梭这人撒谎成性,卖惨成性,装出悲愤无比的样子,告诉金梭,她之所以沦落至此,是因为她,如果不是为了向王满才给她讨个说法,她会去找王满才吗,王满才又怎么会有机会毁了她。

    金梭当时感动死了,还暗暗在心里发誓,以后一定要对银梭好,可现在听了吴春燕的话,她心中疑云顿起。

    唐建斌见家里的丑事一桩接一桩,心如死灰,早就背着书包去上学了,眼不见心不烦。

    银梭只得强忍着浑身撕裂般的疼痛,穿衣起床洗漱梳头完毕,和吴彩云她们一起去田间劳动。

    金梭见她走在最后,也放慢脚步和她并排而行,脸色异常凝重,小声的问她:“刚才奶奶的话是什么意思?你阴我什么了?”

    银梭抬起她那张被打的青紫肿胀的脸:“奶奶的话你也信?奶奶最喜欢信口胡说冤枉人了!”

    金梭将信将疑的打量了她几眼:“好歹咱们是亲姐妹,从小到大我就没惹过你,你千万别阴我!”

    银梭想笑一笑,可是刚一扯动嘴角,就把脸上的伤扯得很疼,只得作罢,装作正色道:“我阴谁也不会阴姐姐,姐姐放心好了,别听别人胡说!”

    两个人走到村口的时候,银梭发现村头堆着一大堆码得整整齐齐的红砖和好多包水泥还有一大堆沙子,不禁好奇的问:“这是谁家要盖房子了,居然盖的还是砖房!”

    村里有砖房,但是不多,而且这将近十年里,也没哪家盖新房,所以现在突然看见有人盖新房了,银梭就觉得非常意外。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